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招行跟员工反向讨薪,要回了一个亿

钛度号
人均薪酬降至61万。

文 | 金角财经,作者 | 塞尔达

财报发布后,招商银行成为了热搜榜常客。

近日,话题#招商银行近两年向员工追薪1亿多元#突然高挂微博热搜总榜第7位,阅读量超过半亿,让这家被誉为“零售之王”的商业银行再度成为市场焦点。

招行“反向追薪”话题高挂热搜榜

反向追薪的底层逻辑是招商银行在业绩遇寒下的无奈。

2023年,招商银行营收同比下滑1.64%,在2009年后再现营收下滑迹象

其中,近年被招行寄予厚望的非息收入已呈现出逐年下滑且跌幅呈扩大趋势。2022年相比2021年减少了7.86亿元,同比下滑0.62%;2023年比2022年减少了20.94亿元,同比下滑1.65%。

非息收入不理想同时,招商银行的净利息收入也在2016年后再次出现负增长,在2023年同比下降1.63%。

即便业绩如此不理想,招行员工的人均薪酬依然在业内遥遥领先。据相关媒体统计,2023年,尽管招行员工人均薪酬同比下降了6%,降幅也在银行业内位居前列,但招行的人均薪酬依然以61万元高居榜首,也是统计列表中唯一超过60万元的。

公司业绩不理想,拿着业内顶薪的招行员工,恐怕要在反向追薪和降薪的威胁中不断瑟瑟发抖了。

强项不强

财报显示,2023年,招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391.23亿元,同比下降1.64%。这是该行自2009年后再度出现营收下滑迹象。

 

招行营收同比增速在2009年后再度转负

非息收入承压,是拖累招商银行营收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2021-2023年,招商银行非息收入分别为1273.34亿元、1265.48亿元、1244.54亿元,逐年下滑且跌幅呈扩大之势。2022年相比2021年减少了7.86亿元,同比下滑0.62%;2023年比2022年减少了20.94亿元,同比下滑1.65%。

3月27日,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在2023年度业绩会上说,去年费率下调且资本市场形势不景气,招商银行的大财富管理收入受到一定影响;但非息收入占比没有下降,仍是该行的核心竞争力。

一年前,缪建民曾在2022年度业绩会上表示,招商银行的轻资本业务占比还是不够高,要继续做大财富管理和其他收费型业务,进一步提升轻资本业务占比。此外,该行非息收入占比也不够高,要进一步提升非息收入,增强穿越周期能力。

所谓轻资本业务,是不消耗资本、不承担信用风险或市场风险的业务,以表外财富管理、其他收费型业务为主,赚取管理费、手续费及佣金收入。

不过,招行立志提高非息收入占比的雄心壮志尚未在2023年财报中体现。财报显示,去年非息收入在招商银行整体营收中占比约37%,仅与2022年持平,低过2021年的38%。

非息收入中,占大头的“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同样呈逐年下降且跌幅扩大的趋势。2021-2023年,该项数据分别为944.47亿元、942.75亿元、841.08亿元;2022年同比减少了1.72亿元,微跌0.18%;2023年同比则大减101.67亿元,暴跌10.78%。

 

2023年,招商银行将战略目标升级为“价值银行”,重点在于同时做好零售业务与轻资本业务。大财富管理体系是它践行“价值银行”的关键抓手。

然而,从招行大财富管理的收入数据来看,情况并不理想。

财报显示,2023年,该行的大财富管理收入约为452.68亿元,同比减少7.90%。其中,财富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284.66亿元,同比减少7.89%;资产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114.74亿元,同比减少7.89%;托管业务佣金收入为53.28亿元,同比减少8.00%。

“一方面,代销理财产品规模、权益类产品的托管规模、招银理财规模等量的减少导致收入下降;另一方面,费率相对较高的权益类产品的销售或托管规模减少,理财产品中费率高的产品向费率低的产品转化,结构性变化也影响收入。同时,2023年保险代销与基金管理等费率下降,也致使中收承压。”招商银行副行长彭家文在2023年度业绩会上解释称。

