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章 重逢

国内的老同学邀请李敲磬回国参与有关其他人类的调查,甚至还引出了有关外星文明的争论,这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而事实却确实如此。李敲磬会和他一起回国吗?

这一刻的时间是2019年12月15日,地点,地球。

“同学们,在现代社会,有一种普遍的认知,认为从远古时代至今,只存在一种人类。他们最早是猿,后来进化为古猿,进而成为一种被叫做原始人的状态,再后来是为人熟知的直立人,然后演化成智人,也就是现在的我们。”看着台下点头的新生,正在讲课的这位男老师微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错误,也是因此,我在每届新生刚来的第一课,会和大家加以说明,”接着他转口道:“其实就是怕你们出去给我们人类学丢人,而且说出这种冷知识,比较容易获得女孩的关注。”听到这,大部分都是男生的课堂想起了会心的笑声。

这是哈佛大学的一间小教室,虽然教室小,听课的学生也并不多,但是课堂上却充满了温馨的笑声。讲师是一名只有40多岁的中年黄种人,他叫李敲磬,伴随东方人特有的儒雅气质以及他自身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和声线,很快就和这20多名学生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互动时有发生。

李敲磬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配合自身的气质,充满了智慧的气息,双眼温柔而有神,淡淡的鱼尾纹透露着沧桑又包容的气息。而偏偏声音清脆而潇洒,语言又充满着诙谐和幽默,这类的中年男人,大概是女性眼中完美情人的形象,这从下面仅有的三名女同学的眼中就能看出。

人类学本身就是一门比较小众的学科,应用科学的快速发展,使得人类越来越没有时间回首过去,或者说去探索自身。人们更多的把目光投身于外界,将自己的触手伸出的越远越好。天上,地下,海底,最终把探索的地方化为己有,演变为各种类型的殖民,李敲磬边讲课边想到,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说的,他无意改变这个时代什么,只是想做好自己的本分,也是自己的爱好和一生所献——人类学中,并将这些传承下去。

他继续讲道:“实际上智人是比较晚出现的一类人种,在智人开始活跃的同时,还有其他不同的人类存活在我们这颗星球上,比如尼安德特人,刚才说到的直立人,丹尼索瓦人,梭罗人等等,实际上我们和他们的关系究竟是狮子和猫的关系,还是英短毛和美短猫的关系,现在还很难定义。”看着台下同学露出疑惑的眼神,李敲磬知道自己的这个玩笑没有起到预想的作用,还是需要解释一下,“我们知道狮子和猫都属于猫科动物,就好比马和驴,但是因为他们之间不能有效繁殖,所以这在生物学上属于两个物种,这就叫生殖隔离。但是无论是英短还是美短,双方可以有效繁殖,所以虽然长相不同,但是是同一物种。”这时台下的同学露出了了解的表情,他也继续说道“最近的研究发现,人类的基因里在很小的程度上发现了其他人种的DNA,也就是,在他们还存活的时候,智人,也就是我们是有可能能与其他人种交配的,但是在几万,甚至几十万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还需要我们继续探索,这也是我正在研究的课题,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找我讨论,或者加入我的课题组,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谢谢大家,下课。”

随着同学们的掌声,以及对提前下课的满意笑声中,李敲磬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走向办公室。他独有的办公室在楼的西南角,本来像他这样级别的老师,在哈佛是很难有自己的办公室的,但是他的研究方向实在比较小众,没有类似的老师,因此为了互相方便,也就给他配备了单独的办公室。

李敲磬虽然在哈佛任职,但是并没有加入美国国籍,小时候父亲的的叮嘱让他无法忘记自己的出身。

他的父亲曾经参与第一批核弹的研究,也是最早从美国回国的一批知识分子,在北京认识了他的母亲,一名北大的中文系教师,两个人经常教育敲磬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国,即使出国搞研究,也不要忘本,要记得是哪里培养了他。

