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张小龙最忌惮的人,要坚持不住了?

钛度号
曾经是微信的对手,现在被边缘化的情绪社交,接下来该怎么走?

文|BT财经数据通

微信张小龙曾经最忌惮的一个人,其实是陌陌和探探的创始人,唐岩。

陌陌的创立可以追溯到2011年,当时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智能手机的普及让移动社交应用成为可能。陌陌的创始人唐岩看到了陌生人社交的潜力,决定开发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应用,以满足用户结识新朋友的需求。

陌陌最初的定位是“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工具”,用户可以通过陌陌查看附近的人,并与他们进行互动。这种基于位置的服务(LBS)迅速吸引了大量用户,尤其是年轻群体。

为了跟当时初露头角的微信竞争,陌陌在功能上不断创新,推出了“附近的人”、“群组”、“动态”等功能,使用户能够在不同的场景下进行社交互动。这些功能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社交体验,提高了用户粘性。

随着功能的不断完善和口碑的传播,陌陌的用户数量迅速增长。到了2013年,陌陌的用户数已经突破了1亿大关,成为了中国社交应用市场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也就在这个时候,陌陌成为微信最重视的对手。

但唐岩遇到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资金链快不稳定了,商业模式探索成为当时他考虑的重点。在2014年,陌陌推出了虚拟货币系统,用户可以通过购买虚拟货币来送礼物、增加曝光度等。此外,陌陌还引入了直播功能,允许用户进行直播互动,并通过直播打赏等方式实现盈利。

就在这一年,成功在商业模式探索中尝到甜头的陌陌,引发国际资本注意,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成功上市,这标志着陌陌从一个创业公司成长为一家公众公司,也为其后续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资源和可能性。

随着公司的发展和市场的变化,陌陌开始进行品牌升级,逐渐从一个单纯的社交工具转变为一个综合性的社交平台。2018年,陌陌科技更名为挚文集团,旗下除了陌陌,还包括了探探等其他社交产品。

然而,可能是过早进入商业化,让陌陌的关注度和活跃度开始降低,其商业业绩也出现下降趋势。而这样的变化,已经连续3年以上。最新的财报显示,这种趋势并没有得到反转。

北京时间5月28日,挚文集团公布了2024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24年第一季度,挚文集团净营收为25.604亿元(约3.54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9.4%;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2024年第一季度归属于挚文集团的净利润为5990万元(约830万美元),同比降幅超过85%。

从数据来看,陌陌和探探接下来还坚持的住吗?

不断下滑的一季报

2024年第一季度,挚文集团的净营收为25.604亿元人民币,较2023年同期的28.189亿元下降了约9.4%。这一下降趋势表明,尽管公司超出了华尔街的预期,但其营收增长动力正在减弱。

关键,净收入在2022年一季度还有31.48亿元,本身这个数字就已经比2019年第四季度46.88亿的上市后营收最高峰下降接近40%,现在2024年一季报的营收比4年多前几乎腰斩。

在核心业务方面,2024年一季度陌陌和探探的营收分别为23.2亿元和2.4亿元,运营利润分别为4.3亿元和2860万元。具体来看,一季度直播服务营收为12.4亿元;增值服务营收为12.9亿元,包括虚拟礼物服务营收以及会员订阅服务营收;移动营销营收为2660万元;移动游戏营收为40万元。

问题是在付费用户方面也出了问题,2024年第一季度陌陌App的付费用户数从去年同期的780万降至710万,探探App的付费用户数也从去年同期的160万降至110万。付费用户数量的减少反映了用户对挚文集团产品的支付意愿可能在降低。

2024年第一季度的成本和支出为21.2亿元,同比降低12.4%。对于成本和支出的减少,挚文集团方面表示,主要得益于在人事成本方面持续优化,新授予期权的公允价值较低导致的薪酬费用以及期权奖励费用的减少;同时直播业务营销推广费用的减少导致的销售与市场费用的减少,以及低效渠道营销支出的减少。

可是,这一成本削减并未能有效转化为利润增长。这可能暗示公司在运营效率和成本控制方面存在问题。

2024年第一季度,挚文集团的净利润为520万元,与2023年同期的3.903亿元相比,出现了显著下降。此外,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的净利润也从4.719亿元下降至5990万元,降幅超过85%。这一巨大的利润缩水,对投资者而言是一个警示信号。

再加上2024年第一季度挚文集团每股美国存托股(ADS)摊薄净利润从2023年的0.31元降至0.03元,这一下降幅度超过90%,对股东的回报产生了负面影响。

挚文集团董事长兼CEO唐岩表示:“年初以来挚文在陌陌、探探及新产品的战略重点执行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产品创新及利用技术进步的能力让陌陌在帮助用户探索新的社交关系和建立有意义的互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为长期保持用户和营收规模奠定了坚实基础。并且,挚文的海外团队加速了本地化进程以推动新产品持续增长。”

可从财务数据分析能看出,挚文集团在2024年第一季度面临了营收和利润的双重下降,付费用户数量的减少也表明了市场需求的减弱。虽然公司在成本控制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这并不足以支撑其长期的盈利能力。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挚文集团当前的财务状况和市场表现并不乐观。利润的大幅下降和付费用户数量的减少,都指向了公司可能存在的运营问题和市场竞争力的下降。投资者在考虑投资挚文集团时,需要谨慎评估其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市场前景。考虑到当前的财务状况,投资者可能需要重新考虑其投资组合中挚文集团的比重,以降低潜在的投资风险。

破局在出海?

