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绑定张艺谋王家卫徐峥等,为什么欢喜传媒9年有7年亏损?

钛度号
爆款频出,却亏损练练。

文 | 娱乐资本论,作者 | 云中鹤

3月27日,欢喜传媒公布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

2023年,公司实现营收13.33亿港元,同比暴增97倍;净利润在连亏3年后止血,盈利1.59亿港元。

其中最大的功臣,无疑是爆款电影《满江红》。该片总票房高达45.44亿元,给欢喜传媒带来的收益高达12亿元,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没想到,刚刚尝到《满江红》大赚的甜头,欢喜传媒又不得不吞下《红毯先生》票房失利的苦果。

经历撤档风波,重映后《红毯先生》累计票房只有9400多万元,而该片的总投资高达2.61亿元,预计单片亏损可能超过2亿元。         

前一部电影大赚,后一部马上就大亏,其间跌宕起伏,犹如过山车一般惊险刺激,可见电影行业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极大。

至于欢喜传媒,还有让人感到困惑和不解之处。

尽管公司坐拥张艺谋、陈可辛、徐峥、宁浩等多个知名导演,也有《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满江红》等爆款轮番贡献收入,但欢喜传媒成立9年来却经常陷入亏损,盈亏相抵后累计亏损已超23亿港元。

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满江红》刺激营收大涨97倍,欢喜传媒将再次与张艺谋合作

沉寂3年后,欢喜传媒在2023年上演了王者归来的一幕。

2023年春节档,由欢喜传媒投资及主控出品的电影《满江红》,拔得头筹。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满江红》的总票房为45.44亿元,位列中国电影史票房榜第6位。

电影《满江红》的故事梗概为:南宋绍兴年间,岳飞死后,宰相秦桧率兵与金国会谈,不料金国使者死在宰相驻地,所携密信也不翼而飞。因机缘巧合,一个小兵与亲兵营副统领被裹挟进这巨大阴谋之中,秦桧命两人寻找凶手和真相。

作为推理片,《满江红》被影评人质疑逻辑上的漏洞和硬伤不少,加上剧情跟电视剧《龙门镖局》中关于拍摄岳飞电影的构思类似,又卷入涉嫌抄袭的争议,并冲上热搜第一。

但是,这些都不妨碍《满江红》的票房数字一路高奏凯歌。

因为《满江红》采用了“流量明星+大导演”的模式,即沈腾、易烊千玺、张译、雷佳音、岳云鹏等众星云集的演员阵容,加上张艺谋导演的金字招牌,成为高票房的重要保障。

演员方面,沈腾主演的电影总票房超过320亿,包括《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疯狂的外星人》《独行月球》等爆款;易烊千玺主演的电影总票房超过189亿元,包括中国电影史票房排名第一的《长津湖》,以及《少年的你》《送你一朵小红花》等。

导演方面,张艺谋执导的商业片《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陵十三钗》,2次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纪录,4次夺得年度华语片票房冠军。

早在6年前,欢喜传媒就与张艺谋签订合约,通过向张艺谋配发1.5亿股新股(市值约3亿港元),并支付1亿元的运营费用,取得对张艺谋执导的3部网络系列影视剧的独家投资权(其中一部可替换为电影项目)。

由此,张艺谋成为继王家卫、陈可辛等导演后,欢喜传媒的第七位明星股东,其控制的唯臻公司持有欢喜传媒5.14%股份。同时,张艺谋进入欢喜传媒的艺术指导委员会,就创意制作及影视项目向公司提供咨询及意见。

签约以后,张艺谋已为欢喜传媒拍摄了《一秒钟》《满江红》2部电影,前者为剧情片,票房1.31亿元;后者为商业片,票房45.44亿元。

正是由于电影《满江红》票房大卖,欢喜传媒一扫疫情阴霾,摆脱了连续3年亏损的困境,于2023年实现扭亏为盈。

《满江红》大获成功后,尝到甜头的欢喜传媒,已经把目光瞄准了张艺谋的下一部作品。公司在2023年业绩公告中透露,“计划与张艺谋导演再次合作,开拍另一出兼具艺术价值与商业价值的作品”。

