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最怕被提问,来看这10位程序猿的问答秘籍丨钛媒体影像《在线》

摘要: 都说“程序猿统治世界”。那么,今年春节回家,你们准备好回答这些脑洞大开的问题了吗?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每周二出品。图文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特别授权请勿转载】

钛媒体注:在你眼中程序员是怎样一群人?

或许意味着一个神秘的群体、一个苦逼熬夜的群体、一个闷骚的群体、一个一直在改Bug的群体、一个会修电脑的群体、一个没有情趣的群体、一个连年会抽奖都要REVIEW代码的群体……他们用无数次敲打键盘,支撑着每个产品的活力、每一条网络线路的畅通,这背后的一切,远比标签式的娱乐要沉重。根据IDC数据,包括业余爱好者在内,中国至少有185万名程序员——这仅仅是2014年的数据。

钛媒体影像《在线》第十三期,我们拍下了10个程序员。他们写下春节回家要回答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谈了自己对职业和行业的看法,展示了日常工作时在办公室最得力的“神器”。他们中有初出茅庐的实习生,也有从业15年的创业公司高管,我们按照姓名字母顺序排列,当然,10人中唯一的女士优先。

祁天,25岁,奥维云网数据挖掘工程师实习生,来自河北廊坊,研究生在读。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这和我图书情报专业信息分析方向很对口。”祁天2015年7月进入奥维云网实习,几个月时间,她曾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胜任,自己选择这条路是不是选对了。但在项目经理和自己师傅的鼓励和支撑下,她一路坚持下来,“印象最深的是‘评价管家’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挑战很大,在大家的支持下,项目做完,我发现自己有很大的收获,包括对算法、对项目流程的学习,当时项目结束后,我忍不住就哭了”。

过年回家,亲戚朋友都会对她的工作感到新鲜:“数据挖掘?挖什么东西?用什么挖?”这个工作不是那么直观可见,她会用一个比喻跟大家解释:“你要去矿山找金子,你就需要工具和方法,数据挖掘就是这样的工具和方法。”

这是个时刻在学习的人,她的学习笔记已经写满整个本子。对她来说,这份工作的压力来自互联网的高速变化,“新事物太多,每天都要学习,我的经验还很不足,要不断完善自己。”

崔海庆,39岁,暴风魔镜合伙人、VR社交游戏“极乐王国”制作人,来自河南安阳,从业15年。

VR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3D游戏加一套SDK,做个分屏,就是VR游戏?这远远达不到要求。“VR游戏需要给用户带来生理与心理的综合感知”,崔海庆认为,这是VR的关键,足够流畅是创造沉浸感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刷新率足够高,延迟足够低,要尽量控制在20至30毫秒以内”,VR对设备的要求非常苛刻,作为一个开发者特别是程序员,需要对VR的特性、硬件特性都有足够了解,再在图形和底层算法上进行足够优化,达到足够流畅后,才能谈画面是否漂亮、游戏是否吸引人。

在VR的世界,已经有很多新生代用户,崔海庆身边就有不少喜欢VR游戏的小朋友。“小孩都知道我做这个,他们也知道魔镜可以玩很多小游戏,都找我要”,崔海庆说,过年回家,恐怕又要准备一些当礼物拿给小朋友玩了。“有小朋友喜欢问我,‘崔叔叔,我能不能到极乐王国找个女朋友’,对这样的问题我会直截了当告诉小朋友,‘你还太小了,长大点再说!’”

崔海庆做游戏15年,自己也是个游戏发烧友,他在办公室所有的神器都和游戏有关。

任长延,26岁,滴滴大数据研发工程师、大数据平台方向负责人,从业5年,来自山东聊城。

高中时,任长延数学很好,这对他大学进入计算机专业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计算机的本质是数学,大一时我就非常喜欢编程,有时在机房一泡就是6个小时,根本停不下来”。这个高材生,大一前半学期就开始编写比较复杂的程序,后来进入学校研究院参与课题开发。加入滴滴两年多,任长延已经成长为公司大数据平台方向负责人。“滴滴的发展有点令人不可思议,每一年的发展速度都出乎想象,按照数学的归纳法来看,滴滴接下来两年的发展,同样是我无法想象的,我对滴滴的前景很看好”。

每次过年回家,任长延做得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帮别人下广场舞曲子。“我妈喜欢跳广场舞,她的舞伴们知道我学计算机,经常找我下载广场舞,她们觉得我学计算机的,下广场舞肯定很厉害”,每当遇到这样的需求,任长延二话不说,会直接帮她们下载,“不能解释,不然她们回去会说,那高材生真不行!!!

