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作家陈楸帆:目前VR技术最大的症结尚未解决,那就是“眩晕症”

摘要: VR要普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犯晕”。真正的VR应该是你置身其中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样看来,360度全景式的视频不算是真正的VR,真正的VR需要有深度的这样多一维的信息。

诺亦腾公司副总,著名科幻小说作家:陈楸帆

钛媒体注:为什么虚拟现实会变得这么的凶猛,而且很多人都觉得是一个注定会成功的一个热潮?

诺亦腾副总,同时也是著名科幻作家陈楸帆先生在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这样解释,主要是因为这款产品,Facebook用20亿美金收购了一家车库公司,即将在2016年推出一款面向消费者级别推出的产品,叫CB1,定价可能是在350美金左右,可能会改变整个虚拟现实行业的一个状况。

虚拟现实其实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都已经提出过,已经有过两次失败的热潮。第二拨在90年代包括索尼等等都他们一个VR的产品。

虚拟现实技术目前由三大板块产品组成:

  • 第一部分是索尼、三星、HTC等,包括国内的近两百家中国厂商都在做的,头部显示器;
  • 第二步是输入设备,这部分目前来说有非常多的解决方案,包括用深度摄象头、对手部的一些姿态捕捉;
  • 还有一块基于一些VR的直播VR社交产品。

一旦虚拟现实产品进入普及阶段,人类的生活方式、娱乐方式都将彻底被颠覆,然而目前VR技术最大的症结尚未解决,那就是“眩晕症”。如何提升体验感受?让操控过程舒适愉快?解决了这个问题后,VR技术才能更贴近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见以下演讲全文。

以下为陈楸帆在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的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本来何娟跟我说,应该是昨天一个环节,但是为什么我被安排到今天,主要是昨天我去参加了一个会,是一个著名券商开的一个年度的策略会,为什么会请到我呢?主要是上面有一个环节是虚拟现实专场,这个会其实来自全国各地二级市场一千多名分析师和基金经理都来了,分为四个分论坛,其中其他的论坛都是稀稀拉拉的,都提前结束了,只有虚拟现实还有互联网+这个分论坛过道里站着,坐着躺着都是人,最后还拖了两个小时,可见这个风口现在是有多么的火热。

我想问一下在座的这么些业界的精英们,有多少人是真正体验过虚拟现实的这款产品,能举一下手吗?让我看一眼。我大概看了一下,大概也就1/10,甚至1/20不到。所以在这么多人都没有体验过虚拟现实的这种情况下,把虚拟现实这个概念能够炒到这么火的一个风口,我觉得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特别科幻的一件事情。

虚拟现实其实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它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都已经出现过,已经有过两次失败的热潮。第二拨在90年代包括索尼等等都做出过VR的产品,为什么最新这次浪潮会变得这么的凶猛,而且很多人都觉得他是注定会成功的一波热潮,主要是因为这款产品,Facebook用20亿美金收购了一家车库公司——Oculus Rift,他们即将在2016年推出一款面向消费者级别的产品,叫CV1,定价是在350美金左右。它可能会改变整个虚拟现实行业的一个状况。

昨天有两位来自暴风包括来自追光的朋友,他们已经介绍了虚拟现实非常多的背景资料,所以我在这儿就不赘述,现在这个行业基本上由这三块组成:

  • 第一块是索尼,三星,HTC等等,包括国内的近两百家中国厂商都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做一款头部显示器;
  • 第二步就是输入设备,这块目前来说有非常多的解决方案,包括用深度摄象头对手部的一些姿态的一些捕捉,包括我们公司诺亦腾做的全身基于惯性传感器的全身动作捕捉系统,以及其他的像万象跑步机等等;
  • 还有一块基于一些VR的直播VR的社交,VR的游戏这样一个内容的平台。

为什么我们说身体是作为VR里面非常重要的一块呢?我们可以来听一下在这个行业几位大神是怎么说的。

VR首要问题就是“不犯晕”

这是业界被尊称为游戏编程界的大神John Carmark,他是著名游戏Doom的创始人。他说的一件事是VR要普及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犯晕”。我们要感谢VR这样一个热潮,把“晕动症”的概念推得非常广。
什么叫晕动症?当你视觉上的信息和身体感知的信号产生不一致的时候,会发生这种眩晕的感觉,这是由于你大脑里的前庭系统所决定的。像你站在一艘船上,看着滔滔江水往后退去,你感觉身体是不动的,会有眩晕的感觉。当在VR环境里,视觉和动作产生超过20毫秒的延迟的时候,这种眩晕也会产生。M.Abrash,他说真正的VR应该是你置身其中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我看来,360度全景式的视频他不算是真正的VR,真正的VR需要有深度的这样多一维的信息。

