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说唱2024》《说唱梦工厂》同台对打,说唱综艺如何玩出新意?

钛度号
谁是说唱之神?

文 | 文娱先声,作者 | 雨过炊烟,编辑 | 先声编辑部

什么,听说GAI把VAVA气哭了? 

在《说唱梦工厂》最新一期节目里,VAVA很欣赏尤凯兹的作品《女皇驾到》,“为什么男人有时候像狒狒”的歌词,更是道出了不少女性的心声。但GAI却认为她过于成熟,不具备可塑性,表示不会给合同,还硬刚VAVA,“你可以给”。绷不住的VAVA直接被气到泪洒舞台,坚持给出了合同,火药味十足的嘉宾互动,也将节目看点拉满。 

这个夏天,爱奇艺的《新说唱2024》与优酷的《说唱梦工厂》同台对打。 前者在爱奇艺首播站内热度高达8951;后者则在开播当日,迅速登顶猫眼、灯塔市占率TOP1,这两档综艺也为略为平淡的中文说唱再添了一把火。 

先说《新说唱2024》。先是诺米么以抽象diss《谢天谢地》引发网络狂欢,后有河南说唱之神在阿卡贝拉环节的歌曲《工厂》火速出圈,而海选环节中的各种整活说唱也引发了选人标准的质疑,算是稳住了的节目关注度。 

《说唱梦工厂》则靠着周杰伦首次参加说唱综艺的噱头打响了口碑,GAI和Bridge专程前往澳大利亚拜访周杰伦成为了一大看点。周杰伦也在节目里提到了自己对于说唱作品的要求,“英文少一点、方言多一点、不要有脏字,做说唱要松弛,也要有自己的个性”,算是为节目方指明了方向。 

那么,这两档说唱综艺同台对打,谁更有“爆款相”?在说唱节目做了这么多年后,面对挑剔的观众,还能如何做出新意? 

01 《新说唱2024》VS《说错梦工厂》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这两档说唱综艺亦是如此,前浪稳健领跑,后浪奔涌来袭。 

先看导师阵容,《新说唱2024》邀请了谢帝、杨和苏、法老、大张伟、热狗、张震岳、范丞丞等嘉宾,还有韩国黑泡圈的老OG Tablo加盟,两两组队,结成4组明星制作人。 

《说唱梦工厂》则以GAI、Bridge、艾热、早安、VAVA等种梦音乐旗下rapper为主,还邀请了欧阳靖、盛宇、小鬼王琳凯等加盟,共同组成4组厂牌经理人,王鹤棣担任梦想见证官,更有首次参与说唱综艺的周杰伦担任音乐造梦者。 

再看赛制设计,《新说唱2024》首次去掉了压力山大的freestyle环节,在阿拉贝拉海选环节后,后续通过1V 1对决、2V2对决、命题创作等多元赛程设计,从101组选手中“掘金”,玩法上有所创新。 

《说唱梦工厂》则在正片中去掉了海选环节,直接采用了「宽窄门」创新赛制,即选「宽门」拜经理人门下、选「窄门」自立门派,某种程度上也是行业残酷现状的再现。更为残酷的是,导师战队如果淘汰到只剩一人,厂牌就地解散,也就意味着导师有可能比选手还要先被淘汰。 

当然,对于音综而言,戏剧冲突必不可少。

《新说唱2024》中,谢帝、范丞丞选拔被称为拿到链子的前提是拥有成都户口,其跨组选人的做法更是令同组选手不满;法老&大张伟组的整活说唱,也在现场被选手diss像是在参与《中国达人秀》;不同组的选人标准也有差别,热狗组选手出错了可以重来,杨和苏组则是出错了直接走人,这些都引发了观众对于选人是否公平的讨论。 

《说唱梦工厂》里,红手指因为风格类似王以太被拒,令观众意难平,其他选手甚至吐槽节目是“梦碎工厂”;说唱组合hanji林一函、何克林和深水29合作演唱了一首《绝对领域》,而hanji作为节目第一个四通选手,他却选择“抛弃”同组兄弟,进入VAVA、盛宇的“天生我才”战队,为了抢hanji递出三个名额的欧阳靖、小鬼没抢到正主,反而收获了两个附赠品,心情着实碎了一地,也给节目增加了讨论度。 

除此之外,通过这两档综艺可以看出,今年的说唱也不再是川渝方言一枝独秀,各地方言说唱皆有地域特色,多点开花。

《说唱梦工厂》中,梨果橙、太空人合作表演的《摇》融入花手和喊麦,展现了东北说唱的特色,内蒙古选手伊荷演唱的《全部都招待》展现了内蒙古汉子的豪爽大气;《新说唱2024》中,李棒棒发扬了天津的“相声说唱”,巴顿藏式唱腔与艺术家式的自信让个人魅力满满,朝三带有秦腔风格的《英雄》也证明了融合陕西说唱的魅力。 

值得一提的是,《说唱梦工厂》出场的女性说唱歌手让观众看见了女性追梦的困境。 

单亲妈妈呆宝静坦言:“只有做音乐时,才不会被称为谁谁谁的妈妈”,但与其他追梦的说唱选手不同,她需要在一地鸡毛的生活中,遥望远方的月亮。40岁的大碗姐亦是如此,尽管她在演唱《追梦妈妈》时出现了失误,但作为半路出家的爱好者,如今以个人原创作品参赛已然足够获得众人的respect。 

