尽管资本和创新依然活跃,但中国消费互联网终结于2015

摘要: 商业模式可以在短时间内讲清楚一个故事,不像基础性的技术和产品创新,蜂拥而入的年轻智力资源被资本驾驭着横冲直撞,无所禁忌,消费互联网终结于商业模式,当资本开始退却时。

2015年是中国历史上并不平凡的一年,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史的转折点,这一年见证了消费互联网的终结。

依赖人口红利的非互联网基础性业务的疯狂合并

或许在2014年没有谁预测到中国互联网在2015年的主旋律是合并与收购。

这场大合并始于2015年1月26日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的合并,历经滴滴快的合并、美团大众点评合并、赶集58同城合并、携程艺龙去哪儿合并、世纪佳缘归属百合网、阿里全资收购土豆优酷,终于2016年1月11日蘑菇街美丽说合并。

涉及的领域覆盖在消费互联网主要的创新活跃区:娱乐、出行、婚恋、分类信息、旅游OTA、餐饮、阅读。这些领域同时也是个人用户互联网信息服务场景中的高频需求。

这些业务的主要特征是严重的依赖于用户的规模,此前的高速发展主要是得益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电信运营商自2008年之后大规模的基础网络投资、迅速降低移动带宽资费、快速普及的智能终端(乔布斯功不可没)所带来的基础环境的大幅度改善,在还存在数以十几亿计算的用户空间之下,业务的发展进入陡峭的上升通道。

在2014年之前,同一领域有足够广阔的空间容纳下至少三到四家具有相同业务属性的厂商,没有人会设想与人合并或者被并购,每个互联网企业家的梦想都是独立上市或者干掉竞争对手

逆转发生在2015年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2015年的量变是中国基础性互联网业务的用户规模逼近人口极限,人口红利时代结束。

15-64岁的中国人口是10.049亿; 中国移动用户数总规模达12.93亿户,移动宽带用户6.44亿户亿;QQ月活跃账户数达到8.32亿;微信用户数超过6亿;中国网民数量达到6.2亿;2015年,阿里巴巴活跃用户数为4.07亿;支付宝活跃用户超过6亿;百度移动搜索月活跃用户达6.29亿,以社交、电商、支付、搜索为切片的互联网基础性业务用户数可以说都经享受完了人口红利,覆盖了主要人群。

随之而来的是新用户获得成本增加,同时在国家双创和富裕资本的催动下,新进入者带来的压力,对细分市场的不断蚕食,使得在位的行业主导厂商均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此时或许合并或者被并购是唯一的次优选择

以此而观之,我们不难理解发生在2015年的这场疯狂合并/并购运动。

商业模式的创新成为主流创业范式,消费互联网进入红海竞争阶段

纵观发生在中国消费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和创新,大多集中在商业模式领域。以独角兽企业滴滴快的为例,其成功本质上是资本催化与轻资产的商业模式,从成立到2015年9月份,滴滴快的两家公司的合计融资达到65亿美元之巨,携带资本的大刀,滴滴快的以补贴开始,迅速击垮出租车公司和司机的防线,获得了政策的支持形成政策壁垒,其成功是资本重装之下商业模式的成功。

这种成功的本质是对传统行业的侵蚀和解构,分散的传统行业业者既没有巨大资本与之抗衡也没有足够的经验玩转所谓互联网思维,他们在互联网的方法、思维的冲击下已经完全蒙了。

此前的借助传统行业的优质资源迅速上位的团购则是商业模式和资本成功的另一个例证,百团大战之后仅剩下美团和大众点评,但是到了2015年之后也无法面对巨大的竞争消耗选择合并抱团,这也是商业模式创新的终极归路:资本扫射传统行业完成大部分的用户和垄断优质资源之后,必然难以为继

中国互联网的创新创业拥挤在商业模式上,还包括被资本热追的O2O、在线教育、智能硬件、跨境电商。

无论领域是那种,其基本范式不外乎滴滴模式,以至于在2015年开始在描述商业模式是很多人会用滴滴老师、滴滴厨师、滴滴教练,甚至恶搞的滴滴厕所的段子也在一段时间流行。

弊病在于商业模式的创新是以对传统行业的解构和优质资源的掠夺为基础的,互联网除了带来高额补贴短时间吸引用户之后,在大部分领域未能改善和优化传统行业的供给质量,所以互联网只是渠道的声音此起彼伏。

商业模式可以在短时间内讲清楚一个故事,不像基础性的技术和产品创新,蜂拥而入的年轻智力资源被资本驾驭着横冲直撞,无所禁忌,消费互联网终结于商业模式,当资本开始退却时。

消费互联网的终结还在于中美创新势能差的缩小

关于中国互联网的创新是C2C模式恐怕大部分人不会有异议,从互联网的门户时代到今天的互联网的移动和社交时代,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始终走在前列,这为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创新提供了灯塔和样板。

从2014年开始,在科技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领域的人力、资本和技术的交流流动明显加快,中国的资本开始走出去到美国硅谷寻找猎物,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纷纷在美国设立研发部门,中国的新媒体也开始连接中美两国互联网领域的思想者、企业家,尤其是中国深圳巨大的电子制造业优势,这些都使得中美两国的创新势能差极具缩小。

美国同行在中国同行的眼里不再是创新领先的导师,而是可以平起平坐的同伴。

此外,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开始形成自己独特的范式也极大的提升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自信心,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微信的巨大成功、阿里巴巴在美国的成功上市,这些可以称之为能够改变人类发展轨迹的事件或者产品,使得我们有理由认为自己走在与世界不同的道路上。

比如红包,这个具有独特民族文化痕迹的事物,正在迅速的称为各大互联网巨头争夺的高地,某种意义上,其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可能远超过微信。

美国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有点像互联网原始社会了,中国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高地,但是问题在于,开始踏步走在前面带队的中国互联网从业者们好像失去了方向,有钱的巨头们大都在思考着如何收购潜在的对手,新的创业者在努力奋进开发者2VC的项目,传统行业战战兢兢等待着被互联网+

公元2015年,对中国消费互联网来说,意味着终结。仅此而已,虽然资本和创新依然活跃。

本文系作者 志刚水煮通信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刚水煮通信
志刚水煮通信

电信业资深研究员

评论(7

  • 史涛 史涛 2016-02-04 09:34 via android

    商业模式的终结

    0
    0
    回复
  • BYNELH BYNELH 2016-02-03 21:21 via weibo

    e租宝~一个中国梦的耻辱!~国务院被骗,征信中心被骗,监管局被骗,工商局被骗,中国银行被骗,公安局被骗,中央电视台被骗,高铁被骗。这些执法部门都被骗,却要老百姓懂法不要上当。这是一个什么国度,权威机构都是吃干饭的!令人愕然!三观尽毁!

    0
    0
    回复
  • Steven0976 Steven0976 2016-02-03 19:52 via weibo

    早就该终结,祸国秧民!

    0
    0
    回复
  • 高春辉 高春辉 2016-02-03 19:26 via weibo

    所以要做全球。。。哈哈哈哈哈哈

    0
    0
    回复
  • 太易 太易 2016-02-03 18:59 via weibo

    哈哈????//@高春辉:消费级开始拼干爹了,只能来玩企业级了。。。

    0
    0
    回复
  • 高春辉 高春辉 2016-02-03 18:38 via weibo

    消费级开始拼干爹了,只能来玩企业级了。。。

    0
    0
    回复
  • 红旗下的妖 红旗下的妖 2016-02-03 18:35 via weibo

    吓我哦!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