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作者吴俊宇,一个想做科技记者的94年小鲜肉

摘要: 吴俊宇,在钛媒体新兴起的一批作者里很有代表性。94年的小鲜肉,非常勤奋。从2015年初在钛媒体发表第一篇文章开始,12个月发表了八十多篇文章。

钛媒体注:这是钛媒体推出的“我是作者xxx”系列故事分享。

吴俊宇,在钛媒体新兴起的一批作者里很有代表性。94年的小鲜肉,非常勤奋。从2015年初在钛媒体发表第一篇文章开始,12个月发表了八十多篇文章(看他的文章),再想想钛媒体(居高不下)的拒稿率,他一年写了多少篇文章就可以想象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写作态度,他说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科技记者,用自己的视角见证科技带来的剧变。目前自己的“文笔还稚嫩,对行业的观察也不够深入”,希望能够通过做记者让自己更加深入到行业之中,写出真正的好内容。

因为他的勤奋、理想,以及年少而不轻狂,他获得了“钛媒体2015年度辛勤小蜜蜂奖”,相信这样一个小鲜肉在钛媒体平台会很快成长起来。

与很多作者不同的是,吴俊宇面临着毕业、择业,人生的很多选择才刚摆在他面前。他有哪些故事,哪些思考?

看到这篇文章估计会让不少从未谋面的人“毁三观”或者觉得我“占尽便宜”吧,因为很多读者或者朋友都不知道我其实是一名94年的大四学生。正如标题中所说的“94年小鲜肉”,我是这次钛媒体年度作者评选40名入围作者中年龄最小的。其实很羞愧,我的文笔还很稚嫩,对行业的观察也不够深入,和其他专家型的作者在一起,很容易意识到自己的短板。

这次获得了钛媒体“2015年度辛勤小蜜蜂奖”,还是因为自己喜欢科技行业,几乎保持每周五篇的节奏,根据自己很不成熟的观点,写了很多自己事后看都会有些脸红的稿子。写稿的目的其实是希望能够有自己的作品,通过作品让自己实现做一名科技记者的理想。

我如今已经大四了,毕业于一所非985、非211的普通高校(我会很羞涩地说今年7月我就要从江西师大毕业了吗),学着师范类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却怀着一颗从事媒体行业的心。深知从学历和专业来看,自己的竞争力不够,所以总是希望通过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

两次参加钛媒体的活动,两次都听到何娟姐说“三年不苟活”。和媒体行业结缘,如今可能也已经有三年了吧。最初是在学生组织里,负责新媒体和宣传工作。后来两个暑假在江西日报担任实习记者,和一位很有新闻理想的记者老师做社会调查、进行暗访。再后来在一家科技媒体实习,如今做科技自媒体。每一步走来,都更加坚定了自己扎根媒体行业的想法。

从社会新闻到科技行业

最初接触新闻,还要感谢我的启蒙老师,江西日报一位很有新闻理想的老记者,他曾经因为自己的民生报道获得过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他一直和我说,要写老百姓看得懂的东西,甚至还偷偷带着我去做过暗访。

其实很惭愧,从社会新闻到科技行业,这个转变是很难“扬善除恶”,给民生带来直接改变的。但是深知技术的力量,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视角来见证这个互联网科技带来剧变的力量。

昨天和几个朋友聊天,发现90年代初的时候,我们的母亲都曾被送到技校去学习缝纫技术,职业规划是裁缝。然而,如今一台缝纫机一个小店的职业形态几乎已经消亡了。我们母亲的职业路径与当年那条路毫不相关。这大概就是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经常说的“技术型失业”吧。

除了技术的进步,未来各种职业形态和经济形态还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案例还会多。而我们作为渺小的见证者,无法置身事外。

“连接”可能是技术带来的最大影响。过往的飞鸽传书,如今的一条微信;过往的驰道马车,如今的滴滴快的;过往的炊烟袅袅,如今的美团饿了么。世界连接的速度正在变得越来越快,整个经济形态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那些成熟的产经记者眼中,他们有深刻、通俗、人性化的文字,他们有从实体经济反思到互联网经济的视角,他们更有站在从业者身后揭示每一个决策的机会;他们甚至还会从科技、经济的角度上升到人文视角,重塑人们对世界的认知。

我敬佩这样的人,也深知自己如今的这些文字只是小打小闹,只求能有机会能够离这样的人更近一步。

希望能有被虐到死去活来的机会

回顾过去三年,我感觉成长最快的可能不是做自媒体的这段时间,而是在学生组织里的那一年。

大三那年成为了校级学生组织的负责人,每天工作到晚上十一点以后,和伙伴们讨论、撕逼,和其他组织进行反复的政治斗争,经常还要被老师“瞎指挥”,每天过着“日了狗”的日子。最重要的是,我们就是免费劳动力好不好orz!现在回想,这段时间可能是自己成长最快的日子吧。因为知易行难,实实在在地做事情远比写一篇稿子费力。

常有人和我说,以后专职去做自媒体吧!但我知道,必须要有一段被虐到死去活来的日子。因为,在工作中能力和情商的成长远比收入更重要。哪怕是被虐的经历,在日后也是会有价值的。

春节后我就会来北京找工作了。之前也有一些公关公司因为我自媒体的身份向我伸出橄榄枝。真的挺诱人的,不是收入,而是成长的机会。

虽说媒体和公关之间总是相爱相杀的关系,但对于公关行业,其实我更多还是尊重。因为深入接触过几个公关行业的老师,他们是一群高智商和高情商的人,抗压能力超强,执行力超高,视野和思维都很开阔。曾经遇到过一个在乙方工作了十年的老师,他说,做PR就是殉道的过程。虽然至今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得出他对他的职业的尊重。

但是对于做PR,内心中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抵触的,还是希望能够通过做记者让自己更加深入到行业之中,真正写出自己满意的内容。

不管未来做什么工作,对自己的工作有一种敬畏感,做到认真负责,才是最好的吧。(本文首发钛媒体,佳音/编辑)

本文系作者 吴俊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俊宇
吴俊宇

一个喜欢精神污染的文字民工,个人微信号852405518

评论(6

  • 刘志刚 刘志刚 2016-07-28 20:08 via pc

    我靠,刚看到,发这么久了啊,也不转到朋友圈里。顶你,很有潜力的媒体人,加油

    0
    0
    回复
  • 李星 李星 2016-03-20 18:20 via pc

    有前途,这么年轻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0
    0
    回复
  • finansir finansir 2016-02-05 09:34 via pc

    哎呦 支持你 爱你呦

    0
    0
    回复
  • 师天浩 师天浩 2016-02-05 00:21 via iphone

    最爱小鲜,以后绝对有番作为

    0
    0
    回复
  • 远方id 远方id 2016-02-04 16:57 via android

    写的真不错 顶你

    0
    0
    回复
  • Superbonic Superbonic 2016-02-04 10:05 via iphone

    支持…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