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长城

长城在几十年前的春节消失了,与此同时,中国载人火星飞船登陆成功。

【1】

长城消失了,这可怎么办呀

长城是在几十年前的春节消失的。我犹记得当晚的联欢晚会上,身着鱼一样磷光艳丽服装的主持人,刚刚爬上陆地的两栖动物般挺起胸膛,自豪地宣布中国载人火星飞船登陆成功。舞台及时切换出火星的全息影像,阳具似的“长城”号飞船下,十三位宇航员整齐地排成V形,阿越作为船长站在最前方,带领他们一齐恭祝全国人民春节快乐,他们定然不会辜负祖国和人民的期望,终生为开发这颗红色星球而不懈奋斗。他们身后是广袤的猩红荒漠,洪水猛兽般似要随时将一切吞噬殆尽。主持人走到我身旁,微笑着问我有什么话要说。台词早已被定下来,我却望着阿越的影像,支支吾吾地嘟囔着:“长城消失了,这可怎么办呀。”主持人惊慌地夺过话筒。全息影像瞬间消失,随即响起作为某个周年回顾和纪念的《中国人》的旋律。老歌手匆忙登台,好像还未明白出了什么状况,露出困惑不已的表情。但到底是经验丰富的艺人,他立刻镇定下来,和着旋律将经典完美地再现。大屏幕同时播放当年的同名MV,一群白衣少年在长城上载歌载舞。我看到屏幕上依山势起伏不断的长城巨龙仿若史前巨兽,心情非常复杂。其时,整个演播厅乱作一团。直至新年钟声敲响,依旧有很多人站起身瞪大眼睛揪着头发,惊惧地大叫大嚷;还有人似呆似痴地傻坐着,嘴唇蠕动,眼睛呆滞地凝视前方;更多的人则抱作一团失声痛哭。

第二天,我看了电视转播才知道,这段并未播出,而是换成了之前彩排好的备用带,那艘飞船的名字成了“奋进”号,MV也被仓促地换成了一条旋转不休的赤色莫比乌斯带。此后,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对此都只字不提,似乎长城的问题从未存在,或者说,消失的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

【2】

科学家称,每年临近春节,宇宙都会根据一个独立的脱落常数而神秘地脱落为多个宇宙小泡,定向产生数目斐然的平行宇宙。

多年以来,我一直有意关注有关长城的信息。我在搜索引擎上键入关键词,看到的第一行粗大的黑体字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接下来的链接大都是诸如“途旅行最舒适堡——三亚轿车”之类无足轻重的广告资讯。人们也是谈长城色变。是因为羞愧吧?中国一直以拥有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长城而骄傲,长城也与故宫和兵马俑并称中国之象征,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华文明存在的合法性。

长城的消失令大家抬不起头,从另一侧面反映了爱国之心。但我采访的人却绝大多数表示毫无印象。这又该如何解释呢?他们不记得长城了吗?真的令人匪夷所思,仅仅几十年过去,长城这样伟大而不容忽视的存在竟仿佛从未存在过。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继而想到,长城或许真的没有过吧?此种奇迹似的事物,怕是要用神话才能解释得清。然而,我心底明白,长城的消失对普通大众的生活根本不足以产生影响,真正受到冲击的是那些长城专家、历史专家和学者。长城的消失使许多学者失业,从此一蹶不振,郁郁终生,有些人甚至因此失却人生信仰而自杀。这些反证让我散失的信心重又回来。但长城为什么消失呢?如何消失的?为什么偏偏是长城呢?为什么偏偏在春节这天呢?春节之日渐式微,显得越来越没有生命力,这是事实。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却照旧苟延残喘地、固执地将全球华人在同一时间,按照一种古老仪式性的方式联系起来。据报道,晚会的收视率仍非常可观。

除了长城,中国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操心。但我听说,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已经有许多年买不到回家的车票。每当春节迫近,他们如临大敌。科学家称,每年临近春节,宇宙都会根据一个独立的脱落常数而神秘地脱落为多个宇宙小泡,定向产生数目斐然的平行宇宙。我总会禁不住想到,他们不会是被抛到另一个平行空间了吧?那里的规则是怎样的?或许,长城并未消失,而是同农民工一起跃入其他宇宙了吧?唯有这样才能缓解他们在春节来临时的紧张感、焦虑感和失落感啊。我困惑不已。长城与春节,是否已然不属于同一个宇宙体系?