这是非常著名的B.Yang,一个著名的开发者,他说到身体感或者我识(本体意识)决定了在VR里面是否达到最大的沉浸感以及真实感的一个关键的点,打个比方,现实生活里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和手,可以握手和拥抱,我们在虚拟现实里只能去看,没有办法交互,肯定是一个非常欠缺的一个体验,这就是VR这种新的语境给人机交互带来一种巨大的挑战。

我们知道以往包括PC也好,手机也好,我们用鼠标用键盘所面对的都是二维的界面,在二维的界面你要处理的信息其实是相对简单的。但是到VR的环境里面,你多了一个深度的一个信息,这样就造成了非常多以往旧有的操控方式就变得不可用了,在这里我罗列了从游戏的手柄,从鼠标的键盘,包括一些深度视觉的这种捕捉身体动作的东西,到最右边包括数据手套,全身的动作捕捉系统,这是从二维向三维去进化的一种人机交互的方式。

在不同的语境之下,VR交互有几个大的特点:

  • VR有极高的异乎寻常高的沉浸感,我看到好像体验区有VR的体验,大家回头有时间的话可以真正的体验一下。
  • 然后用户带着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沉重的头盔,这样的话包括你的视线包括你的头部会相对疲倦,在疲惫的情况下,你会希望用最自然,最直觉的方式去做交互,因为VR是把一块屏,现在2K屏的话拍到你眼前大概是5厘米左右的距离,所有的细节都会被放到非常非常的大。在这种分辨率相对低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做非常多的事情,让交互变得简单。
  •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我们戴着眼镜的时候其实是与外部隔绝的,你看不见所有的鼠标、键盘,你跟盲人摸象一样,你要去进行一些操作,是非常的不可行的,最后一点就是motion,sickness怎么解决晕动症的问题。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我们戴着眼镜的时候其实是与外部隔绝的,你看不见所有的鼠标、键盘,你跟盲人摸象一样,你要去进行一些操作,是非常的不可行的,最后一点就是motion sickness,怎么解决晕动症的问题。诺亦腾基于我们惯性传感器的一个技术,思考了一些可能性的解决方案,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两个从好莱坞请的动作特技演员,他们做的高难度的动作通过身上的传感器实时的传送到我们软件平台上。是一种非常低延迟的,也是非常大动态、高精度的动作场面,这种场面可以用在非常多的情景,比如说动画制作、影视虚拟拍摄,体育医疗、军事工业仿真等等,更大的一个可能性是在VR的交互上。

VR究竟带来怎样的体验?

我接下来会放两段视频,大家可以感受一下这种交互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的一种什么样的改变。因为我原来的PPT是16:9,现在被压成4:3,所以你看到我们CTO戴若犁他原本身材没有这么苗条。
大家可以看到,他在做一些挺简单的动作,对于我们来说是挺简单的,但是你再仔细想一想他是头上戴着一个头盔,他是看不到任何外界的环境的,他是一个篮球健将,他能够转球。

看完这个之后,我们可以看下一个视频的话,你就可以了解,VR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体验。左边这位是我们VR实验室的负责人张睿喆,这是刚才同一个场景实时录下来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大的画面里面出现的是刚才戴博士他的主观第一人称视角,所以你可以看到,他其实是一个没有身体的状况,他还可以准确的判断物体的位置,可以拿起篮球,抛出篮球,对面的张睿喆他身上穿着我们可穿戴式设备,他是有身体的,他可以看到自己的手,他可以接住球,一切都是在一个实时同步的情况下出现的。

所以大家可以想象,这只是我们内部很短时间做出来的一个domo,他可以今后用到非常多的场景,娱乐是最简单的领域,体育可能是另外一个,包括教育、医疗,军事,工业可能都会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但我发现邀请非常多的人去戴这个东西,体验这款东西的时候,他们每个人的反映是不一样的,有的人他没有办法去判断物体的一个位置,他很难抓起那个球,甚至他会害怕,这就说到我们会从相对干货的部分,调到相对“飞”的部分。因为我有另外一重身份,科幻作家,所以要“飞”一点。各位老师分享的干货比较多,大家需要时间消化一下,我就来个有干有稀的,希望大家满意。