李敲磬没有继承父亲的刚毅,反而继承了母亲的多情和柔软。也因此他在后来的选择中没有选择学习工科类的专业,而是更偏向于发现和创造的人文学科。

但是因为他从事的研究,在国内是很难得到充足的资金的,更重要是相关信息和资源的匮乏,得到的支持也非常有限,因此他在哈佛博士毕业后就决定留在了这里,和很多像他一样,真心热爱自然科学的人进行公事。他的博士生导师坦森.布莱恩更是人类学的泰山北斗,强大的人脉也给了他很多的帮助,得以更高效的投入工作之中。

走在走廊里,这时一名看起来有一些呆滞的学生拦在了他的面前,异常认真的向李敲磬问道:“您刚才一直在说人类学研究的和过去相关的部分,那么和未来相关呢?我们人类究竟要如何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保持繁衍生息,保持生生不息呢?”

李敲磬看着这名学生,这是一名典型的中东年轻人的形象,只是比他们更加呆滞,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李敲磬的记忆力很好,但是他没能在名册上匹配对应的名字。不过有其他学校的学生来听他的课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他不清楚这名不速之客问这个问题的背景是什么,所以不想贸然回答,于是他问道:“你觉得呢?”

那名学生看着李敲磬,一字一字的说道:“人类的终极在于硅基。”

李敲磬疑惑的看着这名学生,看着他像个机器人一样说着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语,并且等待着他的解释。

然而这个年轻人似乎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只是看着李敲磬,继续说道:“你一定要记得我说的话,如果你忘了,我会提醒你,我会一直提醒你。”

李敲磬开始觉得有一些不舒服了,于是他准备询问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恶作剧或者其他什么。然而硅基什么的他实在不明白,也不知道这和人类的未来有什么关系。

他清楚现今发现的所有生命体都是碳基生物,硅基是什么意思他却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好像芯片的组成元素很大部分是硅元素。

李敲磬莫名其妙的点点头,问道:“同学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年轻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说道:“要记得你的梦,并且重视你的梦,我们有一天会再见面的,亲爱的守望者先生。”

说完,不等李敲磬反应,男同学转身离开,过了个转角就不见了。。

李敲磬显然没能理解这名男同学在说些什么,但是并没有强行叫住这名年轻人,或者呼喊警卫,毕竟对方除了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以外,并没有做出格的事,在这里,如果贸然怀疑一名穆斯林年轻人,可能会惹上更多麻烦。

李敲磬回到办公室,却没想到有个熟人已经在这里等他。

回到座位上后,他抬起头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个人是他的大学同学张天灵,和大学相比,他倒是没有什么变化。1米85的身高,挺直的脊梁,露出逼人的气质,帅气的面庞,偏偏又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微笑,除了李敲磬以外,大概很少有人能看出那丝玩世不恭背后,蕴含着怎样的潜力和能量。优秀几乎是这个男人的代名词,无论什么项目,只要张天灵起了兴趣,必然就会做到极致,这在大学的时候李敲磬就领教过了。

他们一起在北大读的社会学,后来他来了哈佛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张天灵则是继续留在北大深造,听说后来进了哪个社科院,接着消息就少了起来,两个人也是很久没有联系了,这其中也是有一些难言的原因在里面。两个人在大学时期有一段时间关系倒是特别好,也都是校园里风头人物,不同的是,李敲磬是书香门第,张天灵则是官宦世家,然而两个人却是惺惺相惜。

只是后来发生一件事,让两个人在大学期间开始变得形同陌路,这就不得不提一个在两个人生命中都扮演过重要角色的人,她就是当时北大中文系的系花,王雪。

大学时期的张天灵可以说是春风得意,良好的家世,不俗的外貌,优异的成绩都让他成为大家愿意交往,甚至女孩子暗恋的对象。与他对应的李敲磬则是另一种风格,内敛含蓄,睿智深刻,又时不时的流露出一股忧伤的气质,让人着迷。两人可谓是当时社会学系的一时瑜亮,同时两个人也是非常好的朋友,互相竞争,共同进步。

