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流量巅峰后的哈尔滨:冰雪不是唯一的卖点

钛度号
感受这个顶流城市的热烈寒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刺猬公社

大年初六,我刚刚看完自己的第一部春节档电影,走出商场,时间已经接近零点,突然听到了一声吆喝。

“快来玩,哈尔滨最后一个冰滑梯!”

身穿黑色羽绒服的年轻人站在不算高的冰滑梯旁边,脸被彩灯映得变了色,旁边两个外地游客“跐溜”一声滑下,伴随着尖叫声和笑声,天上又开始飘雪花。

“全哈尔滨最后一个冰滑梯”

他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这并不是最后一个冰滑梯。在十几公里之外,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即将迎来闭园,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这个景区迎接了271万名游客,全网都刷到了这个梦幻的冰雪世界。就在零点来临前,冰雪大世界521米的冰滑梯也将迎来最后一位游客——抖音博主大民,在他拍摄的视频里,他高喊着哈尔滨再见,评论区里,东北孩子们纷纷表示“热泪盈眶”。

最后一位游客大民(哈尔滨)抖音视频截图

短视频见证了哈尔滨走红的整个历程,从最开始的冰雪大世界退票争议、到后来的口碑翻红,南方小土豆、尔滨一系列热词强势出圈,哈尔滨成为了这个冬天的顶流。而伴随着冬天的结束,顶流的故事也走向了结尾。

在这个春节,我也“跟风”去了一趟哈尔滨,感受了这个顶流城市的热烈寒冬。

春天,来得更晚些吧

“你们来的时间有点晚了。”

在前往中央大街的路途中,滴滴司机略带遗憾地说。行程的第一天是大年初五,这天是情人节,也是春节走完亲戚后最佳的出行时间,但在出发前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有些令人失望的消息:冰雪大世界要闭园了。

日渐上升的气温是最大的问题。

春节之后,整座城市的整体温度开始明显回升,零下二十度的天寒地冻逐渐远去,午间的最高气温已经接近了零度,除了依旧凛冽的西北风外,这里就和大多数东北城市一样,冷,但一件羽绒服足以抵挡。对于游客来说,这样的温度无疑要舒适很多,但对于尔滨主打的冰雪产业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灾难。

“其实往年闭园时间都要再晚一段时间,起码要到二月底。”滴滴司机解释,他告诉我们,这个春节气温回升不太正常,相比往年升温要早很多,这也导致冰雪大世界、冰雪嘉年华等室外景区的冰雪建筑面临融化的风险,为了观赏性以及游客的安全,这些景区也不得不选择闭园。

“冰都变脆了,很容易化冻、倒塌。”从不少短视频上,我们能看到融化后的冰雕,冰已经变成了“丝状”,一碰就碎,景区也选择将较高的冰雕建筑提前拆除,冰雪大世界已经不是“完全体”,这个耗资35亿打造的梦幻世界终于在运营61天后落下帷幕。

“这一升温,哈尔滨少赚了好几亿。”一位哈尔滨商家告诉我。在此后的几天里,我屡次听见这样的慨叹,对于这座城市来说,从来没有这样希望春天来得晚一些。

但哈尔滨人似乎并不着急“赚钱”,跟网上不少“见证闭园前最后一天”的论调不同,哈尔滨的司机师傅们都很“实诚”,他们很会从游客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没必要去冰雪大世界了,三百多块的门票现在去不值当。”在哈尔滨旅程的前两天里,不止一位司机跟我这样说,他们选择推荐更多更“值”的景点,比如便宜一点的雪博会、免费看冰灯展的兆麟公园,实在想去看看还可以路过看一眼,但买票进去“实在没有必要”。

中央大街街景

“劝你少花钱”,我对于哈尔滨旅游的第一印象就在于此。

客观来说,不少店的服务称不上有多周全,但很会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考虑问题:在我们租住的酒店式公寓,管家不仅会在tips里标注有趣的景点,还会提醒“最好别打出租,避免被坑”;滴滴司机都是本地人,会热心地告诉我们“中央大街里,除了马迭尔冰棍和烟囱面包,其他都不值得买”;在吃本地热门的俄餐时,服务员也会直言,美团上的双人套餐就完全够吃,没必要按人头点餐。

滴滴司机更是直接帮我们规划了几天的行程,第一天游览中央大街搭配索菲亚教堂,第二天去极地公园看企鹅,再乘车游览东北虎林园,最后一定不能错过哈尔滨的各大博物馆,尤其是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一定要去感受历史的厚重”。吃也不能落下,东北菜、铁锅炖、俄餐,司机大哥讲得头头是道,我在一旁猛做笔记。

与此同时汽车驶向哈尔滨的老城区,人群的密度也开始逐渐上升,“我就送你们到这,前面开不进去了。”司机师傅停下车,不远处就是中央大街颇具欧洲气息的招牌。在下车之前,他还不停叮嘱,“一定保护好自己的手机跟包!”

