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转型“追光”的华东重机:折上折甩卖亏损资产,接盘方筹资进度有所延迟

对于业务转型期的华东重机而言,成功甩掉包袱资产颇为重要。

华东重机(002685.SZ)曾斥资近30亿元买下广东润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星科技”),以此切入高端数控机床领域。但承诺期一过,润星科技业绩“变脸”随之而来,并且严重影响到母公司华东重机的经营。受数控机床板块业务收缩等影响,华东重机2023年亏损进一步扩大。

在数控机床业务无明显改善趋势下,去年华东重机启动了甩卖润星科技的计划。在三度公开挂牌转让未果后,标的原实控人周文元欲通过旗下实控企业广东元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元元”)作价7亿元进行“兜底”接盘,分为三期以现金方式支付。

处于“追光”关键期的华东重机认为:出售标的资产可以进一步增厚公司资金储备,有助于投入光伏电池组件生产制造等新业务板块。

如今,华东重机甩卖资产却遭遇收款难题。2月21日,华东重机披露公告称,广东元元筹集资金进度有所延迟。

钛媒体APP注意到,广东元元无营收,周文元前不久转让华东重机5%股权来履行本次重组对价的支付,资金实力略显不足。不过,周文元及广东元元表示:将遵守相关约定,积极通过减持股票、个人及金融机构融资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计划在3月20日前继续支付股权转让款1.2亿元。接盘方能否在约定时间内筹措到资金、华东重机能否甩掉资产包袱,钛媒体APP将持续关注。

标的原主欲购回,接盘方筹资进度有所延迟

去年12月,华东重机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向周文元直接控制的企业广东元元出售润星科技100%股权这一关联交易。

润星科技是华东重机2017年9月以发行股份+现金收购从周文元等人手中购得,周文元通过此交易成为华东重机的股东。

当年华东重机收购润星科技高达29.5亿元,如今润星科技交易对价只有7亿元。

为了剥离润星科技,华东重机去年9月曾公开挂牌转让相关股权,首次挂牌底价为9.37亿元。而后连续两次下调挂牌价格,但仍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

2023年11月2日,第三次公开挂牌信息发布期限结束。根据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结果未征集到合格受让方,公司依照《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以7亿元将标的资产出售给周文元控制的广东元元。

据公告,广东元元将全部以现金方式支付上述交易对价,在《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10日内,广东元元需向华东重机支付2000万元保证金,而后分三期支付股权转让款。即广东元元需于《股权转让协议》生效后的10个工作日内支付股权转让总价款的20%(1.4亿元),生效后的30个工作日内支付股权转让总价款的31%(2.17亿元),剩余49%(3.43亿元)需在资产交割日后的12个月内支付。

2月21日,华东重机披露的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披露之日,交易对方广东元元已支付股权转让款2000万元,但广东元元筹集资金进度有所延迟。

不过,华东重机收到周文元及广东元元出具的《关于尽快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告知函》,称其将遵守相关约定,积极通过减持股票、个人及金融机构融资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计划在3月20日前继续支付股权转让款1.2亿元。

对此,华东重机表示,关于本次交易的相关风险,详见公司披露的《无锡华东重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中“第十一节风险因素”部分。

据上述“第十一节风险因素”所述,交易对方需在达成支付条件时及时向上市公司支付交易价款,尽管本次交易相关协议已就本次交易价款的支付时点进行了明确约定,但若最终交易对方无法在约定时间内筹集履行本次交易支付义务所需要的资金,则本次交易存在价款不能按时支付的风险。

广东元元无营收,实控人“曲线减持”筹钱

据了解,广东元元成立于2019年10月17日,周文元既是出资人也是法人。截至2023年上半年,广东元元尚无收入。

作为实控人的周文元,早已启动卖股筹钱计划。2023年12月5日,周文元与重庆和谐志成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和谐志成”)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向和谐志成转让其持有的华东重机5038.45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公告中提及,周文元减持获得的资金将专项用于履行本次重组对价的支付。