在大二的时候,他们参加当时北大的舞会,认识了他们命中的羁绊,当时中文系大一的新生王雪。

直到现在,与王雪第一次见面的每帧每刻,依然清晰的存放在李敲磬的脑海里,以供他时常翻阅。王雪长得并不算十分漂亮,但是如果你像李敲磬和张天灵两兄弟一样为她的魅力所迷住时,就不会这样想了。王雪的出场,好像是精灵降临在了那个舞会,吸引了整场的目光。她黑色的眼睛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配上乌黑的睫毛和微微上翘的眼角,显得韵味十足。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配上她木兰花般白皙的皮肤,更显得圣洁但又不拒人千里之外。

邀请她跳舞的男生络绎不绝,而她只接受了李敲磬和张天灵两个人的邀请,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两个人的竞争全面展开。接下来,无论是辩论赛,奖学金,甚至体育赛事上,两个人都要分个高低,都希望可以得到女神的青睐。

最终李敲磬抱得美人归,张天灵虽然没有小气到与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但是确实心里有了一个结,也不想三人陷入尴尬的境地,因此与两人的来往几乎就断了。

李敲磬在哈佛任教五年后,王雪因为心脏病去世了,李敲磬也从那之后再没有对哪个女人动心过,单身至今。

想到两个人的过往,李敲磬知道,张天灵这么远来哈佛找自己,一定不是简单的事。果然,在简单的叙旧后,张天灵就进入了主题。

“敲磬,和我回国吧。”张天灵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天灵,你应该明白,我研究的课题,在这里可以学习到的东西,可以得到的支持,远超国内。回国后我发展有限,你不会是想让我回去陪你做人口普查吧,哈哈。”李敲磬玩笑说道,他当然知道,张天灵远道而来,不会这么简单。

“上面已经首肯,你回来后,会最大程度支持你,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当然你明白我所说的支持不只是物质上的,你需要的支持和资源我们都会尽力满足。”

“为什么?这种纯学术的课题在国内一向是不吃香的,难道是最近有什么惊人的发现?”李敲磬知道自己从来没有申请过回国,国内应该也不会有人惦记着他,然而邀请来的这么突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才会想到自己,甚至有可能出现了国内无法解释的难题,而自己所学正好排上用场,这才有了今天的会面。

张天灵思索了一下,决定对他说出实情,“我刚才在课堂外面听了你的课,正如你所说,人类并没有停止对我们祖先的研究,而在这方面,你是专家。从古至今,智人是一只怎样好斗的物种,侵略,殖民,是我们一贯的做法。对史前智人的认识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尼安德特人,直立人等人类的灭绝,不太可能是自身原因,更有可能是智人的侵略和屠杀造成的,这是我们大学期间就讨论过的,”接着他停了停,咽了咽吐沫继续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他们并没有灭绝呢?我的意思是,不是如今发现的,在部分现代人身体中那百分之2百分之三的DNA占比,我是说,如果他们真的还存在于现实社会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会带来什么变化?”

李敲磬听到前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勾起了思考。正如张天灵所说,其他人类的灭绝,很有可能与智人有关,纵观智人的历史,就是一部征伐与奴役史,智人通过不断的扩张自己的野心和地盘,剥夺他人的自由,资源,甚至生命,以供自己驱使。强大就要去剥削,落后就要挨打,这好像就是真理一样存在于智人的意识之中。和平?是不存在的,真正相信和平的人,早就已经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然而听到后半段的时候,李敲磬则是产生了巨大的怀疑,甚至脱口而出:“无稽之谈,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这么远特意来找你,和你讲这些,当然不会是在信口开河。在美国,你永远不可能接触到这个层级的秘密。”张天灵顺利地抛出了自己的第一层诱惑,接着说道;“近些年一些证据表明,其他人类的活动越来越频繁,我们有理由怀疑,某种大的事件或者阴谋在酝酿。想想吧,换做是你,家族被屠杀,族人被灭绝,文化被禁止,你会密谋什么,没错,是复仇,这也是更多人的想法,所以上层的意思是,如果真的发现其他人种,顺藤摸瓜,全面抹杀。”

接着他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可是我不这么认为,敲磬,我们聊过这段历史,我们有着共同的想法。事到如今,我的想法也没有变,如果智人导致了他们的毁灭,那么错误的就是智人一方,我们就不应该一直错下去,而是应该寻求原谅,寻求和解。”

