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生态的服务者们,首先应该“找准自己的角色”

摘要: “生态”作为一个本身是生物科学的名词,已经在今天演变成商业关系重新建构的含义。创业圈的生态一直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在不同的领域对其看法自然有所不同,而又如何为这个创业生态提供服务、贡献怎样的能量?

钛媒体注:2016已经消无声息的到来,回顾2015年的创业大潮,有不断壮大的O2O领域的繁荣,也有无数科技公司铩羽而归的失落。上周,第六届长江青投论坛上的这场高峰对话就是围绕“2015年创业生态和2016年创业前景”展开。参与讨论的大咖,有来自腾讯、百度等科技公司的大佬、有资深的投资者、也有来自媒体的专业人士。

他们眼中的创业生态呈现什么样的特点,如何展望新一年的创业图景?以下干货来自论坛讨论实录,经钛媒体编辑整理:

不同角色,为创业生态贡献怎样的能量?

过去的一年里,生态,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本质上描述的就是一个问题:商业关系如何重新建构。

腾讯开放平台副总裁袁子文对于创业生态的理解包括两个层面:一是所有参与创业的人,每一个群体都是这个生态的部分,比如说主体是创业家、创业团队、创业项目;二创业不能离开钱。

除此之外,需要投入比钱更多的可能是流量,包括腾讯云、广点通、微信应用件,包括物联、音乐、视频,很多方面腾讯是愿意开放来帮到生态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政府。他说,“从2015年开始,政府在这里面的参与是非常积极的,所以我们很有幸从政府那里拿了不少免费的空间,然后再把免费提供出来给到创业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是分布最广的。”

  • 钛媒体创始人兼CEO、《商业价值》联合出版人赵何娟:“任何一个经济环境和生态都需要守门员”

钛媒体创始人兼CEO、《商业价值》联合出版人的观点是,眼下的中国创新领域,生态这个词就有点被“做坏”的趋势。她说:

原来的生态是一个特别好的词,因为代表的是社会协作,任何一个经济组织、任何一个经济社会都不是由单独的个体和单独的某一个企业组成的,一定是有上下游的产业链,一定是有不同行业的形态共同组成。

很快,随着腾讯、百度BAT这种巨头的崛起,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护城河和生态系统之后,然后就互相打架、互相屏蔽,生态就变成各自为战互相隔绝,慢慢“生态”这个词就有点被做坏的趋势了。

她还认为,生态还应该是一个好土壤,是一个社会的基础,是一个好的经济运行的必要基础。她觉得钛媒体在当今科技圈、包括在创业和投资的生态里面扮演的角色是不可或缺、是非常重要的。被赋予这种角色的媒体,就得告诉大家不要轻易被忽悠——什么东西是值得你投资的?什么样的东西的投资价值在哪里?什么样的东西可能没有投资价值......总结而言,就是“任何一个经济环境和生态都需要守门员,我们扮演的就是守门员的角色。”

  • 洪泰基金投资合伙人商思林:有气候才会有生态

洪泰基金投资合伙人商思林表示,生态有一个前提是气候。如今,互联网创业早已经不是线上了,而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这就是说整个线上和线下的深度融合,被称为滚雪生态,传统企业家需要做新的事,这就是一个大的气候。

  • 36氪创始人兼联席CEO刘成城:创业圈还处在“中间状态”

刘成城表示,如果创业圈作为一个生态,首先必须要行业化、产业化。产业化的意思是渐渐会有更多专业分工。就目前来看这个生态算比较活跃,但还是比较混乱。第二,他认为生态未来几年会有很大的发展,因为很多公司并不是那么活跃。拿资本市场来讲,几千个公司也没有退过市,从大的环境上来讲还是很不活跃的。有些人说去年上半年是泡沫,下半年是寒冬。

他对于趋势的看法是,未来创业圈的生态活跃程度会更高,健康程度也会更高,而现在是中间状态。

对2016创业圈生态的担忧和期待

媒体平台、创投平台、BAT开放平台等,各自在共建创业圈生态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不过除了提供服务和支持,各路大咖们也不乏对于目前创业火爆程度感到担忧,他们各有期待:

