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品铺子大股东套现,杨红春也要撤了?

钛度号
管理层已经大换血。

文 | 大V商业,作者 | 房丽强

良品铺子大股东继续减持。

5月18日,良品铺子连发两则公告,公司大股东达永和宁波汉意计划减持,达永和宁波计划均减持不超过1203万股,合计2406万股,占总股份比例高达6%,其中达永为今日资本徐新持有。

(良品铺子公告:宁波汉意减持计划)

此次减持令人关注的一个信号是,宁波汉意为良品铺子创始团队杨红春、杨银芬控制,也就是良品铺子的合伙人公司,此次减持为良品铺子上市以来创始团队首次减持。

此前,2020年2月良品铺子上市,创始团队均承诺36个月内不进行减持。

良品铺子创始团队持股公司中,宁波汉意、宁波良品投资管理为一致行动人,宁波汉意持股35.38%,宁波良品投资持股2.99%,持股比例合计38.36%。

创始团队减持背后

良品铺子此次减持,要和之前的经营动作相关联。

有三个信号连起来看,良品铺子的这次减持目的可能更加清晰:创始团队减持、换帅、核心高管离职,同时也指向了良品铺子要去家族化。

首先是创始团队减持。

良品铺子此次减持的主体是宁波汉意,由杨红春、杨银芬、张国强和潘继红共同实际控制人,良品铺子上市之初共间接持有共计46.96%股份。

良品铺子自2020年2月上市,上市36个月内为锁定期。2023年5月,也就是解禁过去3个月后,良品铺子股东宁波汉亮、宁波汉林、宁波汉宁、宁波汉良,也就是员工持股平台开始减持,共减持600多万,套现1.4亿元,占员工持股比例的1.5%,员工持股比例的40%。

过去一年多,高瓴、今日资本都在在大幅减持,但此时,创始团队还没有动作。

本次减持,宁波汉意计划减持不超过1203万股占总股本的3%,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比例在宁波汉意持股占比为8.5%。

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杨红春持股占宁波汉意58%,杨银芬占比22%,张国强和潘继红占比10%和7.1%。

宁波汉意此前的承诺中还提到,在发行人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超过本人所直接和间接持有的发行人股份总数的25%。

所以此次减持只有杨红春和杨银芬符合条件另外,宁波汉意还有5870万占自身41%的股票质押。

其次是换帅。

23年11月,杨银芬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杨红春则是退位仅担任董事。

良品铺子的创始团队一共是三个人,分别是杨红春、杨银芬和张国强,此前杨银芬担任良品铺子总经理,2022年9月杨银芬曾辞去总经理职务。

此次再次担任总经理,被外界认为是良品铺子的整体转型和变革。过去几年,零食赛道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行业整体增速放缓,低价量贩成为主方向。

杨银芬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带领良品铺子实现线上渠道布局、上交所主板上市等多项里程碑式突破。

这也是上文中的判断,杨银芬作为新上任的董事长,上任不足半年开始减持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杨红春是最大可能通过宁波汉意进行减持。

第三是良品铺子管理层大换血,也有去家族化的迹象。

良品铺子作为线下门店起家,早期有众多的家族人员参与到良品铺子的创业和连锁生意中。

以宁波汉意的法人/负责潘梅红,是杨红春的妻子,而宁波汉意的实控人之一潘继红,则是潘梅红的妹妹。

2022年8月,潘继红辞去董事一职。

此外,还有众多元老,已经从职能岗位换下。创始人之一的张国强,2023年董事换届后,不再担任副总经理,仅任董事,还有贾利明、揭晓峰辞去副总职位。

相应的是,徐然、柯炳荣、李好好、刘玲、金安等副总组成新一代管理层。

大股东加速逃离

良品铺子的这些变化,都和零食行业这两年新格局的产生有关。

2019年,包括良品铺子在内的休闲零食企业错误地押注了高端化,行业增长遇到了瓶颈。

相反,量贩零食快速增长,对包括良品铺子在内的休闲零食企业造成了冲击。2023年良品铺子营收80.46亿元较2022年下滑14.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6500万大幅减少68.82%。

良品铺子也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23年初良品铺子押注赵一鸣零食,后者A轮融资良品铺子跟投,结果不到一年,赵一鸣零食和零食很忙合并,而就在合并前的不到一个月良品铺子退出赵一鸣零食的股东之列。

一年的时间,良品铺子从看准量贩零食投资下场,再到赵一鸣零食出售退出牌桌,良品铺子失去的不仅是间接控制的市场份额,还有时间窗口。

2023年2月,赵一鸣零食完成1.5亿元A轮融资,由黑蚁资本领投,良品铺子跟投。

与此同时,良品铺子也在自力更生。23年11月,良品铺子明确了对旗下量贩零食品牌零食顽家的开店计划,规划今年新开店500家。

据了解,零食顽家是良品铺子于2022年拓展零食量贩连锁业务推出的新品牌。方正证券10月17日研报显示,截至10月13日,零食顽家湖北省门店数超300家,已覆盖湖北省全域。

结合良品铺子出售赵一鸣零食股份,无论是受到刺激还是“取经结束”准备单干,良品铺子都开始转向量贩零食。

而且杨银芬的回归,第一个动作就是发公开信,向市场宣告大幅降价。

其实,零食企业早已不香了。

不只是杨红春可能有撤退的打算,作为春江水暖鸭先知的风险投资,高瓴资本和今日资本此前的减持,早已经对零售行业打上了标签。

除了本次计划减持的今日资本,据统计高瓴资本21年到23年多次减持,从持股比例13%到目前仅1.24%,几乎清仓。

(良品铺子公告:达永(今日资本)2023年减持情况)

另外,今日资本也紧跟其后多次出手。在本次公告之前,达永有限已经两次出手减持。2023年5月至11月末,达永有限累计减持1704万股,减持总金额4.04亿元;随后今年1月至2月,再次减持1203万股,总金额超1.99亿元。两次减持后,达永有限的持股比例由30.3%降至23.05%。

资本市场不看好,良品铺子股价屡屡下跌,已经从最高点的85元每股下跌到当下的15元每股,蒸发超过80%。目前良品铺子市值61亿元,市值还不如营收只有其一半的盐津铺子,后者因为踩中了量贩零食的风口,成为四家零食上市企业中23年营收唯一大涨的休闲零食企业。

本文系作者 大V商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