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薛高创始人也要加入“真还传”,“雪糕刺客”后又上演“红薯刺客”?

钛度号
眼看钟薛高起高楼,眼看钟薛高楼塌了。

文 | 雷达财经,作者 | 孟帅,编辑 | 深海

在全民皆可直播的网红经济时代,曾有不少网友戏谑道,“宇宙的尽头其实是直播带货”。尽管网友的调侃稍显夸张,但如今直播间似乎的确已经成了越来越多创业失败者们的收容所,就连钟薛高创始人林盛也要靠直播卖红薯来还债。

谈及直播还债,林盛坦言自己做好了头俩月挨骂的准备。5月28日,林盛在淘宝注册的账号“钟薛高老林”正式开启直播首秀。雷达财经了解到,林盛在这场直播中出镜时间约为四个半小时,该直播共吸引了84万多人次的观看,但截止发稿该账号的粉丝数尚未破两千。

直播间里,林盛卖的红薯42.9元5斤。这个售价引发许多网友热议,有网友在直播间直接吐槽:“刚出了雪糕刺客,现在又来红薯刺客”。

回顾钟薛高的发展史,这个诞生于2018年的网红雪糕品牌,曾凭借林盛的营销和包装在高端雪糕市场取得不俗的销量成绩。然而,“雪糕刺客”、“雪糕烧不化”等事件,却将钟薛高一次次地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仅仅几年时间,消费者们便见证了钟薛高的大起大落。

尽管林盛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不跑不赖不怂”,但钟薛高目前的境况并不乐观。天眼查显示,目前,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累计被执行金额达983.13万元;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及林盛被下达限制消费令;该公司目前还有7条股权冻结信息。

创业不成功,不如直播卖红薯?

浩瀚的互联网海洋中,一个又一个因创业失败而背负巨额债务的失意者们相继涌入直播间,试图通过直播带货上演“真还传”。

罗永浩凭借交个朋友上演“咸鱼翻身”的戏码后,被调侃“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不久前也宣布将通过包括直播带货形式在内的个人IP商业化还债……而就在5月28日,一手打造出钟薛高这一品牌的林盛也已加入直播还债的队伍。

早在今年4月,新浪财经CEO邓庆旭就曾发微博称,钟薛高创始人林盛被“限高”后,坐了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二人一起吃饭时,林盛对他说自己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

随后,林盛通过个人微博回应此事。林盛在微博中表示,“没有想到,我的一句朋友间承诺登上了微博热搜。虽然钟薛高目前面临诸多困难,但我们努力改变负起责任的决心没有改变。励精图治,肩负起对员工、伙伴和社会的责任!”

今年5月,林盛曾做客吴晓波的直播间。彼时,林盛透露律师曾建议其换掉钟薛高的法人,但遭到他本人的拒绝。在谈到如何还债的话题时,林盛称公司可能会涉足直播等新业务,“不管卖雪糕还是卖红薯,都会一分一分,一点一点的去还员工、供应商的钱,会始终认这个账”。

雷达财经注意到,目前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已在淘宝注册了名为“钟薛高老林”的直播账号,该账号的签名为“好好做产品,好好还债,好好在一起”。

而在5月27日,“钟薛高老林”账号其实已经开启了一场直播。不过,林盛并未在这场直播中露面,负责出镜直播的工作人员表示,本场直播并非是正式直播,正式直播将在5月28日进行,直播间的背景上也写有“钟薛高老林直播卖红薯”和“钟薛高老林28日19点来”的字样。

但从这场预热直播的效果来看,“钟薛高老林”直播间还有一些存在改善的地方。比如,直播开始时出镜主播的收音效果很差,甚至还能听到直播间其他工作人员谈话的声音。

据雷达财经统计,“钟薛高老林”5月27日进行的这场直播共上架了18款商品,其中有5款商品为钟薛高的雪糕。因为供应链跟不上只有部分现货可卖的原因,其直播间还上架了红薯、麻花酥、挂面、茶叶、沙琪玛、瓜子、口香糖、洗手液、食用油等商品。

5月28日,“钟薛高卖红薯还债能东山再起吗”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二的高位。不过,林盛能否通过直播带货上演“真还传”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截至发稿,“钟薛高老林”在淘宝平台的粉丝数尚未破两千,而该账号5月27日的预热直播观看人数也仅有2.5万。

