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招聘平台大战“金三银四”

钛度号
招聘平台,能“稳赚”到几时?

文 | 定焦,作者 | 苏琦,编辑 | 金玙璠

最近,“智联招聘崩了”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与此同时,2024年的招聘旺季“金三银四”正式拉开帷幕。

2024年的1179万准大学毕业生即将涌进职场,他们开始在各个招聘平台广投简历;企业HR们则被淹没在简历的海洋中,“一个岗位发出去,至少会收到三百份简历。”某HR称。

个人找工作难,企业招人难,这场信息匹配大战背后,在线招聘平台们却在稳稳赚钱。以BOSS直聘为例,其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2023年收入同比增长31.9%至59.5亿元,经调整净利润21.56亿元,同比增长169.7%。

赚到钱的招聘平台,又开始新一轮的“抢人大战”。近期,智联招聘、猎聘、BOSS直聘在北上广深的地铁站密集铺开广告,有业内人士形容,“经济有周期,招聘无停歇”。

但在线招聘平台们也并非高枕无忧。从1997年中华英才网和智联招聘成立起,在线招聘行业已走过27年,随着年轻一代求职者成长起来,求职从“投简历等HR回复”变成“主动和HR沟通”的双向选择,行业热门公司也从“老一辈”的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变成新生代的猎聘和BOSS直聘。

到了今年,求职者的可选项越来越多,快手、抖音开启了“直播带岗”功能,还有不少HR称自己会在小红书上招聘,“看其账号内容就能了解求职者的大概画像,可信度更高”。

随着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的私有化退市,在线招聘行业变得更低调也更分散了。招聘需求的复杂程度之高,使得这个行业无法出现“赢家通吃”的情况,如今行情多变,招聘平台们“钱景”如何?

这届“金三银四”,招聘平台卷什么?

金三银四到了,在线招聘平台们又开始了新一轮内卷。最热闹的依旧是无处不在的招聘平台广告。

从春节后复工开始,北京无论是大望路、国贸、知春路等S级商圈,还是其他非核心商圈的地铁站内,都被招聘平台广告“淹没”了。以十里河地铁站为例,猎聘在换乘处的走廊投了超大灯箱广告,智联招聘在站台灯箱长廊贴了广告,而BOSS直聘拿下了地铁内部的扶手,仿佛在暗自“掐架”。

北京地铁站内的招聘平台广告

有媒体报道,在招聘旺季,招聘平台仅在北京地铁上就能投入数千万的广告费。而在社交平台上,还有不少用户“晒”出了招聘平台在上海、深圳、杭州、广州、成都等城市地铁站的广告,“每天进地铁迎面而来一溜广告,没工作想找的、有工作想换的,都卷起来”,有用户评论。

在营销战之外,AI也成了近两年在线招聘平台内卷的一大利器。“招聘行业是AI可以直接落地的场景之一。”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称。

BOSS直聘就在2023年年报中提到,公司自主研发的招聘行业垂类大语言模型“南北阁”,已通过《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备案。猎聘也在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中提到,公司上线了帮助企业端召回适配人才的智能化触达工具“超级聊聊”,并开发了交互式求职AI助手。

在线招聘平台推出的AI产品,功能大体类似:求职者用AI写简历,AI向其推荐岗位;HR通过AI一键生成JD(岗位信息),借用AI分析和筛选求职者,并且靠AI面试。

在线招聘平台的底层逻辑是做招聘双方的信息匹配,AI的主要作用就是提高信息匹配的精准度,以及减轻招聘方的工作量。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AI目前可以起到的效果依然有限。投资人林森向「定焦」分析,客观上,岗位描述和候选人的简历是非标的,同时还存在很多隐藏需求,大模型对此无能为力,这个行业还是依赖人工而非数字化;主观上,匹配效率需要平衡,效率太高、企业不为简历买单,反而影响平台变现。

随着求职者群体年轻化,在线招聘平台近两年也推出了新玩法,例如“直播带岗”。智联招聘、BOSS直聘、58同城旗下“赶集直招”等平台,都开启了直播功能。

在线招聘平台还迎来了外部竞争对手。2022年1月,快手推出蓝领招聘平台“快招工”,之后升级为“快聘”。据其2023年财报显示,全年快聘直播场次总数近550万场。2022年9月,字节跳动旗下的飞书上线直播间投收简历功能,后与抖音打通,在直播间可以直接挂载岗位链接。

“直播带岗的作用更多是为快抖平台拉高月活数据,同时低成本拉新获客,对在线招聘平台的冲击和影响有限。”某中型企业HR主管晓莉认为,一方面,招聘方的精力有限,不会主要在非专业招聘平台开展业务;另一方面,现在常规的岗位不缺人,难招的岗位在新渠道更不容易招到。

晓莉曾在BOSS直聘尝试过直播招人,她回忆,当天直播间进来了100多份简历,但由于简历没有经过筛选,推流也不够精准,几乎没有符合要求的候选人,平台3场5万的收费标准也不算便宜。而且直播代表公司形象,需要花时间布置,人员也有出镜焦虑,“就没有付费继续做”。

可以看到,在线招聘平台们正在努力获取更多的C端用户和B端付费点,相比铺广告,AI和直播的转化效果或许有限。

招聘平台,闷声赚钱

拼营销、卷噱头的在线招聘平台们,到底能不能赚到钱?

