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牌局:沈南鹏如何成为周鸿祎、王兴们“最信任的伙伴”

摘要: 老周和沈南鹏就做不做“免费杀毒”的第一次讨论,发生在08年奥运会跳水比赛的看台上。

钛媒体注:红杉资本和其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可以说是深刻影响国内创投圈的明星VC和明星创投人物。红杉资本中国成立于2005年,目前管理约24 亿美元和约40 亿元人民币的9支基金,甚至有人将红杉中国称为BAT之外暗中搅动格局的“第四股资本力量”。中国企业家最新的封面报道《沈南鹏买下赛道》,对红杉的投资风格、红杉孵化的明星公司进行了全方位解读。而最具有价值的,是红杉曾经孵化过的那些明星公司和一众明星创业家。红杉集齐这一手好牌的过程,都有哪些幕后故事?以下内容节选自报道《沈南鹏买下赛道》,经钛媒体编辑:

 

将时钟调回9年前,刚刚获得了投资的周鸿祎去红杉中国办公室开会。

“隔壁是几个做校园网络的创业者,你去看一看怎么样。”应沈南鹏之请,周鸿祎走进了隔壁的房间。他看到了几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带头一个,宽脑门大眼睛,一副学生打扮,对他的出现出乎意料地冷淡,“眼睛几乎就长在了天花板上”,周鸿祎回忆道。他所痛恨的“海归派”的傲慢,就写在这个年轻人脸上。“这个团队不行,太牛逼哄哄的了,根本不像是来融资的。”

当即,周鸿祎告诉红杉当时的团队,“不接地气。”

那个“眼睛长在天花板上”的创业者,便是当时“校内网”的创始人王兴。关于这件事,王兴的记忆是这样的,2005年12月18日,他清楚地记得这个时间,那是正式发布“校内网”后一个星期。早晨十点,他被一个电话吵醒,让他们准备去红杉办公室“聊一下”。来不及做准备的王兴临时做了个计划书,却在出租车上弄丢了,到了办公室要了一张纸重新手写。正在他们惴惴不安之际,门开了,一个人探着脑袋看了一看,然后就走了。“事后回想起来,那就是周鸿祎。”王兴说,“可能是周鸿祎觉得我们对他没有像见到明星一样兴奋。”

这一判断或许只是个小插曲,不过确实红杉拒绝了这群“傲慢的年轻人”,而是在周鸿祎的建议下,投资了他们的竞争对手——占座网,但不久惨遭失败。

有趣的是,类似场景也曾在红杉美国办公室上演过。2006年,Facebook创始人,22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前来讨论他的古怪副业Wirehog。他不仅开会迟到,而且穿着睡裤,这让美国红杉的合伙人们感到很恼火。因此,红杉资本犯了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失误——错过了扎克伯格。

不过,扎克伯格虽然没有从红杉资本融资成功,却因为最后赢得了加速合伙公司(Accel Partners)的投资建立起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Facebook,而这笔交易最终为后者带来了大约300倍的回报,王兴采用类似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架构的“校内网”就远没有这么幸运。

遭到红杉拒绝以后,王兴也被所有VC拒绝。校内网最终以很低价格卖给了千橡互动的陈一舟,这就是今天“人人网”的前身。王兴与沈南鹏的缘分并没有断绝,2010年10月,他创立的美团网获得了红杉中国2000万美元投资。

“在王兴当年自己没有被证明之前,表现出的高傲是很危险的。”周鸿祎说。他现在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曾多次强调一条投资界的金律:“投资就是投人。”

投资者与创业者的关系,总是行走在微妙的平衡木上,下面的故事,就发生在他们之间。

老周:沈南鹏发现的第一张好牌

我们先请出在上文中指点江山的周鸿祎,彼时他也在等待资本的青睐。

他与沈南鹏的友谊,是从他离开雅虎中国去IDG投资时开始的。周鸿祎将3721卖给雅虎以后,短暂出任雅虎中国区总裁,后来又离开雅虎去了IDG。因为IDG投资了沈南鹏创立的携程,周与沈因此而相识。

