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独家对话爆款短剧导演:爆剧没有标准,现在入行100%亏钱

钛度号
据多位业内人士估算,短剧市场一年有200亿-300亿元的盘子,付费用户超2亿人次。

图片系AI生成

图片系AI生成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 | 云飞扬1993,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从“Low爆了”到“我是土狗,我爱看”,经过几年发展,短剧终于火进了五环内。

不仅爱优腾、淘快抖等大厂陆续入场,周星驰、王晶等“影视正规军”也纷纷入局。纵观短剧赛道,已先后出现《长公主在上》《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无双》《逃出大英博物馆》《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等多部爆款短剧。

据多位业内人士估算,短剧市场一年有200亿-300亿元的盘子,付费用户超2亿人次。

上周,我们发文揭秘了短剧剧本交易的台前幕后,今天我们来深入短剧的制作环节,通过对话原上慕光创始人兼导演严沛梁,聊聊爆款短剧是如何诞生的。

严沛梁不仅导演了《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等多部爆款短剧,还捧出了孙樾、徐艺真这对短剧界人气CP,是业内头部导演之一。他的经验分享,想必能带来更多观察视角。

左一为严沛梁,左二为孙樾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减,内容经受访者确认。

如何制造爆款短剧?“每个岗位都做到最好,那就一定能爆”

大体来看,短剧通常涉及“编剧-制作方-投流方-平台方”4个环节,如果去掉爱优腾、淘快抖这些平台巨头,粗略来分,短剧行业主要有四类玩家:

一类是以点众为代表的版权公司,这类公司大多手握大量小说版权,占据行业上游资源;

一类是以原上慕光为代表的制作公司,这类公司大多具备传统影视背景,有较强的制作能力;

一类是以掌玩为代表的分销公司,这类公司大多是游戏、小说分销公司出身,擅长投流;

一类是以古麦嘉禾为代表的流量公司,这类公司大多是MCN机构出身,深谙用户和流量。

新榜编辑部:你是如何入行的?

严沛梁:我是杭州人,广告导演出身,平时主要给电商公司拍TVC广告,偶尔拍拍城市宣传片,后来还拍过网大网剧。

也是机缘巧合,2021年,某短剧平台找我帮忙拍了一部网络小说改编的女频短剧《豪门娇宠小甜妻》。不过那时候的短剧市场还不成气候,我也不懂短剧,甚至不知道他们会把短剧播给谁看,就是单纯干活赚制作费。

真正入行是在2022年夏天,一个小说公司的朋友对我说“现在短剧很火,有没有兴趣一起做”,然后我就开始拍起了短剧。

新榜编辑部:短剧拍出来效果怎么样?

严沛梁:那时候遍地都是赘婿战神、穿越重生题材的男频剧,我也跟着拍了两个月,但效果不好,很快就停掉了。

直到2022年9月份,某短剧平台邀请我拍了一部短剧《女总裁的神豪女婿》。这部还是男频剧,讲的是赘婿的逆袭,但我实在不擅长拍打打杀杀,就尝试用拍女频的手法去诠释,结果拍完就爆了。

那时候业内开始慢慢有了男频剧、女频剧的概念,所以接下来一年时间里,我专注女频,连着拍了十几部,结果大部分都爆了,到后面的《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闪婚后,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更是直接大爆,两部剧充值金额、播放量均破亿。

新榜编辑部:连续拍出十几部爆款短剧,是因为抓住了女频剧的市场空白?

严沛梁:对,我算是业内第一批专门拍女频剧的短剧导演。

当时男频剧越来越卷,很多平台其实都准备进军女频,但因为没有好的数据支撑,大家都在犹豫,直到九州拍出了爆剧《顾少的隐婚罪妻》,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后来大家就对女频剧有信心了。我后面拍的也都是女频剧,因为我觉得自己不适合拍男频剧。

新榜编辑部:为什么原上慕光能保持这么高的爆款率?

严沛梁:做影视行业,最核心的就是团队要均衡,不能有短板。宁肯所有人都是70-80分,也不能一个90分一个30分,不然出来的东西一定拉胯。你演员再牛,剧本烂你也没办法,你剧本再好,后期剪辑烂也不行。

短剧的节奏太快了,可能团队刚磨合好,短剧就拍完了。一部短剧可能就拍个七八天,现场开脑洞、改剧本很常见,这就要求创作团队必须有一定的默契度。

所以我们不是项目制,有活儿了临时拼凑一个团队,我们的编剧、制片、摄影、服化道、演员、后期等都是全职。一个好的团队一定是长期磨合出来的。

正在彩排的原上慕光团队

当然,这个模式也是一把双刃剑,有了固定收入团队可能就躺平了,所以我们团队一直在招人、淘汰人,能留下来的都是精兵强将、对影视有热爱的人。

新榜编辑部:相较业内其他短剧制作团队,原上慕光脱颖而出的原因是什么?

