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调查:“直采”却无厂商授权,“海淘”却无进出口资质

摘要: 对于消费者而言,货品的真伪才是最关键的购买决策要素,可《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不管何种模式,都很难根本消除消费者的这个疑问,不少声称“海外直采”“直营”的跨境电商平台,许多商品并没能获得厂商的直接授权,甚至有的平台缺乏做进出口生意的最基本资质。

11月末的“黑色星期五”在国内掀起了一阵海淘热,除了奶粉、纸尿裤、保健品等海淘老三样外,奢侈品鞋包、手表、化妆品等国外商品也都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进入中国。

目前中国常见的跨境电商平台有几种模式:以京东全球购和天猫国际为代表的平台模式;以洋码头、美丽说HIGO为代表的买手模式以及以网易考拉、云猴、蜜芽宝贝为代表的直营平台。各种模式定位不同,同一种商品价格也有高低。

然而,对于消费者而言,货品的真伪才是最关键的购买决策要素,可《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不管何种模式,都很难根本消除消费者的这个疑问,不少声称“海外直采”“直营”的跨境电商平台,许多商品并没能获得厂商的直接授权,甚至有的平台缺乏做进出口生意的最基本资质。

多家一线品牌厂商对记者表示,在国内只有一到两家授权的电商渠道,有的品牌则表示只有线下渠道,对于线上在售的海淘商品,他们不能保证真伪。

问题一:跨境电商平台究竟有没有授权?

记者调查:海淘老三样有授权,但奢侈品大多没授权

花王:没对任何直营类平台授权

细数各大跨境电商平台的爆品,你一定会认为,花王是最大的赢家:蒸汽眼罩霸占了都市白领们的购物车,纸尿裤霸占了妈妈们的购物车,几乎所有综合类、母婴类海淘平台都有花王的身影。

与国内超市销售的产品相比,海淘的价格自然是便宜的。以蒸汽眼罩为例,12月10日,在天猫上的花王(中国)官方旗舰店里,三盒5枚装的眼罩售价为114.7元,平均每枚的价格为7.6元,在云猴、网易考拉、蜜芽宝贝等以自营为主的跨境电商平台上,14枚装的一盒售价通常在65元-79元之间,最贵的不超过5.6元一枚。在日本亚马逊的网站上,同样14枚装的一盒售价为945日元(约50元人民币)。

“德国铁元”同样让人眼花缭乱。在京东全球购上,记者搜索“德国铁元”,有不下27家第三方商家在售卖这一产品,最便宜的商家只卖199元两瓶(合99.5元/瓶),最贵的是每瓶155元。

对于消费者来说,海淘商品的价格优势毋庸置疑,但真伪难辨。

在阿里巴巴的全球采购批发平台上,《IT时报》记者发现,14枚装花王蒸汽眼罩的进货价从30元到76元不等,供应商大多表示是正品,保税仓发货,要多少有多少。

能够明确证明正品的途径只有一个——获得厂商授权。但对于国内诸多跨境电商平台而言,这显然很难。日本花王株式会社向《IT时报》记者回应,目前花王日本进口产品的官方授权电商渠道只有天猫花王(中国)官方旗舰店和天猫国际上的花王官方海外旗舰店,其他平台均未获授权。在德国铁元中国总经销商“北京端娜尔商贸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上查询,记者发现京东27家销售德国铁元的商家中,只有一家名为“五洲会海购”的商家拿到了经销商授权,也只有它在京东全球购上公示了相关授权书。

北京端娜尔商贸有限公司明确向记者表示,除了淘宝、天猫、亚马逊的官方旗舰店外,没有授权给其他直营类跨境电商平台。面对中国市场假货泛滥的现象,德国公司已经开始整肃违规店铺。

母婴产品一直都是海淘假货的重灾区,各家品牌授权的争夺也异常激烈。直营为主的网易考拉海购和蜜芽宝贝是目前较为主流的跨境电商平台,据《IT时报》记者了解,网易考拉海购和蜜芽宝贝都拿到了Herobaby(美素)的授权书。此外,在网易考拉网站上展示的授权书里,还有美赞臣、卡夫亨氏、惠氏等母婴品牌。蜜芽宝贝也曾对外公开表示,与达能、雀巢、亨氏、惠氏、美赞臣、Herobaby这6家奶粉巨头签订授权直供协议。

不过,除了奶粉外,其他诸如鞋包、化妆品的授权便很难确认。从官网公布的授权书来看,网易考拉海购有25家品牌的授权书,蜜芽宝贝有18家品牌的授权书。虽然两家都表示,没有展示全部的授权书,但是跟平台售卖商品的体量相比,已公布的授权品牌还较少。