5月28日晚19时,林盛卖红薯还债的直播首秀如约登场。值得一提的是,“钟薛高老林”直播间的背景板上写有729这个数字。据林盛透露,这个数字是被公司拖欠薪资员工的人数,自己会努力把这个数字降下去。

林盛在直播间坦言,钟薛高在过去的一年中运营得不太好,“主要是我的责任,我的问题,导致资金流非常紧张,甚至有大量员工的薪水、补偿金、报销没有及时兑付。不管公司发生了什么,我们积极反省,努力自救,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继续卖钟薛高、开直播或者做其他事情,希望能尽量把公司恢复到正常运营状态,一点点把欠的钱还上。”

值得注意的是,林盛直播首秀时,其购物袋内几款钟薛高雪糕的关联店铺并非粉丝达234万的钟薛高旗舰店,而是一家名为“农历四月企业店”的店铺。据淘宝网店经营者信息显示,该店关联公司为杭州农历四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注册资本达100万。

同时,在这场直播的过程中,有消费者反映自己无法下单钟薛高的产品(地址无法送达)。林盛对此解释称,公司在关闭钟薛高的仓库,目前仓库只有三四个,很多区域无法覆盖,“公司在控制成本,撤仓,希望直播一段时间后,能慢慢恢复到现金流正常,我们再陆续把仓开起来。”

网红品牌钟薛高的“红”与“黑”

作为一手打造出钟薛高这一网红雪糕品牌的创始人,林盛其实深谙营销之道。早在还未创办钟薛高品牌之前,林盛就曾在广告行业摸爬滚打多年。

在广告公司创业时期,林盛曾与不少知名品牌有过合作,像冠生园、大白兔、康师傅等快销品牌都曾是林盛的甲方。在众多的合作案例中,林盛操刀的两起雪糕品牌营销案例更是让其在业内获得了不少认可。

在林盛公司的营销助力下,起家于东北的马迭尔成功走出东北;而在林盛公司的操盘下,另外一家来自东北的雪糕品牌中街1946也成为了国内知名的网红雪糕品牌。

与其一直给他人做嫁衣,不如直接自己下场。2018年,林盛正式决定亲自进军雪糕赛道。从百家姓中摘取的“钟”、“薛”、“高”三个字,成为了林盛创办雪糕品牌的名字。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钟薛高”与“中雪糕”同音,寓意着中国人自己的雪糕。

而林盛过往操刀其它雪糕品牌的经验,也被运用到了自家的钟薛高之上。瓦片式的外观、回字形的花纹、写满广告文案的雪糕棍,成为了林盛帮助钟薛高提高身价而量身打造的包装方案。

在林盛看来,做品牌必须先让自己成为网红。网红是通向品牌的必经之路,就像20年前CCTV是通向品牌的必经之路一样。成为网红之后,再努力走向长红,坚持加上时间才会变成品牌。

得益于林盛过往的成功案例,许多投资方随即便向钟薛高投来关注的目光。天眼查显示,自成立以来,钟薛高累计获得过4轮融资,包括真格基金、经纬创投、峰瑞资本、头头是道、天图投资、元生资本等在内的投资方都曾给予钟薛高真金白银的融资支持。

在精准的营销包装和资本的强势助力下,钟薛高的成长速度十分惊人。有数据显示,成立仅仅三个月的时间,钟薛高线上首发的6款原创产品一经发售便全部售罄。2018年双十一当日,钟薛高推出的2万份零售价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在15小时内全部售罄。

成立16个月之际,钟薛高的营业收入便达到了1亿元的规模。在2021年5月到2022年5月的一年时间里,钟薛高共计卖出1.5亿只雪糕,增长高达176%,其营收更是再度飙升至8亿元的水准。

而同年天猫双十一冰品销售第一名的得主也是钟薛高,排在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分别是同样定位中高端的倾心冰淇淋和林盛曾操盘过的中街1946。截至2022年5月,钟薛高的累计雪糕出库数达2.2亿片。

不过,看似风头无两的钟薛高,也时常卷入各种争议之中。产品并不算“亲民”的价格,便是钟薛高被众多消费者吐槽的原因之一。据悉,钟薛高常规款雪糕产品的定价大概在13元至18元之间。由于钟薛高的产品在部分线下门店售卖时并未进行明确的价格标识,导致一些消费者结账时直呼其“雪糕刺客”。