我始终觉得,长城的消失并非一个单纯的假设性命题。毕竟,它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

我许多年来对长城的痴迷,致使老伴几欲与我离婚。每次我都信誓旦旦地保证不再纠结于此,她一次次被我说服,直到后来,无奈而泄气地压制了这个想法。有一次,她终于忍不住再次指责我。

“你有没有想过,沉溺于这种虚无的问题,是给阿越丢脸啊。”

“这有什么呢?儿子是船长,他的船就叫‘长城’号,没准儿现在那三个字还牢牢地贴在飞船外皮上呢,那就是铁证。他会理解的。”

“你多关注眼前的事情不行么?阿越过几天就要回来了,先正常几天,等他回火星之后再发作吧。”她直勾勾地看着我恳求道,好像我已是严重的精神病人。

“这就是眼前的事呀。等他回来再看看飞船上究竟是不是那几个字。我定要确认。如此蹊跷怪异的事,可不能轻易下结论啊。可是,你说是长城抛弃了中国,还是中国抛弃了长城呢?”

“我看是你要抛弃我们了。”她气呼呼地说。

“这么庞然的巨龙骤然消失,怎么不见大家讨论呢?他们都忘了吗?真是奇怪啊。”

她不再言语。我当时已经得了癔症一样,不住地磨叨着重复的话。但我知道我没疯。我只是不明白为何对长城如此痴迷。那条万里巨龙终日盘踞在我的脑海,张牙舞爪,翻越巍峨群山,穿过茫茫草原,飞跃浩瀚沙漠,一头扎进苍茫的虚无。长城成为我生命中新的佛陀一样的信仰。我昂起头,看到夜空像一张裹尸布般松垮垮地悬挂着,在虱子似的漫天繁星间,其中一颗明亮异常,幽灵般闪烁,照耀着这片几千年的故乡。火星上的阿越也是几十年没有回家,他正在上面干着农民工一样的活计。一张回地球的船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弄到手的。

我与老伴就是在八达岭长城上认识的。因此,我一直执拗地认为,否定了长城就是否定了我们,又怎么会有阿越呢?在阿越回地球的飞船失事之后,我顿然失去人生的精神支柱,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开始沿着旧时长城的轨迹游历。多年以来,我从甘肃、宁夏、陕西、山西、内蒙古、北京、天津直至辽宁,努力辨认长城存在过的哪怕一丁点儿证据,却都一无所获。那些响当当的关口,如今融为一体,成为一道巨大的口子,连宇宙都关不住了。很久以前围绕长城所建的上百个旅游区,绝大多数和长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仅有极少数残留一两块颓败的低矮墙垣,看上去与昔日的旅游景区毫无瓜葛,更像是普通人的坟冢,遗世独立于茫然荒漠。此类旅游城市大都更换了名字,试图重新振作起来。

我已年迈昏沉,在长城问题上的挫败感将我击打得愈加老朽不堪。我想回家陪老伴安度晚年,长城爱怎样就怎样吧。此前不久与老伴通过电话,她说我们的孙子阿飞在火星上生活得很好,并且发送过来一张照片。我欣喜若狂,并且终于下定决心,将秦皇岛作为此番考察的最后一站,此后便撒手不干,彻底放下这码事。

【3】

长城和焚书,分别在空间和时间上将中国封闭起来,形成一个五脏六腑俱全的封闭宇宙。此番举措才是他追求长生不老的真相吧?或许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之药,真正的药方就是这么简单:一个宇宙。那么,长城的消失是否是秦始皇获得永生的征兆呢?由是,过去由现在的结果所确定,秦始皇则被未来的现实(我们的现在)完全地神话化了。

