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认知盈余》作者克莱·舍基:不主动参与“分享”,你就会被炸的粉碎

摘要: “分享主义”的拥护者克莱·舍基说,如果不学会主动迎接分享时代,你就会被炸得粉碎。他提到的两个趋势非常有价值:1,中国具备分享型经济发展的优质土壤,只是起步有点晚;2,看好未来的社交形态:问答类应用软件。

钛媒体注:以“移动连接重塑未来”为主题的2014年第七届腾讯智慧峰会昨天举行。而最受关注的是这一届的重量级嘉宾——被誉为“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同时也是全球畅销书《认知盈余》作者克莱·舍基,他的现场主题演讲《分享经济:移动是市场多样化的核心》让人印象深刻。会后克莱·舍基接受了钛媒体的专访,这位坚定“分享主义”支持者将如何描绘我们未来的社交形态?基于访谈整理的核心观点和干货如下:

就克莱·舍基最被人熟知的两本畅销书来说,如果说《未来是湿的》告诉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分享的世界,人人都在享受分享所带来的“红利”,那么《认知盈余》便是在进一步阐述,互联网时代的人为何拥有分享的资源禀赋。

如今全球范围内,用户接触互联网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互联网用户数量变得更加庞大,它们将形成什么样的社会型态?我们又该如何顺应这种变化?这是一个宏大却又现实的问题。钛媒体向舍基问了两个问题:

一、在信息过剩的今天,有价值的信息其实在下降......是不是可以创造一个机制,来引导用户分享有价值的信息?

二、基于分享型经济,未来社交媒体会出现什么新形态? 

第一个问题:信息生产

传统互联网时期,我们决定给用户什么信息,他们就听什么信息,用户是被动的;现在,你不管是做饮料还是做高科技产品,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影响,线上接受信息的人不仅是消费者,也是决策者、参与者。

智能设备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也改变了我们对移动互联网的参与方式。如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线上、线下的界限正逐渐模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复杂了。

在克莱·舍基看来,我们已经到了这样一个时代:

大家都有手机,我们与其他人沟通的意愿更强烈了,所以我们会注意到很多人喜欢把自拍放到网上的时候,大家愿意到网站上写书评。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可以是信息的接受者,但同时也在扮演着分享的角色。克莱·舍基所传达的思想让我们认识到,如果你不能学会主动迎接,不对这种网民自由参与分享的精神保持敬畏之心,你就会被炸得粉碎。

被网络包围每个人,如今都在享受“分享”这个事实。但信息过剩又趋于碎片化又成了新问题,有价值的信息呈现下降的趋势,那么,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机制来引导用户分享有价值的信息?

对这个问题,克莱·舍基很直接的告诉钛媒体:“我们是做不到这个引导作用的,”他表示,因为在一个日趋自由的环境当中,你不可能要求所生产出来的东西一定与所消费的东西是高度匹配的,而且这个道理,其实已经在我们历史上多次证明是正确的。比方说,一个(言论)市场上存在信息过剩,平均的信息的质量肯定会下降,但是信息的总量必然会上升。

克莱·舍基的回答,其实和我们所谓的“自媒体时代”的论断不谋而合。如今每个人都可以发微信,发微博,但是你不可能要求每一个信息的质量都非常高,但是在接受信息的过程当中我们会有一个信息的过滤,当我们分享之后,可能别人对我们的信息会做一个过滤,他再接着分享。事实上,即便有时别人分享的东西对我们没有价值,然而我们还是会有想要窥探的欲望,这是一种心理作用。

第二个问题:未来社交

钛媒体在采访过程中再次确认,克莱·舍基不只对移动端的信息分享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还是一个坚定的“分享型经济”的倡导者。

分享型经济是未来商业的一种发展模式,在国外也有如Airbnb一样成功的案例,然而在国内,分享型经济虽然炒的很热,但仍旧处于起步阶段,与美国的差距很大。克莱·舍基也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说,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分享型经济要想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三个因素:

