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取代Uber、Airbnb和Spotify的,可能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

摘要: 比特币背后的技术正在引发科技界畅想一个「去中心化」的科技乌托邦,或将终结我们如今习惯的种种集中化app服务。这或许就是下一代共享经济。

钛媒体注:眼下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各种模式创新,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当Uber、Airbnb以及各种唾手可得的O2O服务共享经济成为生活常态,谈论现在就显得乏味多了,为何不继续来谈未来?取代这些的下一个杀手级技术是什么?技术驱动的全新共享世界又长什么样?钛媒体正在推出一系列「未来报道」。本文由钛媒体编译自Medium Backchannel文章,来看看共享经济新进阶,由Joyce/编译:

飞机降落,进入滑行阶段。你打开手机叫到一辆专车,待会就能把你送到酒店房间,那儿位置优越,就在明早开会会场的附近。等车子到了,你钻到后座,戴上耳机,用最爱的音乐屏蔽所有外界的喧嚣......

要实现这种商务旅行的常态,你需要依赖当今众多的标志性的移动应用,比如Uber、Airbnb和Spotify等,现代人对这些app都可以说是寸步不离了。

不过,不妨假设一下我们穿越到10年后的2025年。那时,你的生活或许已经大不相同:

你可以马上找到这些所有服务的供应商,从雇请他们到结算酬劳都不过是易如反掌——完全不需要借助哪一家公司。

如果说,获取这些服务(乃至更多类似服务)的渠道能够内置在这个网络中,就像邮件或网页一样采用协议对协议(protocol to protocol)的方式,从而省去公司对公司的繁冗手续?再如果,所有的联系都是经由分布式运算引擎上运转的高阶数学来自动完成,进而完全不受个体或组织的控制?

这种「无平台」平台的设想早已深受许多思想者的重视,无论是认为「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的自由主义者,还是相信无政府状态才能带来幸福的左派。不过,这种平台至今未能成为科技界的主流也可以理解,因为它的竞争对手是那些已经进入市场、无所不在的集中式平台,它们往往先提供免费服务,然后通过出售广告或数据来变现。但是,「无平台」的平台如今也占有先机,因为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让商家、团体、个人都能联结在一起,直接相互进行交易,而不需向某一个垄断者请求许可或付款,也不需要请求应用商店管理者的批准。

过去,人们将复杂的网络转化为更加友好易懂的域名系统,进而发展出万维网,从此互联网行业成功起飞。我们今天使用的网络之所以能广为人知、包罗万象,正是因为每个参与者得到了更多自由和选择,开放网络本身也吸引了更为多元的参与者。

如今,一些有远见的技术专家确信,我们正在重新经历这样的发展历程。这一次,我们要把数字货币比特币的幕后推手拉到台前,将背后的复杂机制转变为一个更友好的系统,帮助你订车、订酒店,顺便给你放点喜欢的音乐。

实现这些关键技术,就是「区块链」。

今天,区块链成就了比特币;明天,它或许就跟你的生活密不可分。

区块链是一个使用密码保护的共享数据库,就像每个人都能写上一笔的一本公用账本或日志,前提是你掌握特定的技术和工具。一旦信息进入了区块链,每个人都能检查、监控,因此几乎不可能私自篡改。现在,用于追踪比特币交易的区块链技术应用最为广泛,能够防止每单位货币被非法复制。不过,区块链毫无理由只限于应用在比特币上,它完全可以用于其他方面。任何开放的公共记录——只要每个人能够往上扩展数据,同时需要确保没有人能篡改过去的数据——都能把区块链技术应用进来,比如知识产权、个人身份认证、房地产备案等,这类领域都有区块链的应用前景。如今,这个领域已经有很多创业公司、创业项目乃至开发者,他们都在尝试将区块链概念应用到日常生活。最重要的是,区块链能够帮助科技行业实现一个梦寐以求的概念——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

Rachel O’Dwyer表示:

比特币的核心功能,在于创造一种可信的货币和会计系统,这样人们就不必向美联储这样的集中式媒介求助。

O’Dwyer是P2P基金会的核心成员、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的讲师,正在研究这个课题。区块链提供了「一个跟他人协作的分布式系统,我们可能不认识也不相信他们,但依然可以与对方共享知识、共同决策、开发透明的系统,等等。」

只要计算机网络一日存在,就总会有人认为网络会打破公司、机构的中介角色,直接把个体连接起来。事实是,很多公司、机构仍在生活中担当着很多中间人的角色,但是每当出现去中心化的苗头,就会出现另一个同样有力的反作用力——姑且将其称为「目录化」(directorization)