踢毽子是任长延最喜欢的运动之一,这项运动需要矫捷的身体,就如程序员的工作需要一个灵活、反应迅速的大脑。

苏牧,38岁,云知声算法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15年。

苏牧是语音识别专业的博士,2012年6月云知声创立时,他就加入了这个团队。“我这两年比较‘难过’,公司在转型,我们在想办法突破技术上的瓶颈。”苏牧说,这两年的状态,就是不停地做实验、不停地经历挫折,“成果还是很显著的,比如这几个月做的声学建模,经历了无数个坑,我们还是成功完成了。”

作为一名搞语音识别的专家,一个博士,过年期间遇到亲戚朋友的孩子,他会被团团围住,问各种各样的问题。他的一个小侄女养了一只猫,但是小朋友听不懂猫“说话”,很是着急,“她问过我,电脑能不能听懂猫说话,过年看到我肯定又会问我了,我会告诉他,这个技术要一步步来,现在还做不到,将来肯定能达到。”

外置声卡、耳机是苏牧必不可少的工作神器。

汤怀,26岁,橘子娱乐安卓工程师、安卓组负责人,来自湖北赤壁,从业5年。

汤怀小时候梦想做发明家,程序员这份工作让他实现了这个想法。“程序员通过互联网发明新东西,让大家可以在手机上直接看到,这很有意思。”做程序员5年,他最大的感触是“技术每天在发展,每天都有新东西出来,要不断学,才能跟上”。

过年回家,汤怀会很骄傲地向身边的人推荐橘子娱乐。“橘子娱乐创始的时候我就加入了,这份工作带给我很大的成就感,我为之感到骄傲。”汤怀说,他最无奈的是,家人问他婚姻大事,不过他已经有了一个标准答案:“不着急,30岁再说。”

程序员没情调?不会玩?24小时围着代码转?对汤怀来说并不是这样,他喜欢玩滑板、音乐、登山、滑雪,“一般女孩子看中程序员,都是因为程序员忠厚老实,但是多点爱好,更好找媳妇”,在公司年会上,他的吉他弹唱,赢得了满堂喝彩。

王合心,29岁,图灵机器人移动端开发工程师,安卓组组长,来自山东菏泽,从业5年。

机器人程序偏向于多模态交互,作为一名程序员,王合心需要对视觉、音频、人像识别算法、人脸追踪算法、大数据等技术有深入了解。图灵主打陪伴型机器人,王合心的理想是和同事一起,把机器人做到《超能陆战队》“大白”那样的状态。

科幻电影是大众认识机器人最直观的渠道,所以王合心所从事的工作,很容易跟人解释清楚。过年到河北张家口丈母娘家,那里牧民很多,有一些对机器人感兴趣的人喜欢跟王合心聊:“能不能做个放羊的机器人,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王合心老家菏泽也有一些做农牧业的亲戚,得知他做机器人,也会问他类似问题。“暂时还做不到,将来肯定没问题。”王合心知道,这些都可以实现。

对创新的着迷,是王合心最有力的神器,他将几乎所有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我会一直做下去”。

钟文昌,37岁,魔多VR联合创始人、CTO,来自台北,从业12年。

钟文昌在台湾做过IPTV、做过智能手机,他在台湾第一个从无到有移植安卓至实际硬件平台。2011年,为了换个环境,也为了看看北京的名胜古迹,他独自背着背包到了北京,成为一名北漂,这几年,他曾在SONY担任架构师,也曾自己创业,他看到VR的未来后,2015加入魔多VR。“VR就是用电脑视觉去欺骗大脑,让人觉得身临其境”,钟文昌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一定是VR和AR的时代:“VR、AR的爆发,首先要有一个大家认可的规范,不管是视频流还是文档格式,其次是硬件价格更加平民化,第三是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进一步提高,最后是开发出更多使用场景。”