《红毯先生》重映后累计票房仅9400万,欢喜传媒2.6亿投资血本无归

与《满江红》大赚形成强烈反差,欢喜传媒重金打造的另一部电影《红毯先生》,面临血亏的尴尬。

《红毯先生》由宁浩导演、刘德华领衔主演,讲述了香港天王巨星刘伟驰为赢得影帝,与导演林浩合作拍摄农村题材影片,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哭笑不得的荒诞闹剧,展现娱乐圈的众生百态。 

作为欢喜传媒3大实际控制人之一(董平、宁浩、徐峥3人合计持股40%),宁浩早在2006年拍摄电影《疯狂的石头》时,就与刘德华相识。当时宁浩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导演,而刘德华则是大明星+电影投资人。

值得一提的是,《疯狂的石头》曾以300多万的投资,收获2000多万票房,成为当时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一匹黑马。这部电影还捧红了演员黄渤、徐峥以及导演宁浩等,他们后来都成了欢喜传媒的股东或签约导演。

而《红毯先生》是导演宁浩和刘德华时隔17年再度合作的作品,也是继2019年的《疯狂的外星人》后,宁浩再次进军春节档的电影。

因此,无论是47岁的导演宁浩,还是63岁的主演刘德华,都积极参与《红毯先生》的各种宣传造势。

线下方面,从大年初三(2月12日)开始,宁浩穿着印有“红毯先生”四字的卫衣,携手刘德华奔走于深圳、杭州、成都、郑州、上海等各大城市路演;线上,两人又去了董宇辉、周鸿祎、樊登直播间宣传新片、卖电影票。 

没想到,《红毯先生》在2024年这个创下历史记录的春节档,遭遇了票房滑铁卢,随后又宣布撤档。

2月16日晚,《红毯先生》出品方上海欢十喜文化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经过团队慎重考虑,决定退出春节档,重新选择档期与观众见面”。据灯塔数据,该片上映8天累计票房仅8230万元。 

加上电影《我们一起摇太阳》及动画电影《八戒之天蓬下界》《黄貔:天降财神猫》,整个春节档上映的8部电影中居然有一半宣布撤档,因此引发舆论关注和热议。

关于《红毯先生》票房失利的原因,各方说法不一。从影院排片、档期选择、宣传重点,到电影本身的瑕疵,莫衷一是。

尴尬的是,3月15日重映后,《红毯先生》的票房表现依然没有起色。截至4月2日,上映19天的总票房9417万,考虑到投资成本巨大,该片已无收回投资的可能。

据欢喜传媒2022年初公告,电影《红毯先生》(原名《全民明星》)仅摄制经费总额就达到2.61亿元,其中主角片酬约6070万元,导演费约2460万元。

按照行业规律,电影票房收入要达到投资成本的3倍以上,才有收回成本的可能。也就是说,《红毯先生》的总票房至少要到7.8亿元,欢喜传媒才能实现盈利。

而目前《红毯先生》的总票房只有9400多万,预估亏损超过2亿元。如果再考虑票房分账、宣发费等情况,亏损幅度将更大。

绑定知名导演+爆款频出,但欢喜传媒成立9年累计亏损超23亿

《满江红》和《红毯先生》票房的两极分化,折射出电影行业的波动起伏极大,高风险、高收益的特征。

为了规避风险,欢喜传媒独创了导演合伙人制度,在3大实际控制人(董平、宁浩、徐峥)之外,绑定了一批知名导演。

其中,陈可辛、王家卫、张艺谋、顾长卫及张一白5位导演,均持有公司股份;而黄渤、贾樟柯、文隽、王小帅、陈大明,均为公司签约导演。

在多个知名导演的加持下,近年来欢喜传媒推出了多部爆款电影,以电影界黑马的姿态崛起。

统计数据显示,欢喜传媒参与出品电影的总票房已达到221亿元,其中《满江红》《疯狂的外星人》《我不是药神》《港囧》4部电影,单片票房均超过10亿元。

然而,爆款频出的同时,欢喜传媒却总在亏损的泥潭中挣扎。

财报显示,自2015年成立到2023年,欢喜传媒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279.6万港元,-12.54亿港元,-9515.9万港元,-4.45亿港元,1.05亿港元,-2.36亿港元,-2.36亿港元,-2.22亿港元,1.59亿港元。

也就是说,在成立的9年时间里,欢喜传媒共有7年是亏损的,只有2年(2019年和2023年)是盈利的,而且盈亏相抵后,累计亏损超过23亿港元。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可能有以下3个。 