美度:从未授权任何平台,只在线下渠道销售

随着海淘日益普及,奢侈品、手表等国内外差价较大的商品也陆续进入国内买家的视野,与相对成熟的母婴、保健品供应链相比,这些海外商品更难获得授权。在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聚美优品等平台上,记者还都看到了美度表的踪影,但是美度表中国区品牌部却表示,他们从来没有授权给任何电商平台,只在线下实体渠道售卖。另外一家手表品牌泰格豪雅也表示,目前京东商城是他们唯一授权的网上销售渠道。

“消费者如果通过没有厂家授权的渠道去购买,很容易买到假货,即使买到真货,可能也没有办法提供售后服务。”美度表零售店员工表示。

“品牌方现在比较矛盾,一方面中国电商可以扩大渠道,另一方面过量销售会伤害品牌价值。对于假货,起诉取证成本太高,以奢侈品鞋包为例,除了爱马仕这样有手工印记和标号的包可以查询真伪,其他批量生产的产品鉴定真伪成本太高,所以只能抓大放小。”专注于海淘资讯分享的极客海淘网站创始人林海认为,跨境电商很难拿到一线品牌授权的根源在于,这些品牌早已在中国建立完善的传统代理制,如果授权给跨境电商,必然会影响品牌原来的定价系统和供应链。

一些海外代购买手告诉记者,国内奢侈品经销商惯用的手法是从国外奥特莱斯、专卖店退货、清仓货等渠道拿低价品,但这些正品数量很少,支撑一个微商姑且还行,很难稳定供应给跨境电商平台。

问题 二:没有授权的商品是正品吗?

记者调查:完整的供应链追溯很难 购买时要多个心眼

2015年以来,直营模式逐渐成为跨境电商中的重要角色,并大多声称“全球直采”。尽管有些商品并没能获得厂商的直接授权,但有平台表示,商品采购自有资质的代理商。北京端娜尔商贸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也坦言,不排除德国铁元线下代理商或专卖店和电商合作的可能。那么,这些电商平台的上游供应链能保证货源吗?

《IT时报》记者以想做海淘生意的名义向两家国内较大的跨境电商批发采供公司——海外帮与海豚公司了解后发现,这些供应商同样并没有厂商授权,但称可以保证货源,并有出厂证明。海外帮与海豚的客户分别是网易考拉、蜜芽宝贝、唯品会等跨境直营电商平台。

海外帮:供应商也很难拿到授权

作为一家跨境电商批发采供的公司,海外帮在官方网站上声称,服务于京东、网易考拉海购、蜜芽宝贝、云猴网等9家跨境平台。一位海外帮直采人员告诉记者,国内奶粉货源的出货流程一般是,“厂家授权代理商或各大有资质的商超、药房等从厂商拿货,然后再流转到国内代理渠道及各大电商平台。”目前跨境电商平台上卖的奶粉应该都是国外奶源,没有中文标识,也就不是厂家在中国直接授权的商品。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海外帮的货源主要来自国外的大型超市,比如爱他美主要采购自德国麦德龙、DM等商超,“国外的商超相当于厂商的直接代理商,不仅只做零售,也做批发,可以利用自身优势以较低的价格从厂家拿货,部分商品上架零售,部分商品批发给本国内的代理商或者海外商品供应商的仓库。”这位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份与麦德龙的订货合同,上面显示,今年7月21日订购了一批爱他美奶粉。不过对方也称,从商超拿的货比较少,还有其他固定的供货商,但不方便透露。

对于可直接向商超拿货的说法,德国第二大商超DM回应称,他们的产品仅向DM商超供应,并不会向第三方供货。

在网易考拉海购的官网上,记者看到在牛栏奶粉的商品介绍中,有一份出厂证明,并表示是“网易考拉直飞荷兰原厂采购、官方授权,中间并不经过任何中间商。”海外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采”的意思是,“我们在国外帮他们准备好货,他们机场自提。”厂家指定的供货商,通常可以直接请厂家开具证明,“由于出厂证明有时效性,且每一批货各不相同,很少有国内商家去开具,如果客户有要求,我们会提供,不过要额外收费。”

但对于如何证明海外帮与网易考拉有合作,海外帮直采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只表示“如果没有合作,我们打着这个幌子他们会告侵权。”对于是否与海外帮有合作,截至发稿,网易考拉尚未给出回应。

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海外帮的注册公司是苏州易极云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18日,但是并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具体经营范围,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登记和海关编码也都没法查到。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7月21日,苏州易极云商被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收购了20%左右的股权。这家公司的前身是山西百圆裤业连锁经营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更名为“跨境通宝”一个月后,又更名为“跨境通”,因为重名被上海跨境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通过律师提出过交涉。更名和收购事宜都是为了在传统服饰业务下滑趋势下转型为跨境电商。