依靠长城作为资源之一的旅游城市秦皇岛,除了沿途有许多地方在修盖饭庄和旅店,像地震后的废墟之外,并未显得太过荒凉,甚至有一股蓬勃朝气。这还要得益于它的码头和海滨旅游。秦皇岛的名字亦更换为简单粗俗的“环渤海枢纽港”,而且,一切与长城和秦始皇有关的景点全都不见了。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我要去天下第一关。

司机愣了一下,不解地问道:“您说什么?”

我忽然意识到目的地的荒谬性,苦笑一声,无奈地摊手道:“哦,那就去角山吧。”

在车上时,我与司机聊了起来。

“司机师傅,我记得这儿是叫秦皇岛吧?”

“是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

“为什么改名字呢?我是说,与秦始皇有什么关系呢?”

“这您就不知道了吧。秦始皇由此拜海求仙,后来被证实仅是类似于女娲补天之类的荒谬传说而已。就像长城,不也是存在于中国人大脑中的集体幻象嘛。”

“咦?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呢。”这么多年关注长城,真的使我脱离现实了啊。

“我也不太懂,都是科学家搞出来的鬼名堂,他们说长城其实是宇宙在什么第五种相互作用力的影响下,经过特定的投射场,在我们大脑内部产生的投影哩。”

“真是不可思议呀。”

“谁说不是呢,我们被宇宙欺骗了上千年啊!”我从后视镜中看见他抬头恶狠狠地瞪了宇宙一眼,“所以长城终究是不能信以为真的。不过我们这儿还有一个关于长城的传说——长城是果真存在的。相传秦始皇的长城根本没在地球上建造。当年砌筑长城的那些劳工,按照设计图筑完长城之后,便都身不由己地跟随长城一起飞向遥远浩淼的外太空啦。”

“竟有这等说法?”我心里却在想,这是否仅为他们自我安慰的说辞呢?

“可不是么,不单单是说法的问题。关键在于,角山都已经荒凉了几十年,关于我们曾经信以为真的虚幻投影,现在谁还能说得清楚呢?所以啊,越是传说就越靠得住,您都这么大年纪了,难道还不明白么?”

我从后视镜中又看到我那张粗糙且爬满横纹的老脸面显窘迫,遂尴尬地笑了笑。被一个陌生的小字辈教训,真是很难堪啊。可是,关于长城的一切,被他说得扑朔迷离,我确是没了主意。但我忽然记起学生时代,曾经听一位历史教授讲过秦始皇的事。他说兵马俑并非秦始皇差人所造,只是由于政治历史学的需要,先定义其为秦始皇之坟茔,然后才逐步挖掘出来的。那位教授在长城消失后便绝食身亡。尽管我的历史从未及格,但有关秦始皇的三件事情是不得不提的,首先便是修建长城,其次是焚书坑儒和追求长生不老之方术。建造长城是为了抵御北方的敌人,却在空间上将整个帝国围绕,非有雄韬伟略之不能为也。而焚书坑儒,则似乎是力图令帝国放弃甚至彻底废止之前的历史。长城和焚书,分别在空间和时间上将中国封闭起来,形成一个五脏六腑俱全的封闭宇宙。此番举措才是他追求长生不老的真相吧?或许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之药,真正的药方就是这么简单:一个宇宙。那么,长城的消失是否是秦始皇获得永生的征兆呢?由是,过去由现在的结果所确定,秦始皇则被未来的现实(我们的现在)完全地神话化了。历代君王无不想步秦始皇之后尘。他们其实参透了生与死吗?他们才是真正的佛陀吗?他们预料到长城的消失了吗?长城是由千万个孟姜女给哭没的吗?长城是中国人的集体幻象吗?长城是佛陀的阴谋吗?长城的消失令过去充满了量子物理般的不确定性,却在打开关猫的箱子之前就已把结果确定下来,概率云瞬间消失,未来坍缩为只有一个。因果律对我们的现实起作用吗?现实是反量子力学的吗?谁又是观察者呢?是外星人吗?长城是外星人观察我们的箱子吗?长城的消失意味着观察结束了吗?我们又是什么呢?我体悟到其中的矛盾性。我终生都在思考长城的意义,却在秦始皇问题上卡了壳,这是困扰我一生的疑云。