中央大街上人头攒动,浅色羽绒服的外地人和深色外衣的本地人混杂在一起,在一片东北话中,还能听到不少南方口音,几乎每个游客手里都拿着马迭尔冰棍、烟囱面包、或是红肠。我终于直观地感受到了哈尔滨的鼎盛人气,这里比节假日的外滩、王府井还要夸张,摩肩接踵完全就是写实。

天色渐晚,金黄雪白的彩灯闪烁在人们头上,或许不想让慕名而来的游客们失望,阴暗的天空终于开始飘雪。雪越来越大,我也终于看到了最美的冰城:鹅毛般的大雪倾泻而下,落在每个人的头上、身上,也落在残破不全的冰雕上,透过树枝和彩灯,与巴洛克式的古老建筑共同组成了优雅而肃杀的图景。那一刻,我似乎身处于深冬的圣彼得堡。

雪中的中央大街

但人群中熟悉的面孔和东北特有的热情提醒着我,这里是哈尔滨。

多面哈尔滨

你很少能在一片区域同时看到几十个天使、公主、或是巫女,但在哈尔滨的索菲亚教堂,这种奇异的图景已经成为了现实。

这座拜占庭风格东正教教堂始建于1907年,位于哈尔滨道里区透笼街,一直是哈尔滨最热门的景点之一,哈尔滨爆火全网后,这里更是成为了每一位游客都要打卡的网红景点。距离索菲亚教堂艺术广场一条街之外,汽车就已经排成了长队,一整片区域堵得水泄不通。

艺术广场上同样人山人海,围绕着红砖绿顶的教堂,奇装异服的旅拍者们最为引人注目。

“我的天,这么多公主。”在走过教堂正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位大爷诙谐地感叹。眼前的景象确实令人惊讶,在教堂周围,十几个旅拍摄影师几乎同时按动快门,从各种刁钻的角度为游客拍摄着艺术照,游客们则人均金发碧眼,穿着宫廷风格的长裙,不少人还戴着翅膀、拿着魔杖,几乎将整个广场变成了魔法世界。

索非亚教堂门前

“一套差不多要拍半个小时。”一位正为情侣拍摄写真的摄影师告诉我,他所在的旅拍机构就在索非亚教堂附近,“这两个月我知道的就开了十几家”。哈尔滨的火热催动了整个城市旅拍行业的发展,据媒体报道,自2023年11月以来,索非亚教堂附近增加了上百家旅拍机构,俄式风格的公主装写真撑起了这些机构的营收。

“套餐大概六七百左右,包含一套服装和六张精修照片。”一位游客告诉我。她穿着黑暗魔法风的长裙,戴着假发和王冠,在摄影师的指令下摆出各种华丽的姿势,摄影师则娴熟地寻找着避开人群的角度,蔚蓝天空和肃穆教堂的映衬下,写真的效果很是不错。

“这个角度好不好?赶紧拍!”精致妆容加持的姣好面容下是一口大大咧咧的东北话,这种割裂营造出一种微妙的美感,就如同哈尔滨这座中西风格深度结合的城市带给我的感觉一样,豪爽的东北风情搭配优雅华丽的欧洲建筑,让这场旅行变得有层次起来。

这或许就是哈尔滨的迷人之处,它拥有着更加复杂的面貌,工业风、巴洛克、东北味儿在此集合,最终孵化出了令人着迷的“尔滨”。

在热气腾腾的红专早市上,许多身背设备的主播实时直播早市盛况,给居民区早市套上一层网红气息;

在中华巴洛克风情街,巴洛克式的建筑群中,硕大的关公雕像坐镇其中,游客们拿着老字号张包铺的包子和大列巴看二人转,身后是远东的厚重历史;

