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运营商转变放卡政策,“国包商”该何去何从?

摘要: 部分虚拟运营商已经开始转变过去的“国包商”放卡模式,而选择在每个省或地市只与一家实力强大的代理商或企业独家合作。那么,这些一直维系着渠道关系多年、甚至十多年的国包商们就只能干瞪眼,分不到虚拟运营商的一杯羹了吗?

两年试点已经到期,虽然工信部还未就移动转售问题公布对虚拟运营商的评估结果并发布完整的移动转售新政策,但自跨入2016年1月以来,虚拟运营商可谓是频频迎来好消息。

日前,工信部出台了《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批发价格调整的指导意见》,明确了批发价格的具体调整办法,建立了解决批发价格问题的长效机制,有利于解决虚拟运营商的“批零倒挂”问题。

另外,171号段也在今年1月迎来了正式商用。据悉,171号段目前共下发2000万张号码资源,均提供给了中国联通转售合作虚拟运营商使用。后期还将陆续开放更多171号段资源,并根据各虚商企业的业务发展来分配,使得虚拟运营商拓展用户规模有了资源保障。

笔者曾在上一篇文章《一个新号段、一种新模式,虚商开启2016新征程》中提到过,虚拟运营商在放卡模式上已经有了新的突破。意识到原有“国包商”放卡模式带来的诸多弊病后,部分虚拟运营商已经开始转变过去的“国包商”放卡模式,而选择在每个省或地市只与一家实力强大的代理商或企业独家合作。那么,这些一直维系着渠道关系多年、甚至十多年的国包商们就只能干瞪眼,分不到虚拟运营商的一杯羹了吗?

显然不会。对于一些野心勃勃的国包商来说2016年正是虚拟运营商发展进入高速轨道的开始,这块肥肉他们是吃定了。国包商们不会弃苦心经营了多年的渠道关系不用,更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渠道被瓜分殆尽。因此,国包商们只有转型,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

国包商们如何另谋出路?

如今的虚商政策下,摆在国包商面前的虚商之路有两条,一条即像爱施德、天音等虚商企业一样,申请一张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经营牌照,也成为众多虚拟运营商中的一家;另一条则是与虚商企业建立战略合作,不再是过去的单纯逐层放卡,而是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和优势帮助虚商企业做市场和运营。

对于第一条路,国包商要成为虚拟运营商必定要如此前虚拟运营商一样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建系统、对接网络等一系列的工作,需要多少付出,多少代价就不在这里赘述了。再来看第二条路,42家虚拟运营商基本上都是有着原有主业,并希望通过结合通信业务来让主业发展得更好的民营企业。因此,虚拟运营商很乐意有这样的对渠道有着极强把控能力的国包商或企业平台去帮助他们做市场和运营,尤其是一些互联网型的虚商企业。

笔者也更看好国包商的第二条路,在此想对国包商与虚拟运营商达成战略合作之后将如何展开工作做一个分析。

市场方面。毋庸置疑,国包商们做自己的老本行有着先天的优势,对于渠道建设和招商方面可谓驾轻就熟。

下面笔者要重点说的就是运营方面。虚拟运营商与国包商形成战略合作后,虚拟运营商为国包商做资源支撑,而国包商则可以从品牌推广和售后服务两个方面来帮助虚拟运营商塑造品牌形象,完善购卡体验。这两个点也正是目前虚拟运营商亟需解决的问题。

品牌推广方面。笔者发现有这样一个现象,如今,随着虚拟运营商和其号段知识的普及,消费者对虚拟运营商的号卡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许多消费者用着170的号卡却以为170号卡都是属于同一家虚拟运营商,不知放170号的虚商企业有近40家,更不知自己所用号卡是属于什么虚商品牌。所以,这些用户有了售后问题时总是“病急乱投医”。

这些现象的产生归根到底还是各家虚拟运营商的品牌塑造没有做到位。而国包商若是能在放卡的过程中注重突出该虚商品牌的号卡特色,资费亦或特权,从始至终让各级代理商们甚至到终端售卡网点、消费者因为号卡的特色而记住该虚商品牌,那么,不管是对于该虚商品牌的知名度推广还是品牌塑造,效果都是不言而喻的。

售后服务方面。一些虚商号卡用户反应,当出现需要查询号卡信息、开通业务、补卡等售后问题时,几经周折找到自己所用号卡所属虚拟运营商的客服电话时拨过去却是空号,万般无奈。此外,在充值方面,虚商号卡大多都可以在线充值或微信充值,但并不是谁都会操作。一些消费者当初因为号卡资费便宜便买了,以为身边可以充值传统话费的地方同样能充值,余额用完后发现想找个充值的地方却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在售后服务和充值方面,国包商们可以组建起专业的售后客服团队,并充分利用起各层渠道关系为当地终端售卡网点接入虚商号卡充值系统,更好地为用户服务,给用户一个完整的购卡体验。

笔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目前,部分虚拟运营商在国内的一些省份已经与实力强大的省包商或便民服务类企业平台达成战略合作为其提供资源支撑,其余的工作则交给这些省包商或企业平台去运营。这种方式,国包商们同样可以借鉴。

说到这里,笔者不禁思考,如果按照这种良性的趋势发展下去,不久之后是不是会发生虚拟运营商只专注于研究如何在细分市场中形成产品差异化,而将移动转售业务进行类似“二次”转售这样的事情?虚拟运营商会将已有资源租赁给有实力的国包商、省包商甚至是有着雄厚实力的企业平台,让他们自己制定资费政策、自由组合套餐,做市场和运营等。

互联网思维下,这种分工协作、各自发挥所长的模式并不是没有可能。

本文系作者 乌克栗栗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乌克栗栗
乌克栗栗

有多大思想,才有多大能量,立志做一名有深度、有温度的自媒体人。

评论(1

  • 鼎信易缴费 鼎信易缴费 2016-01-25 11:46 via pc

    你好,您联系方式是多少,详谈合作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