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正版时代来临,平台还需更多玩法

摘要: 版权保护无可厚非,但今年上半年旷日持久的版权战,部分平台已伤筋动骨。由于少数平台闭关锁国,企图以独家版权封杀对手。一夜之间,音乐发烧友们就发现不少国内外大牌的音乐都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一个APP就可以轻松享用。不少分析人士称,所谓的在线音乐“双APP时代”将随之开启。

一直喊着狼来了,狼终于来了。今年7月,国家版权局出台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转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通知将10月31日作为最后期限(以下简称《通知》)。

版权保护无可厚非,但今年上半年旷日持久的版权战,部分平台已伤筋动骨。由于少数平台闭关锁国,企图以独家版权封杀对手。一夜之间,音乐发烧友们就发现不少国内外大牌的音乐都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一个APP就可以轻松享用。不少分析人士称,所谓的在线音乐“双APP时代”将随之开启。

31日已过,如今各家音乐平台面临大限,纷纷陆续下架平台上未经授权的音乐的同时,也在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应对挑战。

大限已至,哪家稳坐泰山

“很多音乐没法听了”,这是此次各家在线音乐平台下架未授权音乐后,网友们的一致反应。听音乐本是一件享受的事情,但经过这次版权清理之后,部分重度用户原有听歌习惯不得不做出改变,一个手机内安装2—3个音乐APP成为了常有的事情。

有用户甚至开玩笑说,此前习惯了“一个APP走天下”,如今要开始学着适应互联网音乐的“双APP时代”了,在QQ音乐里听完周杰伦再换成虾米音乐听李宗盛。

不仅用户如此,在线音乐原来野蛮生长的格局正在逐渐被打破,后期发展的在线音乐平台受到了较大影响,曲库损兵折将。不过有些老牌在线音乐平台受影响较小。

此次虽然面临版权挑战,酷我、酷狗相对而言更加从容。这得益于两者早年在音乐版权上较为重视,已有积累。尤其是酷我,2005年,国内在线音乐一片混乱、野蛮生长之时,酷我版权战略已经启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版权合作和购买,十年下来,累计的版权数量超过千万。

强强联手,加强版权合作

虽说老牌在线音乐平台积累的版权数量较多,但毕竟还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以酷狗音乐为例,田馥甄、SHE等歌手的部分歌曲都被迫下架,

11月中旬,两大音乐巨头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结束版权大战。一手版权合作,一手停止封杀。两家合作行为得到了用户的一致认可。据了解,这是今年7月《通知》出台后,国内音乐平台间达成版权合作的首个案例。

事实是没有任何一家音乐APP可以垄断市面上所有的音乐版权。“独家版权”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扼杀对手,但这种竞争手段无疑是因噎废食,直接损害了用户利益。

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之间的合作无疑是一个范例。虽然有面对版权大战时的抱团取暖之意,但这种版权联盟的做法确实实实在在地给了用户实惠,这种合作形式在整个行业内正在得到更广泛的实践。酷我虽说在版权战之中占据优势,但其策略同样是常年保持开放。因为只有与更多音乐平台进行版权转授权合作,同时将加大在购买版权上的投入,完善音乐曲库,才能为用户提供更多的正版音乐和更好的音乐体验。

打造生态:还需更多玩法

版权问题问题背后的核心点在于盈利问题。各家之所以在版权问题上如此介意某种角度来看实际上正是国内付费环境较差导致在线音乐平台盈利困难的结果。

此次版权事件之后,实际上也是给各家在线音乐平台带来了更深层次的启示:仅仅靠版权活命来活命只会坐吃山空,探索出更多生态盈利模式,为用户带来更多丰富的体验,这才是未来在线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1、打造版权生态

版权生态还是在线音乐平台布局的基础。这从QQ音乐、虾米音乐纷纷抢购中国好声音每一季的独家版权可见一斑。网易云音乐则是在平台上扶持音乐人,构建独家版权壁垒。酷我除了和独立音乐人有紧密的版权合作外,与百余家国内外唱片公司达成了曲库近千万的深度战略合作,具体包括索尼、华纳、汪峰工作室等知名音乐公司。同时还获得了杰威尔音乐,福茂唱片,英皇唱片、韩国YG等的音乐转授权,正版曲库内容丰富。

版权生态作为在线音乐平台发展的基础,一方面是抵御对手进攻的长城,另一方面未来也会有更多的IP价值和开发空间。

2、跨界娱乐节目

音乐和娱乐本身就相辅相成,有很大的结合空间。在这个多媒体的时代,当音乐和视频在一起时,往往会给用户带来更加丰富的感官体验。音悦台之所以受到不少用户欢迎实际上正是这个原因。所以跨界综艺娱乐节目是诸多在线音乐平台的一个发展方向。

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选择中韩歌手进行“音乐大战”,利用网易跟贴文化做社交音乐;今年9月,酷我音乐则是上线LIVE原声的《蒙面歌王》掀起了全民的竞猜狂潮。类似与娱乐结合的活动案例比比皆是,这种娱乐节目和在线音乐平台结合的方式更是提升了用户参与感,反哺了音乐节目,甚至可以带来更大的广告价值和开发空间。

3、涉足硬件项目

涉足硬件项目也是在线音乐平台可以从中做大生态的另一种方式。目前来看,音频平台涉足硬件行业的主要还是各类FM平台,例如喜马拉雅FM“新声活”、多听FM的车听宝。

在线音乐平台在硬件领域同样有所动作。酷狗音乐2014年就在众筹网站上线了酷狗WIFI音乐盒。酷我音乐则是发布了K1无线音乐耳机。硬件一方面可以为在线音乐平台带来增值收入,另一方面则是可以让用户在享受音乐时得到软硬件统一的综合体验。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硬件项目也将成为在线音乐平台的重要盈利渠道。

后记:

无论是广告平台、跨界娱乐还是涉足硬件,这都是在线音乐平台在盈利道路上的一系列探索。这种多元化组合拳的打法未来会更加丰富。这其实也折射了一个问题:独家版权,从用户身上收费,不会是盈利的最有效手段,唯有选择“羊毛出在猪身上”才会是最好的做法。

国家未来对于版权的保护只会越来越严格,这对于国内在线音乐平台而言,虽说是个挑战,更对还是机遇。过去野蛮生长的状态无益于整个在线音乐行业的发展。如今一手重视版权,一手加强合作,此外还探索盈利模式的道路无论对于在线音乐平台还是用户而言,都是提升体验、保证服务的重要举措。

【钛媒体作者介绍:本文作者吴俊宇。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

本文系作者 吴俊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吴俊宇
吴俊宇

一个喜欢精神污染的文字民工,个人微信号852405518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