当今,那些数字行业的创新者们都相信一种通用的方法,似乎能用它来改进万事万物,那就是:「给它加个目录吧!」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总想加目录的冲动也是可以理解的。诚然,你可以让每个人都用P2P的方式来完成很多事情,但你总归需要确定每个人的位置。

「发现」是很难的,Uber也还需要用到克雷格列表(Craiglist)来找潜在的司机。

总是要有人记录位置,才能方便进行检索。所以,每次人们开始P2P时,就会有人开始建立目录或索引,以便后人进行搜索,就像1995年左右时的雅虎和2000年时的谷歌。比特流是一种不需依靠任何中央平台即可共享文件的技术,但我们还是会继续用海盗湾(Pirate Bay),继续用快播、百度云,因为它们实在太方便了。

从本质上说,今天的任何一个平台,无论是Uber、Kickstarter、Airbnb还是其他,都不过是美化了的列表,多了一些实时联结、建立互信的功能和简化交易的工具。这些服务能够帮助新上手的菜鸟方便打车、众筹、预订酒店。而一旦你给其他东西建立了目录,你也就创造了良好的商机,创造了那么一块磁铁,把网络上所有散落的粒子重新吸引到原子核附近。

区块链,既是规则也是概念,终于让我们有机会推动去中心化的发展,看看去中心化到底能走多远。我们能否分享数据,并让其他人无法给其添加目录?有没有可能给一个服务去中心化,让它的中心平台失去存在的意义?我们知道,不久之后Uber就会开始用软件来淘汰司机,比如引入自动驾驶系统,那么这些软件能否反过来淘汰Uber自己?是否存在一个去中心化的「视界」,到达一定程度后所有平台都会消解,此后我们就在世界上、在网络中自由漂浮、自由联结?

事件视界(event horizon)是一种时空的曲隔界线,指的是在事件视界以外的观察者无法利用任何物理方法获得事件视界以内的任何事件的信息,或者受到事件视界以内事件的影响。一般指黑洞中发出的光所能到达的最远距离,即黑洞的边界。

当然,最合理的答案是:时候未到。但是也不需要很久了。

D. A. Wallach是Spotify上的常驻创作人,还是一名初创公司投资人,他提出区块链能够重塑音乐行业:通过类似比特币的运作方式来给数字音乐文件进行认证,让版权信息能够跟音乐文件绑定,甚至可以建立一个自动给版权拥有人付款的系统。不需要数字版权管理技术的限制,直接进行小额支付,听起来挺赞,不过这跟下载一个app直接听歌可不一样。

英国的音乐创业者Phil Barry曾跟Radiohead主唱Thom Yorke合作,去年用比特流给Yorke推出了一张个人专辑。Barry认为,区块链能够复兴音乐产业或者阻止产业的衰落,不过他更关心技术能够如何改善艺术家的生活。他也知道,是时候去研究一下,需要怎么做才能实行Wallach勾勒的这种系统。

「其实(发展)挺快的,」Barry回忆道,「开始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现成想法,很快就发展成人们认真考虑的东西了。」他开始跟Consensys公司合作,后者专门孵化「以太坊」(Ethereum)这类的项目。以太坊是至今名气最大、或许是也技术上推进得最远的此类项目的代表,他们致力于将类似比特币的技术应用于货币以外的领域。Barry把他的项目成为「Ujo Music」,他解释道,Ujo是世界语里表示「容器」的单词。

以太坊(Ethereum)团队。Photo by DECENTRAL。

格莱美奖得主、唱作人Imogen Heap也早已开始涉足音乐技术。差不多也在这个时候,她开始公开讨论自己的「Mycelia」项目,正是打算基于区块链技术来建立音乐版权和信用系统。Barry的评价是:「她的描述非常具有创造力和艺术性,跟我们从功能上、从实用角度打算做的事情非常类似。」Barry和Heap也私下有过交流,当Heap在九月份以多种数字格式发行自己的单曲《Tiny Human》时,其中一种格式用的就是Barry的Ujo音乐系统下开发的一种数字格式原型。Barry表示,当人们购买下载这首歌的时候,「他们能够看到自己的钱已经支付到该到的地方。」

为了做到这一点,人们需要用「以太币」(ether)来购买,即以太坊系统下的虚拟货币。不过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还没有以太币,所以《Tiny Human》的销售数字相当惨淡,Barry也承认了这一点:「我想,这只是在现实世界应用以太币的开始而已。」用以太币进行的每一笔交易都有公共记录,用户大可去查看甚至计数,Ujo就在自己的站点上这么做。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Tiny Human》的下载量刚刚过百,这意味着Heap从这些交易中得到了98美元。

