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苹果头显,就火了俩礼拜

钛度号
别急,一批Vision Pro国产“平替”正在路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定焦,作者 | 金玙璠,编辑 | 魏佳

苹果门店再一次被“挤爆”,楼上楼下都是人。只不过,之前是抢购Vision Pro,现在是排队退货?

2月16日,是苹果首款头戴显示设备Vision Pro尝鲜期到期的日子(Vision Pro于美国纽约当地时间2月2日正式上市),在这之前,买家可以无理由退货。于是,关于Vision Pro的新闻,从开卖时的“凌晨排队抢购”,变成了“遭大批退货”。不到两周的时间,苹果头显的口碑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苹果官方没有公布退货率,据外媒报道,退货率没有明显高出平均水平。按照多位科技从业者的说法,考虑到3499美元起(约合2.5万元)的高价,即便是退货率高于行业水平,也在XR(扩展现实技术,包括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从业者甚至苹果自己的预料之中。

Vision Pro口碑高开低走,原因在哪儿?总结来说,批评声主要集中在硬件太重、内容有限和价格太贵。首先,日常使用不便:产品太重,导致佩戴不适,体验感不好。其次,性价比太低:应用生态不完善,内容少,“目前两万多元买回家,基本就是一个游戏设备和观影设备”,一位从业者称。

在Vision Pro陷入口碑危机的同时,「定焦」探访了位于北京的Vision共享体验店。一位店员介绍,设备到店后,店内体验Vision Pro的客流不断,体验按时长收费,一小时的价格在百元左右。

但多少人会买一台Vision Pro回家是个问题。今年四到五月,Vision Pro有望在中国市场发售。体验店的多位体验者对「定焦」提到,短时间体验虽然觉得惊艳,但价格太贵,产品过重且不太实用,到时候大概率不会买。

从微软的HoloLens到谷歌的AR眼镜,这些产品最后都因不被用户买单而不温不火,如今,Vision Pro不但坐上了“先捧后杀”的口碑过山车,在资本市场,苹果公司的股价也是先涨后跌,被微软反超。截至2月23日美股收盘,苹果总市值跌破3万亿美元,市值为2.82万亿美元。

不过,在从业者眼中,苹果头显仍然代表了行业的最高水平,不论是眼睛+手势的人机交互,还是用VR技术做出一款AR产品,都有革命性意义。

近几年,国内XR行业已无太多新入局者,但苹果新品一出,年初出现了一小波融资热。不止一位从业者形容,苹果相当于给国内行业续了一口气。接下来,国内公司走向哪里,更值得我们关注。

从一机难求到“拉胯掉价”?

过去两周,苹果头显的口碑坐了趟过山车。

2月初,Vision Pro还是一机难求。上市当天,天还不亮,苹果店外就排起长队;苹果官网上,首批20万台库存在18分钟内售罄,2个小时,预订的发货时间排到了三四月份。

因为Vision Pro实在太抢手,据报道,国内一些黄牛渠道把价格炒到10万元。同时间,国内的二手交易平台出现了一批Vision Pro的代购链接,大部分价格炒到3.8万元以上。其中,香港自提的价格被抬到4万元以上,人肉背回上海的价格炒到4.5万元。

可是,刚过了近半个月,大洋彼岸的美国用户对Vision Pro的兴奋劲就没有了,还出现了“大规模退货”的报道。国内用户的尝鲜热情也凉了一大截,二手平台上的Vision Pro大幅“掉价”,上述代购链接的标价普遍降到了2.8万元-3.3万元之间。

目前,20万台Vision Pro中退了多少,苹果官方没有公布信息。

彭博社日前发文称,“来自零售店的数据表明,与其他产品相比,(Vision Pro的)退货率可能介于平均水平和高于平均水平之间,具体取决于地点。规模较小的门店每天有一到两次退货,规模较大的商店一天会有多达八次以上的退货”。

不止一位科技产品从业者提到,如果是这样的退货率,还在正常范围内。作为苹果首款头显设备,必然会吸引尝鲜用户,这里面,不乏原本就计划无理由退货的。

XR领域投资人李延对「定焦」分析,即便Vision Pro的退货率高于行业水平,也在预料之中。毕竟价格卖到2.5万元以上,它的消费规模注定小众。

从另一个角度看,相比Meta(首款VR产品2019年推出),虽然苹果头显姗姗来迟,但这是第一款用VR技术做的AR产品,虽然成熟度已经高于行业预期,但还是不适合普通用户,前期更多是发烧友和开发者买单。