首先,欢喜传媒用大量的股份来绑定导演,而支付股份的相关费用会计入财报,导致业绩不佳。

比如,2016年引进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及张一白4位新股东导演,欢喜传媒是以配股的方式进行的,因此产生以股份为基础付款的非现金开支11.2亿港元,导致当年归母净利润巨亏12.54亿港元。

2018年,欢喜传媒又签下张艺谋导演,向唯臻公司(对张艺谋执导的影视作品有独家投资权)配发1.5亿股股份。因此,欢喜传媒确认以股份为基础付款的非现金开支2.7亿港元,导致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4.45亿港元。

如果除去支付给上述5位导演的股权费,欢喜传媒自2015年以来的总亏损,将下降至9亿港元左右。

其次,受疫情的影响。2020—2022年,欢喜传媒连亏3年。

“由于多个城市执行管控,经济活动深受冲击,加上受影响的影院采取阶段性关闭和限制上座率措施,观影气氛低迷,上映国产影片数量创近年新低,票房收入受挫。电影供应方面,制作公司因控制疫情的隔离措施,而需要承担额外制作时间及制作成本。”欢喜传媒在年报中这样描述疫情对公司的影响。

根据2023年业绩公告,目前欢喜传媒正在拍摄中的电影有2部,包括陈可辛执导、章子怡及雷佳音主演的《酱园弄》,由陈佩斯编剧及执导的《戏台》。

已完成制作的电影有多部,包括陈可辛执导,胡歌、Vincent Cassel及郝蕾主演的《独自•上场》;顾长卫执导,葛优及王俊凯主演的《刺猬》;陈大明执导,张涵予主演的《以父亲之名》(前称《无所畏惧》);张国立执导及编剧,周冬雨主演的《朝云暮雨》;李阳执导,张若昀及钟楚曦主演的《从21世纪安全撤离》及王小帅监制的《上山》等。

最后一个原因,可能与欢喜传媒积极发展在线视频平台“欢喜首映”有关。

根据2023年中报,欢喜传媒一直在甄选海内外优质影视内容,并放在“欢喜首映”独播。

比如,釜山电影节Flash Forward单元最佳影片得主《心的方向》(Tigers),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提名影片《国王之夜》(Night of the Kings),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提名影片《小妈妈》(Petite Maman),首部获康城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大奖殊荣的埃及电影《羽毛》(Feathers),以及入围第7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遇见单元的《阿索尔》(Azor)等。

从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3大视频平台连续多年亏损的经历来看,欢喜首映投入的内容成本及推广费用肯定不低,对欢喜传媒业绩的负面影响也将是长期的。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6:23

江苏淮安:提高公积金最高贷款基准额度,扩大多子女家庭贷款政策支持范围

16:21

港股收评:恒指涨0.48%,租售同权、智能穿戴概念领涨

16:18

沪上券商2023年经纪业务条线人员最多,投资条线增员最明显

16:16

恒瑞医药:获门冬胰岛素注射液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

16:08

丰田高管:2027年实现固态电池量产的时间表没有变化

16:07

Meta盘前跌超14%,Q2营收指引不及预期,提高全年资本支出预测

16:01

摩根士丹利警告,东京CPI数据或引发周五汇市的膝跳反应

15:55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停电事故,外交部:敦促日方高度重视国内外关切

15:54

布林肯在上海对所谓中方“非市场经济行为”提出关切,汪文斌给出原则性回应

15:52

日产汽车与百度达成战略合作,将在AI与智能汽车领域展开可行性研究

15:50

被称“中国版Cybertruck”,长安启源E07亮相北京车展

15:48

天士力:一季度归母净利润2.95亿元,同比增长11.58%

15:47

捷尼赛斯推Magma高性能计划,首发三款概念车

15:47

金钼股份: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23.95%,基本每股收益0.196元

15:45

今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上涨500元,均价报11.10万元/吨

15:44

市场人士:央行如果下场在二级市场购买国债,可能更多是基于配合特别国债发行的考虑

15:43

周鸿祎:新一轮工业革命有望在中国率先出现

15:40

长白山:一季度净利润1070.17万元,同比扭亏

15:39

华为:完成发行30亿元债券“24华为SCP003”,获5倍认购

15:38

地产债多数下跌,“21万科02”跌超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