整体来看,这两档综艺皆有一定的看点与话题度,究竟哪位选手能黑马杀出成为今年夏天的大爆款,值得关注。 

02 地上八年,中文说唱的轮回

时间倒回八年前,说唱综艺《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将hiphop这类小众文化推向了舞台中央,很多选手亦通过这档综艺转动了命运的齿轮。如今,这档综艺昔日捧出的顶流选手GAI、VAVA、Bridge等人已然在中文说唱圈占据了半壁江山。 

回想当年,与其他走主流路线的音综相比,《中国有嘻哈》将rapper们不加修饰的率真彻底暴露在镜头前,比如被问道:“你为什么要参加比赛?”他们不会拐弯抹角,只会说:“老子要红”。 

当年的那批选手尚未尝到走红的滋味,各个意气风发,桀骜不驯,始终将叛逆进行到底,节目冲突也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理和情绪释放。节目播出后,diss、battle、freestyle等说唱黑话在大街小巷尽人皆知。 

舞台上千帆竞发,舞台下风流云散。回顾《中国有嘻哈》选手的人生轨迹,也暗合了中文说唱的起起落落。

刚刚出道的PG One没过多久就陷入“夜宿门”事件,还因为歌词问题还被官媒点名批评,演艺事业就此断送,尽管屡次试水复出,但逃不过网友的喊打喊杀。2023年,PG One用王唯楚这个名字在微博公开道歉,曾经的年少轻狂,终究变成了时代的眼泪。 

GAI则摇身一变,从那个怼天怼地怼社会的四川袍哥,变成了新华流的文明说唱代言人,持续活跃在各大综艺里刷好感度。2020年,他回到《中国新说唱》担任导师;等到2022年,GAI参加《中国说唱巅峰对决》时,他直言:“我现在要以更文明的方式,来展现我的凶狠”,不知这算是成长,还是被迫成熟。 

Bridge起初留守在重庆结婚生子,后来跟随兄弟GAI前往北京继续逐梦,如今同样坐上了导师席位;VAVA依然自封为“中国说唱圈最强女歌手”,但时不时被网友调侃“排名又下滑一位”;安大魂因抑郁症去世,沈懿退出说唱圈,鬼卞则活跃在一些热度较低的节目里,继续抛头露面…… 

当2017年的那批选手纷纷成为导师后,曾经吊炸天的犀利,或多或少都消失了大半,并顺势承担起了为带新人的使命。而当年在《中国好歌曲》唱着“老子明天不上班”的谢帝,意外靠着诺米么的diss再度出圈,不禁让人看见了时代风向的变化,年轻人心态亦因此发生了转变,从崇拜洒脱自由变成了怂怂更健康。 

正如功夫胖歌曲《一代》所唱的,“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当你我逐渐发迹。有的成了历史,有的成了角儿。有人成为明星,有人跟着学”,歌词唱出了一代说唱人的颠沛流离,也点出了中文说唱的挣扎与对抗。 

如今八年过后,最火的说唱综艺依然是《中国有嘻哈》。 

归根结底,说唱综艺鼻祖的繁荣景象,源于说唱文化在地下积蓄多年的厚积薄发,rapper们第一次得以将自己的作品集中在舞台上疯狂燃烧,满足了观众对于说唱的猎奇与向往。经过多年发展,若想达到昔日的全民盛况,难度不言而喻。 

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这门生意还在,说唱综艺注定还会继续做下去。 

03 啃老本与创新难,说唱综艺如何玩出新意?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炒情怀,一半搞创新,这也是说唱音综近年来延续的模版。 

说唱音综乏力,已然是不争的事实。但各大平台依然绞尽脑汁,试图通过创新破局,并争取解决说唱青黄不接的顽疾,为说唱行业注入新鲜血液。 

这就不得不提到将说唱带到地上的爱奇艺。从说唱综艺的更迭顺序可以看出,《中国有嘻哈》之后,爱奇艺在找新人与情怀牌之间反复横跳,《中国新说唱》和《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几乎无缝衔接,每次创新的效果倒是在前几期立竿见影,还真的推出了不少当年的爆款歌曲。 

纵观近年来的音综,除了《中国有嘻哈》、《说唱新世代》、《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兼具热度与口碑,豆瓣评分超过7分,其余的说唱音综就多少有些暗淡了。据云合数据显示,2021年上线的说唱综艺《黑怕女孩》、《说唱听我的2》、《少年说唱企划》都没能挤进网综有效播放榜TOP10。 

不过,说唱综艺的创新并未停止。 

比如《说唱新世代》就将说唱的真人秀属性挖掘到了极致,以游戏化的赛制激活了观众的兴趣点,重表达的节目取向也扭转了一些人群对说唱的刻板印象。但并非所有的创新都能成功,《黑怕女孩》将镜头聚焦于女性说唱选手,《少年说唱企划》则旨在选拔未来之星,但种种因素下,最终未能在市场上激起更大的水花。 

说到底,说唱作为一种舶来品文化,其探索的方向离不开本土化。 

正如以往那些出圈作品所证明的,中文说唱要表达的不只是peace & love,也可以是植根于每个人内心的乡土情怀,将本土意识和文化认同融入到说唱里才是从小众进击大众的那把钥匙。  

本文系作者 文娱先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