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艺男遇上传销》(17)颤抖下的狂欢

摘要: 他们知道我不认为这里是传销了,开始制定下一轮的洗脑过程,目的很简单,加入他们,所谓,加盟。

本文来自【人人都能写电影】项目征稿,小说作者黑小铁,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这是一个关于传销的真实故事,带你走进和走出传销世界。点击查看小说前一章节:《一巴掌十万》

本故事属于纪实文学,除了名字是化名外,其他均属真实情节,去年五月份,我从浙江某化工国企辞职,南下广州找工作,因为找的工作跟自己专业跨度很大,缺乏经验,失意连连,意兴阑珊之时,一个高中好友电话我去中山,不想失足陷进了传销,被关十一天……

我迟疑片刻,说:“在这里四五天了,这是我以前从未有过的环境,刚开始真是非常不习惯,认为我同学东田在骗我,但是慢慢的,这种疑虑已经打消了......”

他挥了挥手:“行了行了,不要这么虚伪,说点实在的吧。”

我说:“我这是真话啊。”

他问到:“真话?你在这说的有几句真话,我告诉你,你的眼睛,你的表情和平时的所作所为,已经把你深深出卖了,为什么吃饭的时候,合作伙伴们在讲话,你却光顾着吃,你有什么权利,有什么资格不讲话,我告诉你,你这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我说:“我平时就不大喜欢讲话,总要有一个过程吧。”

他怒道:“过程,你这个过程要多久,是一个月呢,还是两个月,我告诉你,我们时间多得很,一直陪你就是了。”

我知道自己不能做声了,无论我说什么,都会被扣上各种莫名其妙的帽子。

“还是我来说吧,你不就是一直以为这里是传销么?请睁开你的眼睛看看的你老同学,你扪心自问一下,他是怎么样的人,你觉得他会害你吗?他是一个当过兵的人,以前就是专门整治打击违法行为的,现在退伍了,你觉得他会知法犯法吗?你不要脸,他还要脸呢?国家还要脸呢?你以为你自己很优秀啊,别人都稀罕你啊?他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是一个老班长,现在退伍了,还是很多人班长班长的叫,他随便一个电话,不知可以叫多少人过来,为什么他单单只叫你,那是因为他看得起你,真心想给你一个机会,而你,却永远沉浸在自己的猜疑里,自作聪明,自以为是,不敢接受新思想,认为别人在害你,你觉得你对得住他吗?是的,没错,他首先是欺骗了你,告诉你这里有份工作,但是你想想,假如他不用这种方式,你会过来吗?会吗?会吗?会吗?”他边说边敲桌子,边敲桌子边瞪眼。

“你以为他不知道这种方式不好吗,不知道欺骗朋友不好吗?但是为什么他还是顶住压力叫你过来,说白了,就是看得起你,念在旧情上,给你一个机会,你想想,你辞职多久了,为什么一直没找到工作,说白了,就是因为你自己不够优秀,差劲,被别人看不起。这时东田忍住会被你误解嘲讽的压力,给你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让你有资格进入网络销售,你想想,你自己是什么态度,看别人的时候,是什么眼神,还私底下跟别人说,你告诉我实话吧,我不是傻子,你让我出去吧,我会原谅你的。你自己想想看,这是对东田多大的打击,说白了,你从来没有信任过他,是不是?我都为他有你这个朋友感到丢脸。来之前,我就问他,东田,你这个朋友到底行不行?他当时就跟我说,我的朋友你还不相信吗?”