彭家文说,在各种政策性因素的加持下,资本市场有望筑底回升,债券及票据市场都有一些结构性机会,这些都将会为招商银行的中间业务收入或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增长带来结构性增长机会。

招商银行在财报中称,2024年,该行将在财富管理客群上扩面和挖潜并重,密切关注权益市场回暖机遇,优化保险、基金、理财等产品结构,继续推进大财富管理业务发展;

同时,招商银行也将持续升级和完善信用卡、电子支付等基础交易服务,实现交易收入挖潜增收;此外,该行还希望提升公司金融、投行与金融市场板块对非息收入的贡献。

净利息收入再现负增长

除了非息收入不理想,招商银行的新挑战来自净利息收入,该数据在2016年后再次出现负增长。

财报显示,2023年,该行实现净利息收入2146.69亿元,同比下降1.63%。事实上,2023年三季度报显示,当年前九个月,招商银行的净利息收入还维持正增长。这意味着,该行的净利息收入在2023年四季度显著减少。

2023年,招商银行净息差为2.15%,同比下降25个基点(BP)。息差收窄幅度相比2022年扩大17BP。分季度来看,招商银行的净息差从2023年一季度的2.29%一路降至当年四季度的2.04%。

净息差收窄,首先是资产端方面,招商银行新发放的对公及个人贷款定价全部下行。

财报显示,2023年,该行公司贷款和零售贷款的平均收益率分别为3.75%、5.02%,同比分别下降10BP、42BP;全年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平均收益率为4.26%,同比下降28BP,降幅相比2022年底扩大20BP。

贷款定价全部下行

在3月27日的业绩会上,彭家文表示,由于贷款重定价周期已经到来,定价下行受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持续下调的影响。此外,2023年,银行业整体还是面临资产供大于求的状况,多家银行对优质资产的竞争比较激烈,必然会降低资产定价。

彭家文提到,2024年,招商银行对贷款规模增长预期依然维持在8%至9%的水平,不过会平衡好贷款定价管理,“我们会跟外部整体环境适配起来,尽量把企业贷款定价保持在一个合理水平,但更希望通过资产负债结构的管理来保持综合定价水平相对稳定”。

招商银行行长王良指出,招商银行要加强资产有效配置,在资产结构上,因零售贷款定价水平高于公司贷款,招商银行还是要以新增零售资产为主,在信用卡贷款、小微贷款、消费贷款等方面继续发力。

“由于资产供求关系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此外,五年期LPR降低25BP,必然带动新增个人住房贷款定价继续下行并在年内体现出来,上年存量房贷利率下调的影响也将进一步释放。2024年,银行业整体贷款定价水平还会继续下行。”彭家文认为。

贷款定价全面下行同时,在负债端,因企业资金活化不足,低成本的对公活期存款增长受限;居民投资又向定期储蓄转变,零售活期存款占比也下降。

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末,招商银行公司和零售活期存款金额分别约为26446.85亿元、18296.1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27%、7.75%;同期,公司和零售定期存款金额分别为20158.37亿元、16653.0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79%、48.58%。

活期减少,定期大增

活期下滑且定期大增,导致招行定期存款占比显著提高。公司定期存款占比由2022年的22.15%增加至2023年的24.72%;零售定期存款占比同期由14.87%大增至20.42%。

招商银行的计息负债成本率由此继续抬头,同比上升12BP至1.73%,创近三年新高。

王良在业绩会上称,2023年,该行的存款定期化趋势发展得非常快,而且美元不断加息,综合有息负债成本率上升,“后续我们要继续加强负债成本管控”。

从目前情况看,无论是资产端的贷款定价下行,还是负债端的定期存款占比增加,短期内逆转的可能性并不大,意味着招行未来一段时间的净息差收窄压力并不小。

在净息差不断收窄的背景下,银行的风控压力会明显加大,因为放贷攒的钱已经变少了的话,如果还要面临更多放出去的贷款收不回来,就是“祸不单行”的双重打击了。

但对于净息差已经不断收窄的招行来说,房地产低迷造成的不良贷款风险似乎有增无减。截至2023年底,该行对公房地产贷款不良余额为171.83亿元,同比增长11.96%;对公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为5.26%,较2022年末增加1.18个百分点。

