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新车大打价格战,二手车公司集体崩盘

钛度号
中国的CarMax依旧遥遥无期。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 | 潘磊,编辑丨海腰,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我们现在已经不再进车了”。

在一家头部二手车电商工作了超过了6年的李明说,车市的价格战早已传导到了二手车,使本就脆弱不堪的市场雪上加霜,“根本没法定价”。

他表示,目前就是消耗既有车辆,尽管去化缓慢。

在他看来,新车市场价格的剧烈变化,正在二手车市场引发一场变革。   

“整个定价体系都崩了”,他称,一些以前普遍被认为比较“保值”,甚至开上一两年还能“升值”的车型,早已被打回原形,“没那个价了”。

从用户的角度看,目前二手车行业市况不佳的状态,也影响到了购买情绪。

“总之所有情况都不对劲,都在重新评估”。

但是从行业机构的统计数据看,二手车市场其实还处于上升通道。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3月1日-24日全国二手车交易量达到了130万台,同比增长了大约3.1%。

对此有二手车从业者认为,该交易数据不一定是卖给C端用户的数据。

“比如二手车拍卖,其实参加的多数都是二手车经销商”,该人士认为,不懂车、不了解车况的普通消费者,一般不敢直接通过拍卖购车。

他同时也认为,目前市况的确不算好,尤其是新能源二手车刚刚有所稳定的价格体系,又被新车价格战彻底打碎。

李明则认为,长远来看新车价格战是好事。

“不单单是新车市场要洗牌,二手车市场也需要洗牌”,他表示,二手车价格卖得太贵也是影响消费者购买情绪的核心因素之一,“车商卖车时想追逐高溢价,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01 谁掌握车源,谁主导市场

“二手车的核心始终是车源。”李明表示,谁掌握了车源,谁就主导了市场。

对于二手车经销商来说,收上来一台车,然后经历重新“整备”后推向市场,无论是卖给个人消费者还是其他车商,必然要追求尽可能高的溢价。

这个“整备”其实就是洗车,进行一些常规保养,或者更换一些零部件,等等,“花费一般不会超过1000块钱”。

当然对于一些不良车商来说,整备还包括“调表”,即把车辆的行驶里程人为调低,以制造行驶里程少的假象,再包装成“女士一手车”这样的营销人设,车子就能有更多机会卖出高价。

李明表示,这就是问题所在。

在之前新车市场价格基本稳定的情况下,二手车市场也维持了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体系。

比如正常情况下车子每年贬值1-2万元,再加上行驶里程,车况等因素,组成了二手车定价的一个大概标准。

一些热门二手车还发展出了一种相对特殊的定价机制,“比如雷克萨斯,丰田汉兰达,等等,二手车品质非常稳定,3年保值率有时能维持在8成左右”。

这对车主来说非常划算。

买上一台汉兰达,开两年再卖掉,基本亏不了多少钱。

但这都是跟新车市场高度联动的。

比如在前几年,无论是雷克萨斯还是汉兰达,新车资源都非常抢手,一般需要一定程度的“加价”才能买到。

在当时的市况下,一台开了3年的顶配汉兰达,只要开进二手车市场就会有车商迅速围过来,卖出28万的高价也属于家常便饭。

汉兰达等车型由此被称为“保值神车”。

这个价格意味着,作为二手车和新车的价格差距就在于购置税。 

但随着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崛起,新车市场发生剧变,追踪新车市场的二手车定价体系随之崩解。