“别人给你机会了,你不但不抓住,还一直怀疑。你自己问问自己,你有放下心里的所有的疑虑,认真客观的了解这个行业吗?而且,别人只是让你了解,又没有对你怎么样,假如真要对你怎么样,东田一个人就够了,你一进门,就把你关在一个黑屋子,你还想有像这么宽敞的地方,有吃有睡,还有人陪着你,让你过这种大爷一般的生活,做梦吧你。把你身上的钱全部抢光,拿你手机,逼你向家里要钱,恐吓你家人,你家人要是不肯,今天砍你一根手指,明天断你一根脚趾,还拍一些照片,录制一些视频,给你家人寄回去,我猜你家砸锅卖铁也会把钱交过来吧,要是你家人不管你,那也无所谓,把你捆起来,随表弄点化学药品,保证你尸骨无存,你不要以为警察有多厉害,电视上整天播放一些破案的事情,我告诉你,那都是他们自吹自擂,你觉得他们会把一些无头冤案弄出来吗?你要是名人,死了会引起关注,警方会顶着压力调查,可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无名小辈,就跟死了一个乞丐一样,他们做个样子,备一个案,鬼才会真的去管你。”

“你来之前,我们就对你调查过了,知道你是一个穷光蛋,我们要传销,也不传销你这种人,累死累活,也挣不到钱,杀了你,还背上罪名,你说说,我们图你什么,要不是看在东田的面子上,你这种人,我早一脚把你踹出去了,还让你了解这么四五天,好吃好喝的,大爷一样供着你,忍受你那种猜疑的目光。”看他的神情,恨不能此刻往地上吐一口痰。

他的话让我有些害怕也觉得有些可笑,但好歹他卖了这么大力气,我想他要的效果不过是我被他怔住了。那时候我的脚踝已经被压得有些血液循环不通顺了,我想我应该装作被他吓尿的样子,我的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脚被压得麻了,抖起来也非常的顺畅,他一看我发抖。

忍住内心里强大的成就感,问:“你抖什么?”

我嘴里又一哆嗦,他一拍桌子:“你再抖一下试试看,我一巴掌扇死你。”

我知道这时最应该做的是抖得更凶,那样才会显得更真实,我稍微停了一下,接着抖的更凶,果不其然,这更加添加了他的成就感,他说:“你看看你这个鬼样子,我不就跟你说几句话,你就吓成这个样子,就你这样的一个人,要是带你去做非法的事,你敢吗?估计吓得尿裤子,只会拖我们的后腿,别人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得就是你。”
我没理会,继续抖,他看得冷笑一声,大声说:“你给我停下来。”

靠,这时偏不能停。

我剧烈抖了两下,把桌子顶了起来,他双手撑在桌面上用力一压,依旧眼睁睁盯着我。我想是时候做下改变了,不然演得有点过了,好歹一个大男生,至于恐惧成这样么?被他看出破绽不好,我把抖的速度慢慢降下来,但偶尔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我知道他冷酷愤怒的外表下,其实饱含着巨大的成就感,就像我颤抖的外表下,其实也平静得很。这时候我肯定他绝对不会对我怎么样,假如真要对我怎么样,也会在东田不在场的情况下。我偶尔用余光打量了一下东田,发现东田非常的平静,所以我大可不怕,但要继续演下去,给他成就感。

他见我不抖了,又说一些恐怖的话,我很配合的抖腿,那一刻,我真感谢那混蛋压住了我的脚,压得久了,身体本身容易抖,为我表演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而且那抖得也非常的到位和专业,很难找到穿帮的镜头。

和所有的洗脑者一样,话基本说完了,但依旧那么啰嗦,简直就在击溃你的意志,又啰嗦了一个多小时,我腿当然也没闲着,抖着迎合他的内心。

他出去之后,鼻毛女进来了,我一看,自己身上抖出的汗简直像洗了个澡,我想魔鬼出去之后,肯定颇高兴的对那些混蛋说:“哈哈,就那小子,被我随便吓唬几句,身体就发抖,差点吓出尿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想我应该装出心有余悸的样子,鼻毛女进来之后,我还在凳子上抖了一下,抬头看了她一眼,装作为了面子努力的抑制一下,她果然说:“赖经理把你吓成这样?”我用掩饰的口吻说:“还好还好。”