答案是肯定的。不管招聘行情怎么样,招聘平台还是“稳稳赚钱”,只是有些赚得多,有些赚得少。

招聘一直被看作是一门低频生意,C端用户尤其是白领,平均跳槽频率超过2年,留存率低,同时工作年限越长,就越不会靠招聘平台找工作。

因此,虽然在线招聘行业同时面向B和C端,但基本无法向C端收费,还要花钱用广告吸引C端注册及上传简历,目的是让B端企业付费。林森称,这也决定了,这门生意的上限是可以预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太会有新的玩家加入。

按照这个逻辑,为了不断获取用户,在线招聘平台需要持续做广告。不过,近两年因为求职需求旺盛,不少平台的销售与营销费用开始降低。

2023年,BOSS直聘的营销费用为19.91亿元,与2022年相比微减。用户活跃度反而创下新高,BOSS直聘MAU(平均月活跃用户)为4230万,同比增加47.4%。

整个2023年,BOSS直聘都在默默赚钱:年入59.5亿元,同比增长31.9%;经调整净利润21.56亿元,同比增长169.7%。其中,企业客户的线上招聘服务收入为58.9亿元,同比增长32%。

BOSS直聘营销费用下降,整体收入上涨

“BOSS直聘能赚钱是沾了直聊模式的光”,林森解释,简单来说,BOSS直聘赚的是企业聊天次数和用户匹配的钱,企业先和求职者聊天,觉得合适再向对方索要简历,属于双向招人。所有付费点都是围绕让双方更快更精准地聊起来而展开,企业付费之后会主动把聊天次数用光,给人“平台热闹”的感受。

而包括猎聘、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在内的在线招聘平台,赚的是“卖简历”的钱,企业付费购买求职者的简历,然后进行联系,属于单向招人。只有单份简历卖更贵才能回本,转化效率低、用户活跃度低,B端付费意愿自然也更低。

目前在行业中,不少人都会潜意识觉得BOSS直聘效果更好,主要原因就是“直聊”模式满足了招聘双方的及时性和效率。

晓莉称,当用户开始找工作时,很多人也知道BOSS直聘对面不是老板,但是效率确实更高,不用一味等HR的回复;而当HR招人时,其他平台的简历很多、但质量参差不齐,很多人海投之后向HR打招呼,每次打开都是“99+”消息,效率较低。BOSS直聘聊完才能索要简历,意向确认后再面试,成功率更高。

BOSS直聘的“直聊”在当时属于创新模式,其一开始就做APP端,某种程度上也吃到了用户习惯迁移的红利,传统招聘平台后续也上线了聊天模式,但用户习惯已经难以改变。

为了获取更多更活跃的用户,猎聘等传统招聘平台加大了C端营销费用。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猎聘的销售费用率增加了6.33%。这也使得平台的收入和利润出现下滑。2023年前三个季度,猎聘营收同比下降17.9%至14.74亿元,非通用会计准则经营利润为1.13亿,同比下降71.5%。

猎聘的销售费用率增加

但是基于对招聘市场大客户数十年的积累,和猎聘模式一样的传统招聘平台,这两年在“卖简历”之外开拓出了“平台+SaaS+服务”的道路,为B端客户提供包括培训、校招、宣讲会、RPO(批量招聘中低端岗位)在内的外包服务和SaaS软件服务。

这是一块硬骨头,十分考验企业对招聘平台的信任度和复购意愿。王超表示,线下培训服务很难规模化和标准化,人力和时间成本无法摊薄,利润率较低。同时,SaaS软件有成熟的企业如Moka和北森,后续的背调等有专业供应商和软件,HR们也不一定会为在线招聘平台买单。

而当行业出现相对头部的企业时,就会面临涨价的难题。

变贵,是大多HR们对BOSS直聘的印象。晓莉称,例如一个“火爆账号”可以开设5个竞招岗位,一年的价格从4800元涨到近8000元,竞招岗位达上限之后,还需继续付费发布。算上其他付费项目,包年基础套餐要近17000元,第二年会在这个价格基础上继续涨。

“很多HR经常一边吐槽贵,一边因为匹配率相对更高不得不用。”晓莉告诉「定焦」,连续两年,她统计各个渠道招聘人员的情况,发现通过BOSS直聘招到的员工占比85%左右。而当行业越来越固化,这种情况还将加剧。

招聘生意,还有增量吗?

