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我买的500万黄金,不翼而飞

钛度号
一场黄金劫案:花重金买黄金,存在金店里十年,怎么就没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豹变,作者 | 詹方歌,编辑 | 邢昀

今年春节,买金热再度升温。龙对中国人的特殊意义,让生肖金饰在各大柜台迅速售罄,即便国际金价波动,也没能影响国内买金的热情。理性来看,黄金的避险属性和近年来不断上涨的金价,都让它成为时下最适合普通人的投资。

但是,即便在有国资背景的黄金珠宝上市公司门店买金,也有可能被骗去500万。

不久前,位于北京繁华商圈之一——双井富力城的一家中国黄金门店“跑路”。这家“中国黄金概念店”在商场存在了14年,开业时曾被称为公司“酝酿已久的扛鼎之作”。但在门店跑路后,消费者才发现,它背后的主体只是一家注册资本300万元的私企,中国黄金的加盟商。

事实上,这场跑路骗局并不复杂,类似情景在许多规模较小的金店也曾反复秘密上演。门店方面包装的所谓“预定”业务、“托管”业务,简单来说,就是消费者在店里付钱买黄金,直接又把黄金存在店里,按照约定,到期后再取黄金,同时可以获得一些利息。在整个过程中,消费者并没有真正拿到黄金,这也给了店家套用资金的可能性。

但消费者常年对于品牌和门店的信任,又让骗局有了可乘之机。

01 “黄金劫案”

2023年圣诞节刚过,北京双井富力广场中国黄金概念店的店员猝不及防地接到了失业的噩耗。“我们昨天上班盘点,晚上公司说把货都收了,要关店,我们全员失业,太突然了。”一位店员在与顾客的聊天中说。

比店员更慌的是消费者,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一家售卖黄金的店铺。按照约定,他们此前买下的黄金也都存放在这里。店跑了,他们买的黄金该找谁去要呢?

顾客保存的宣传单显示,这种存放业务被叫做“无忧预定”,分为三月期、六月期和一年期。照理说,这是一种存放保管业务,店家也确实在购入时向顾客收取了一定的手续费。保管期限越长,手续费也就越少,选择一年限的无忧预定,甚至可以赠送所购金条重量2.5%的纯金赠品。

显然,在店家那边,它已经不是单纯的保管业务了。

但在顾客这边,又实在没有怀疑的理由。存放保管业务对于购入量大的客户来说,几乎是刚需,沉甸甸的金条带回家总觉得危险。善田告诉《豹变》,他从12年前就在这家店购买金条作为储蓄,每年买一次,每年续约“一年限”,预定书厚厚一沓,一共12份,金额总计50多万。他本人从事金融科技行业,投资陷阱见过许多,从未想过买金也会出问题。

维权群里,一位84岁的老先生卖掉房产,在这家店买了11公斤的金条,准备作为资产分给孩子们。理由是,楼市不景气,房产流动性又低,不如金条保值。按照现时金价折算,这11公斤金条约等于529万元。

实际上,类似的黄金理财产品银行也有发售,比如招行的金生利提货凭证,约定到期后可以获得相应的黄金克重收益,也可以赎回变现。100g经典款一年期到期后,提取实物为101g,也可以将101g金条直接变现。产品到期前的金条提取或者赎回变现不享受黄金克重收益。

银行的黄金类产品有相应监管,更加安全。相比之下,中国黄金双井加盟店每年付给投资者的利率,是一条所购金条重量2.5%的小黄金,诱惑力自然也不低。

类似的骗局此前在一些街头金店也曾上演。2012年湛江市公安局官网曾以“黄金银行需谨慎”为标题发文,引用了一些媒体报道案例。文中称:个别珠宝店推出“存黄金得利息”的业务,吸引客户将购买的黄金“存”在该珠宝店,一年后可获得相应的黄金作为利息,类似“黄金银行”的运作方式。该业务有较大的诱惑性、欺诈性,存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倾向。

而双井加盟店能获得消费者信赖,离不开背后的品牌背书。

02 “只是加盟店”

公开报道显示,位于北京双井富力城的中国黄金概念店于2009年开业。彼时的宣传文案称,这是中国黄金在北京最大的单店,是“酝酿已久的扛鼎之作”。

此后,这家店在富力广场存在了14年,直到2023年末“跑路”。

走投无路的消费者们来到中国黄金总部,希望得到一个交代,却被告知,这家“中国黄金概念店”只是加盟店,总部不允许加盟店开展托管业务。中国黄金方面愿意报警协助调查,并与加盟店方面沟通赔偿,但不愿直接承担赔偿。