用户和从业者的两极评价也侧面验证了这一点。

用户对Vision Pro的批评集中在太贵、太沉、眼晕头晕、内容少、“游戏机”、移动电源不便携、账号机制太麻烦等等。

一位靠Vision Pro测评大幅涨粉的科技博主刘安的评价是,Vision Pro不适合在户外佩戴,更不适合在晚上使用,因为画面质量很差,也看不清文字。它也不能长时间佩戴,因为机器太重、戴久了会头晕脑胀,另外,机器的续航问题也会暴露,“带它出门,还得带一块巨型充电宝,对了,还得随身携带抛光布,方便随时擦玻璃”。

“再加上它缺乏吸引人的应用和内容,缺少使用场景,买了大概率会落灰。”他补充道。

在刘安看来,Vision Pro更适合在室内或小范围移动的情况下短时间佩戴,比如一两个小时,而且可玩的东西不多,基本是看影片、玩游戏。

但这个在用户眼中定价两万多元的“玩具”,在从业者看来,却是革命性的头显产品。尤其是它的交互方式、性能配置,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行业的发展方向,许多同行可能都会以苹果为基础。

李延调研发现,不少发烧友虽然也会退货,但其实他们更期待未来的Vision Pro,这其中,一部分人觉得第一代“不够好用”“不够实用”,一部分人是觉得“太贵”,希望苹果后续把体验和生态做上去,把价格打下来。

总之,多位从业者提到,对Vision Pro C端口碑下滑有预料,但不影响对它行业价值的认可。在他们看来,相比退货率,分析退货原因及给行业的借鉴意义,更有探讨价值。

苹果头显困境:有的能改善,有的是妥协

市面上对Vision Pro的槽点可以归结为价格、重量、舒适度、生态四个方面。在从业者看来,这些槽点要分情况讨论,有些问题未来大概率能解决,有些问题是苹果为了先行探路做出的妥协,还有些缺陷受当前技术所限,短时间难以解决。

价格、生态,是苹果有可能解决的问题。换言之,就是可以等等苹果的。

在用户端看来,价格和生态是一组一体两面的问题。不少人对Vision Pro的评价是,应用和内容这么少,3500美元的价格实在不值。

李延对此分析称,苹果做产品的思路一向是,初代产品不计成本,先把它做成人们想要的东西,下一步再考虑怎么让更多人买得起。

初代Vision Pro定价贵,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成本太高。据东海证券研报分析,Vision Pro整机BOM(物料清单)成本约为售价的50%,达到1700美元。

在李延看来,设备平民化只是时间问题。据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测,Vision Pro在今年的出货量达到50万部应该不难。照此计算,销售额超过17.5亿美元。李延称,收入继续投入研发,苹果凭借品牌力、对供应商的掌控力,能让产业链扩产,并有希望摊薄研发费用,最终压低成本。

用户对Vision Pro的另一大批评是“鸡肋”,即缺少杀手级应用,缺少使用场景。

虽然苹果宣布Vision Pro有600个定制开发的应用,并展示了许多生产力的场景,比如,剪辑视频,但能体验到完整性能的APP很少,可以看的高清视频只有5个。

应用和内容,一直是XR从业者头疼的问题,许多XR设备的内容还停留在“擦边”和游戏。在XR从业者张威看来,最有希望改变这个困境的是苹果,它在生态上的号召力强于其他厂商,加之苹果自己在内容领域有布局,未来的生态大概率比Meta的产品更丰富。

张威了解到,已经有开发者在讨论针对Vision Pro开发3D式的沉浸式应用了,但因为目前的出货量太少了,还不足以吸引太多开发者下注。

图源 / 苹果官网

重量,则是苹果为了效果做出的妥协,且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Vision Pro 600g的重量,乍一听还行,但实际体验下来,人眼会出现不适,甚至头晕脑胀。这一点,劝退了不少用户。

佩戴不舒适,还会产生一连串问题,比如,看完一部电影需要两个小时,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Vision Pro作为一个“玩具”都不及格,更别说在它之前展示的办公、会议等场景中使用,当作生产力工具了。

要知道,苹果最初提出的目标是150g。最终的产品之所以更重,是因为苹果选择用VR的方式实现AR。

Meta Quest是VR设备,Google Glass和微软的HoloLens是AR设备,苹果的Vision Pro走的是第三条路线,即让VR+AR融合:让用户在AR的状态下打开一个个窗口,在现实世界里也能感受虚拟空间。

不止一位从业者提到,Vision Pro在虚拟和现实间的转换是非常自然的。当你沉浸式体验某个影片或游戏的时候,看不到外面任何东西,达到纯VR的效果;如果这时现实中有人要跟你沟通,你可以通过控制旋钮,看见对方,正常和对方沟通,对方也可以通过显示屏看到你的眼睛。