严沛梁:为什么一些团队起来了,一些团队被淘汰了,可能是短剧这片土壤播了很多种子,而我和短剧结合得比较好。

因为偶然的机遇,我拍过网络小说的推流素材,对短剧的前身比较了解。因为美术出身,还从事过一段时间的游戏、动漫行业,我对镜头语言、故事情节有自己的独特理解,能拍出来非常有画面感的视频。因为之前给各种大品牌拍TVC的经历,让我也比较擅长讲故事。

别人刚开始探索的时候,我们很多东西都已经打磨好了,起步就甩别人三条街。

为什么一些战神剧只有几天的生命周期,一周跑不出来基本就废了,但我拍的《哎呀!皇后娘娘来打工》等短剧后劲很大,甚至有粉丝3刷4刷,因为我拍的剧都非常细腻,有很多的设计和表演细节在里面。

短剧行业很多制作公司都是电商信息流出身,之前主要围绕产品拍一些小视频、小短剧,这些团队的技术水平一般都不太高。相比之下,我们拍出来的短剧不仅审美很好,品质也非常稳定。

新榜编辑部:审美和短剧是否能爆的关系是什么?

严沛梁:同一个剧本,别人拍是一个样子,我来拍又是一个样子。像《重生后被渣男死对头宠上天》这个剧本,别人拍没爆,我翻拍后爆了。

要想拍出爆款短剧,你必须了解观众的审美。当没有好剧的时候,观众可以容忍一些烂剧,但观众的审美一定会越来越高,就像网大网剧的观众一样。这时候制作团队的审美就变得非常重要。

现在短剧行业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编剧不了解观众,只是在闭门造车写一些很自我的剧本。这些剧本要么用户不喜欢,要么很难去执行。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站在用户的视角去做小幅度优化,甚至大幅度改剧本。

原上慕光的拍摄脚本

作为制作团队,我们必须思考哪些是用户喜欢的,哪些是我们要表达的,两者缺一不可。用户喜欢擦边,难道我们就要拍擦边吗?

爆剧不一定是好剧,也可能是很烂的剧,只不过市场上有些观众吃这一卦。我可以绝对地跟你说,现在95%的竖屏短剧都是烂片。

新榜编辑部:什么样的短剧能爆?业内有比较明确的标准吗?

严沛梁:如果我们能聊出来一个标准,那市场上遍地都是好剧了。爆款短剧的标准是不可能有的。影视是非标类产品。有很多不确定性,可能演员不来,可能做不到你想要的,你得去磨合,这也是真正考验你专业功底的地方。

一位短剧导演不能说今天拍了一部爆款短剧,就觉得自己永远可以做爆款。你必须非常努力地去研究观众的喜好、同行的动向、剧本的创意。我们要不停地变,不变就死。

还是上面那句话,影视行业是由一个个岗位构成的,如果每个岗位都能做到最好,那就一定能爆。有的公司10部里有9部爆款,横向对比一下就能找到一些爆款的依据;有的公司运气好才出了一部爆款,可能他们自己都很懵逼,不知道为什么会爆。

我自己其实是不看短剧的,除非有一些特别好的剧我会快速浏览一下,我更多研究的是韩剧美剧。很简单,女频剧大家都在研究、模仿我,我干嘛要去模仿别人,没必要浪费时间。现在能和我们对标的团队几乎没有。

新榜编辑部:现在回看你之前拍过的短剧,哪几类题材更容易火?

严沛梁:这个行业一直在发展变化,事后统计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可以做总结回顾,但这并不足以支撑我们对未来的判断。

新榜编辑部:现在一部短剧的制作成本一般有多少?

严沛梁:现在我们一部短剧的成本在60万-100万元之间,未来制作成本上百万甚至几百万都有可能。短剧一定会越来越卷的。

新榜编辑部:目前业内有哪些比较厉害的短剧制作团队?哪些题材更容易火?