房企风险是又一挑战

“我们对2024年房地产风险做了初步预测,预计今年房地产不良贷款生成绝对额相比2023年大概率还会有所下降。我们也会按照应收尽收、应核尽核的原则,加大存量风险资产的清收处置力度,预计整体资产质量将保持稳定。”朱江涛说,不过,目前房地产外溢性风险还存在一定压力,比如建筑业和以抵押品为主的业务品种,陆续出现一些违约情况;招商银行针对房地产业生态圈上下游进行专项排查,从整体排查情况来看,目前资产质量总体处于可控范围内。

反向追薪过亿元

业绩遇寒的招商银行,正不断把压力传导至自家员工。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招商银行执行绩效薪酬追索扣回的总金额为4329万元,加上2022年的5824万元,意味着最近两年时间里,招商银行累计追索扣回的绩效薪酬超过1亿元。

尽管总金额有所下降,但被追索人数大幅增加。2022年,招行执行绩效薪酬追索扣回的员工只有2876人,到了2023年,这一数字大增至4415人。

招行在年报中还提到,2023年本公司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召开了7次会议,持续优化考核政策和激励计划,引导广大干部员工“立足长远、把握当下”,定期回检全行绩效薪酬追索扣回情况,审议通过了新任高级管理人员定薪及年度绩效薪酬追索扣回等议案,并按照H股股票增值权计划规定,对已授予的增值权进行了生效考核和授予价格调整,保障了本公司中长期激励机制的连续运行。

接近招行人士解释称,绩效薪酬追索扣回是银行保险机构根据监管要求执行的一项常态化政策。招商银行董监事会每年都会依规对本公司绩效薪酬追索扣回情况至少进行一次审核,并相应予以公告,这是内部正常管理工作之一。

一名熟悉银行机构的业内人士告诉媒体,对于金融从业人员而言,绩效被追索扣回是常见情况,各家商业银行很早就在内部设置了绩效薪酬追索扣回管理办法。只要业务出现不良或者贷款项目“爆雷”,整条业务线上相关人员都会被惩罚。

“最近三年,国内经济增长备受疫情冲击,资本市场震荡下行,银行营收承压,尤其是房地产持续低迷,房企违约风险上升导致银行对公房贷不良率剧增。很多银行人员因完不成业务指标被扣减绩效奖金,亦有不少人由于所负责的存量业务出险被追责”。该业内人士补充。

大量员工被反向追薪同时,招行员工的工资也经历大幅下降。在“反向追薪”话题被热议后没多久,关于招行的另一话题#招行人均年薪降至61万#又登上热搜榜。

向追薪后,招行降薪话题又上热搜

根据券商中国统计,2023年,招商银行人均薪酬同比下滑6%,跌幅在银行业中位居前列。不过,经历了跌幅较大的调整后,招行的人均薪酬依然是统计列表里最高,也是唯一一家超过60万元的。

无论是反向追薪还是下降薪酬,其实都是银行激励和约束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意在约束银行高管和关键责任人,强化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促进银行稳健经营。

在业绩压力大且短期内逆转难度高的背景下,依然拿着行业顶薪的招行员工,未来的降薪空间和被反向追薪的力度恐怕不会小。

他们真的要小心了!

参考资料:

  • 财新《2023年净利息收入与非息收入双双下滑 招行经营挑战加剧》
  • 财新《招行董监事会审议通过上年绩效薪酬追索扣回议案 依规每年审核一次》
本文系作者 金角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别说是一个亿就是再多点,也能要回去。

    回复 4月3日 · via iphone
  • 这个事情挺新鲜:银行向员工要钱。

    回复 4月3日 · via pc
  • 要能理解,被银行界称为“零售王”,钱挣的都是零钱啊

    回复 4月3日 · via android
  • 不容易都不容易啊

    回复 4月3日 · via iphone
  • 招行跟员工讨薪都上热搜榜了

    回复 4月3日 · via android
  • 还要回去一个亿呀,这个没得说。

    回复 4月3日 · via pc
  • 开局

    回复 4月2日 · via android

快报

更多
7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