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为智能:AI加持难挽亏损窘境,财务真实性疑点重重

连亏五年,赛为智能多项业务收入及盈利能力遭质疑。

6月12日,赛为智能(300044.SZ)发布公告称,将延期至6月19日前回复2023年年报问询函。

据了解,深交所曾对公司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通过其他公司、组织刷单等虚增游戏业务流水,海外项目合同资产减值是否合理等。

钛媒体APP注意到,在人工智能火爆的背景下,公司从“摘帽”至今将近两年里依旧未摆脱亏损困境,去年度录得净利润“五连亏”。同时,被交易所重点问询的吉尔吉斯项目为公司低价竞标而得。另外,业绩惨淡之余,公司还面临被大额起诉索赔的窘境。

游戏ARPU值高,业务真实性存疑

赛为智能主营业务为人工智能、智慧城市以及网络游戏。近年来,虽然公司有AI概念加持,但业绩依然处于亏损状态。2022-2023年,公司营收分别为3.86亿元、4.48亿元;净利润-2.26亿元、-1.61亿元。若算上之前的三年亏损,公司已经录得“五连亏”。

基于上述情况,深交所对公司各项业务情况展开多方面问询。其中,重点关注的是游戏业务,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通过其他公司、组织刷单等虚增游戏业务流水。

据了解,公司主要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开心人”)开展游戏业务,当前主要运营的网游为《一统天下》《三国群英传手游》《装甲联队online》。2023年,北京开心人营收5890万元,净利润314万元。

钛媒体APP发现,虽然上述游戏在各大平台下载量排行不靠前,但却拥有较高的ARPU值(即收入总额除以付费用户数量)。2023年内,上述三款游戏每季度平均付费用户分别约为1.95万人、4600人、4400人,每季度平均ARPU值分别约为1100元、3100元、1700元。行业人士告诉钛媒体APP,国内某些头部手游ARPU值也就大几百元,像热门手游《原神》2021年ARPU值约为681.77元。一般而言,ARPU值高往往意味着游戏中大量地售卖道具,而这一行为也是以牺牲游戏寿命为代价。

值得注意的是,《一统天下》和《三国群英传手游》年度数据变动存在异常。2022年,这两款游戏每季度平均付费用户数分别约为2.8万人、5400人,每季度平均ARPU值分别约为1000元、3100元。对比两年数据来看,公司是如何做到在付费用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差不多的ARPU值?

另外,网络游戏具有生命周期特征。业内人士表示,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十分有限,一般游戏在五年后的视听感受会明显地有所不足,包括游戏玩法和内容等制作理念也会有所进步,玩家的注意力转向新的作品是必然趋势。经查询《一统天下》和《三国群英传手游》的发行时间为2009年、2016年,而公司在年报中将这两款游戏归属稳定运营阶段。那么游戏经历多年运行,为何还能保持如此高的ARPU值?

值得一提的是,审计机构在年报中将建造合同实际成本正确归集及预计总成本合理性、网络游戏收入的发生及完整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其表示,“关键审计事项”是我们根据职业判断,认为对本期财务报表审计最为重要的事项。这些事项的应对以对财务报表整体进行审计并形成审计意见为背景,我们不对这些事项单独发表意见。

海外低价夺标,项目进度成谜

2023年末,公司因实施吉尔吉斯共和国(下称“吉国”)采购项目(下称“吉尔吉斯项目”)形成的合同资产为1.27亿元,计提坏账准备6331.82万元,计提比例为50%,公司称计提原因是预计收回困难。对此,深交所要求年审会计师说明上述项目及相关收入、成本的真实性以及坏账计提比例的合理性。钛媒体APP注意到,被问询的吉尔吉斯项目正是公司五年前从海外竞标而得。2019年9月,公司宣布中标吉尔吉斯斯坦“安全城市”项目(第二阶段),合同金额26.5亿索姆。

公司之所以能拿到上述项目,或是竞标报价低。据了解,彼时参与竞标的企业除公司之外,还有美国的Security of Information Systems LLC、俄罗斯的Vega Radio Engineering Corporation(下称“Vega”),而公司投标的价格几乎为另外两家企业的一半。需要说明的是,上述项目(第一阶段)工程为Vega负责。

而拿到上述项目之后,公司曾多次强调拥有较强的智慧城市综合性软件平台设计与开发能力,并在智慧吉首PPP项目及吉尔吉斯斯坦智慧城市等国内外项目中积累了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和运营经验。不过,直到2023年年报期,吉尔吉斯项目才被列入公司的“合同资产”中。

据公司在2022年6月披露的一份整改报告中提到,2019年10月,公司在吉尔吉斯中标智慧城市项目,合同约定建设期一年,因公共卫生事件导致项目停滞,公司向吉国申请项目延期。直至2023年5月,吉尔吉斯项目还“尚未开始运营”。但到2023年9月,公司却表示“目前项目正在实施中”。从公开信息中查询到,公司招聘驻吉尔吉斯项目相关职位时间显示为2021年,之后就几乎难见相关招聘信息。由此来看,该项目实施进度到底如何?

另外,当初吉尔吉斯项目合同总金额折算人民币约2.7亿元,而2023年财报显示,该形成的合同资产账面余额仅为1.27亿元,那么该项目合同金额又到底是多少?

值得注意的是,与吉国政府合作不确定性也很大。据了解,华为曾计划与吉国在“智慧城市”项目中合作,最后以吉国政府单方面退出而告终。对此,吉国政府表示,考虑到“智慧城市”项目对于吉国的优先性,吉国政府决定在国际捐助者和商业部门的支持下,自行实施该项目。

现金流承压,遭大额起诉索赔

截至2023年末,公司货币资金7267.21万元,其中使用受限的货币资金2552.88万元,流动负债合计6.02亿元。对于现金流承压的情形,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经营现状、货币资金情况等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

同时,深交所还要求公司结合连续大额亏损的状况、可能产生的预计负债等情形说明其净资产是否将持续下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改善措施。2019-2023年,各期末公司净资产同比增速分别为-25.90%、-6.29%、-17.03%、-22.41%、-20.92%。

钛媒体APP发现,公司现金流承压的背后,其应收账款金额比较高、同时计提坏账的比例也比较高。截至2023年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达11.21亿元。其中,账龄3年以上的达6.93亿元,按照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7.21亿元,截至2023年末已计提坏账准备5.74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及时性与准确性,相关销售的真实性。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公司2023年度的应收账款以及坏账计提情况,年报审计机构同样将此列为“关键审计事项”。

在现金流承压,亏损困境未解之时,公司还陷入纠纷案件。2021年12月31日,公司向深圳市艾特网能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艾特网能”)转让背书三份电子商业承兑汇票,金额共计8.03亿元。

2022年3月29日,艾特网能向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放弃上述8.03亿元商业承兑汇票的票据追索权。作为放弃追索权的条件,公司将11.37亿元设备抵押权转让给艾特网能。

目前,艾特网能向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立即向原告支付合同价款1.91亿元及违约金,并向公司提起仲裁,请求深圳国际仲裁院仲裁公司立即向原告支付合同价款6.13亿元及违约金。对于上述案件,年报显示,裁定驳回部分诉讼标的,余下诉讼标的移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审理。

此外,在2023年年报中,公司还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作为被告或被申请人的其他案件涉案金额共1902.8万元,案件尚未终审判决,无法判断是否形成预计负债。(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翟智超)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