我登上角山,看到逶迤群山荒草凄凄,长城存在的痕迹亦无踪影。风吹草低,现出森森白骨,或卧或坐,铺满山野;有的仅剩一条手臂深深地插入石缝,淌下脓汁般的液体,在风中摇曳,发出咯咯的笑声;还有一些骷髅悬于枯树枝头,遥望东方的渤海议论纷纷。整片山谷回荡着尸骨们吵闹的笑声、哭声、呐喊声和嘤嘤低语声,聒噪不已,腐臭漫天。我被折磨得头痛欲裂,顺势钻入一个隧道。入口处写着“明     隧道”,有两个字已然辩不清楚。隧道蜿蜒怪诞,阴冷潮湿,犹如十八层地狱。多有水牢及明代御敌雕像群将墙壁咬破,似是时间之外的访问者。

我沿着隧道一路往前,但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了。我感到惊慌无措,隧道蜿蜒的走势似乎形成了一座硕然迷宫,却又呈现出长城的意象。原来在阴冷漆黑的山体内部保留了长城呀!这令我哑然失笑,笑声回荡在腔肠一样的隧道内,似有千万个人在同时悲鸣。

出口啊,你究竟在哪里?

我跌跌撞撞地摸索着向前走,忘记了时间,顾不得年老体衰,只想发现一处透着明光的裂缝。在一个拐角处,我闻到一股尿骚味。一队黄灿灿的铜车马映现眼前,两旁雕刻着许多童男童女,他们姿态不一,惟妙惟肖,露出淡然的微笑。我不自觉地抬脚向前,看到尽头处屹立着一尊高达五六米的秦始皇雕像,基座上赫然刻着八个大字:“秦始皇求仙入海处”。

【4】

三个月后,我们抵达火星,下了飞船便慌忙赶往北纬30°、西经120°附近的奥林帕斯山脉。我这才知道阿飞在四五年前就开始驾驶建筑队的车,在这里建造长城。

从秦皇岛回来后,我大病一场,昏昏沉沉地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恍惚间记得我曾呕吐不止,最后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上那股尿骚味才慢慢离去,我的身体也逐渐好转。

隧道出口就在秦始皇雕像后面荧光闪烁。

这些年的长城之旅,让我体验到由生至死,又由死至生的轮回感。幻象也好,真实也罢,它不是已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吗,何须再纠结于此呢?长城之迷,如何是我等普通人所能了解?这是除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之外的技术专家需要操心的问题。一切的一切,就交由他们去解决吧。长城并未给我带来好处,我已是能活一天就少一天,陪老伴安享晚年都来不及,更没心思去思考长城了。

如此不久,我便将长城抛诸脑后,过上了安安稳稳的舒坦日子。阿飞已经十六岁,每个月都会打来一次电话,尽管我们从未见过面,却依然聊得很开心。阿飞的妈妈是与阿越同一批的宇航员,他们在火星上生下了阿飞。因此,我的孙子算是个地道的外星人了。在小区里和其他老头老太太侃大山时,我总会在最后掏出这张底牌,令他们欣羡不已。

我以为这样恬淡悠然的生活会持续到我的生命结束,直至阿飞的妈妈从火星打来电话。

我与老伴仓皇间赶去宇航局,申请离开地球,前往火星。但宇航局的工作人员以我们年龄太大为由驳回了申请。我不得已动用阿越和儿媳妇的社会关系,又去医院开了两张健康证明,搭上变卖房产所得的钱,终于千辛万苦地搞到两张火星船票。

