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K 根本是个伪议题

摘要: 重点是年轻人,既然你的政府、你的学校已经误了你,你该用什么方法,找到愿意教你的师父,花 1 万个小时跟他学习,最后变成炙手可热,有超强战力的人才。

再这样下去,连十五K都到不了 – 邰中和

22K 困境,我管定了?– 施振荣

近来由于两位宏碁共同创办人前后的发言,22K 又成了一个议题。问题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根本不该是个议题。

先让我讲个故事。我从小住在永康商圈,十几年前,巷子里的三角窗开了一家冰店。前面几年,生意都冷冷清清,点了一碗红豆冰,50元,小胡子老板还拿着吉他坐在旁边唱歌给我们听。无奈生意就是不好,老板跟我们抱怨说再这样下去店要收起来了。

某年夏天,当我再去店里正要点红豆冰时,老板说他新开发了一种新鲜芒果冰,很好吃,叫我点点看,一碗只要 60 元。我试吃了,哇,惊为天人,从此之后这碗芒果冰就成了我带大学同学、朋友在永康街征战美食固定的完美大结局。

芒果冰

来年,芒果冰变成了 70 元,再来年,80 元,100 元,120 元,160元,之后还要排队半个小时才能吃到。小胡子老板越来越少出现在店里,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大家熟知的历史了。

没错,这就是 永康街冰馆 的创业故事。

这件事情跟 22K 有什么关系?有很大的关系。

很明显的,顾客要吃的是芒果冰,即使一碗卖 160 元,大家还是排队抢着买。如果你只是红豆冰,那就算一碗只要 50 元,会跟你买的人还是很少。

红豆冰就是红豆冰,无论如何它就不是芒果冰,如果你想要卖 160元,那就得想办法变成芒果冰。政府当然可以统一规定全台湾红豆冰一碗至少都要卖 100 元,但那没有帮助,因为人们可以非常简单的忽略你的红豆冰,走到下一摊去吃芒果冰 — 况且当红豆冰都要 100 块,那只会让芒果冰的 160 看起来特别划算。

所以 22K 为什么是「伪议题」?因为当你跟着大家一起吵 22K,那就代表你承认自己只是一碗跟大伙一样的红豆冰,你不知道怎么变成芒果冰,所以只好盲目的跟着群众喊:「要求政府拉高红豆冰统一售价!」问题是,就像上面的例子一样,就算你们成功的拉高了红豆冰的公定价,那并不会让红豆冰更有价值,相反的,那只会让芒果冰看起来更便宜,销路更好。

所以重点根本不是红豆冰一碗该卖多少钱,重点是怎么把我们的年轻人训练成「芒果冰」、「草莓冰」、「珍珠奶茶冰」,这些企业亟需的人才,那他们的薪水自然就不会只是 22K。

问题是政府根本不知道企业需要什么人才,大学也不知道企业需要什么人才,我们过去十年的 教改 ,越改只把学生带离现实世界越远。

事实上, appWorks 投资的网络公司 ,每一家都在缺软件工程师、用户体验设计师、网络营销、社群营销专家、电子商务专家。就我所知,他们愿意付 30K、50K、80K、甚至 100K 给有能力 ( 且价值观相近 ) 的人,但即使是这样,在现今的人才市场,他们都无法找到足够的战力来加入他们。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重点根本不是红豆冰一碗该卖多少钱,重点是为什么当企业需要的是芒果冰,政府却把我们的年轻人都训练成了红豆冰,然后又要模糊焦点的一直去吵红豆冰的公定价应该是 22K 还是 25K。

在不久以前的社会,红豆冰一碗是不要钱的,如果你想当寿司师父,那就去一家寿司店当学徒,店里会供你吃住,但几乎没有薪水。你知道现在的重点根本不是薪水,因为你是来学习的,学习怎么从一碗红豆冰变成超有价值的芒果冰,师父愿意把他的毕生绝学教你,没跟你收学费,还供你吃住,早就是大恩大德了。

所以重点根本不是 22K,重点是年轻人,既然你的政府、你的学校已经误了你,你该用什么方法,找到愿意教你的师父,花 1 万个小时跟他学习,最后变成炙手可热,有超强战力的人才。那时什么 22K,花100K 也不一定请得动你。

当众人皆醉,记得,独醒的人就有福了。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1

  • 匿名 匿名 2013-01-28 02:21 via pc

    不是国人写的吧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