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马斯克与OpenAI :旧恨难消,新仇未解

钛度号
马斯克从不怕竞争,对抗到底是他一贯的性格使然;他怕的是,没有办法在被动的局面中撕开口子。

文 | 蓝洞商业,作者 | 赵卫卫

「OpenAI和@山姆(阿尔特曼)对人工智能的协作方法是我支持的,它可以为人类带来最好的结果。」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最近说。

这显然是站在了马斯克的对立面。他曾经和马斯克一样,都是 OpenAI 的天使投资人,共同发起 OpenAI 这个非营利性的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目的就是为了对抗谷歌在这一领域的强大地位,但后来,马斯克和霍夫曼都离开OpenAI 创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公司。

与霍夫曼对 OpenAI 的含情脉脉不同,马斯克跟 OpenAI 彻底撕破了脸。

始于去年,马斯克看到 OpenAI 倒向大公司微软,先是公开呼吁暂停研究比 GPT-4 更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为期至少 6 个月;后来,马斯克自己创立了人工智能公司 xAI,去年 11 月发布首款人工智能模型 「Grok」,其目标是「理解宇宙的真实本质」,但与 OpenAI 的差距很远。

不久前,急火攻心的马斯克把 OpenAI 送上了法庭,他不会不知道会迎来 OpenAI 的激烈反击。

马斯克正式起诉 OpenAI,主张 OpenAI 恢复开源状态,并禁止公司及其 CEO 山姆·阿尔特曼和微软利用 AI 技术从中获利。而后,OpenIAI 为了驳斥马斯克,在官方博客中列出了当年的历史邮件,用事实打脸马斯克:创建盈利性实体是我们一起决定的,只是当年将OpenAI并入特斯拉的建议没有采纳,马斯克才离开OpenAI。

简单说就是,马斯克起诉把问题拉高,指责 OpenAI  违背理想初衷;OpenAI的回击则把问题落地:你不过是为了竞争利益。

马斯克急了吗?

回顾马斯克在过去十几年打过的官司,不难发现诉诸法院只是他的商业竞争策略之一。马斯克从不怕竞争,对抗到底是他一贯的性格使然;他怕的是,没有办法在被动的局面中撕开口子。

旧恨难消

过往的情谊在当下的商业利益和目的面前,往往会显得弱不禁风。

马斯克正式起诉 OpenAI 当天,山姆·阿尔特曼在 OpenAI 员工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说,「造福人类与创业在某种程度上是不一致的,这种说法令人困惑,我想念以前的马斯克。」

「就个人而言,这令人悲伤。」马斯克比阿尔特曼大 14 岁,阿尔特曼一直把马斯克视作个人英雄,一个通过构建更好的技术来实现竞争的人,一个建设者,一个我希望站在我们一边的人。

阿尔特曼怀念以前的马斯克,马斯克同样想念以前的 OpenAI。

马斯克起诉 OpenAI,提交的 46 页起诉书,罗列了OpenAI 诸多「罪状」,诸如违反创始协议追逐商业利益。马斯克认为,OpenAI 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科技公司微软的闭源子公司,如今OpenAI 董事会成员都是阿尔特曼挑选的,都是受微软认可的,所以OpenAI 的目的已经不是造福人类,而是帮助实现微软的利益最大化。

从起诉诉求上看,马斯克是想让 OpenAI 回到商业化之前的初心。

首先是让 OpenAI 开源,把开发的人工智能研究技术提供给公众,同时,还要禁止利用 OpenAI 和资产为被告继续谋取经济利益,其次是裁定 GPT-4 和更高级的 GPT-Q 是通用人工智能(AGI),不能让微软所用。此外,马斯克还索要自己曾经的损失等。

起诉书中说,2016 年至 2020 年 9 月期间,马斯克总共向 OpenAI 捐赠了超过 4400 万美元。但事实上,根据 OpenAI 公布的证据,马斯克筹集的资金不到 4500 万美元,而包括霍夫曼在内的其他支持者提供了 9000 多万美元。

在 OpenAI 的反驳文章中,进一步指出了马斯克与 OpenAI 分道扬镳的关键:控制权。

2017 年,OpenAI 和马斯克达成共识,要成立一个营利性实体作为下一步的战略举措。「马斯克希望获得多数股权,掌握董事会的初步控制权,并出任首席执行官。在此期间,他暂停了原本计划提供的资金支持。幸得里德·霍夫曼的慷慨解囊,填补了我们在薪资和运营方面的资金缺口。」

