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了,主持一哥还是无人接班?

钛度号
断档严重,主持届快没人了。

作者 / 郑容和,编辑 / 朱   婷

何炅回来了!!!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何炅,我回来了,想我了吗?」

上周五,何炅请假一期回来,不仅稳了节目军心,还顺便再为《歌手2024》增添几个新话题。

此前,何炅缺席《歌手2024》的录制,沈梦辰和海泉搭档,海泉非专业主持人出身,频繁嘴瓢尚能理解,但沈梦辰显然也没撑起《歌手》这个大场面。

节目一播出,“何炅快回来吧”“没他真不行”“这家要散了”等话题立刻冲上了当晚的热搜,同时,“湖南台没有能撑场子的女主持了吗?”的话题也立即就进入了各大社交媒体的热度话题讨论。

其实何止湖南台,央视主持人后继无人的话题也讨论了不止一次。这次,沈梦辰接不上亚当话的尴尬局面,也再次映照出了一个赤裸裸的现实——国产主持人的荒芜和消亡。

那英需要“帮助”,积极的网友们尚且还能列出一张写了不少合适的歌手人选名单。

何炅呢?摇人的话,谁能替代?除了双北cp的另一位撒贝宁,一时之间kk脑海里竟然想不出份量、能力、国民度相当的人选。

湖南系主持人们,都去哪儿了

2005年,各大论坛各类大量热门帖子三天两头就讨论“芒果谁能接何炅汪涵的班”。

如今,快20年过去了,这个能接班的人还是没出现。如果不是上一周何炅的缺席,或许不少人都没注意,也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汪涵的身影了。

2008年8月,湖南卫视沿用了当时红极一时的《越策越开心》原班人马,打造出了《天天向上》。核心主持团队是《越策越开心》的一号人物汪涵,初始阵容队伍有包含汪涵在内的8个人——欧弟、钱枫、田源、俞灏明、矢野浩二、陈英俊、董贝克。后来,那时带着《棉花糖》大热曲的小五(金恩圣)加入,陈英俊、董贝克退出。

节目大热,《天天向上》的广告冠名费一度飙升至2.5亿。那时,湖南系是真不缺主持人,天天兄弟团加上《快乐大本营》的五人组,还有储备的不少年轻面孔,繁花似锦。2010年前后离职的青年主持李好、李响、彭宇和马可都是当时大家叫得上名字的主持人。

2010年俞灏明因为《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时》事故受重伤,天天兄弟等待灏明温情味十足,但犹如多骨诺米牌一般,天天兄弟开始逐渐崩盘——2013年日本籍演员矢野浩二退出、2015年田源被爆出轨丑闻,退出、2015年小五返回韩国服兵役,退出、2016年,欧弟,退出。

后来,节目加入了王一博,还找来了大张伟救场,二代天天兄弟开启,在一段时间内挽救了颓势。但聚散不由人,散了的兄弟团,已经散落天涯四处。2021年8月24日钱枫身陷性丑闻,三天后发文宣布退出《天天向上》。

2022年10月6日深夜,节目悄然宣布停播,自此再也没有回归。

一个头部IP的溃败背后,除了人员自己不争气,还有大环境的变化。尽管后来的《火星情报局》汪涵坚持带上了田源,但故事已经没有办法回到最初。

同样骤然停播改版升级之后的人员变动也发生在陪伴一代人的《快乐大本营》。

节目停播之后何炅、谢娜、李维嘉、吴昕、杜海涛,五人组拆散。上其他综艺刷脸的刷脸,卖货的卖货,淡出的淡出,只有何炅一人仍旧常驻芒果系。2022年1月何炅带着新人撑起《你好星期六》,这时站在他身边的是芒果新人崔磊、袁帅和冯禧以及虚拟数字主持人小漾。

后来,跳过新人期直接留下和何炅搭档的是冯禧

就在大众以为这个新人要成为湖南系主持人新一代重点培养对象之时,2023年1月7日开始,冯禧在节目里隐身,3月2日,细心的网友们发现,她昔日镜头被打码,之后便再未出现在《你好星期六》的舞台。

这一年,湖南台失去的可不止冯禧。

2023年开年,原本芒果四小花(沈梦辰、刘烨、梁田和靳梦佳)之一的刘烨宣布离职,6月在芒果工作了11年的梁田宣布离开,至此,芒果四小花只剩下了沈梦辰和靳梦佳。前者上周被吐槽业务不精撑不起大场面,后者如今在《浪姐》刷脸。

从2004年巅峰时刻的“六朵金花”——李湘、曹颖、舒高、张丹丹、仇晓、杨乐乐的各自落幕,到如今四小花的散落,湖南系女主持人队伍无法挽回的走向了落寞。

市场需求变化,新人青黄不接,才是导致何炅不得不魔鬼行程的核心原因。

最忙的时候,身兼6、7档节目,芒果恨不得把所有重点项目都交给何炅。固定的《你好星期六》,头部IP《大侦探》,新开的《朋友请听好2》,招商不错的《向往的生活6》,高口碑音综《声生不息港乐季》……堪称铁人行程。