除了高于大众雪糕产品的价格,产品烧不化事件也让钟薛高饱受舆论的考验。2022年7月,“钟薛高31度室温下放1小时不化”的话题,一度引发网友热议。随后,一段网友用打火机点燃钟薛高雪糕疑似烧不化的视频,又再度引发外界的广泛关注。

基于前述情况,有不少网友担心,被外界誉为“雪糕界的爱马仕”的钟薛高,是否在产品中添加了防腐剂、凝固剂才导致雪糕长时间不化。

面对网友和消费者提出的质疑,钟薛高解释称,并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融化呈粘稠状是因为产品本身固形物含量达到40%左右,除部分原料本身含少量水外,配方未额外添加饮用水。因为产品的固形物高、水少,因此完全融化后自然呈粘稠状,不会完全散开变成一滩水状,而固体无论如何融化也不能变成水。

不过,对于添加问题,钟薛高也表示,为在货架期内保持产品的良好风味和形态,产品仅使用极少量的食品乳化增稠剂,均严格按照国家相关标准添加,可放心食用。钟薛高还认为,用烤雪糕、晒雪糕或者加热雪糕的方式,来评断雪糕品质的好坏并不科学。

钟薛高跌落神坛

去年在接受《红星资本局》专访时,林盛曾反思钟薛高之所以被外界送上“雪糕刺客”的称号,是因为钟薛高跑得太快、下沉得太快了。很快地沉下去,其实是个双刃剑。

为了改善品牌在消费者心目中“雪糕刺客”的固有印象,钟薛高在去年3月推出了售价仅需3.5元的平价款系列冰品“Sa'Saa”。不过,这款内部代号为“钟薛不高”的产品,后续并没能在市场上掀起太大的水花。

而经历了多场风风雨雨之后,钟薛高最终还是没能挺住。去年下半年,钟薛高拖欠员工薪资、拖欠合作伙伴货款的消息开始在网络上扩散。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钟薛高位于上海杨浦区的办公地,也从两层缩减为一层。

随着时间的推移,钟薛高面临的情况不断恶化。在去年末举行的2024年全国经销商大会,钟薛高将大会的主题定为了“至暗时刻,向光而行”,林盛还表示“今年只做3个亿的生意”,而钟薛高参会的经销商数量已从此前的580多个降到100多个。

天眼查显示,目前钟薛高关联公司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存在两条被执行信息,累计被执行总金额达983.13万元。

其中,今年2月,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81.81万元。

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对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关联对象为林盛。伴随着钟薛高的经营陷入困境,林盛如今也沦落至只能坐绿皮火车与好友赴约聚餐的境地。

今年4月,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又被丹阳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901.32万元。

截至目前,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共涉及36起司法纠纷,其中该公司担任被告的纠纷数量达34起,这些纠纷涉及的案由包括服务合同纠纷、加工合同纠纷、快递服务合同纠纷、承揽合同纠纷、侵害商标权纠纷、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广告合同纠纷等。

此外,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目前还有7条股权冻结信息。今年2月,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持有的钟嘉(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价值500万的股权、盘箸有喜(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价值1000万的股权、殊趣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价值2000万的股权被嘉兴市秀洲区人民法院冻结。

雷达财经注意到,自去年8月之后,钟薛高的官方微博已许久未发布新的微博;同官博一样,钟薛高的官方公众号自去年8月后一直也处于停更状态。

官方社交帐号“失声”的同时,钟薛高的官方网站目前也处于无法正常访问的状态,而钟薛高旗舰店的官方微信小程序目前仅上架有一款商品。

在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钟薛高是一个网红品牌,它的壮大是靠资本推动和流量支撑起来的。如果它的产品品质不能匹配其价格时,它的供需关系就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林盛直面债务没有选择逃避的行为值得鼓励,但他能否通过直播还清债务仍存在不小的挑战,毕竟不是每一个创业失败者都能像罗永浩一样上演“真还传”的桥段。尽管林盛颇擅营销,但其知名度不及罗永浩,在直播赛道也算个新人,因此其在面对直播镜头时能否和罗永浩一样掌控好直播带货的节奏,并将自己个人IP的影响力最大化,都将可能影响到其直播效果以及还债的进度。

本文系作者 雷达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