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撮合式交易服务,优客工场要走出“对标式”创业误区

摘要: 如何形成“中国式Wework模式”,是毛大庆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毛大庆准备为入驻优客工场的创业企业提供撮合式交易服务,包括准备收购一家P2P的公司专门提供金融服务。“共享之后衍生品最有价值,才是盈利的来源。”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

在互联网时代就兴起了一波对标式创业潮,从百度仿效谷歌、门户网站仿效雅虎、微博仿效Twitter等,几乎国外所有的互联网模式都被国内创业者以对标的方式拿到了中国。而这种对标式创业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快速获得VC的认同,马上就能拿到投资。

继上一波互联网对标式创业后,于近两年又出现了一波对标共享经济的创业潮。2009年出现的Uber,引发了国内快的、滴滴、易到、一号专车等一波仿效的创业企业。Uber式创新引发了对共享经济的广泛思考,但显然Uber自己也在快速迭代变化中。由于共享经济兴起的时间太短,目前对于共享经济仍处于探索阶段。

后来,出现了Wework。这家采用看起来比较粗暴简单的方法,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实现了估值翻了100倍,最新估值超过了100亿美元。Wework启发了一批国内的跟随者,其中就包括毛大庆的优客工场,还有潘石屹的SOHO 3Q以及一大批由原房地产公司转型出来的中国版Wework。

这一轮对标式创业的误区

为什么说这波对标式创业走入了误区?这轮共享经济对标创业,其实是互联网渠道与线下物理经济的结合,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互联网模式。所以,共享经济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已经有物理资源与社会形态,而中美之间在物理资源与社会形态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以Wework为例,这家起源于硅谷和旧金山地区的办公室共享空间公司,除了为创业者提供小型化的共享办公空间外,更为重要的是为创业者集中式提供了价格低廉的各类创业服务,通过Wework的账户能够拿到比外界低得多的亚马逊云计算资源等。

Wework的商业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硅谷和旧金山当地的创业生态。硅谷的创业生态其实已经繁衍了三代,从1957年成立的第一代硅谷创业公司仙童公司以及同年成立的第一代硅谷VC公司Draper, Gaither & Anderson开始,至今已经到了第三代。如今,以硅谷为模板,美国已经形成了非常清晰的创业变现价值链条,Wework在其中创造了附加值。

对比而言,在中国今天万众创业潮下,才刚刚出现第一波真正意义上的创业生态。而且中国现有的创业生态不仅处于早期阶段,在地理位置上还非常分散,远不比硅谷和旧金山地区的大集中,各种创业变现价值链条也处于摸索中。所以,其实不能简单对标Wework的模式。

走出误区的探索

所谓共享经济就是附加在现有实体经济上的一种商业模式,如果现有实体经济价值不高的话,那么附加值其实也不高。毛大庆坦言,在近一年的摸索中,能感觉到共享经济的天花板。

优客工场预计进16个左右的城市,达到2万张可租用办公桌的规模,预计容纳超过3000家企业,这也就到了上限,因为国内的创业生态本身规模有限。目前,优客工场正在跟百度云、阿里云、腾讯云等云计算供应商谈合作,将以很低的价格向注册会员提供云计算资源。同时,优客工场也在调研每一个入驻创业者的需求,试图将这些需求进行归类,再对外招商引进相关的服务。

实际上依托于已经有的数千张办公桌,优客工场已经有了正向的现金流。毛大庆说目前优客工场几十亿人民币阶段性估值的风险其实很小,因为优客工场不属于烧钱的模式,天使轮到2016年1月底才花完,而A轮2亿人民币的融资还没动用。

优客工场虽然对标Wework的模式,但又根据中国初代创业生态的现状,发展自己的共享商业模式,这是毛大庆近半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也是不断修正商业模式的过程。毛大庆准备为入驻优客工场的创业企业提供撮合式交易服务,包括准备收购一家P2P的公司专门提供金融服务。优客工场计划引进200种左右的撮合式交易服务,然后把优客工场变成一个撮合式交易平台。“共享之后衍生品最有价值,才是盈利的来源。”

创造中国式共享经济

虚拟办公是优客工场正在探索的一个方向。所谓虚拟办公,就是不必受物理桌子的限制,只需要申请一个优客工场的会员账号,在任何地方办公都能享受优客工场的数字化服务。这样就突破了Wework的商业模式,创造出了符合中国自己国情的“Wework”。

此外,所有创业企业之间的联合品牌市场营销与导流,也是不错的业务模式。为此,毛大庆专门把Uber中国公关总监高超挖过来做CMO,高超此前还在亚马逊中国及戴尔中国等公司担任公关总监职务。将于春节后开门的优客商学院,将与长江商学院合作中国创业案例库,也是毛大庆为了增强社群黏性做的努力。

毛大庆说,2015年圣诞节的时候,他干了一件比较高兴的事情,给优客工场百余位员工中的53位发了股份,“共享”了一下创业成果。这一方面是为了增加员工的股东意识,一方面通过团队持股来避免类似万科的股权之争。“总结回顾一下,这一年我的思维变化很大,完全跟原来万科不一样,我自己都觉得不太认识我自己了。但是我也很欣喜,还能够跟上共享经济的思想。”

谈到创业的感受,毛大庆感叹说“在万科和凯德的时候,到年底最后那几天很亢奋,目标完成了就写一封信给大家,展望明年、回顾今年,写完了回家过年。现在创业了,感觉创业这事哪有头啊,就往下走吧。”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宁川
吴宁川

专注于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计算时代的商业变革。

评论(2

  • xiaozunbao xiaozunbao 2016-01-15 13:01 via android

    毛老师能否成功,还要等待。

    0
    0
    回复
  •  LBZ600  LBZ600 2016-01-15 11:33 via android

    值得提倡。不要总跟在别人后面,再创新,也还在圈圈里!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