在优美的音乐长廊不远处,东北孩子最熟悉的冰上乐园放着《东北的冬》,小沈阳高亢的演唱中,雪人雕塑因为回升的气温挂上了两行“鼻涕”,更让冰天雪地中多了一丝东北式的幽默。

“流鼻涕”的雪人

“你要不要拍一套?男孩儿也能拍,换套衣服老帅了!”在我观摩了半天之后,一位旅拍摄影师诚挚地向我发出邀约,我赶忙婉拒了他。不远处,许多游客涌向教堂,其中有人穿着从地下服装市场买来的东北花袄,在一片灰白中甚是扎眼。喧闹声中,鸽子飞过他们的头顶,我也决定启程前往下一站。

哈尔滨,不止冬天

对于哈尔滨的游客们来说,面临的最大问题已经不是闭园、回暖、排队久等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返程。

临近春节末尾,返程抢票难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尤其是哈尔滨、三亚这样的旅游热门目的地更是一票难求。

从开售开始,所有车票基本都被一抢而空,我想从哈尔滨直接返程北京,所有的高铁动车都已经售罄,直到初九之后才有余票。12306上零星的几张无座票还是时长在十五小时以上的普快或特快,无论在时间还是舒适度上都不算好的选择。

哈尔滨回程票讨论,图源小红书

机票更无法考虑。在最热门的初八初九几天里,几乎所有回北京的机票价格都在五千以上,部分价格更是高达七千,尽管相比三亚返程的上万价格已经算是便宜,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价格还是超出了承受范围。

在旅程的后半,我都被“无法返程”的阴霾笼罩着,尽管从来时就挂上了车票候补,但似乎用处不大。在小红书、抖音等软件上,我看到了很多“同路人”。

“买不到票,我从第一天开售就在抢了,挂了差不多十趟车的候补,都抢不到。”小红书网友福来告诉我,作为哈尔滨本地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程度的“抢票难”。在以往,北京上海这样的热门返程地或许很难抢到票,但这一次,无论是从哈尔滨出发去哪个城市,都非常困难。

根据官方统计,整个春节假期,哈尔滨游客达到了1009万人次,日均同比增长81.7%,已经达到了历史峰值。一千万人熙来攘往,已经远超往年的运输能力,即使高铁火车增列次,也是杯水车薪。

“你可以试试从一些小城市中转。”福来给我出了几个主意,“或者是买短乘长、买长乘短。”在小红书她的帖子下,她细心地教着买不到返程票的游客们,尽管她自己还没有着落。

时间推移到假期末尾,在东北虎林园的长长队伍中,我候补到了一张回京车次的短途票。尽管已经排了两个小时队,但这个好消息还是让我兴奋不已,在东北虎林园的惊险车上,我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了福来,她向我发来祝贺,同时又认真的跟我说:“欢迎你再来哈尔滨玩,哈尔滨的夏天也同样很美。”

在抖音等平台上,我看到了许多和她一样的哈尔滨人,他们由衷的希望这座城市的火热不仅仅属于冬天,“夏天的哈尔滨像欧洲”“能不能把冰雪大世界留到暑假”“开春之后松花江也很美”“欢迎来到音乐之都”,当流量与热度消散后,他们希望这座城市仍旧能被记住。

索非亚教堂萨克斯演奏会

在短短几天的旅程里,我几乎没有看到那些网上津津乐道的奇观:免费接送车、人造月亮、切好的冻梨,但我仍能感受到人们的热情,不少店铺都写着“欢迎小金豆”,每一个本地人都热情的介绍着这座城市,在几天的消费里,也基本没有出现踩雷、被坑等情况,最多的感叹是“便宜”“很值”。

红专早市的横幅

当短视频构造的一切滤镜被剥离之后,这座城市展现出的真诚与美好才更加可贵。

在离开哈尔滨独自踏上归途之前,我和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铁锅炖。带着热气和饱腹,我坐上了前往车站的出租车,跟每个碰到的哈尔滨司机一样,这位师傅开了口:“是来哈尔滨玩的吗?”

他似乎很好奇我的感受,在询问下,我为他讲述了这几天的感受,也表达了行程过短导致的遗憾,他没有太多回应,只是微笑着。路途不远,哈尔滨西站到了,下车前,他终于开了口:一路顺风,新年快乐!

(文中姓名为化名。文中未标注来源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本文系作者 刺猬公社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