也就是说,Vision Pro既要识别现实世界里的人与物,还要处理虚拟出的应用与它们的关系,这就需要非常强的计算能力。因此,苹果使用了双芯片,用专门定制的R1(处理视觉追踪数据的芯片)做传感器数据处理,M2处理器做图形渲染。这些芯片不但让成本飙升,还会产生大量热量,那就得给它们配上风扇和散热片,让机身更重。

另一大槽点,眼部的舒适度,也是苹果在VR+AR产品路径下的妥协。

前文提到,Vision Pro为了让人透过眼镜,既看到现实世界,也能感受虚拟空间,而不是感觉自己在看屏幕。张威表示,苹果堆料堆出来的画面观感,能减轻不适感,但以现有的技术水平,远比不上人眼直视真实世界的分辨率、舒适度。在虚拟画面里看东西,必然会折损体验,长时间看容易导致眼部不适。

这一问题能否改善,要看技术的发展情况。

2024年,会有一批Vision Pro国产“平替”

Vision Pro就像鲶鱼一样激活了市场,不但让国外科技巨头又卷起来了,也让国内XR行业感受到了久违的变化,最典型的表现是,MR玩家越来越多,年初还出现了一小波融资热。

全球XR市场此前由Meta主导,但2024年,不止有Vision Pro,三星电子、谷歌、高通正联合开发新的MR头显,名为“Infinite”,预计今年下半年亮相。索尼在CES2024上展示了一款尚未命名的全新MR头显,主要面向专业设计人员。

Vision Pro在中国市场虽未开卖,但从业者已经感受到了国内用户的热情。他们认为,苹果下场的一个重要意义是,推动头显设备的普及。

2024年春节前,一股Vision Pro热就在国内刮起来了。跟着做生意的除了黄牛,还有Vision共享体验店。「定焦」了解到,在部分体验店,Vision Pro一小时的体验价在百元左右,看一个侏罗纪故事短片的价格是40元左右。

有店员介绍,体验者以科技发烧友和年轻人为主。更为关键的是,Vision Pro热,还带动了其他产品的体验。

供应链消息称,最早4月、最迟5月,Vision Pro将在中国市场发售。张威预测,到时可能会有一小波抢购热潮,但不会畅销。在他看来,Vision Pro是MR领域一个里程碑式的产品,可初代产品只是有钱人的“玩具”,距离生产力设备还很遥远。

不论苹果头显的口碑怎么样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国内从业者都是兴奋的。

在苹果计划发布Vision Pro的消息公布后,国内一大批虚拟现实头部企业紧急跟进,亮出新品,包括创维XR、NOLO、小派科技、玩出梦想等。

在此之前的几年,国内已经没有太多入局者,互联网大厂不再热衷于讲XR的故事,“连国内VR项目的代表PICO也被字节跳动战略性放弃,大范围裁员”,张威表示,另外,国内大部分产品也是效仿Quest,定位在游戏赛道。

国内厂商中,PICO份额最高

更让国内从业者兴奋的是,今年年初行业出现了一小轮融资热。1月,Rokid、Nreal公布拿到新一轮融资。

一级市场的热度直接受消费市场的影响。在此之前,AR/VR出货量经历了低谷,2022年表现尤为明显。

苹果的Vision Pro下场,再加上去年Q4索尼、Meta推出新品,2024年行业整体出货量有望重回高增长。IDC预计2024年VR/AR头显市场将增长46.8%至1250万台左右,主要靠苹果Vision Pro和Meta Quest 3推动。

其中,国联证券预测,Vision Pro 2024年目标销售100万台。

据彭博社报道,二代Vision Pro的售价或将降至1500美元-2500美元,并包含4个版本。“等苹果把价格打到1万多元时,销量会有大幅上涨。”张威分析称。

Vision Pro卖得多,价格下降,就更有希望带动国内相关产业链发展,并对国内厂商带来外溢效应。目前Vision Pro在中国大陆的供应链比例在60%左右。

一场由苹果点燃的XR之战即将打响。张威对「定焦」预测,将有一部分厂商受苹果影响,砍掉此前的低价产品,推出高端头显,并会把价格定在万元左右。

“2024年,国内会有多家厂商发布对标苹果的头显产品。”他同时表示,不论是VR、AR、MR厂商,还是手机厂商,接下来可能都会有动作,“它(Vision Pro)会取代手机、平板、电脑吗?现在看来不可能,但是未来真不好说。”

过去一年,ChatGPT的旋风刮进中国,一炮而红,2024年开年,接棒者XR出现,它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我们拭目以待。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延、刘安、张威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定焦On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