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创业故事之:激情燃烧的岁月

摘要: 应广大80后朋友私下邀请,我终于在“想了半天后”决定写一写我们这些老80的创业故事,追忆那些曾经逝去的青春,缅怀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共同定格那段只属于我们80后自己的的艰苦岁月!

应广大80后朋友私下邀请,我终于在“想了半天后”决定写一写我们这些老80的创业故事,追忆那些曾经逝去的青春,缅怀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共同定格那段只属于我们80后自己的的艰苦岁月!

我在钛媒体发表的上一篇文章《当90后已在前面暴走,80后创业者更多辛酸 》中提到,自己在毕业后的前三年,因为一无文凭,二无经验,(最主要是:三、没有“关系”!)所以虽然工作换了一茬又一茬,职业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从本质上来说,还是摆脱不了靠出卖体力,出卖青春的、生存在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命运!弟弟要上大学,家里老娘务农收入微薄,职业发展前途渺茫,所有的一切,都逼着自己必须有所行动!

那时在年轻人中候流行着一句励志名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好在那时我就是“案板上的擀面杖”——光棍一条,一人吃饭全家不饿,加之后面二年投靠的东家都是一些所谓的高科技公司,自己负责的正好又是业务这一块,由于自己敢想敢拼(不拼不行啊,下个月的火食费和房租还没有着落呢!),加上经理的言传身教,在公司的发展可以说是平步轻云,一年内连升三级,由试用业务员一路升到业务主管(业务员实际是一个高风险---随时被淘汰、高收益---有其它部门不可企及的业务提成、高压力---时时紧绷神精就怕业务接不上,的职业),这也使我自信心爆棚,再看看公司里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在主动与BOSS沟通数次,希望由业务部门来主导公司其它部门的要求均被委婉拒绝后(那时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啊,可能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要是放到现在,即使老板主动让提意见,估计也得思量再三,才会提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毕竟是老江湖了嘛,呵呵),创业的想法变的更加强烈了,最后公司融资失败,资金链出问题,以至于无法正常报销日常费用、甚至无法安时发放工资,(最主要的是我也感觉到BOSS没有太大信心经营下去,已经在找后路了)终于在考虑了三个月之后(因为那时我是公司的业务主力,我带的业务团队是公司唯一的收入来源,而我也没有什么存款,所以也必须也必须靠着这每个月的这几千块我工资来生活生活,加上BOSS也跟我淡了好几次,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不得不权衡再三),辞职创业,开启了自己人生意义上第一次真正的创业之路。

事先申明,为保护隐私,尊重曾经的合作伙伴,以下故事的内容和情节都做了适当处理,请见谅!

先说说我们的创业团队:三个共事二年的同事兼合租室友(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好基友):都是80初的小光棍、家境相差无几的农村有志小青年、毕业后必须独立生存的苦逼小屌丝、每月工资基本没有多少结余的月光族。对!就是我们这样一群人,仅凭着一股子冲劲、满腔的热情和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从一起共事讨生活,变成一同谋事打天下。

一翻商议之后,大家都认定还是得从老本行干起(因为除了这个,我们几乎对其它行业一无所知,不像现在有互联网,可以去网上学习,所以别的咱也不懂,也不会啊!)大家都把卡里的钱留下一个月的生活费后拿出来做开公司的初始资金,各自分工采购,那时到底开公司花了多少钱实际已经搞不清楚了,因为都是先自己垫钱买东西,等公司有钱了再一一报销的(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还真不能算是原始股本),有钱的多垫,没钱的少垫,好像七七八八凑了小一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股份什么的大家也去细想、也没法细分,就说好三个平均分配。(股权的平均主义,加上股东和经营者集于一身,这也为以后的纠纷乃至公司的分裂埋下了极大的隐患)原来做设计的还是负责新公司的设计工作,给自己封了个设计总兼,我原来部门下面的业务员自封了个当市场部经理,我是他们的老领导又是本地人,所以被一致推选为BOSS总经理,我们每个人每月从公司里领600块生活,说奖金(设计)提成(业务)按2:1提成(比如业务按合同金额提20%,设计师就按合同金额设提10%,当时的想法是,二个业务一个设计,总体保持1:1的平均收益)不过钱暂时是没得分的,得先记帐,等公司所有设备置办齐了,有余钱的时候再分;其它的什么制度都没有定,想着等公司工张了,一点点制定好了!

租最小(20平方)最便意(600元)的办公室、电脑先用设计师自己的(等赚到钱了再配新的,再换回来)、办公家具是去旧货市场淘的、打印机是二手的、数码像机是跟朋友借用的(网站设计必备的设备,但看了很多牌子和配置,最终相中的那款日本富士的最低配的也要七八千,没舍得也没有钱买)、电话和传真是同一个号码(就一门)、热水壶、吊扇(没有空调),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办公用品都是我们自己一样一样从市场上用摩托车、自行车拖回来搬回公司的(特别是为了能淘到便意的二手家具,我们几乎是跑遍了整个旧货市场)。

以此同时各类证照也同时在分头办理中,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所有设备和证照就都置办齐了,公司也算是正式成立了(因为没有钱作注册资本,所以实际那只是一个由三个人合伙开的个人工作室)。记得那天是2002年的4月12日!