“我也是个北漂,有时候我会觉得有点孤单,但人生就是要多尝试,要看不一样的世界。”过年回台湾,钟文昌会带一个样机给家人体验,他很希望跟家人交流在北京创业的体验和收获,他想告诉家人,北漂创业的每一天,他的进步都很大,因为他怀着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

这是一个一切从简的人,外出只要一个小背包,里面装着他的神器:U盘、书、棒棒糖、洗漱包。

周文帅,25岁,海外女性用户限时特卖APP“Bglamor”前端工程师,从业2年,来自山西阳泉。

在周文帅的家乡,去煤矿是就业首选,这也是家人对他的期待,但是他不喜欢这样的安排。“我大二那年,山西煤矿都不行了”,他的一个亲戚当时在做程序员,经过交流,他觉得这个职业不过,很新鲜,“我大二的时候,找人学、自学,开始边做边摸索”,周文帅回忆,刚开始的时候,每天做梦都在敲代码,经过不断努力,大学毕业后周文帅终于跨入这一行。

2015年10月,他加入BGlamor,成为一名前端工程师。他很喜欢公司的氛围,“薪水不错,同事都很优秀,能学到很多”。周文帅老家,做互联网的人不多,过年回家,他需要向别人解释自己的工作,以及回答大家对一些概念的疑问。“H5是什么,H5的前面有A5、B5……吗?”“就是网站,没有A5、B5……”

在办公室,除了工作,周文帅最神的神器是零食和空气加湿器,“零食能提神,空气加湿器能让脸不那么干燥。”

张羽冲,24岁,移动影视改编UGC社区“玩电影”后端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2年。

张羽冲大学学的自动化,他很喜欢写代码,喜欢程序员这个职业,因为“代码不会欺骗人”

“跟机器打交道,简单直接,机器会非常理解你,你也理解机器,你们之间的接口特别清楚”,张羽冲曾在百度任职,2014年加入“玩电影”,他是个喜欢看电影的大男生,有一个相恋8年的女友,两人是高中同学,“谁说程序员没情趣?不然我怎么能和女朋友谈8年恋爱!”

在一些人眼里,程序员等于电脑修理员,过年走亲访友,张羽冲也经常被人叫去修电脑,“以前就经常有,今年肯定也免不了,有些长辈不太了解,认为程序员就是修电脑的,或者至少必须会修电脑”。

张羽冲的神器是一个机械键盘。其实,他确实会修电脑,软件硬件都没问题。不过他想告诉别人,自己能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以下,大猿神来了,钛媒体程序猿怎能错过,顺便给他征个婚咋样?

赵仲,32岁,钛媒体WEB工程师,来自北京,从业10年。

赵仲大学学的C语言,这个专业更多的是做硬件方面的程序,互联网并不是赵仲当时的志向所在,成为WEB工程师,源于大学时帮一个亲戚做网站的经历。“他要我做个企业网站,他认为我是学计算机的肯定会做,其实我当时一点都不会,做网站都是自学,页面怎么切、程序怎么写,后台PHP怎么写。”从那以后,赵仲又做了几个网站,到大学毕业,他成了一名WEB工程师。

赵仲身边想做电商的人不少,过年的各种聚会,他难免又会遇到“能不能帮我做个网站”的需求。“如果不是互联网圈子的人,会觉得这事简单,跟做个PPT似的”。

赵仲是个有耐心的人,不管对方对互联网懂多少,他都会给出建议,“我先了解他的需求,看是不是需要做一个网站,或者是找一个开源的网购平台就行,然后建议他可以怎么做。”

从业10年,最令赵仲兴奋的事情就是新方法、技术、语言规范的出现,这是他最乐意尝试和学习的。同样,赵仲也喜欢水果带来的新鲜感,吃水果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大脑是发动机,键盘是生产工具,水果是助燃剂,水果可以给我带来好心情,给我灵感,让我更高效地工作”。

猴年春节,「回家」是不变的主题,但回家也是件纠结的事,一年不见的家人,会拿出爱和热情,还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问题关心你。“有对象了吗?”......“啥时候结婚啊”......“猴年要个猴宝宝吧?”......“准备要二胎了吗?”