小花这边颓势无可挽回,湖南台的年轻主持人一代当中,目前最被看好也算得上争气的是芒果2016年签下的齐思钧。

2019年,齐思钧开始在《明星大侦探之名侦探学院第一季》刷脸,2020年至2023年连续四年主持《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尽管国民度上无法与两位台柱子齐平,但不少网友已经开始调侃他是未来的“芒果一哥接班人”了。

2022年是齐思钧最受重视的一年。这一年,他担任了《浪姐3》和《披哥2》这两档芒果头部IP的主持工作,之后2023年的《披哥3》与今年的《浪姐2024》也都由他担任主持,可见芒果对他的重视。

时过境迁,《歌手》这个王牌IP多年之后重启,关于主持人的故事从汪涵当年救场发言掌控全场,到何炅空缺一期观众紧急呼叫他回来,站在这一职业高峰的人仍旧还是二十年前熟悉的面孔。

主持人,无活可干?

2019年,央视时隔八年重启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持人大赛2019》。当时,“比完了干嘛?”是这个节目为数不多的讨论中颇为让人唏嘘的话题。

曾经这个节目一度被看作是主持人入职央视新闻类节目的快速通道。撒贝宁、胡蝶、王宁,还有更早之前的1988年的第一届金奖得主鞠萍,这些央视著名的主持人,都从这里脱颖而出,一跃进入观众视野。

2023年10月6日晚8点档《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3主持人大赛》上线播出,选拔依然在继续。但金奖得主是谁似乎已经无人关心。

这个行业似乎不再需要主持人了,哪怕是央视,也在近几年内流失了大量大家熟悉的面孔。

一转眼,欧阳夏丹已经离开央视三年了,去年10月,李思思从央视辞职,曾连续三年主持春节联欢晚会(2006年、2007年、2008年)刘芳菲也宣布离职。离开的,还有电影频道的瑶淼等等。

截图来自CCTV节目官网-主持人大全

如今,春晚主持更迭几轮,几乎再看不到熟练的面孔了。

主持人职能被边缘化是无可回避的现实。

回想一下,过去几年,新一代爆红的是央视记者王冰冰。靠的是甜美平和的笑容和亲切的个人形象以及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日常工作切片vlog。与央视主持人相关的高热度内容还有康辉的vlog、朱广权的饶舌以及高情商高智商的与何炅一道的双北cp撒贝宁。

毫无疑问,主持人的位置被真空了。

事实上,早在2015年,曾经靠《我爱记歌词》和朱丹一道红遍大江南北的华少就在其撰写的文章《主持人还有将来吗》写道:主持人似乎可以下岗了。

主持人落寞,新人难出,抛开业务上的讨论,真人秀遍地,棚综数量锐减,能分配给两人的主持工作其实也少得可怜。

留不下来,或许才是这一代年轻主持人的职业关键痛点。

湖南台主持人的现状就是这个行业当中最典型的代表。

马栏山这块地在国产综艺届的地位无需多言。这里产出了无数个国产综艺的国民IP,湘军始终走在国产综艺的前沿。

但即便是在综艺业务如此巅峰、品类层出不穷的芒果系,在梁田和刘烨辞职之前,留给她们的主持岗位也并不多。

真人秀并不太需要主持人,可以看到,年轻一代们基本上都在各类晚会里凑人数。哪怕是更有知名度的沈梦辰也类似。替代“主持人”功能活跃在各类综艺节目里的是杨迪、陈赫、大张伟、李雪琴、徐志胜等能够制造笑点又同时担任“接话”任务的艺人们。

时代往矣,这样的情况之下,主持人们的离开,确实是无奈又没有太多选择的选择。

而对于平台和电视台来说,从选拔到地方小节目培养再到升入核心节目的培养模式也显然没有性价比。比起培养,不如直接采用流量艺人。综艺的碎片边缘角色又无法取代前辈们一个一个节目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阅历沉淀功能。

回顾一下当初李浩菲在《快乐大本营》的职业经历,旁观者视角可以随意批评她的能力不足。但设身处地角色置换一下,cue流程都轮不到自己的工作,怎么可能换来显著的业务能力成长?

那么,那些退出或淡出主持届的主持人们都去哪里了呢?

李思思、欧阳夏丹到刘纯燕(金龟子)、郎永淳、王小骞、李小萌、曹颖、张蕾、张泉灵、杨澜、方琼、周洲、经纬等这些“央视主播”头衔的主持人几乎都相继涉足了直播带货领域。湖南台那几位也几乎都投身自媒体和直播了。

如今再问“综艺主持”这事,我们会想到谁?何炅、汪涵、撒贝宁、尼格买提还是董卿、杨澜、康辉……或许还有嘴瓢前的朱丹?

新人几乎没有,前辈有许多个也已经见不着了,综艺主持人,真的要消亡了吗?

本文系作者 文娱Talk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