当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就绪,(第二天就可以正式开工了)三个人第一次坐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公司里的时候,过往那种兴奋、激动的心情中突然夹杂着一种难以语表的悲壮,也许这是我们这群80初小伙子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危机和压力。(今天看来,那时毕竟我们还只是一群从农村到城里打拼的十八九岁的不谙世事的小P孩,还没有开张就几乎已经生无分文了;但同时我们又是一群必须对自己,对家人负担承任的家庭支柱,家里基本都是弟弟或妹妹)面对家里早已断了的粮、从今往后又得自己给自己发工资,而现在单生意都还没有做,甚至一个意向客户也还没有(因为在我们决定创办这个公司前,三个人就已经好说了,绝不挖老东家一个客户,做到问心无愧的凭自己的能力打江山),心理确实是有点没底。但即已走到这一步,唯有往前冲了!

扁平化的组织、无障碍的沟通、通力的合作、全力以赴的开拓市场,那时我们没有休息天,设计师加紧设计自己的公司网站,同时为了提高成交率,我们会给每一个“有意向的客户”设计网页的平面方案,我们二个业务出身的总经理和市场部经理(手下都没有一个兵),面对面而坐,一人一杯凉白开,一盒共抽的红双喜(那时在在老东家养成的习惯,开会或打电话必抽烟,否者没灵感),人手一本大黄页(那时没有百度、没有阿里巴巴,除了电话本,基乎找不到任何企业的信息)车轮转的轮流打电话(因为只有一门电话机),打一个电话就在黄页里点一点(表示此企业已打过一个电话/第二次打了,并且没意向),打累了就停下来交流一下意见,研究一下推销的战术和话术,然后再接着打。只要不被当场拒绝挂电话的客户,我们都会记在自己的业务笔记本里,作为下次拜访的对像。(这些也都是在老东家学会的),等一个人在同一地区凑到三四家意向客户的时候就可以跑出去拜访客户了(一二家客户跑出去的话,费用太高)!每次出差拜访完意向客户的时候,都会把周边的几家企业也一并扫一遍,一直扫到能赶上那个地方的最后一班中巴车,才匆匆忙忙的赶回公司,在回来的路上,每看到一家公司都会快速记下来,回公司查114打电话!,另外二个同事不管有事没事肯定都会在公司等着另一个人回公司,然后就是一天的总结会议,照旧的人手一杯凉白开,有烟的就拿出来一起烟(有时大家自己抽的红双喜都抽完了,也会奢侈一把,把包里带着的用来发客户的20块钱的长嘴利群拿出来抽上个二根)一起商量着当天打电话的情况和客户拜访的情况,照旧的总结经验、改进方法、调整策略。

每个周六,我们三个会习惯性的整理一周的发票(这都是在老东家养成的习惯),三个人分别审阅、签字,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抽屉里保存起来,等着哪一天收钱进来就可以报销了!然后开始开本周例会:本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值得推广的经验等等待]的各种总结、下周每个人的任务和目标等等事项也都会在此次周未“股东大会”上被一一制定出来,并写在公司大厅(实际也就一个办公室)小白板上,以时时提醒每一个人!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周后我们终于签下了开业以上的第一份份合同,3200元的网站设计项目,是我开发的一家平湖的服装厂,当我拿着合同和1200元定金时,那种成就感就犹如今天签了一个100万的订单一样的兴奋,刚走出客户的公司大门就迫不及待的给公司打电话报喜——我们开张了!今天不做饭了,晚上我请客!因为我知道,这个合同对我们这支渴望成功的团队来说太重要,太珍贵了!他肯定了我们的选择,指明了我们的方向,证明了我们的努力是有回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代表了:我们公司终于开张了!从此之后我们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客户,并且还会有第二、第三甚至更多的属于我们自己公司的 客户!那是2002年4月20日星期六!

因为我们的细心、专业、真诚的服务,很快我们积累到几十个客户,并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客户对我们也非常信任(或许那时认为是在为自己干,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客户,所以只要是客户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不遗余力的去解决/去满足)!我们适时又代理了当时名噪一时的:3721网络实名、百度推广、中搜推广,涉足了企业样本画册设计印刷、品牌策划、VI等业务,并且顺利的进行了老客户的二次、三次开发......

后来的那些日子,我们买了自己的电脑、数码像机、复印机......从老旧办公楼换到了更大更新的写字楼........又后来我们招了自己的第一个员工,第二个员工......第十个员工,再后来我们有了第一次分红、第二次分红......。我们有自信心也在极度的度膨胀中渡过那每一个不眠的日日夜夜!

我们用我们的年轻和冲动,燃放着那段属于自己的激情岁月,那是一段充满青涩而艰辛的日子,但也是留在我心中的一段年少轻狂,无知无畏的无悔青春记忆。

然而正当一切按着我们即定的计划一步步向前发展时,却不知真正的危机确已然悄悄的逼近,那些因为理想化、因为面子、因为意气而制定下来的股份分配制度,奖金、提成分配制作,公司决策体系都成为摧毁这群年轻人创业梦的.定时炸弹,而这些定时炸弹终于在某一天,因为那根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落地而爆发.....

太晚了,得洗洗睡了,明天再写了!

本文系作者 章海峰的微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