自2022年起,挚文集团开始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出海。这不仅是为了拓展更广阔的市场空间,更是为了打破国内市场的增长瓶颈。然而,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其中充满了挑战与未知。

挚文集团的出海策略主要聚焦于中东北非(MENA)、欧美和东南亚三大区域。针对不同市场,挚文推出了各具特色的产品。在中东北非,Soulchill这款语音APP成为了挚文的主打产品;在欧美,他们则尝试以迪士尼风格的模拟经营游戏“童话镇”吸引女性用户;而在东南亚,探探的品牌影响力被进一步放大,以吸引更多年轻用户。

尽管挚文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如Soulchill在中东市场的付费用户数和营收均有所上升,探探在印尼市场的收入也呈现出可观的增长,但这并不能掩盖其出海之路的坎坷。

事实上,挚文的出海之旅可谓是一波三折,屡战屡败!从早期的MO、Blupe,到后来的Olaa、Voga,这些尝试都像是玩了个“碰碰车”,最后都惨烈地撞上了失败的“墙壁”。

早在2012年,也就是陌陌刚崭露头角的第二年,挚文就迫不及待地想在海外秀一把,推出了名为“MO”的分身。可惜啊,那时候的“陌陌”还是个嫩头青,对海外市场更是一头雾水,结果这第一次出海就像是场“大冒险”,匆匆忙忙地就结束了。

到了2014年,挚文赴美上市的那一年,他们又来了个“地理位置大挑战”,推出了Blupe,想靠聊天群组等功能在海外闯出一片天。可结果呢?Blupe又成了个“短命鬼”,没多久就黯然收场了。

前两次的出海经历,让挚文彻底“死心”了,决定还是乖乖地在国内发展,不再做那“白日梦”。接下来的五年里,挚文几乎就是“闭关修炼”,没啥“海外”动静。

可到了2019年,社交产品出海的浪潮又涌了起来,挚文也按捺不住,决定“随波逐流”一把。他们在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推出了Olaa,结果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Olaa悄无声息地就消失了。

2020年,挚文又搞起了“陌生人社交大战”,推出了Voga和Soulchill。可惜,Voga这个游戏化的社交产品,玩法太过老套,很快就凉了。只有主攻中东市场的Soulchill还算争气,一直活到了现在,产品规模都能排到中东市场前三了,总算是挚文出海历史上的一点“亮色”。

除此之外,自2021年7月后,探探海外版在印尼市场那可是“风生水起”,下载和活跃用户规模都超过了Tinder,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虽然挚文“四战四败”,但在这大趋势下,他们还是选择坚持加速出海的策略。特别是唐岩回归后,对海外业务的拓展似乎更加重视了,看这架势,他们可是要“越挫越勇”,非得在海外闯出一片天地不可!

据时代财经消息称,2023年5月,挚文迅速启动了三四个不同的出海项目,瞄准中东、北非等地市场。此外,出海项目的领头人均被视为唐岩“自己人”,在公司内部,被认为是唐岩押注出海决心的体现。

作为被公司寄予厚望的新增长点,十一年来挚文在海外吃了不少亏——“积攒了大量经验”,这第五次出海究竟能否成功?没人知道。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新出海项目还处于孵化期,在财报中只显示成本的累积,对于业绩的增色没有那么明确。

资金链还撑得住

对于唐岩来说,现在的挚文好像还撑得住,原因就在于整体的资金链比较稳定。

在现金和现金流方面,截至2024年3月31日,挚文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存款、长期存款、短期限定性现金和长期限定性现金为151.2亿元。2024年第一季度经营活动带来的净现金为4亿元。

不难看到,公司在2024年一季度未能实现营收同比增长的原因,还是在于用户活跃度的下滑,以及付费客单价的下滑。但从盈利的角度来看,挚文集团之所以能实现盈利,在于公司持续了去年全年执行的强控成本策略。

成本及费用端方面,挚文集团当期公司的收入成本、研发费用、营销费用及管理费用同比再度下降。总成本和费用为21.2亿元,同比降低12.4%。

本季度成本和支出的减少,其原因除了裁员减薪以及降低陌陌和探探的营销支出外,降低直播分成也是重要因素。按相关之前公告的解释,成本减少的部分原因在于陌陌App上与提供直播服务的主播收入分成的减少,以及与虚拟礼物服务中虚拟礼物的接受者收入分成的减少。

这样的一系列操作下来,其实让整个公司持有现金水平远高于公司当前的市值,也就是说即使不谈未来想象空间,仅以当前破净状态衡定,挚文集团也是被市场低估的。

也因此,挚文集团为了提振股市信心,相关动作不断。

一方面,在股票回购方面,2024年3月14日,挚文集团董事会批准对“股票回购计划”进行修订,将“股票回购计划”的时间延长至2026年6月30日,并扩大“股票回购计划”的规模,至多回购总价值为2.861亿美元的股票。

基于上述计划,截至2024年5月28日,公司已在公开市场回购了约2230万股美国存托股(ADS),总额约1.226亿美元,每股美国存托股(ADS)的平均支付价格为5.48美元。

另一方面,在分红方面,2024年3月份,挚文集团董事会宣布了每股美国存托股(ADS)派发0.54美元,即每股普通股派发0.27美元的特别现金股利方案。这些现金股利已于2024年4月30日支付给2024年4月12日交易日结束后仍登记在案的股东。此次派发的现金股利总额约为9890万美元。

但问题是,这种讨好资本市场的举措对于股价影响有限,发一季报当日其股价曾下跌10%,后续有部分回涨,截止2024年5月28日收盘,也只稳定在4.84美元/股,比上一个交易日下跌12.32%,比3月13日年内股价最高点7.745美元一股,市值跌去近40%。

看来,如何扭转资本市场对于挚文估值的看法,可能应该成为接下来唐岩关注的重点。不然,后面的路并不好走。

本文系作者 BT财经数据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