从时间来看,在线招聘平台经历了两个阶段。

1997年成立的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1998年成立的前程无忧,是国内最早一批在线招聘网站,吃到了“copy to China”就可以赚钱的时代红利,模仿国外专业招聘服务供应商Monster的模式,在国内三分天下。

据媒体报道,中华英才网后来因为与Monster签下对赌协议没有完成,被Monster全资收购,此后几经易主,最终于2015年被58同城收购。之后,业内一直就有“南前程、北智联”的说法,共享白领招聘这块蛋糕。

到了第二阶段,跑出了猎聘和BOSS直聘两大玩家,用不同的玩法和市场切入点,开启了新的在线招聘时代。

尤其是2017年智联招聘完成私有化退和2022年5月前程无忧完成私有化退市之后,在线招聘行业也只剩下了猎聘和BOSS直聘两大上市公司。

2011年成立的猎聘,抢的是猎头的市场份额,定位中高端人才,和猎头的客户群有重合。晓莉称,猎头费一般是候选人年薪的20%-30%,招一个30万年薪的人,猎头费就是6万元,“但凡招到一个30万年薪的人,猎聘的平台费用就能cover掉”。

而2014年成立的BOSS直聘,抓住了移动端APP的机会,加上“直聊+智能推荐候选人”模式,吃下了自己的蛋糕。

林森提出,BOSS直聘还有一个“创新”点是,放低了招聘者的准入门槛。传统在线招聘平台,都是以公司账户注册,而在BOSS直聘上,不管是老板、HR还是部门领导,关联到公司都可以开账户,单个账户均需付费,用户体量更大,收入规模更大。

总结来看,到了2019年,几乎所有的在线招聘公司全都完成了移动端的迁移,“智能推荐+直聊”也几乎成了行业标配。但目前还没有一家招聘平台能够把所有的招聘市场吃下来。

一方面,每个平台的招聘方画像不同。有行业人士告诉「定焦」,一般来说,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的国企客户、制造业企业客户、大型企业客户多,HR们普遍不愁招聘,不会主动出击沟通。互联网公司、中小型企业,一般会选择BOSS直聘或猎聘多一点,预算不多但对结果有明确要求,宁愿多花精力直接去聊。

另一方面,每个平台的求职方画像也不同。晓莉指出,偏技术类人才,拉勾网多一些;基础岗位如运营、销售和行政,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更有优势;互联网以及新兴行业人才,BOSS直聘上更集中;金融类和外企岗位,猎聘更适合;蓝领工人,首选58同城和赶集网。

多位行业人士认为,近两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互联网进程的加速,人们对于蓝领的重视程度开始提高,尤其是那些非传统蓝领岗位,快递员、外卖员、快车司机、搬家司机等。

这个领域的招聘需求此前被线下的劳务外包和灵活用工机构消化,目前对线上招聘平台来说,是一大增量。蓝领市场的优点是用户换工作频次高,一旦与公司建立信任度,会有很高的性与复购率。

BOSS直聘CEO赵鹏就在财报会上介绍,蓝领用户在2023年的新增用户规模已与白领用户相当,收入贡献超过34%;二线及以下城市的收入贡献超过60%,同比提升5%。据悉,BOSS直聘有专门针对蓝领的“店长直聘”业务。

“招聘行业是经济的晴雨表,招聘双方的刚需,也让这个行业能成为跨越周期的存在。”王超表示,但这个行业也将长期存在需求错配、资源错配、供需错配等难题,这些难题阻碍着行业的进一步升级。

当然,很多招聘方也指出,行业难题不是仅靠招聘网站就能够解决的。在线招聘行业天花板并不高,不要过度在意短期业绩,不要创造虚假繁荣,就能一直做下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晓莉、林森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定焦On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13:02

IBM预计2024全年营收仍将保持中间个位数增长

13:01

民政部、国家数据局:拟将天津市等48个地区作为基本养老服务综合平台试点地区

12:56

魏牌蓝山智驾版发布,可实现全场景无图NOA

12:53

江苏首发省级算力基础设施规划:将建2个国家级核心算力枢纽

12:52

现代汽车第一季度销售额40.66万亿韩元,超预期

12:52

丰田汽车财年销量首次突破1000万辆

12:47

工信部征求意见:电动自行车拟禁用车载充电器、完善永久性标识

12:44

4年3发“嫦娥”,国际月球科研站基本型预计2035年前建成

12:43

英伟达宣布收购GPU编排软件提供商Run:ai

12:36

巴斯夫第一季度调整后EBIT 17.5亿欧元,高于预期

12:31

本田宣布2035年在中国销售纯电车型比重为100%

12:30

IDC:荣耀、华为并列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第一

12:28

小米汽车:预计2024年底销服网点覆盖全国

12:22

丰田与腾讯据悉将合作开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12:17

金融监管总局回应出台个人破产法建议:配合立法机关研究论证

12:17

华润电力:一季度附属电厂累计售电量4925.84万兆瓦时,同比增加5.2%

12:13

国家烟草专卖局拟进一步规范电子烟交易

12:12

浙江: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权益,检察机关助149家企业获赔1.4亿

12:10

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安波福:五年内中国区计划实现50%的业务增长

12:06

港股午评:恒指低开高走涨0.55%,内房股强势,业绩暴增长城汽车大涨逾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