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殷承良:未来3-5年,零部件厂商要想好抱哪条大腿|钛度车库

随着汽车产业新的模式出现,未来三到五年一定会有一个巨量的机会。

1

上海交通大学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创新中心首席研究员殷承良

2024年的车市,依然是卷字当头。“卷”不仅涉及整车企业,也第一时间传递到汽车零部件企业。毕竟,整车企业控成本,就会对零部件供应商提出一定的降本要求,零部件企业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随着中国市场进入严重内卷周期,在电动化、智能化赛道上,零部件企业如何生存乃至突破?

6月6日,在“2024上海国际低碳智慧出行展览会高峰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创新中心首席研究员殷承良判断说,未来3-5年,可以活下来的传统汽车厂是个位数,零部件厂商要想好抱哪条大腿。“选择可以活下来的车企去合作,那些活不下的最后可能会把你一起带到沟里面去。”

传统汽车的模式是“整车为王”的模式。在这种模式里,整车制造商具有绝对的主导权。殷承良用几棵树来比喻其中各环节的关系,“整车就是一棵大树,旁边土地就是市场,零部件就是树叶。只有大树干挣到钱了之后,零部件才可以挣钱,这是一个垂直生态。”

但现在随着车企的生产与研发模式的改变,也会对于零部件提出一些新的要求,比如现在车企整天说的与供应商是伙伴关系,但实际情况是如何呢?

殷承良指出,“以前是整车厂去零部件企业排队去做产品匹配,但现在是整车厂要求零部件厂商把团队带到车企的工厂里面来。”

他举例说,“零部件厂商总共就这么多人,现在被放到不同的地方去,所以哪怕很核心的零部件厂商的收益也可想而知,自然大幅度降低。”

除此之外,在传统模式下,车企假如想要电动化,比如需要改电机或者整合,那么就会使用自己的发展资金,譬如把在市场上挣的钱拿出3%或5%作为研发资金,研发完成之后,会再给到预期在什么时间可以把这个钱赚回来。但现在新能源汽车出现了烧钱模式,不再按部就班,而是先把这个市场抢了再说。

“这个时候真的拼不赢资本烧钱模式。”殷承良感叹道。

传统的“整车为王”模式日益遭遇挑战,不少零部件厂商也并未坐以待毙,而是开始尝试逆向整合,使得原来泾渭分明的零部件供应链的层次和体系(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三级供应商)变得特别模糊。

“过去三级以上的供应商,最后会变成一级,甚至是连一级都瞧不上,某种意义上是零级的概念。最典型的就是芯片,像英伟达,它过去就是三级以上的供应商,现在基本上变成一个一级供应商,甚至还想再往前再走一步。”在他看来,现在的价格战正是垂直生态整合的一个过程,后续这会是常态,打完的结果就是个位数量的整车厂留下。

垂直生态经历重整的同时,汽车行业开始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水平生态。

水平生态中既有小闭环也有大闭环。小闭环主要是指跟电脑、手机类似,有芯片,有操作系统,形成整个控制的一个小闭环,比如现在的华为系。所谓的大闭环,则是从完整的体系系统上,比如出现的智驾、底盘等这些新的东西。

“原来我们认为(这种模式)可能很久以后才会出现,但是其实已经在快速的出现,快速迭代了。”殷承良说道。

同时他还表示,一旦生态变成了横的,就会有一个巨大的利好出现———硬件单一化,系统软件平台化。“围绕这个趋势,未来三到五年一定会有一个巨量的机会。”

综合来看,目前汽车行业存在的两种模式正在以不同的状态发展,传统的垂直生态正处于整合过程,大打价格战,水平生态则是以超预期的速度迭代。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零部件厂商的发展,殷承良给出了几条建议:

第一,无论新技术的研发再艰难,也要掌握新技术。

第二,要持续的了解学习新的东西,包括互联网的东西,还有技术合作创新。

第三,选好合作伙伴,我认为三年到五年,最后可以活下来的传统汽车厂是个位数。选择可以活下来的车企去合作,那么活不下的,最后会把你一起带到沟里面去。

第四,签订合同的时候,明确帐期条款,保证现金流。“一定想办法把6个月的帐期搞成3个月,迅速的让那些该死的死的早一点,该关停并转的也关的早一点。”

第五,不要过度依赖单一的客户,多元化地化解风险。

第六,出海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好,要做好区域选择和投资模式。

(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韩敬娴,编辑|韩敬娴)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