  • 36氪创始人兼联席CEO刘成城:期待正确的监管

刘成城表示在创业圈生态中最主要的还是对监管的期待,因为36氪做的东西是互联网金融的属性。他说道,“我们直接领导的部门是证监会,所以说我们也是经历了半年,希望证监会能够对我们这个行业在正确了解的情况下做出正确的监管。”

他还坦言,“并不是希望不监管”。现在行业里面确实有很多做的不规范的企业,不监管也会破坏整个行业的氛围,把整个行业毁掉,“但是我们更也不希望出现垄断”。

  • 腾讯开放平台副总裁袁子文:期待“供给侧改革”

现在的生态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是泡沫化严重,虽然和美国的互联网行业比起来,中国的市场看起来很热闹,但是真正有深度的优秀项目,真正有底蕴的项目不多。很多的创新是需要以技术做基础的,需要资金的投入和时间的投入,而不是完全在应用层面去复制。在这方面,他期望一方面是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多做一些事,另外一方面是媒体多呼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是创业者自身多思考。此外,他提到一个词叫“供给侧改革”,并表示这是政府主导和倡导的,而国家提倡供给侧改革的原因是我们在传统产业方面有很多空间没有去挖掘。

  • 钛媒体创始人兼CEO赵何娟:创业企业的数量和增速有了,还要拼质量

在生态里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定位,知道自己的角色到底是什么。例如钛媒体喜欢、擅长的就是做信息服务提供商,不管是给创业者、同业者、投资者,都要提供更专业的服务。当下的整个创投领域、一级市场领域都有些浮躁,从去年做的一项统计来看,一级市场股权交易平台,包括众筹交易平台,中国上了140多家,包括做的不错的大一点的,也有是投资机构自己就会做一个众筹的平台,这种的一共140多家。但是不到一年时间,天使投资机构我们在册统计的就有600多家。

钛媒体平台上有一个创业产品社区,我造社区,会发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前沿创新项目,我们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有800多个项目。

总的来说,如果要拼量的话,我们现在增长的数量和增速的量一点都不比美国差,但是的确在质量上、在真正深度的转型上,我们“不要只是在鼓吹”。我们在一级市场怎么沉下心来做好的项目,在质量上不断提升我们的东西,这才是整个中国经济转型、经济结构调整所要面临的深层次的问题。

  • 三诺集团董事长刘志雄:创业和政府倡导不应该割裂开

目前看来在政府在倡导资金流动,创业一片沸腾的情况下大家都忽略了一个现实,即再过三年将会面临大量的社会问题,以后政府可能要收大量的三角债,大量的企业倒闭,大量的创客空间也出问题。”我认为当下创业的三个要素很重要,一个是你核心的优势在哪里;第二是你有核心资源或者创新的商业模式;第三个是创业和政府倡导割裂开。我们需要一个把老一代的创业家把钱拿回来投在新一代创业者身上的创业环境,带给年轻创业者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资源、经验,给他真正有爱的帮扶。

  • 洪泰基金投资合伙人商思林:依然要鼓励早期投资

虽然目前对于创业的生态带有一丝忧虑,但是没有必要畏缩不前。据悉,2014年美国天使投资额为208亿美元,拥有30万投资机构,而中国目前的投资机构只有1万人+机构,2014年的投资额不到8亿美元,2015年可能比较多,但是数据没有出来。商思林认为,尤其要鼓励早期投资,鼓励天使投资在中国的发展。但是要提醒我们的创业者,首先是不要作假,因为作假就存在了太多投机心理。这么多人创业,99%的死亡率。众多创业者对幸福要有敬畏感,对投资者们的钱要有敬畏感,必须要用all in的心态去做。(本文首发钛媒体,由实习编辑张娜整理)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

  • super_ford super_ford 2016-01-24 22:55 via android

    服务不仅仅是提供钱,还有地和工具。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