据悉,中国黄金门店经营模式分为直营和加盟。虽然加盟店类似的“预定”业务不被允许,但直营店的托管业务却是发生过的。善田告诉《豹变》,他曾在中国黄金位于北京的直营店寄存过黄金,但最长寄存时限为一年,不允许续约。而中国黄金方面的人士也对消费者确认,直营店曾开展过此类业务。

想要区分加盟店和直营店,对于消费者来说并不容易:门店装潢相对统一,售卖的首饰、金条等也都来自中国黄金,宣传单上也仅写明“中国黄金”或“中国黄金概念店”。

只有在交易实际发生后,消费者才能通过发票主体意识到,原来自己买金的门店背后可能只是一家民营企业。

更具迷惑性的是,有消费者表示,这家店刚开业阶段和后期的发票主体并不一致。一些较早开具的发票显示,主体为北京金一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后来则是北京三鼎原黄金珠宝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前者是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成员,有国资背景;后者则是注册资本300万人民币的私企。更重要的是,私企三鼎原珠宝的成立日期在2010年,晚于2009年中国黄金概念店开张的日期。

对品牌和门店的信任在多年间织成了一张网,让如善田一样的顾客反复购买、托管,收获了一打“预定证书”,却始终没能摸到金条。

中国黄金方面的代表告诉消费者,公司与富力城店签订的加盟协议中,明确规定了加盟范畴:首饰及金条等的销售,而所谓的“预订”业务是完全不允许开展的,总部方面也会对门店进行巡查。

上海融力天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超告诉《豹变》,现有案例中大部分不认可品牌方承担加盟商的责任。但一些情况下,法院仍会考虑品牌方的责任:“比如加盟商在对外宣传时,故意混淆品牌商号与经营实体的概念,让消费者无法分辨提供服务的主体,加盟商也没有向消费者进行明确的解释;在对外宣传未明确向消费者明晰主体区别的情况下,《加盟协议》属内部约定,不具有对外效力。”

许超表示,品牌方对加盟商有选择、指导及监督方面的责任,应对加盟商在加盟后的情况进行监督,将全部责任转嫁被特许人,对消费者而言也难言公平。如仅以主体独立性为由,却没有证据显示品牌方已经尽到相应的监督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品牌方因特许经营模式获利也是判赔的考量因素。

03 意想不到的风险

对于跑路的双井加盟店来说,这是一个由黄金货款构成的庞大资金池。

由于黄金贵重,加盟店一般不会在消费者下单前就准备大量的金条库存。如果金条不够,加盟店一般会与消费者约定时间,收到货款后再向总部下单。这样一来,业务员以“托管”的名义,向消费者推销“预定”业务,而店方只需要在消费者最终提走黄金前向总部下单即可,时间差构成了资金池,挪用也就成为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黄金概念店跑路前两天,北京三鼎原黄金珠宝有限公司也发生了工商信息的变更,原本持股70%的股东邹志群突然退出,只剩原本持股30%的杨淯溶。天眼查信息显示,邹志群担任多家珠宝公司法人及股东,投资足迹遍布广东、福建和陕西。

有消费者告诉《豹变》,除了报案之外,中国黄金方面也在持续联系邹志群,尝试沟通后续补偿方案,截至目前并未有明确进展。

黄金零售行业竞争激烈,包括周大福、老凤祥在内的诸多黄金品牌均在发展经销商,以加盟方式加速下沉,在市场上跑马圈地。中国黄金也不例外。

2022年报显示,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已开业门店共计3642家,其中105家直营店,其他3500多家门店都是加盟店。

中国黄金方面也很清楚加盟业务的管理风险。其曾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及,由于加盟店数量众多且地域分布较广,经营及管理均独立于发行人之外,若出现加盟商违规经营等情形,将可能对公司品牌形象及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按照规定,中国黄金方面对加盟商日常经营合规性的管理,依靠“督导法务部通过组织专项定期和不定期巡查”。

近年来,中国黄金加盟店存金跑路也不是第一次出现。黑猫投诉上,有消费者2024年2月投诉河南省焦作市温县天宇城的中国黄金也发生存金跑路。

如何管理好加盟商,避免因加盟商违规带来的品牌形象受损,成为中国黄金当下的关键课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豹变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