Ujo的数字格式原型也显示出一些更高级的特点,比如说能够将一首歌分离出不同轨,供更改许可证或重新混音之用。最终,Ujo设想的是一个自动运作的「智能合约」系统——把自动执行的协约编码在软件中,把尤为复杂且难以厘清的音乐版权、许可、支付等一干事宜通通自动化。从长远来看,这种系统不止能确保艺术家的创作能够得到收入,它还是开放权利市场的关键——在今天,如果要给某一首歌取样,你要不得先付版权费,要不只能非法侵权操作。更广阔的愿景是应用到整个音乐行业中,最终将所有的创意产品都直接跟其创作者、跟作者的银行账户绑定——只需一个加密的结点就可完成。

Barry认为,音乐圈的人开始关注这件事了:「很多大型表演版权组织的高层开始来跟我们接触了。」不过他并不确定,那些大人物真有兴趣参与进来,还是说只是在估量潜在的竞争。

「或许他们只是觉得,至少要表示出愿意引入新科技的一点意愿。与此同时,如果Ujo代表着未来的发展趋势,现在的音乐行业就会有很多东西不复存在,或者说会发生激烈的变革,所以那些人是在采取防御的姿态,来看看我们有多危险、能带来多大威胁。」

唱作人Imogan Heap出席2015Tech Distrupt伦敦大会。(via Getty Images)

已经有一些人在尝试用区块链来取代集中平台,那或许真能成为未来的另一个样子。在以色列,人们就群起反击,孵化出自己的共享出行应用La’Zooz,并将其戏称为「反Uber」。La’Zooz展望的未来是,当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需要坐车,你的电话就能帮你联系上附近正在前往同一地点的人;换句话说,这才是真正的「实时拼车」,而不是供养一家开发了app的变相出租车公司。

规划了几年并于去年夏天象征性地试水后,La’Zooz如今推出了一个安卓应用,但除了在以色列境内的一个小型试点计划之外,实际上你并不能真正用它来搭便车。La’Zooz的系统用自己的代价货币来给司机付钱——额,对,就叫「zooz」——现在,La’Zooz的司机可以允许该应用跟踪自己的地理位置,这样能让自己赚取(或曰「开采」)zooz币。La’Zooz的开发者认为,这种方法能够让它达到「活跃用户的临界密度」,这样对需要搭车的用户才有吸引力,同时也能让足够广的人群接触到zooz,这样一旦搭车业务投入运作,人们就能直接用zooz币来进行支付。现在,La’Zooz的站点上有超过3000名用户,广布于全球各地,显然离「临界密度」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La’Zooz软件是开源的,目前大部分由核心团队的几名成员开发出来。我咨询了其中一名成员Eitan Katchka,希望他能描述一下该项目的发展路线,但他的态度并不很乐观。去年夏天,该项目用于开发iOS应用的众筹失败,Katchka说,团队正在考虑「改变方向」。

虽然还存在缺陷,但Katchka依然热衷于概念本身。「La’Zooz和其他类似项目的责任在于,让大家看到这种服务和网络的确有可能成真,就是我们可以不需要任何中央机构,或者我们能让中央机构认可创造这种网络的开发者的力量与重要性。」Katcha这么说道。

「我总是跟那些质疑的人说,要是回到1994年,你会怎么跟邻居解释电子邮件呢?」

关于La’Zooz,让人兴奋的是它似乎的确具有重要意义。反过来,让人失望的是,它听起来也太乌托邦了——为了写这篇文章,我采访了很多专家,他们在提到La’Zooz的时候都会提到这个词,「乌托邦」。或许,La’Zooz最终证明的是我们还不能一步登天到达乌托邦。又或许,就像Katchka所说的,这是一项需要多年才能实现的「艰难工作」。

Ujo和La’Zooz还方兴未艾,不过它们反映出来的概念如今在区块链圈子里也正炒得火热。我本想避免引入太多缩略语,避免用种种术语、行话来毒害我们的讨论,不过如今在比特币的世界里已经充斥着一大堆D开头的概念,它们就像冰山一样到处飘浮,无法避免——DAC(Distribut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分布式自治公司;DAO(Distribut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分布式自治组织;DCO(Distributed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分布式合作组织。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这些名头都是人们对未来的设想:在代码的驱动下,我们会发展出怎样的实体组织,在网络上自主运作,而不需经由中央调控。不过,很多概念目前都处于理论阶段,所以也很难举出具体例子。如果Ujo的智能合约系统能够广泛应用开来,成为给音乐版权付费的机制,最终的网络将会成为DAC或DAO的样子。La’Zooz则更类似于DCO,它已经自称为「属于社群所有的去中心化交通平台」。

