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跃进“大别山”

钛度号
这次,凭借着比特斯拉更低的价格,以及更方便的换电补能,再加上国产新能源堆到极致的用料和配置,L60到底能不能像当年跃进大别山的队伍一样,在Model Y的心脏打进一根钉子,继而改变整个蔚来公司?

文|刺猬公社,作者|园长

新能源汽车发布会看得多了,很容易就会发现,只要现场里有老人或者小孩,那就一定代表着这个产品正在想尽办法,试图和家庭用户交上朋友。

在2024年国际家庭日,蔚来第二品牌乐道的发布会也是一样。不仅如此,我还发现李斌这次和夫人王屹芝一起,出现在了现场;虽然整个晚上李斌讲得不多,把主要的视角交给了新面孔、乐道总裁艾铁成,但在演讲中,他还是分享了自己作为新手父亲的体验。这次的“拖家带口”,和发布会当天的国际家庭日“呼应上了”。

早在2022年,就有消息称蔚来正在筹备其第二品牌,价格更低、主打家庭用户。那时的内部代号还叫“阿尔卑斯”。但中国的汽车市场的版本更新太快,北欧情调的名号“阿尔卑斯”,略显慢慢悠悠、不合时宜,后来被改名为更本土化、也更有战斗气息的“大别山”。

千里跃进,满盘皆活。每个人知道这个名号背后暗含的决心与渴望。除了家庭,整场发布会上被提及最多的车型就是特斯拉Model Y:

价格21.99万元,比特斯拉便宜3万块;百公里12.1度电,比特斯拉少0.4度;屏幕,比特斯拉大一号;900V高压,特斯拉没有;换电,特斯拉也没有;纯视觉NOA,特斯拉有但暂时没法用......

这次,凭借着比特斯拉更低的价格,以及更方便的换电补能,再加上国产新能源堆到极致的用料和配置,L60到底能不能像当年跃进大别山的队伍一样,在Model Y的心脏打进一根钉子,继而改变整个蔚来公司?

挑战Model Y,乐道L60的产品力够吗?

先说结论,乐道L60吊打Model Y,但乐道的对手不止Model Y。

长期以来,国内汽车市场的绝对王者都是特斯拉Model Y,虽然它是一台落地25万元以上、没有高阶辅助驾驶的纯电车型,似乎踩中了所有不受中国大多数用户欢迎的所有雷区:价格高、续航短、智能驾驶暂时用不了,内饰毛坯房等等,但仍能保持每月总销量断层第一,遥遥领先第二名数万台。

乐道L60之前,国产新势力品牌中几乎只有小鹏G6一款车型,向着售价20万左右的纯电SUV发起过大规模冲击,但依然没能撼动特斯拉的地位。

成功逼退国产新能源,特斯拉的成功有全球化品牌的势能等因素,也有其自身领先于国产品牌的优势,比如良好的能耗控制、较大的车内空间等等。可以说,Model Y成了一堵暂时摆在国产新能源品牌面前的“叹息之墙”。能越过它,本身就是一个产品上的成功。

从发布会上展现的产品力上看,乐道L60在几个核心指标上,改变了这一价格段国产新能源SUV在面对Model Y时有心无力的局面。

例如空间方面,在长宽高轴距等数据和实际乘坐体验上,都比以空间大闻名的Model Y表现要好;在Model Y最能拿捏国产新能源的能耗方面,乐道L60用百公里12.1度电的成绩,领先于12.5度电的Model Y;补能方式中,乐道比特斯拉多了换电模式,理论上可以做到换电如加油一样省时。

相比Model Y,在产品力上乐道L60几乎没有短板。但领先Model Y之后,乐道还要面对更多主打家庭用户的对手,在这个价格区间,混动和油车也在激烈争夺家庭用户,适合家庭的选择就太多了:

新势力中的理想,已经推出来25万价位段的理想L6,虽然减配到无边框车窗都改成有框的了,但冰箱彩电大沙发的心智早已扎根在了人们心中。同样类似先行一步的车型,还有问界M5、M7等等。虽然他们都不是纯电车,但在这些没有里程焦虑的增程车辆面前说服用户选择乐道,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价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1个多月前的小米SU7发布会结束后,李斌在合拍的短视频里和雷军开玩笑,“小米SU7出来之后,乐道L60都不好定价了。”现实是,尽管大部分国产新能源车已经配置拉满,但只有拿出确实有诚意的价格,才可能吸引到用户。

