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阁谈互联网金融,“不能以拳击的规则踢足球”

摘要: 在证监会任职多年,李剑阁对于中国股市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股市为什么不行?就是因为市场上无风险收益太高,导致了进入股市的资金不足,股票供应量和资金供应量不匹配。

2014年5月24日,申银万国证券董事长李剑阁来到上海金融家俱乐部沙龙做主题为“中国资本市场改革”演讲,甚至少出席此类场合的他,这次是为了孙冶方而来——这个俱乐部的主办方上海财经大学,在1950年时,孙冶方曾经担任了院长一职,而李剑阁更是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

尽管李剑阁自谦只是市场、证监会、国金与顶层之间的沟通者,虽然他的语调云淡风轻,娓娓道来,然而中国资本市场的三十年间的动荡风云,却不乏令人惊心动魄之处。本人有幸聆听了这个沙龙,将他提到的逸闻逸事,记录如下:

经济学家曾经有四类

李剑阁提到,在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电影《太阳和人》而导致的“反精神污染”运动,使得当时的经济学家,也由于支持计划经济还是支持商品经济,而被分为四类:一类是坚定的计划经济拥挤者,一类是不够坚定的,一类是右倾、要搞商品经济的,还有一种特别右倾的坚持商品经济的。虽然当时要计划还是要商品的争论十激烈,但是由于邓小平的“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显然,后两类经济学家笑到了最后。

自贸区的负面清单太长

在改革开放中自然有一些现在看来匪夷所思的事件,李剑阁指出,当年搞计划经济,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甚至细到不允许生产易拉罐、不允许生产铝合金门窗的地步,而这种思路到现在依然还有残余。如上海自贸区搞负面清单,本意是让企业松绑“法无禁止则可为”,但是却仍然不少,虽然看上去只有190项,但是却涉及到18个门类,89个大类,419个中类,1069个小类,影响面着实不小。而相比起来,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美方负面清单只有70多项,韩方也不过100多项,这样的负面清单反而如同雷区,照样会让企业无处下脚。

刘汉的第一桶金来自期货

李剑阁的4年不到的证监会生涯,最为标志性的事件就是327国债期货“大地震”。巧合的是,近20年后,他现在主政的申银万国证券的前身之一万国证券,就是这一事件的主角。

1995年,由于万国证券总经理,有“中国证券教父”之称的管金生对327国债保值补息率的误判,导致其代表的空方在与“多方”——隶属于财政部的中国经济开发有限公司等(中经开)的对阵中惨败,万国证券巨亏56亿元,于1996年被申银证券合并。

李剑阁还提到,另一个巧合就是,这段时间正在被审判的四川黑老大刘汉,就是在期货市场上攫得了第一桶金,也是327事件的赢家。会后有听众指出,一些资本市场上的风云人物,如刘汉的仇家“北京的李嘉诚”袁宝璟、曾经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涌金系魏东在327事件中大赚了一笔,而这些人中,2006年袁宝璟因雇佣凶手谋杀刘汉而被判死刑、2007年周正毅被判入狱16年、2010年魏东自杀身亡,真是令人唏嘘。

由于327事件的影响,李剑阁在国务院的指令下,关闭了国债期货交易,他也承认,当年的叫停是非常仓促的做法,而在他的不断呼吁之下,终于在时隔18年后的2013年,国债期货终再“解封”,也算是给了历史一个交待。

中国股市为什么不行

在证监会任职多年,李剑阁对于中国股市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股市为什么不行?就是因为市场上无风险收益太高,导致了进入股市的资金不足,股票供应量和资金供应量不匹配。无风险收益最明显的是存款利率,由于存款利率相对较高,再加上中国银行有隐性的国家信用担保,导致2013年居民储蓄占GDP20%,加上企业和政府占到了50%,照理说,如此高的储蓄率,资金的价格应该是很便宜的,但是大陆地区的人民币存款利率一年期为3.35%,却远高于香港和美国的0.4%,日本更是只有0.1%。