“因为都有创业的经历,我们之间更多是平辈论交。”有一次,参加完一个人民大会堂的活动以后,周鸿祎和沈南鹏都在冒雨等车,沈南鹏告诉周鸿祎,自己现在开始做投资了,并请求他“无论你做什么公司,或者投资什么公司,一定要告诉我”。周鸿祎以为那不过就是客套话而已,随后几个月中,沈南鹏几乎每隔几天就打来电话,并询问他进展,“他是一个对赚钱特别有感觉的人”。

2006年1月,红杉资本向奇虎360投资600万美元,当时每股50美分,在2006年11月第二轮投资中注资100万美元,每股66美分。迄今为止,红杉中国合伙人沈南鹏仍然在360持有9.48%的股份,为第一大机构投资人。按照奇虎今天的股价(截至发稿日,奇虎股价为90.84美元,而红杉从未减持过奇虎的股票),周鸿祎就是沈南鹏发现的第一个“点石成金”的赛手。

“投资有个简单的法则,就是投资要投人,其实团队和人靠谱,方向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在回忆起当年红杉对奇虎投资时,周鸿祎对本刊记者如此评价。

最早奇虎选择的方向是“社区聚合搜索”,这被周鸿祎形容为“搜索2.0”:用户在论坛BBS问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把问题与答案找出来,变成一个“问答搜索”,当时外有谷歌,内有百度,沈南鹏其实不知道什么叫“搜索2.0”,他更多依赖对周鸿祎的了解。“我们对搜索2.0将信将疑,但你不得不承认,周鸿祎是一个对产品思考很深的人,就是那种自己就是产品经理的人。”沈南鹏认为在中国,“如果赛道和人一定要选一样的话,人比赛道重要,一个好的创业者应该会选到一个好的赛道,他会知道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能够做大,即使可能第一把选错了,第二把他也会回到正确的赛道中去。”

奇虎曾多次改道,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早期它除了想过要做“搜索2.0”,还尝试过另外一个方向,模式类似后来的“大众点评”。当时周鸿祎想把所有的餐馆都连起来,做一个搜索聚合,其中也包括优惠券与打折服务,这个业务听起来像下一个“点评+团购”,就是将线下消费需求聚合到线上。

但在考察了一圈之后,周鸿祎判断这个方向必然要投入大量线下力量,也需要一家家地谈商家服务,于是最终放弃,而沈南鹏与周鸿祎沟通多次以后,对这个方向却非常感兴趣,因为有过携程“鼠标+水泥”的创业经历,沈南鹏深知互联网与大众消费领域结合产生的巨大能量。周鸿祎放弃的“赛道”,变成沈南鹏的下注对象,沿着这个方向搜索,后来发现了“大众点评”。

 

2003年创立“大众点评”时,张涛已人近中年,在美国呆了十年,读书-工作-MBA,最终完成回国创业所需的原始积累。最开始,张涛很孤独。正如周鸿祎的判断一样,他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来做线下推广,在互联网公司和餐饮公司来说,大众点评都不是同类。2005年web2.0概念风起云涌,张涛需要无数次用PPT向困惑的投资人解释什么叫“web2.0”。

沈南鹏和张涛一样都是上海人,用张涛的话说,“都是一个圈子”。2006年4月,红杉投资首轮100万美金投资,成为大众点评首轮的融资方,并且是唯一一个。这时,红杉投资已开始有了“赛道”的概念,但更多还是依赖“熟人”资源。

对于一个刚刚创立的新基金来说,依赖于“熟人”圈子投资是一条捷径。但即使投对了人,怎样帮助创业者在面临诱惑和压力时仍然行驶在正确的“赛道”上最好办法,或许是和创业者一起“出发”。

2008年奥运会,周鸿祎和沈南鹏搞到了两张跳水的门票,两个老男人坐在水立方看台上百无聊赖地看比赛。坐在看台最高处,心事重重的周鸿祎和除了工作没有任何爱好的沈南鹏看着别人“扑通、扑通”往池子里跳,没有心思欣赏比赛,却在激烈争辩360的未来。

“我想做免费杀毒。”周鸿祎对沈南鹏说。沈南鹏很惊讶,在周回忆中,他表示强烈的不解。

“现在你卖杀毒软件还是有收入的,再整一整到两个亿的收入,到两个亿的收入,就能上市了。”沈说。但周鸿祎依然坚持己见:“(收费)这件事是没有未来的,可能做到两个亿也没有未来,杀毒未来就不是一个生意,反正我不来摧毁,也有别人来摧毁。”