转让之前,周文元持股比例为13.26%,是华东重机单一最大股东。交易中约定,未经华东重机同意,周文元持有的华东重机13.26%股权不得新增用于履行《股权转让协议》目的之外的质押或其他担保。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周文元已经质押了2600万股华东重机股份。

周文元还承诺,产权过户日后且股权转让价款支付完毕前,润星科技偿还周文元的借款、 向周文元及其关联方提供的借款以及向广东元元进行现金分红的款项应当全部用于支付本次交易股权转让价款。

显然,周文元手中筹码可能不足。分析指出,由于华东重机三年未进行现金分红,因此大股东减持受到规则限制。从这一角度看,协议转让是周文元的唯一出路,颇有“拆东墙补西墙”之意。

目前,周文元与和谐志成之间的交易已完成过户,周文元通过减持套现约2.12亿元。完成转让后,周文元持股比例降至8.26%,变为第二大股东,和谐志成以5%股份跻身华东重机的第四大股东。

钛媒体APP注意到,和谐志成成立于2023年11月21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张晶。在周文元转让华东重机股份的同一天,和谐志成合伙人与重庆时运和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运和谐”)签署《出资转让协议》。同日,时运和谐与常州国科凌久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重庆昶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共同签署《合伙协议》。上述三方分别持有和谐志成出资比例为14.29%、14.29%和71.43%。

天眼查显示,时运和谐成立于2023年12月1日。和谐志成、时运和谐作为股权交易中的主体,似乎是为华东重机这5%股份转让而专门设立。

更为蹊跷的是,周文元向和谐志成转让股权,交易单价为4.2元,较华东重机当日(2023年12月5日)3.72元的收盘价溢价12.9%。截至2月21日收盘,华东重机收2.56元。以此算来,和谐志成买下华东重机5%的股权已浮亏8000多万元。

数控机床业务持续亏损,“追光”尚未盈利

当年,华东重机通过收购润星科技实现了向智能数控机床业务的转型。只不过,承诺期一过,润星科技业绩就大变脸。

虽说华东重机已启动对润星科技剥离工作,但目前来看,这一包袱资产的负面效应仍在持续。

华东重机预计2023年营业收入为6.5亿元至9亿元,归母净利润预计亏损5.5亿元至8.2亿元,亏损同比扩大。

华东重机在业绩变动原因说明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数控机床板块业务收缩,延续了亏损态势,产销量、毛利率水平同比下降,应收账款回笼不及预期。根据相关会计政策规定,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范围为2亿元至3.66亿元。本次商誉减值后,公司账面商誉余额范围0元至1.66亿元。报告期公司数控机床业务整体应收账款的账龄递延,导致长账龄应收账款规模有所增长,按照审慎原则,公司拟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约2亿元至3亿元。

由于数控机床连续亏损,华东重机亟需新的盈利增长点。2023年3月以来,华东重机拓展光伏电池组件业务,推进业务结构转型升级。

华东重机曾提及,出售标的资产可以进一步增厚公司资金储备以满足业务结构转型带来的整体资金需求。

据华东重机介绍,公司在徐州沛县投资建设首个高效N型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基地,并创纪录快速完成首批生产线落地及首块光伏电池片下线。

不过,2023年华东重机主要处于新基地建设及产能爬坡阶段,尤其是进入2023年四季度,光伏产业链价格整体下滑严重,电池片价格快速下降,光伏电池组件业务尚未提供盈利。

从2023年6月开始,光伏组件企业开始掀起价格战,且愈演愈烈。在业内人士看来,迈入2024年,N型组件价格亦难坚挺。当前组件价格已经出现了倒挂。在这样的价格下,光伏组件企业开工即亏损的情况将会是普遍现象。(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刘凤茹)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监管应该好好查一查了

    回复 2月24日 · via pc
  • 资金筹集的延迟给交易增加了不确定性

    回复 2月23日 · via android
  • 剥离非核心业务,华东重机可以更好地聚焦核心业务,优化资源配置

    回复 2月23日 · via h5
  • 左手倒右手

    回复 2月22日 · via pc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