打新股、刚性兑付的信托以及各种各样的影子银行,都占用了大量的资金,一方面导致了中小企业融资难、实体经济缺乏资金,另一方面也导致进入股市的资金不足。当然还有股市制度的原因,他提到新的国九条的最大意义就是“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当然也包括国债期货市场,以及各种场外市场,如在1999年被关闭的法人股场外流通市场——中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STAQ和全国电子交易系统NET,而最重要的是“重建监管理念、重塑市场形象、让投资者重回市场,发挥自律监管”,而这个意义要比老国九条的股权分置改革对股市有更为深远的影响。

互联网金融与民粹主义

李剑阁自然也十分关注互联网金融,他表示,如果从IT技术上来看,中国不比美国落后,上交所无纸化比纽约还早。

而近年来国内也开始从分业经营向混业经营发展。但是互联网金融却不是“混业经营”而是跨业经营、跨界经营,为金融业带来了不同的思维。

不过李剑阁认为,如果要竞争,就要统一规则,不能以拳击的规则来踢足球,和银行相比,P2P由于没有资本充足率、存款准备金等的限制,而且针对的又是小额分散的投资,一旦发生挤兑,风险难以控制。而所谓的“普惠金融”,让一些本来没有还款能力的人得到贷款,更近于“民粹主义”。

他指出,互联网与其它行业的结合,如出租车行业的结合是如嘀嘀打车、快的打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因为支付之后就是接受服务,不会有后遗症。而和金融的结合就不是那么简单,如互联网与证券业的结合,今年年初有券商推出了“零佣金”业务,这对于券商传统的经纪业务的影响是很大的,无异于自杀性竞争。一方面零佣金虽然会吸引客户,但是日后万一投资失败,会令客户产生“诱骗”资金的感觉;另外,零佣金令券商无法养研究支持团队,使得客户无法得到好的服务或者根本就得不到服务。

对此,与会的互联网金融界人士也有不同的声音,融道网创始人&CEO周汉表示,互联网对于传统金融的影响其实不仅仅是“无纸化”和提供了更便捷的服务渠道,而是对于传统业务质的改变:如银行在互联网的影响下,其业务模式已经从原来的“放贷并持有”转变为到放贷并销售(originate-to-distribute,将贷款进行资产证券化然后销售),而证券业也在互联网技术的促进下,由传统的“经纪业务和做市业务”转为了财富和资产管理。

周汉认为,相比之下,在中国,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不管客户输赢,佣金和管理费都是照收不误,造成非常不好的用户体验。而如果转为“资产管理”,客户完全可以要求按互联网服务模式“按效果付费”,那么证券公司那些损害客户利益的黑嘴、老鼠仓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周汉也指出,至于券商的零佣金,其实就如同360的免费杀毒软件一样,先通过免费把客户的圈进来,等用户养成了使用的习惯、并达到了一定的数量级,然后再发展其它的如余额宝、财富管理之类的盈利模式,这才是未来证券公司发展的方向。看来李剑阁虽然在政府不干预市场方面颇有见的,但是一旦涉及到本行还是难免有点保守。

 

本文系作者 融道网郑海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6

  • 易企融 易企融 2014-05-30 11:25 via weibo

    前景堪忧~~~~~

    0
    0
    回复
  • 融道网郑海阳 融道网郑海阳 2014-05-30 11:18 via weibo

    @金融玫瑰 我的文章,请指正

    0
    0
    回复
  • 网钰--诚信贸易大商圈 网钰--诚信贸易大商圈 2014-05-29 17:41 via weibo

    先要理解 什么是市场经济 不是计划经济 更不是一言堂经济 后 在写文章 在做决策

    0
    0
    回复
  • rongdao rongdao 2014-05-29 15:21 via pc

    说的真心不错,不过我最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房,开的起车!

    0
    0
    回复
  • 秋分客 秋分客 2014-05-29 11:42 via weibo

    就证券这一块,客户体验太差了,散户、基民大亏其钱,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坐享佣金和管理费,确实需要互联网思维自来颠覆一下,要让证券公司接受散户“按结果来付费”,而不是任由他们躺着就把无风险的佣金和管理费给赚了

    0
    0
    回复
  • 融道网郑海阳 融道网郑海阳 2014-05-29 09:42 via weibo

    老先生还是蛮有意思的,他虽然认可政府不应干预市场,但是在互联网威胁到证券行业的传统赢利模式时,还是显得护犊的感觉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