根据国产新能源车发布会的一贯套路,先举行品牌或者技术发布会,给出一个较高一点的预售价;到了新车上市,再给一个低上10%左右的价格。

这次国际家庭日举行的品牌发布会,发布的比Model Y低3万的21.99万,很可能不是最终的价格。特别是距离9月新车上市还有不短的时间,最终价格大概率会根据市场情况进一步调整。

在降低价格方面,乐道和蔚来的车型还有别人没有的绝招:租电池,买车的时候不用交电池的钱,按月付电池租赁费。这种被称为BaaS——电池即服务的车电分离模式。一块75度电在BaaS方案下减少7万的车款。照此推算,乐道L60的入门款60度电池版本,可以再拉下来6万左右的车价。叠加预售价差等因素,15万多买到BaaS版乐道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这也能从价格上解释,为什么蔚来需要一个第二品牌。

蔚来目前最低价格的ET5系列,售价仍然达到了29.8万元,落地30万以上。在30万+的市场中,蔚来已经做到了高端纯电中的第一,但豪华市场的销量天花板较低,很难靠着豪华车走量。想要做出一台爆款车,势必要把价格从30万+的价格调整到20万左右。

但为了不伤害蔚来坚守已久、相对高端的品牌格调,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重新做一个品牌,来接住更低的价格。这也能减少价格“背刺”的伤害,对于老车主而言,虽然看到乐道L60在没有激光雷达之外配置拉满,甚至在900V技术上还有所超越,但不同的品牌之下,刺痛的感觉大概会有所缓解。

长期以来,蔚来在品牌策略上都是低调沉稳的风格,甚至不愿主动对比和提及其他品牌。发布乐道品牌之后,主品牌做高端化、乐道品牌做主流市场走量,甚至用乐道来打价格战,都将成为可能。

这也意味着,乐道相比蔚来,一定会展现出更强的竞争态势,而不是像蔚来之前那样,继续玩“把肉埋在饭里”式的低调内敛,而是进入更广阔、厮杀也更激烈的赛场。

乐道会是蔚来走向盈利的起点吗?

投入巨大挖了一口水源很足的井,但打水的人不够多,体现在财务数据上就是一大笔亏损。

这个比喻,很能说明目前蔚来面临的最大问题:如何卖更多的车,把成本摊薄,让之前投入的超过400亿巨额研发成本,和修了2400+换电站的补能基建投入用到更多车辆上。

卖更多车,来实现研发成本的摊薄,这是国内开始盈利的新能源品牌理想、比亚迪已经验证过的正循环。因此,包括蔚来主品牌,也在想尽办法提升销量,比如推出0首付买车、更新价格和权益体系等等,最近一年左右的月销量都能保持在1万台以上,个别月份能冲到1.5万甚至2万。

另外对于蔚来而言,和卖更多车一样意义重大的事情,是让更多车加入换电体系,这才能摊薄蔚来另一笔投入巨大的新能源补能设施基建成本。这也就是为什么蔚来在最近和各大车企达成合作,共同建设换电网络的原因所在。

但不论是主品牌降价还是发展换电联盟,都不如直接搞一款走量车型的效果明显、可控性强。

在研发上,乐道和蔚来的很多基础设定都是相同的,研发压力小了不少,李斌在发布会上透露,“软、硬件的复用带来成本的大幅降低和研发效率的提升,实现用研发降本。”而乐道L60的成本,比特斯拉Model Y还要低10%。

在补能上,乐道可以和蔚来共用1000座较新的换电站等设施,把资源盘活起来。正如李斌在2023年所说,“推新品牌不是因为亏损严重,而是因为我们所有的投入都要变现。”

如果乐道品牌能在蔚来之外,再造一个蔚来——每月销量1万台以上,研发和基建投入也就都能从成本压力,转化为说服用户购买的理由。

考虑到乐道L60比特斯拉Model Y还要低10%的成本控制,乐道有希望把毛利率拉到目前已盈利新能源车企的主流水平——20%左右,能够比以往的任何降价策略,更好地帮助蔚来走向盈利的轨道上。

这也暗合了乐道内部代号“大别山”真正的意义:打一场前所未有的艰苦恶战,来到一个足以影响全局的转折点。

本文系作者 刺猬公社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新能源车都卷到租电池上了

    回复 5月18日 · via iphone
  • 千里跃进,满盘皆活

    回复 5月18日 · via android
  • 现在新能源车价格卷的快没有利润了

    回复 5月18日 · via pc
  • 为卖出车去可谓是煞费苦心

    回复 5月18日 · via pc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