人类的大脑,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超级的VR机器

我要探讨的是更加长远一点的,就是人通常会高估一项科技所带来的短期效应,而低估长时间带来的一种影响,什么意思呢?就是现在VR非常的火,大家都觉得说,15年,14年是VR元年,16年可能又是VR元年,他可能会在3—5年内才能够有一个相对普及的概念,但是他带来的长远的影响,可能都远远超过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一个东西。

我想讲的是一个叫具身认知,这是一个认知科学方面的一个概念,他是针对原来比如说唯物论他说的是人就是一具肉体,除了肉体之外没有灵魂的存在,到笛卡尔他说心物二元论,心跟身体是分开的,两者彼此独立,再往后,西方哲学说到了存在主义海德格尔,说到梅罗-庞帝的知觉现象学,他们会觉得身体也是形成认知的一部分,人是嵌入在身体里和整个世界是同一的。

打个比方,身体以往被作为是一个外部刺激的接受器,同时你所有的行为是通过身体来施加的效应器,这其实跟VR的输出和输入是一个道理,那么身体是不是能够改变我们的大脑的意识,包括我们认知世界的一种方式呢?

在过去二三十年的一个最新的认知科学的研究发现,这是真的。好像我是一个作家,我用纸跟笔写出来的东西,跟我用键盘和鼠标写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在以往的这种心理学或者是认知科学,他没有办法用这种实验方式去验证这一点,因为很难排除主观包括外部环境的干扰因素。但是在VR领域我们可以非常简单的用一些有意思的方式去实现这一点。比如说现在有很多的VR疗法,他可以让你暴露在一个你恐怖的一个环境里去治疗你的恐惧症,比如说有一些士兵他从战场上回来之后他失去了一部分的肢体,但是这个肢体其实在他的幻觉里面还是存在的,而且会疼痛。通过VR我们给他制造出虚拟的肢体,这样能减轻他的疼痛,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科学的研究。

我要说的这个橡胶手错觉,用的是同样的道理,他在一只橡胶手和一只真手中间,有一块板隔开,你只能看见橡胶的手。我们用一根针扎在你的食指上,同时扎在橡胶手的食指上,这在神经科学上叫多感官通道融合,通过这样的一个刺激,你会真切的感受到这只橡胶手就是你真的手。用这样同样的原理我们可以做很多的这种花招,把虚拟现实里的身体让你产生非常强烈的归属感。而这个身体是可以自由改变的。
比如说我们可以制造出这种VR的离体体验,什么意思,你把你的视角放在你身体的后部,你可以看到的是你自己的身体,这个时候,用一根棍戳你的胸口,在摄像机前面也戳同样的地方,你会有非常强烈的感觉,你漂浮在你身体的后部,你像灵魂一样有离体的体验。

同样有意大利的科学家做一个实验,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把成人缩小成一个小孩的一个身体的尺寸,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他会产生一种错觉,就所有的物体多比实际物体尺寸要大,我们可以改变对尺寸的认知,可以改变肤色,让你更好了解种族歧视是什么感觉,他也可以让你变成一个隐形人,来减少对社交的一种焦虑水平。

我们说人类的大脑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超级VR机器,你可以想象到生命中任何一个场景,所有的细节,所有的感官的输入,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未来,有一个小孩,他从小出生开始我们给他戴上VR设备,让他在一个完全虚拟的环境里去成长,当比如说三到五岁之后,我们把设备摘下来,他看到的是一个真实的场景,他会不会觉得,这个真实的场景反倒是虚假,不真实的,而他戴着眼镜看到那一切才是真实的呢?我觉得VR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科技,他所带来的冲击和震撼将会把我们带向一个非常不可知的境地,就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所出现VR设备时所用的名字,叫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有双面性。最终我们会被带向哪里,希望大家都可以拭目以待,我作为一个科幻作家,现在从事将科幻变为现实的事业,我非常兴奋,希望有生之年能够见证这一幕的到来。谢谢大家。

(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陈楸帆在2015钛媒体T-EDGE峰会上的演讲全文整理)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董美圻
董美圻

《商业价值》杂志、钛媒体网站:主笔 专注文化、影视、视频、传统产业领域。 微博:@美圻 微信:伍岛

评论(1

  • 史涛 史涛 2015-12-13 10:50 via android

    表示没用过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