02 新车价格战波及二手车市场

“我是X市场做二手车的,各种价位都有”。

二手车经销商张林,在过去两年中,几乎每天都要在短视频平台发布卖车视频。

有时,他还会拍摄一些段子,比如有关二手车的一些“避坑指南”等,以增加点击率。

但是从去年底开始,他的社交媒体账号就差不多已经“停更”。

“我不敢收车了,因为很难卖出去”。

和张林情况类似的二手车经销商大有人在。

李明表示,现在市场就是这种行情,“如果你从去年底进了一批车,那指定赔了”。

但他也指出,目前的市况对于“夫妻店”式的小型二手车经销商影响不算大。

“二手车市场有很多夫妻档”,他说,这种店一般只租1-2个停车位,很多时候都是卖出去一台车之后,再去收车,循环交易。

在这种情况下,小型经销商对于市场的价格变动很敏感。

当新车价格战刚一打响,很多人就只是观望,开始谨慎收车了。

他称,对于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二手车商多数都是避而远之。

“第一这种车不好估价,它的电池完整度等等,有时不好判断,另外就是新车市场动辄两三万,甚至四五万的降价,让新能源二手车的价格体系变得紊乱”。  

张林也表示,前几年新能源车就不太好卖,三年的特斯拉一般只能卖五折。

从2022年市况其实有所好转,包括特斯拉在内价格也趋于稳定了。

但始料未及的是,2023年底开始延续至今的新车价格战,再次打乱了新能源汽车本来还未稳定的定价规则。

03 新能源二手车进入死胡同

“市场现在处于一种拧巴状态”。

另有从事二手车业务的一位人士表示,在新车市场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加速攀升之后,二手车市场的用户需求也发生了显著变化。

这种极端情况甚至还催生了新段子。

即有比亚迪的销售,开着仅售价7.98万的比亚迪秦,天天在二手车市场门口转悠,一旦看到有顾客进出市场,就上前搭话,并促成交易。

这个段子是否为真无从查证,但却反映了一个事实——消费者希望买到使用、维护成本低的廉价代步车——当二手车市场无法向以往那样提供这种车时,客户自然回流新车市场。

前述人士称,对于车贩子来说,目前能够赚钱的依然是燃油车。

但随着新能源车在新车市场渗透率的加速攀升,二手车市场在供给侧难以为用户提供靠谱额车源——因为做二手新能源车的风险太高了。

在二手车市场多数车商都是小本生意的背景下,新能源二手车市场几乎走入死胡同。

即便有人前来卖新能源车,车商也只接受“寄卖”,并不会直接收车。

而且有些车企,自己也推出了二手车品牌。  

比如小鹏汽车,推出了官方认证的二手车,而且推出了7天无理由退车,以及15天无理由换车服务。

蔚来汽车甚至打出了“可进化”二手车的旗号,即蔚来官方二手车的电池,也能可充可换可升级。

这些都不是普通二手车商能够提供的服务。

04 中国二手车公司集体崩盘

李明表示,当前二手车市场正在经历的调整,对于行业来说实属必要。

“中国的二手车市场发展不很理想的原因,就是太贵了”,他说,用户之所以买二手车,追逐的就是性价比,“当车商过于追求溢价卖车,本身就不正常”。

中国二手车价格太高的情况的确存在。

比如在美国,2016款宝马X3,2023年出售时只卖了1.5万美元(约10.8万元人民币)。

但在国内,这款车以及要售价13.5万,甚至更高。

在他看来,新车价格战带来的二手车行业变革,就是一个让二手车价值回归的过程。

基于这种判断,他所在的公司虽然不再收车,但还在积极拓展新的市场,包括推动大卖场等业态的落地。

“最终我们还是要靠品质和服务取胜。”他说。

曾经在二手车行业工作多年的刘雷表示,美国二手车市场还跟中国不太一样。

从商业模式角度看,美国CarMax对车源的严格要求,以及透明的定价,让其受到用户追捧。 

这也引发了国内诸多二手车商模仿CarMax的运营模式。

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中国版的CarMax出现。

以二手车电商的代表企业优信为例,其一直没有摆脱亏损泥潭。

过去3年,优信亏损超过7亿。

更多的二手车公司,如曾经红极一时的瓜子二手车,大搜车等,如今的困境更可想而知。  

本文系作者 创业邦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