严沛梁:目前主要集中在西安、河南,以及横店、象山等影视基地。西安、河南比较擅长男频剧,横店象山则是古装民国题材比较多。

短剧为什么能火?“短剧比长剧更接近消费者”

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短剧不可避免地被想象、被误读、被讨论。

关于短剧的爆火,有人认为短剧填补了爽文视觉化的市场空白,是下沉市场用户的新一代文化快餐;但也有人觉得短剧的爆火是因为监管套利,拍了长剧不能拍的题材,质疑短剧的爆火只是昙花一现。

近日,著名演员冯远征谈及短剧时认为,短剧一定是快餐式的,迅速写出来,迅速生产,迅速推向市场、迅速挣钱。未来短剧一定会成为潮流,但迅速被推上热点的新生事物的生命力还有待考证。

新榜编辑部:在你看来,短剧爆火的核心原因是什么?

严沛梁:短剧之前,我们更熟悉的是网剧、网大这些所谓的长剧,他们本质上是To B业务。只要爱优腾这些平台审完片点头,这个事儿就完了。

相比之下,短剧之所以能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从日活400多万做到峰值的七八千万,是因为短剧是To C业务,它需要通过投流的方式直接抓取消费者,消费者决定是否花钱付费。

短剧比长剧更接近消费者。短剧可以直接了解C端需求、直接满足,这是短剧实现爆发性增长的核心原因。

《无双》《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分别击中了男性用户和女性用户的爽点

新榜编辑部:具体到内容创作层面,短剧和长剧的区别是什么?

严沛梁:短剧和大部分长剧的核心差别在于,短剧的叙事逻辑和剧情节奏更快,而且不是快了一点点,是快了很多很多。很多拍长剧的人说自己过来拍短剧是降维打击。其实他们的思路错了,做短剧是升维。

有了抖音之后,所有东西都变快了。以前你可以津津有味地观看一部90分钟的电影,但现在在抖音一部电影5分钟就讲完了,而且讲得还不错。当你习惯了这种节奏后,你就接受不了慢的东西了。

人是会被短视频驯化的。

现在部分长剧的问题就是叙事太拖沓。《狂飙》为什么能火?其中一个原因是它很韩剧美剧,动不动就甩一个梗,反转反转再反转,节奏非常快。

为了适应用户的消费习惯,影视行业出了一个叫做中剧的东西,10分钟一集,但中剧还不够快。相比之下,短剧就是一个完全的新物种,直接一步到位,1分钟1集,已经快到不能再快了。

新榜编辑部:曾有一位网文作家说网文本质上是打发时间的文化商品。除了节奏更快,短剧爆火是因为切中了哪些市场需求?

严沛梁:短剧的定位很简单,就是让一个人没有事情做、没有人陪伴的时候不那么孤独。

很多人喷短剧没有营养,但短剧你要什么营养?短剧本质上和打游戏、刷抖音没什么区别。你说一个人累了一天回到家里,难道不能乐一乐、开心一下?刷抖音有没有艺术价值?没有。但它让你的碎片时间得到了充实,没有那么多烦恼。

我觉得短剧就是打发时间的,没有什么价值。但存在即合理,很多东西都没有价值,你为什么非要弄一个价值呢?

一些所谓做长剧的人,常常一边吹嘘所谓的艺术性,一边用最商业的方式欺骗消费者。我觉得大家做的都是商业的事情,就不要去谈艺术。我们的粉丝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我是土狗,我爱看。”

新榜编辑部:男频剧和女频剧的核心用户有区别吗?

严沛梁:目前短剧市场男频剧占了60%-70%的市场份额,它的用户以下沉市场四五十岁男性用户为主,因为一二线城市的男性可能不太有时间看短剧。

这些用户通常文化程度不高,理解能力不强,拍个莎士比亚可能看不懂,但拍个视觉上很刺激、打来打去的战神会让他们很受用。而且这些用户不太会找盗版,更可能充值。

《无双》为什么能爆?我觉得不是剧好,而是定位切得准,面向广大工薪阶层,让这些在外打工的人无聊孤独的时间得到了充实。

相比之下,女频剧占了30%-40%的市场份额,但人群非常年轻化,这带来的问题是,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愿意花钱,都看盗版去了。

另外,男频剧用户对一些套路化模板化的战神、赘婿也能百看不厌,但女频剧用户很大一部分都是网文用户,本身就很懂,她会去评判你剧拍得好或者不好。

新榜编辑部:你怎么看“短剧精品化”这个话题?