维系这些不同说法的同一个出发点是,它们都希望从过去的寻租垄断平台手中夺回市场关系。这具有广泛的通用性,也给其他的创新举措带来灵感,比如把社交平台Reddit与比特币技术整合。

如果我们要推广这样的自治代码,让交易能够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难以想象的规模来完成,我们就需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哪些代码能够协助人类,哪些代码又会奴役我们?基于软件的服务需要在结构和设计上审慎思量,因为它们对现实世界能够产生巨大乃至不可预测的副作用。试想一下现在的Uber,乘客对司机的评价系统已经让前者成了那种吹毛求疵的中层管理者,让司机不得不随时随地挂着笑脸(参见钛媒体此前评论文章《评价造就「新上帝」》)。

自动化的市场也可能带来各种各样的危害,比如垃圾邮件、诈骗等等。但是现在,我们熟悉的市场已经被只顾吸引眼球的线上广告所占领,这种趋势可不是好兆头。

或许,我们也有机会避过这些障碍。或许,我们能够用区块链来解决建立现实世界实时服务的技术困难,虽说如今的区块链技术还进展缓慢,开发者也不容易上手。正如Rachel O’Dwyer所说,「这么做并不会自动带来我们想要的社会和劳动条件,要想改变人们相互合作和联结的方式更是难上加难。」

既然存在这些顾虑,或许我们也能通过技术更新以外的其他方式来追求去中心化。人类一直都以群体作为组织形式——部落,集团,联邦——至少自人类学会使用工具以来就是这样了。纽约新学院大学(the New School)教授Trebor Scholz曾在去年的一篇论文里设想如何重塑Uber模式,他提出:

「总的来说,就是撕开中心机构,转为另一种合作的方式——用不同价值观来管理技术,以所有工作者及其他相关人等的利益作为出发点。」

Scholz及其同事把这种方法称为「平台合作主义」,他们希望将应用程序经济与进步的劳工团体相结合,以此激发一场运动。

不过话又说回来,「平台合作主义」跟「分布式自治」一样,现在还不过是一堆让人费解且含义模糊的术语,La’Zooz和Ujo也不能立马变革全球经济。正在发酵的「区块链热」很容易就化为泡影。

Tim Swanson 是分类账创业公司R3的市场研究主管,该公司正在与高盛、巴克莱等银行业巨头合作开展区块链项目。Swanson给这股热潮毫不留情地泼了冷水,「基本上,好像每个人都想在区块链里放点什么,不管到底能不能带来真正的收益。」

但人们对去中心化的愿望依然生生不息。非盈利公共信托组织XDI.org的主席Phil Windley认为,区块链的确很复杂,但那是因为人们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的问题也很复杂。他回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光景,当时如果你想给一些电脑建立局域网的话,面临的互联网协议也是极其复杂的。「当然跟区块链相比,那些协议可简单多了,但是对当时有限的处理能力来说,那也是很复杂的。」

对于要用区块链技术来构建注册表,Windley也很兴奋。我们需要目录来检索,区块链能够让我们把所有事物都纳入目录,而不需要任何一家私人公司作为中间人。当然,公司不会因此全部消失,但Windley认为,就拿邮件来打比方,有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用户以后就能随意更改提供商,所有的邮件服务都能互用。

「没有隐藏的代码,也没有哪一个特殊的组织能够独占某些资源。这是为了让邮件这么运作起来。不是说以后我们都要运行自己的邮件服务器了,而是说(有了区块链以后)我们能够让自己有能力这么做。」(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JoyceChan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JoyceChan
JoyceChan

世界还很大,一起看吧. Contact: Joyceqmc@outlook.com

评论(7

  • 暴袭 暴袭 2016-01-15 10:02 via pc

    Qingcloud正试图去中心化,与数据中心和网络运营商链接,最终qingcloud消失

    0
    0
    回复
  • xiaozunbao xiaozunbao 2016-01-15 04:15 via android

    驱动着每个产业的升级版。

    0
    0
    回复
  • 蒋方周 蒋方周 2016-01-14 23:40 via android

    有搭理

    0
    0
    回复
  • 钛iFcxlR 钛iFcxlR 2016-01-14 18:47 via iphone

    Fudge

    0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1-14 16:28 via android

    个人的中心化。

    0
    0
    回复
  • luoliee luoliee 2016-01-14 11:55 via android

    太透彻,太完美了,未来的完美世界。

    1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6-01-14 09:28 via android

    去中心化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