三个月后,我们抵达火星,下了飞船便慌忙赶往北纬30°、西经120°附近的奥林帕斯山脉。我这才知道阿飞在四五年前就开始驾驶建筑队的车,在这里建造长城。大人们以为他只是玩玩罢了,没想到几年之内,他竟然集结一群小孩子,将长城在山脉东坡经由北部的阿卡迪亚平原,延伸至西坡,全长近一千公里。

据和他一起建造长城的幸存者所言,他们几个月前准备把长城继续建到附近的艾斯克雷尔山,但忽然间风沙大作,通讯器失去功能。担心迷路,他们便待在原地等待风沙过去。风沙过后,他们决定沿着长城往回走,没想到长城竟变为一座诡怪迷宫,即便依靠有效工作的定位仪,他们却依然在原地打转。在紧要关头,阿飞一头扎进碎石搅拌机,另有十几个孩子跟着钻了进去,将自己与矿石搅为一体,形成血肉与石粉的混合砖块,堆砌为长城,连接起两座山脉之时,长城轰然倒塌。通讯器同时发出尖锐的鸣叫。

这个说法也在大人们那里得到证实。事发当天,他们便派出搜救队前往奥林帕斯山区,甚至动用了火星的同步轨道卫星,却依旧找不到那片区域。整片山区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他们曾试图与孩子们通过无线电进行联络,电台上却只有沙沙的静噪音。

阿飞的妈妈在一旁哭了一会儿就回去工作了——火星上可容不得专家有长时间空闲。老伴顿时瘫倒在地,我扶她起来,静静地看着这座埋葬阿飞的巨大坟茔。从废墟上仍可清晰地辨认出长城完好时的宏伟之势。建造长城的材料完全取自当地,在地势坡度较小时,砌筑的砖块或条石与地势平行,而当地势坡度较大时,则用水平跌落的方法。他们利用山川的险要形势,在山口与平原地区,建筑高厚的城墙,甚至在内外制高点还建有烽火台。这座火星长城俨然与旧时地球长城显示出高度的相似性。阿飞他们见过长城吗?他们为什么要建筑长城呢?如此合乎科学的防御体系,是要与谁战斗呢?我询问一个和阿飞一起建长城的孩子,他摇摇头,对我的问题毫不理解。透过宇航服,我嗅到一股熟悉的尿骚味。

我仿佛又看到几十年前的情状,困扰我的问题以全新的面貌再次纠缠着我。长城即是我的宿命吧?我与老伴商量着留在火星养老,偶尔会去奥林帕斯山看看阿飞,剩下的时间就坐在火星城内,透过透明的防护罩晒晒太阳,眯眼斜视外面的红色新家园。

我这才意识到重新学习宇宙的必要性,却在资料上查到宇宙学家早在1989年便发现星系和星系团并非均匀分布,而是连接成长条状,呈现为长城的结构。银河系和本星系群也处在星系团密集处,位于某条长城上。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他们无法测知此长城究竟有多长、多宽、多厚。根据最新的数据,科学家终于宣布,宇宙内部的星系和星系团共属于同一条长城,“本”长城在空间上分岔为曲径的迷宫,无始无终,没有出口,贯穿整个宇宙。

而平行宇宙学说却被搁置一旁,早已无人问津。

同一年,火星上也有了自己的春节联欢晚会。

--The End--

  • 目录
  • 评论 2
  • 喜欢 68
  • 续写

全部章节

  • 长城

    长城在几十年前的春节消失了,与此同时,中国载人火星飞船登陆成功。

想要改写结局吗?

钛媒体即将推出联合写稿功能,你可以续写任何一个章节,章节通过后将会出现在我们的网站上,你对这个功能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
感兴趣

评论(2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24 03:23

    这个月

    1
    0
    回复
  • Darren13 Darren13 2017-06-17 03:49

    可以的

    1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