严沛梁:短剧其实没有更多其他的意义。有人说短剧要拍什么革命题材、乡村题材。我不是说不能拍,但如果大家都去拍这种主旋律题材,短剧就死掉了,没人看了。

另外,业内有些团队开始用阿莱的大机器拍短剧,这样虽然品质更高,画面更好,但灯光、场景、美术的要求也更高,拍摄难度更大,最终效率会降低、成本会上升、周期会变长。

原上慕光团队的拍摄设备之一

短剧是一门好生意吗?“现在入场,100%亏钱”

去年底,在杭州临平微短剧行业大会上,有短剧制片人断言,短剧演员的工资还能再涨10倍以上。短剧监制沈利娜透露,曾有编剧靠一部短剧分成60万元。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网络微短剧市场规模为373.9亿元,2027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00亿元。

短剧暴富是个好话题,但关于短剧这门生意,业内仍未达成共识。

有人觉得短剧是一个暴利行业,8天狂赚1亿不是梦,短剧出海则是比直播带货更有“钱景”的新机会;但也有人质疑短剧全靠投流,玄学爆火,是一门只有平台赚钱的伪生意。

上海某资深影视编剧曾提问:“因为跟不上长视频平台的商业要求,现在网大这个概念已经事实上消失,短剧是否会像网大一样火个两三年就结束?”

新榜编辑部:现在短剧还值得入局吗?

严沛梁:如果现在入场,100%亏钱。

因为业内能出爆款的团队就那么几个,这些团队手头的剧拍都拍不完,如果想和我们合作,至少要提前半年,因为产能就那么多。很多人找我帮忙拍剧,我都是一律拒掉,我本来就在和平台合作,也不缺钱,为什么要多一个人分钱呢?

我们基本是和平台合作,剧本有的是平台提供,有的是我们自己原创。我们就像是平台的短剧供应商。

很多人幻想靠短剧赚它一个亿,这其实是韭菜思维。影视行业忽悠人太容易了。一部剧不赚钱,说是剧本不行,等换了题材还是不赚钱,就说是演员不合适,下次一定爆,这就是无底洞。

短剧行业大部分公司都是分母。现在资本很狂热,好像短剧拍了就能赚钱,但我看到的都是亏的。短剧还是要让真正懂这个行业的人来做,去不断优化。

新榜编辑部:如果能拍爆款的只有少数几个团队,业内其他公司靠什么赚钱?

严沛梁:这个行业其实要看你是想捞钱还是出作品,目的不同,手法不同:一种主打品质,拍出来之后和平台一起赚C端市场的钱;一种主打跑量,市面上一些新平台是需要短剧填库存的。制作团队其实不用管短剧拍成什么样,只要有客户收就行。

一些团队拍的短剧虽然品质低,但产能高,一个月就能拍6-10部。他们也许很难拍出爆款短剧,但可以靠制作费赚钱,一部短剧抠出来5万块钱,10部短剧就是50万元。

业内层出不穷的短剧平台

新榜编辑部:短剧的投产比怎么样?有观点认为短剧其实是个数据游戏,是在用无数炮灰博一个爆款率。

严沛梁:我觉得说这话的人不懂短剧,太偏激了。

所谓爆款率,不过是投资人画给“韭菜们”的大饼。就跟高考升学率一样,一个学校90%,一个学校10%,难道综合一下就是50%?这是没有参考价值的。

而且现在很多短剧榜单都不准,行业内也有很多水分,甚至平台给到我们的数据也是真真假假。

新榜编辑部:很多达人会转行拍短剧,还会做品牌定制短剧和直播带货,你们拍的短剧和达人拍的短剧有什么区别?

严沛梁:网红本身大多不是专业演员,所以他们的表演方式相对单一,看着很乏味、无聊,我们则可以做到每部剧都不一样,搞笑、惊悚、科幻、古装……表演的空间非常大。

所以达人会尝试植入广告,而我们主要靠小程序付费,直接赚C端用户的钱,本身我们不是一个路子的。

新榜编辑部:你怎么看短剧的发展趋势?

严沛梁:我觉得短剧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但它不是永恒的,未来一定会变,比如明年或者后年可能小程序就直接没有了。但竖屏剧这种内容形式一定会存在,只不过可能以其他形式存在。

我甚至觉得没有横屏竖屏之分。现在我拍的是竖屏短剧,未来我可能会拍竖屏电影。现在有人在跟我谈院线电影,我也很愿意去拍。

但我觉得重要的是把心态摆好,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有时候人会迷失自己,这是最大的悲哀。

本文系作者 新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