马斯克当时的建议,今天看来仍让人无法接受。「2018 年 2 月初,马斯克向我们转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建议 OpenAI 应该把特斯拉当作它的摇钱树,并评论道:特斯拉是唯一有希望与谷歌匹敌的实体。即便如此,与谷歌抗衡的可能性也很小,但至少不是零。」

事实上,根据《马斯克传》中的描述,马斯克与 OpenAI 分道扬镳之后,还挖走了 OpenAI 的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方面的专家安德烈·卡帕斯,由此人来领导特斯拉的人工智能项目。

「我们意识到特斯拉将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并将与 OpenAI 争抢同类人才。」阿尔特曼说,「这让我们团队中的一些人很生气,但我完全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后来,阿尔特曼在2023 年扳回一局:当卡帕斯被马斯克折腾得筋疲力尽时,他抛出了橄榄枝,把卡帕斯重新挖了回来。

所以,旧恨难消,是马斯克与 OpenAI 如今再次争议的关键,过去的恩怨没有化解,新的通用人工智能竞争加速,又给二人之间添上了一把新火。

新局未解

马斯克官宣的 Grok V1.5 聊天机器人至今没有发布,早在 2 月 22 日,他就曾在推特上说两周后的 3 月初发布。

自去年 11 月发布之后,Grok 聊天机器人一直没有在行业内引发太大的关注。而 Grok 背后的人工智能公司 xAI,成立于去年 7 月,本质上就是与 OpenAI 竞争。用马斯克的话说,竞争使公司变得诚实,他赞成竞争。

Grok 最大的竞争优势,就是马斯克收购的推特,这让 Grok 在数据层面的训练可以使用推特上的内容,其中包括多年来所有人发布的超过 1 万亿条推文,还有每天新增的 5 亿条,当然,这都是马斯克收购推特之后才意识到的好处。

但矛盾的是,马斯克口口声声反对 OpenAI 的商业化,但自己的人工智能模型 Grok 一开始就与推特的商业化结合紧密。只有推特的 Premium+ 订阅用户才能使用,而成为 Premium+ 订阅用户要每月支付 16 美元。

从 xAI 公布的信息显示,xAI 团队的 12 名成员全部为男性,曾分别在 DeepMind、OpenAI、谷歌研究、微软研究、特斯拉等前沿公司或著名大学等学术机构任职过,参与过AlphaStar、AlphaCode、Inception、Minerva、GPT-3.5 和 GPT-4 等项目的开发。

但从人才密度上来说,xAI 距离大模型行业翘楚 OpenAI 和 Anthropic 等公司还有差距,目前行业比较公认的大模型第一梯队力量,基本集中在 OpenAI、谷歌和 OpenAI 前成员创立的 Anthropic,而且 Anthropic 获得了亚马逊和谷歌的投资,互联网巨头们已经站好了位置。

更重要的是,美国硅谷的大模型竞争已经开始加速。

就在今年 2 月,谷歌发布了全新的 Gemini 1.5 AI 模型,很快又开源了轻量级开源大模型 Gemma,这种连续性的动作,与 OpenAI 发布文生视频模型 Sora 如出一辙,都是在宣告自己在通用大模型领域的能力,都引起了行业震动。

反观马斯克,在这一如火如荼的 AI 浪潮中,他不再是风头无两的人物。《马斯克传》曾经如此定义他:OpenAI 和谷歌双雄相争,场上需要第三名角斗士登场——一个专注于人工智能安全、致力于保护人类的角斗士。

马斯克曾经自信满满,他在《马斯克传》中曾这样表述:「特斯拉在现实世界积累的人工智能实力被低估了,想象一下,如果特斯拉和OpenAI 必须交换任务,他们来制造自动驾驶车辆,而我们来制造大语言模型聊天机器人,谁会赢呢?当然是我们。」

信心归信心,手段归手段。

自信如马斯克,还是在 OpenAI 发布 ChatGPT 不久,就切断了 OpenAI 对推特的数据管道访问,限制对手防范未来的手段,马斯克从来不手软,所以,现在仍旧可以把起诉 OpenAI 看作是马斯克限制对手的策略之一。