大家都来说说,你过年回家最怕被问到什么?你都准备好回答了吗?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苍蝇屠宰场
苍蝇屠宰场

你们都需要照相师傅因为你们的自拍都太丑了。微信:flybutchery

评论(21

  • listen1999 listen1999 2016-02-02 10:38 via pc

    Girls, especially pretty ones, have many options in the wide world of dating, who may go for flashy blokes with smooth smile and roving eyes, or the dude in the corner typing away on his laptop? The following is why I think computer nerds can make great boyfriends:

    1. First of all, they are useful. In this tech-savvy world, isn't it great to have a boyfriend who can make your computer, mobile phone or just anything else that turns on and behave itself?

    2. Computer nerds are more romantic than they are suppose to be. Their idea of romance might be set up a web page with all the reasons why they love you, with links to photos of you and your dogs, but it last longer, if not eternally, but at least longer than flowers, plus you can show it off to your friends.

    3. They are smart, seriously, how can intelligence do any harm?

    4. They are low-maintenance. Most can be dressed with T-shirt and jeans, shabby shoes and bags, and fuelled on rice and noodles. If you are not not a brilliant cook, simply make him a bowl of instant noodles, he will devour it with grins and his gratitude on his face.

    5. They are usually very well educated, computer science majors and the like. You won't have to listen to him blathering on about show-biz scandals like a paparazzi, he'll have loads of other interesting things to talk about. Politics, world events, why computer bugs are called bugs, as long as you douse them in hot sauce.

    6. And finally why nerds make great boyfriends: They give a damn about you. Not how you look, not how skinny or over-weight you are, but they like you for you. They say they love you, they mean it. That lasts longer than "baby you got a fine ass".

    5
    1
    回复
  • 天远 天远 2016-02-16 08:00 via android

    IT民工或者码农或者

    0
    0
    回复
  • Patra Patra 2016-02-12 13:19 via iphone

    C

    0
    0
    回复
  • Patra Patra 2016-02-12 13:18 via iphone

    vuufcrooks ry

    0
    0
    回复
  • Patra Patra 2016-02-12 13:14 via iphone

    cyvügjbibj

    0
    0
    回复
  • xiaozunbao xiaozunbao 2016-02-03 05:31 via android

    年味没了,我们这一代長大了。

    1
    0
    回复
  • 加布里埃尔的猫 加布里埃尔的猫 2016-02-02 22:57 via weibo

    没错……我只是个会编程的软妹纸,但是所有我爸妈的亲戚盆友、邻居,无论修电脑、修手机、接宽带都找我,还要问为什么……现在我全部能修了[拜拜]

    4
    0
    回复
  • 要有光LTBL 要有光LTBL 2016-02-02 16:06 via weibo

    回复@六六rokushi:都是微博的错!(你吃么脑花

    1
    0
    回复
  • Cebter Cebter 2016-02-02 15:35 via weibo

    感情做饭好吃还要会下蛋咯?

    1
    0
    回复
  • Just_Funny_1 Just_Funny_1 2016-02-02 15:27 via weibo

    //@钛媒体:#摘声# “我妈喜欢跳广场舞,她的舞伴们知道我学计算机,经常找我下载广场舞,她们觉得我学计算机的,下广场舞肯定很厉害”,每当遇到这样的需求,任长延二话不说,会直接帮她们下载,“不能解释,不然她们回去会说,那高材生真不行!!!”——任长延,26岁,滴滴大数据平台方向负责人

    1
    0
    回复
  • 居家通家居服务公司 居家通家居服务公司 2016-02-02 14:18 via weibo

    哈哈哈哈哈哈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