这时,周鸿祎经历了360创业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转型,而红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这一年,360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核心方向,但已开始在做收费杀毒软件。“一开始是做社区搜索,但这个概念在B轮融资已经很困难,后来还是失败了。”沈南鹏回忆。而当时周鸿祎正与金山打一场著名的“免费杀毒”战役,目标是干掉所有收费的“杀毒”工具。不过周鸿祎还没有考虑把“免费杀毒”作为360的核心方向,但红杉中国基金另一位合伙人周逵跑过来跟他说,这个方向很有意思。而周鸿祎回应他说,“这个方向没什么商业前途,我就是出口气,得罪人,也没什么商业价值。”

当时周鸿祎已经跟红杉中国的团队中大部分人都很熟悉了,他跟计越已是十几年老相识,每次去上海,周鸿祎都会找计越聊聊对TMT行业的一些看法,听他讲最近投资的项目,而周逵,他起初没太重视。

 

周鸿祎说:“刚开始见周逵的时候,觉得周逵貌不惊人,又总是微笑,感觉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后来发现他很厉害。

第一次,周鸿祎没有理会周逵,第二次,周逵又一次郑重地跟周鸿祎提出,“这件事,肯定很有前途,是不是应该考虑把它单独拿出来独立运作?”这一次,周鸿祎认真想了想,并决定把所有其它方向都放弃了,专心做安全软件。

跳水看台上讨论之后,沈南鹏还是尊重了周鸿祎的意见。2008年7月,周鸿祎宣布360首推永久免费杀毒软件,此战让360杀毒软件在后来几乎垄断了市场。

如今,“免费”已经成为互联网非常普及的一个概念,甚至变成第一代互联网方法论的基石,但没有红杉在关键时刻的推动,不知老周是否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投资人最大的挑战,就是你能否成为创业者中间的一员,或者类似他们的一员。”沈南鹏总结说,“这要求你对产业要有很深的理解。到今天,我们不能说我们比周鸿祎更懂安全,比王兴更懂团购,这是瞎扯。”他将企业家比作开车的人,而自己是坐在副驾驶看地图的,“理解一个公司是帮助一个公司的根本前提,我们会提醒他们哪里会堵车,哪里有障碍物,但最终开车的还是他们自己。”

 

对于一个VC、PE来讲,红杉根本上的优势在哪里,跟公共基金比,跟外面的对冲基金比优势在哪里?

沈南鹏自称,红杉期限更长,能让人更长远的看问题,能够跟企业家走在一起。“我们一直和企业家说我希望你是百年老店的缔造者,当我们今天只有五年的时候,我们怎么能够有能力跟人家说百年老店,因为你自己是五年老店,人家是百年老店,当你的基金是12年的时候,其实你跟他之间在利益上的趋同点是非常非常高的。”

在吉姆·戈茨在Facebook收购WhatsApp的交易中,可以很鲜明地看到这一点——投资人如何与企业家建立“最信任的伙伴”关系以及它怎样发挥作用。“在说服WhatsApp创始人简·库姆接受与Facebook的交易中,吉姆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他和企业之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互信,这非常不容易。

“到今天,红杉资本是WhatsApp唯一的投资人,他们甚至形成了一种类似‘绑定’的关系。”沈南鹏透露说,也正是戈茨最后说服了简·库姆,最终同意了该交易,而这为美国红杉带来了4000倍的回报。“我们正在学习建立跟企业家的这种互动和关系,让他们信服红杉是最好的一个伙伴。”

怎么让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建立信任?最重要的一个基础是,“你必须理解它,你得用创业者语言和他们交流。”沈南鹏说。

 

【本文作者系中国企业家记者,个人微信公众号:文化界(wenhuajie007)】

本文系作者 邹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邹玲
邹玲

媒体人,关注TMT、文化传媒领域,新浪微博:@邹玲大传媒观察

评论(2

  • 行商招银 行商招银 2014-04-23 11:10 via weibo

    无论是否正确,但是必须尊重成功。

    0
    0
    回复
  • 爱如初 爱如初 2014-04-23 09:23 via weibo

    人与人之间就六个字:坦诚、信任和尊重!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