李敲磬的脑子里一团乱麻,无数的问题在脑胀盘旋,他们是如何存活下来的,如何隐藏,如何保持物种的独立繁殖,如何融入社会,这些问题已经让他很难思考,但是潜意识里他已经开始相信这位老同学的话,因为以他对张天灵的了解,他绝不是信口开河的人,退一步说,对方也不可能横跨这太平洋来和他开这么个玩笑。但是这个消息几乎打破了他对这个社会的认知,甚至对他眼前世界的组成产生了怀疑,这对他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还需要让他消化消化。

“敲磬,也许是时候,看看这个世界真实的面目了,”他犹豫了一下,抛出了自己的第二层诱惑:“你知道吗,其实人类已经开始和外星人有接触了。”

李敲磬抬起头,看着张天灵,等待他继续往下说,实际上这他是有猜想的,宇宙中与地球类似的行星有很多,哪怕仅仅是银河系中,也有数不清的符合生命条件的行星存在。更别说现在人类所探究的生命必备要素是否是真理还不确定,宇宙太大了,生命的形态也会有太多可能,所以宇宙中大概率还有其他高级智慧生命,不过人类与外星人的关系始终存在着争议。

换句话说,与外星人取得联系,这究竟对人类是一件有益还是有害的事,存在着巨大的分歧。潜在的好处大家都愿意幻想,类似可以学到外太空高等生命的高科技,帮助我们快速发展,甚至治愈癌症等不治之症,解决目前的能源危机,核危机也会解除,这样地球也会更和谐一些,人类走向更大的繁荣。

但是如果往坏了想的话,与外星人取得联系也有可能对地球带来灭顶之灾。想象下如果外太空存在着比人类技术水平发达很多的生物,并且有着和人类一样的侵略性和好斗性,那么他们发现我们后的唯一可能,就是侵略和殖民。到时候地球人恐怕就是现在我们自己圈养的猫狗宠物,甚至是任人宰割的猪牛羊。

张天灵继续说道“根据可靠的情报来源,美国曾一直试图在研究与外星生命沟通的方式,这种研究实际上各大国之间也都心照不宣,也算不上什么新闻。然而在一年前,也就是18年的12月份,他们似乎成功通过某种方式,与外太空生物取得了联系。”说完,张天灵看着李敲磬,等待着他的反应。

“如果你的消息来源是真的,那么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危险了,按照宇宙的年龄来算,人类实在是太年轻了,恐怕连个婴儿的算不上。如此弱小的人类,贸然暴露在宇宙中,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李敲磬的反应没有出乎张天灵的预料,在他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三体》中黑暗森林法则的普及,大部分人已经可以更加理智的去思考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而不会一味乐观的相信友好ET的存在。

甚至国内的情报部门以及知晓事件情况的首长,也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反过劲来后大骂美帝的愚蠢,致电谴责后,也是没收到任何实质性的答案。只是听说他们因为这件事,罢免了一个失责的副总统而已。

李敲磬本能的觉得异人和接触外星人事件上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这种莫名的感觉他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

“李敲磬,其他人类以及外星生命这类非常规事件,正是我现在部门所研究的重要目标,你如果回来,我保证你可以接触到第一线的情报,了解这个世界上,人类的真实情况。”张天灵抛出了自己的诱饵,他不信他认识的李敲磬可以拒绝这样的诱惑,李敲磬就是这样一个追求真理的人,看着李敲磬心动的表情,他继续说道:

“我们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鲁莽地向对方发送了消息,而这所导致的结果会是什么,何时到来,我们也不清楚。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李敲磬,现在这个时代,”张天灵看着李敲磬的眼睛,郑重的说道“可能是我们称为人类以来,最危险的一个时代了!”

【未完待续】

  • 目录
  • 评论 0
  • 喜欢 0
  • 续写

全部章节

  • 第二章 重逢

    国内的老同学邀请李敲磬回国参与有关其他人类的调查,甚至还引出了有关外星文明的争论,这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而事实却确实如此。李敲磬会和他一起回国吗?

  • 第一章 希望

    高维度的生命在窥探着三维宇宙,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而被窥探者,又在试图隐藏什么秘密?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