他们证明自己不是传销的套路基本上就是这些,正反两面,确实够有说服力。假如这是传销,会是什么样子,叫你发挥想象,结果把你想象全部破灭,既然反面不成立,那就间接的证明了正面,所以,这帮混蛋,其实是非常精明的,我被灌输这么四五天之后,对这里是否传销的念头也变得很薄弱,确实,如他们所说,我怎么也不相信我同学东田会去做非法的事情。

在那几天里,也让我开外音给家里打了电话,尽管被人强制开外音,心里很不爽,但是一想,也不无道理,万一头脑一时发热,告诉家人自己被传销了,我父母五六十岁了,他们只会着急,一时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拿到手机的时候,我想趁机报警,但想想也不现实。四年前我在上海被人骗而报警,警察罗里吧嗦一大堆,说这个不属于他们负责范畴,叫我打另外的电话,一个推一个,我打了四五个电话,最后那人对我说,这种情况你还是打110吧,我还来不及争辩,就被挂了,我想真是活见鬼,最后我又打了110,警察跟我说,也就一两千块钱,你就当做买一个教训吧,你现在还是学生,跟他打官司,至少花个半年时间,你还要不要上学了。要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可以去哪里领一个车费保我回家什么的,当时那个气愤啊,恨不能把手机给摔了,报个警,唯一的收获就是,四五个漫游电话之后,手机停机了。

假如此刻我趁机报警了,时间肯定不够,他们一帮人围着我,我估计我刚说一个“警”字,估计就已经被制服了。想发短信告诉我哥,也没有可能,那帮混蛋,围在我身边,紧紧的盯着我的屏幕。

给我打电话报平安,也没要我钱和证件什么的,吃住虽然差了些,但还是挺卫生的,除了被人监视没有自由,整天听他们啰嗦,好像也没其他什么的,这弄得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不是传销。

对这方面放松了警惕之后,我把钱包扔在床头,第二天再去看时,也没少一分钱。扔钱包当然也是演戏,代表我已经对他们防松警惕和开始信任,钱包里的东西要真少了,前面千辛万苦对我说这里不是传销的洗脑不是不攻而破了,所以我谅他们也不会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当然我也有最坏的打算,没有把钱全部放在钱包里,在自己的抱枕上藏了伍佰,洗手间的四百,我也看过,都还在,钱包里只剩一千四。万一他们真的把我钱包没收了,我也有退路。

在那几天里,我强迫自己尽量把戏演好。

开始主动融入他们,我在餐桌上跟他们讲一些关于吉他知识,他们问我,乐队的基本构成啊,基本乐理啦,我都详细回答,他们听得“嗷嗷嗷”的点头,真想扇他们两巴掌,以前不是说这里什么人才都有么,什么写诗的,什么跟羽泉同台合作过的吉他手,一大堆牛逼闪闪的人物,你们不都接触过了,耳濡目染了,结果连这个都不知道,尼玛,拜托以后吹牛的时候打打草稿。

我开始主动推销自己,早会的时候也背一些诗词,甚至很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光背没用,要学会理解,理解了,很容易就可以背出来,我不吹牛,离开学校这么久了,一百首诗词我还背得出来。

他们知道我不认为这里是传销了,开始制定下一轮的洗脑过程,目的很简单,加入他们,所谓,加盟。

【未完待续】

“人人都能写电影”是钛媒体影视与华谊新媒体战略合作电影互联化的新产品新玩法,欢迎扫码或加微信号av_bar关注“人人都能写电影”公众账号。

本文系作者 黑小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黑小铁
黑小铁

豆瓣阅读签约作者,90后,化工男,双子座,蹩脚吉他手、电影中毒者,热爱生活、女人以及少部分男人,著有作品《紫霞仙子》《一只特立独行的老鼠》《白玫瑰》等,幽默犀利,温情戏虐。微信公众号ht20141027。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