1.优质的服务或产品;2.分享的人和对方必须要有一个比较高的认知水平;3.人与人之间相互的高度信任。 

克莱·舍基还告诉钛媒体,中国具备分享型经济发展的优质土壤。在中国,有40多个城市人口达到了200W以上,城市人口的高密度给予共享式经济的传递首先提供了机会。虽然现在中国与国外的法制体系和框架有着不同,可能面临政策上的风险,然而现在已经有事实证明,中国的企业都在争抢分享型经济的红利,并且已经初见成效,克莱·舍基还预言明年我们将见证中国分享型经济的大爆炸,P2P租车只是开启了序曲。

在克莱·舍基看来,中国的分享型经济并不是落后,而是起步晚,事实上中国比美国发展的还会更快,很可能后来居上,因为中国的经济形态太适合分享型经济的发展。

以上,我们不难看出,信息的分享使得一对一和群体之间的对话都发生了改变,也促生了新的商业模式(分享型经济),人们的需求也在发生了改变。原来这些行为是单个的,但是有了社交媒体,这些行为和需求更加细化了。如果细心观察,你会发现很多人经常上网,或者说在电脑上花很多的时间。其实他们并不是在工作,他们只是在体验上网这种感觉。

那么,由此衍生的未来社交媒体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我认为,我们未来发展比较快的会是一些协作式的和一些问答式的应用软件,或者是网站”,克莱·舍基这样告诉钛媒体。他的理由是,这些网站和软件的功能是在网上解答,是网友提出的比较具体的而专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最终答案,对于提问者和其他人都是有非常高的价值。这些软件或者这些社交媒体的发展,最终会影响到我们的经济时态的行业。

看看你的口袋——如今,每个人的口袋里至少有一部智能设备,以满足日常的需求;而事实上我们的大部分需求是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来完成的,不是吗?正如克莱·舍基所说,人人分享的时代,每个人所分享的内容只不过是谈资而已——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才是关键。

在我们看来,克莱·舍基最引发思考的一句总结是,“我们要适应这样的对话,因为如今看来我们过高地估计了我们对技术的依赖,而忽略了通过技术连接的后面的人。”(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宋长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长乐
宋长乐

彼岸的歌,是同一支歌曲。

评论(22

  • ... 物质层面和兴趣追求层面的Collaborative Economy在国外势头正劲,然而在国内起步还是较晚,也并未形成具有很大影响力和生命力的行业标杆,但是在知识领域却效果显著,从知乎(中文版quora)这样高质量问答社群在知识分子中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就可见一斑。还有比如Evermemo(一个便签式信息记录的APP)的Mocha,让你可以分享自己的便签,也能看到其他人分享的便签,没有署名或者任何信息,只关乎分享,点开这个标签的时候就好像文字版的分镜头,生活状况、私密心情在一个个小格子里那么的鲜活,仿佛看尽了百态。这些东西来自不知名的陌生人,而窥视他们内心的同时似乎也建立了某种灵魂的联系,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包括自媒体等概念,其实本质都是分享信息,最大程度的有效利用认知盈余。 而克莱·舍基在 钛媒体的专访中表示,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分享型经济要想取得成功,必须具备三个因素: 1.优质的服务或产品; 2.分享的人和对方必须要有一个比较高的认知水平; 3.人与人之间相互的高度信任。 ...

    0
    0
    回复
  • xlgj1234 xlgj1234 2014-09-08 08:36 via pc

    乱了吗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4-09-06 22:15 via pc

    海量信息,爆炸式增长,未来对的人与对的信息相连显得更重要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9-05 22:00 via pc

    有保留的分享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9-05 22:00 via pc

    看过自私的基因吗?

    0
    0
    回复
  • nolone nolone 2014-09-05 12:41 via pc

    窥其本质

    0
    0
    回复
  • 伊姆斯 伊姆斯 2014-09-05 06:29 via pc

    分享

    0
    0
    回复
  • Buttonwood Buttonwood 2014-09-04 23:55 via pc

    ThX 4 sharing!分享经济学

    0
    0
    回复
  • serger serger 2014-09-04 23:38 via pc

    不会炸开,而是包裹的越紧。

    0
    0
    回复
  • mmxx214 mmxx214 2014-09-04 20:51 via pc

    腾讯这样的公司已经具有垄断意义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