海豚:我们屯了3亿的货

另一家号称中国进口母婴产品最大的供应链平台——海豚供应链,隶属于深圳市海豚跨境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于今年4月成立,比海外帮更加“年轻”。海豚的客服告诉《IT时报》记者,唯品会上的德运奶粉、蜜芽宝贝上的牛栏奶粉都从他们这里拿过货,不过目前与蜜芽宝贝的合作中止了。

海豚的股东为深圳有棵树科技,今年6月26日,汤臣倍健给有棵树投资1.6亿元,占10%股份。

在海豚供应链官网上记者看到,荷兰Nutrilon牛栏奶粉1段的采购价是120元,如果代发加上运费的话为139元,并注明2罐起售。蜜芽宝贝上正在搞活动的荷兰Nutrilon牛栏奶粉1段的价格为每罐134元。蜜芽宝贝上也没有厂商的授权书,只在消费者告知书中表示,商品为产地直销,并且本身可能无中文标签。

一位海豚的业务经理表示,他们虽然没有拿到授权,但商品都是厂家直供,并且提供“从源头到客户手中所有的供应链证明。”

“我们现在一个月(流水)1.2-1.5亿元,贝贝网、蜜芽宝贝加起来一个月3000万元。”该名海豚的业务经理说他们屯了3亿元的货,而且欧洲奶粉并不缺货,“我们每月牛栏都存有180万罐,货源来自厂家、一级经销商或者麦德龙。”

2015年10月13日的一则新闻称,荷兰牛栏奶粉宣布,增加其在欧洲市场的产量每年5000万罐,相当于每天增加15万罐的产量,以缓解中国人抢购荷兰婴儿奶粉造成的本地居民买不到奶粉的现象。

从经销商拿货仍有一定风险

在采访中,两家供应链公司都声称有出厂证明和供货合同等完整的供应链证明,但明确表示,没有厂家授权。

一位帮助线下母婴店搭建线上平台系统的从业者告诉《IT时报》记者,他们从下半年开始涉足海淘,向供应链经销商拿货,从保税区给母婴店发货。“我们一般会审查经销商提供的报关单、质量商检报告等。但是从经销商拿货还是存在一定风险,只能默认海关说合格就合格。”上述人士说道。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为2万亿元,同比增长42.8%。而根据《中国跨境消费年度指数报告(2015)》,2014年中国跨境电子商务企业已经超过20万家,平台企业已经超过5000家。

跨境电商在未来几年中,将很可能成为中国商业中很重要的一员,但从现有情况看,对于价格、货品和售后服务,跨境平台们还未能完全掌控。

问题三:海淘平台有没有进出口资质?

记者调查:美丽说HIGO、寺库等平台都没有

对跨境平台来说,仍旧需要时间来拿到足够多的品牌授权以保证正品,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拿到进出口资质才是正规经营的第一道门槛。

按照我国《对外贸易法》第九条规定,从事货物进出口的对外经营贸易者,应向国务院对外贸易主管部门或其委托的机构办理备案登记;未按照规定办理备案登记的,海关不予办理进出口货物的报关验放手续。林海对此的解释是,这意味着经营海淘业务的跨境电商,尤其是有海外直采业务的平台,必须拥有两个最基础的资质,“企业的经营范围内要包括进出口业务,有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登记信息。”

但是,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海关总署、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登记系统,查询了15家从事跨境电商的平台,发现部分平台缺少经营进口业务一些必要资质。比如洋码头、达令等平台缺失海关编码,美丽说HIGO不仅没有海关编码和进出口备案信息,其法人代表徐易容注册的两家公司美丽说(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美丽时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中,都没有包括进口业务。不过,美丽说HIGO采用的是全球买手模式,也即自己不直采商品,由买手代购。在法律上,似乎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界定。

如果说美丽说通过买手模式打了擦边球的话,那为什么同样情况发生在奢侈品垂直直营跨境电商寺库网上呢?

记者查询后发现,寺库网同样缺失海关编码和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在其法人代表李日学注册的三家公司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东城第一分公司、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东城第二分公司的经营范围中,都没有包括进口业务。

2014年海关总署发布了2014年第56号公告《关于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有关监管事宜的公告》,对电子商务提出了新的监管要求。公告规定,从2014年8月起,存放电子商务进出境货物、物品的海关监管场所的经营人,应向海关办理开展电子商务业务的备案手续,并接受海关监管。未办理备案手续的,不得开展电子商务业务。(本文作者孙妍、戚夜云)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1

  • 老挨打 老挨打 2015-12-15 14:31 via pc

    个人觉得蜜芽不仅在产品还是在物流方面都是同行业中最好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