其实,Grok 聊天机器人目前还难以匹配马斯克的愿景,马斯克曾在发布时表示,xAI 的 Grok 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将会帮助人类探寻「最大真理」和「宇宙本质」,他还不忘记拉踩对手,表示OpenAI 和谷歌的Gemini 只会引导人类步入歧途。

此外,有消息称马斯克的xAI 在准备新一轮的融资,其正在以 150 亿-200 亿美元的估值,计划通过股权融资筹集 10 亿美元。

随后,马斯克否认了这个消息,但不可否认的是,几十亿美金的消耗是大模型所必需的,他最近仍在为推特上为xAI 招人发布信息,xAI 如何与OpenAI 等同行的竞争,依然是一个困扰他的问题。

起诉——不想输的策略

关于马斯克的争议一直不断,而纵观他的创业和商战之路,走向法庭打官司往往是他解决问题的惯常策略之一,也都是行业竞争加剧的表现。最根本的是,这代表马斯克真的怒了。

比如,早在特斯拉创业期间,他就起诉了著名汽车设计师亨里克·菲斯克(Henrik Fisker)。

当时马斯克找到他,想让菲斯克设计后来的 ModleS,但最终菲斯克交出的设计作品与特斯拉预想的不符。后来,马斯克得知菲斯克一边帮特斯拉做作品,另一边成立了一家电动车公司,并且把马斯克讲给他听的特斯拉产品概念,写入自己新公司的商业计划书。

马斯克不能容忍这种背叛,虽然最后特斯拉输了官司,被责令向菲斯克支付 114 万美元的法律费用和费用,此后菲斯克的电动汽车公司迅速崛起,甚至抢走了原本可能属于特斯拉的政府低息贷款,但菲斯克创业的公司还是倒在了2013 年,公司申请破产,菲斯克也被迫辞职。

在太空竞争上,马斯克的 SpaceX 也起诉过贝佐斯的蓝色起源。

当时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和马斯克都要打造可重复使用的火箭。2014 年,贝佐斯的蓝色起源申请了一项名为「太空运载火箭在海上着陆」的美国专利,这份专利申请讲的就是在海上平台降落并回收某级助推器和当中其他部分的方法。

马斯克看到专利后,脸色铁青,选择诉诸法律。因为海上着陆的方法已经被讨论了半个世纪,在很多虚构的电影都出现过,「但是我们现在可用的技术这么多,还要老调重弹,那就是疯了。为一个人们已经讨论了半个世纪的东西申请专利,太荒谬了。」

这份官司,加剧了马斯克和贝佐斯在太空火箭上的竞争,结果是被 SpaceX 起诉后,贝佐斯同意撤销这个专利。

而 2022 年马斯克收购 Twitter 那一出大戏中,主动起诉要挟对方,也是马斯克打心理战的方法之一。

当时马斯克在收购推特时要求降低收购价格,但进展不大,推特的方案中,可以将 440 亿美元的价格降低 4%,但马斯克要求必须降低 10%,否则不予考虑。在双方的心理拉锯战中,推特的高管和董事会都坚持,不管怎么谈判,都必须保护他们未来免遭马斯克的诉讼。

「我们永远不会让他们得到法律上的豁免」,马斯克当时情绪激动说,「如果要追究他们的责任,那么除非他们死了,否则我们一个也不会放过。」

马斯克一度要起诉推特,因为他认为推特董事会和管理层在机器人账户上撒谎。但最终马斯克的律师说服了他,走向法庭很可能会输,最好的办法还是按照原来440 亿美元的条件完成交易。最后,马斯克接管了推特,他达到了收购目的,而推特前首席执行官等一众人马被离职。

纵观马斯克在特斯拉、SpcaeX 和推特的这三场官司,有输有赢有放弃,核心的策略却没有变过,那就是在不利于自己的竞争格局面前,通过法律自卫的方式来遏制对手、为自己增加胜算,变被动局面为主动进攻。

起诉是实现竞争目的途径之一,即便官司输了,这种公开回击捍卫利益的方式,符合他对抗到底的一贯性格。而如今起诉OpenAI,更显得马斯克要在人工智能这一战中的姿态:不能输。

OpenAI 官方回应马斯克的起诉之后,马斯克没有再在推特上回击,各方的事实和姿态都已经一目了然。至于结果,则要等待最终的裁决,那注定将是和通用人工智能的进化之路一样漫长,至于眼下,仍旧要看xAI 的Grok 聊天机器人有多大本事。

本文系作者 蓝洞商业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