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高合停产:曲高和寡,只能挨打?

钛度号
当龙年的第一场大雪落下,造车新势力的洗牌仍在继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观潮新消费,作者 | 王叁,编辑 | 杜仲

高合的困境来得很突然。

2月初,高合汽车官方微博按部就班地送上了连番祝福,庆新春、迎财神,连情人节都没落下,在感谢车主陪伴之余,高合还邀请车主朋友一起开拓新的春天。

(图源:高合汽车官方微博)

但高合的春天却并未到来。

2月18日,在龙年开工大吉的热闹气氛中,高合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据内部人士表示,高合汽车方面称,2月18日之前的员工工资将照常发放;3月15日之前还留在高合汽车的员工,仅发放基本工资;3月15日之后员工仅发放上海基本工资。

换句话说,裁员的N+1实在拿不出来了。

(图源网络,侵删)

此前,高合工资延迟发放、取消年终奖和全员降薪的报道因春节假期的到来而延迟发酵。当时的报道中提到,在春节前夕,高合汽车曾召开员工代表大会通知表示,2024年1月的工资无法按时发放,将在2月底补发,此外2023年年终奖取消,部分部门提前放假,年后居家办公并且鼓励员工自寻出路等。

对此,高合汽车曾向媒体回应称,根据生产经营的实际情况,公司正在采取比如高管主动降薪、缓发工资等调整措施,应对内外部的挑战。但网传全员居家办公是不实信息。春节前有些同事休假提前回家,春节期间不同业务板块做了相应的工作安排,比如用户服务、售后等。

去年10月,网传高合开启裁员,比例高达20%,有的部门甚至接近50%。对此,高合汽车方面也曾回应称,近期公司业务结构调整,部分岗位功能进行合并、重组、新建,再加上绩效末位淘汰,出现人员流动,都是常规管理工作。同时,大量岗位正在持续招聘,各项业务都在正常推进。

“停工停产6个月”并不能与“高合倒闭”画上等号,但败走市场之前的挣扎和憧憬,与威马、爱驰、天际乃至法拉第未来如出一辙。

当龙年的第一场大雪落下,造车新势力的洗牌仍在继续。

01 高度融合

“感谢政府。”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在位于上海临港的超级工厂举行交付仪式,首次向社会用户交付国产Model 3。马斯克在交付仪式上数度哽咽,接连感谢中国政府和上海政府的支持、上海团队的付出以及中国消费者的喜爱。

但是,最需要被他感谢的人,已经离开了可以被感谢的位置。

时间退回2014年4月,时任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的丁磊,接下了引进特斯拉到上海投资设厂的任务,并为此准备了一套阶段性方案。

那是中国新能源车企拓荒的年份,距离第一批中国特斯拉车主从马斯克手里接过车钥匙也才两年的时间,漂洋过海进入中国市场的车型还只是谋划创业的同行拆解研究的对象,或者有钱有闲的人与科技前沿接轨的“大玩具”。丁磊本人曾提到过,当时他们甚至认为特斯拉只是电子产品,不需要申请中国汽车目录。

丁磊在央视《对话·挑战者》节目中直言:“在Model X之前,我还是有点轻视,因为特斯拉造车时间不是很长,最早的特斯拉,座舱设计在我看来不是太专业。但是当我一踩油门的时候,瞬间觉得眼睛一热。因为4秒左右的加速,如果用燃油车的话,需要很大的发动机,并且会产生很大的噪声。并且特斯拉把所有的按键几乎都集中在中控上,相当于是手机从有按键转变成没按键的概念。”

引进特斯拉的方案敲定后,丁磊前往美国,先后参观了特斯拉美国总部及其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但经过长达半年的谈判与磋商,特斯拉最终的回复没有太大的变化:“北美工厂的产能还未完全发挥,在中国建厂需要5年后再作商议。”

时间卡得刚刚好,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破土动工。

但这一切都和丁磊没关系了。在被特斯拉拒绝的次年,丁磊辞去了公职,下海经商。没能在任期内完成特斯拉的引进项目成了他职业生涯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而在回首这段往事时,丁磊表示,“正是通过对特斯拉公司和产品及上下游供应链的深入了解,作为一个从事汽车行业多年的汽车人,我敏锐地感觉到:机遇来了,中国汽车在新能源领域升维超越的机遇来了。”

下海的第一站,为梦想窒息。

2015年9月,时任乐视CEO贾跃亭在微博发文,庆祝丁磊加盟乐视超级汽车。而在此之前,贾跃亭曾为丁磊的职位伤过脑筋。

幸福和苦恼的根源都在于丁磊那份厚重而亮眼的职业履历。

1988年,丁磊拿到复旦大学物理系硕士学位,随后进入上海大众,先后担任上海大众质量保证部工程师、股长、实验室主任,后成为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浦东轿车项目组(上海通用汽车前身)质量小组负责人,并参与了上海通用汽车的创建,这是中美最大的合资车企。

2011年,担任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的丁磊突然接到一纸调令,随后调任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兼上海市张江高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任。

两年后,政绩斐然的丁磊被任命为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任职期间曾参与中国第一个自贸区建设,也是在此时主导过引进特斯拉的相关工作。

贾跃亭热情称赞了丁磊在汽车与政界的丰富经验,丁磊则以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CEO的职位开启了合作创业的历程。

(图源:贾跃亭微博)

为梦想窒息的经历的确让人窒息。两年后,乐视资金链断裂,在贾跃亭奔赴美国之前,丁磊跳下了乐视的大船。2017年12月,丁磊成立华人运通,担任董事长兼CEO。

(图源:高合汽车官方微博)

“创办华人运通是长期从事汽车行业而催生的一种使命感,绝非心血来潮。”丁磊在接受采访时曾说道,“我个人受党教育多年,是组织培养了我,帮助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个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将华人运通和高合汽车打造成未来出行领域的世界级领军企业,为国争光!”

老汽车人创业,自带高度。

2019年7月31日,华人运通正式发布全新豪华智能纯电品牌高合HiPhi,并推出量产定型车HiPhi 1。2020年9月,华人运通的首款量产车高合HiPhi X正式亮相,收割了一片惊叹声。

这款车与FF 91太像了,从外形设计到车身尺寸,再到钢铝材质、空气悬架和内饰布局,任何一款找不同的游戏都不敢出这么难的题。HiPhi X将PPT里的FF 91带进了现实,丁磊在离开乐视两年后终于圆了贾跃亭的造车梦,高合的品牌含义也被解读为“高度融合”。

(左:FF 91;右:HiPhi X)

实际上,HiPhi X就是那款贾跃亭没能在国内造出来的车,但抄袭一词太过武断。丁磊与贾跃亭合作时担任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乐视汽车与法拉第未来是两家各自独立的公司。

在资金链断裂之前,贾跃亭为乐视铺开了内容、大屏、体育、云、手机、金融、汽车七大生态,几乎覆盖了当时互联网领域的全部风口,没有余力深入具体的业务层面,乐视的汽车业务本来就是由丁磊主导。时过境迁,已经很难定义这款车型真正的原创者。

法拉第未来的运营与生产都在美国,丁磊在乐视汽车奔走两年所积累的团队和供应链资源仍在运作,就是HiPhi X与FF 91极度相似的根本原因。

02 豪华“门厂”

“很多人都说我们的车跟FF91像,当然是这样,毕竟我们是有关系的。”

北京一家高合体验店的工作人员曾如此解释二者的相似度,言谈之间并不避讳与FF 91相比较,“FF91快200万,HiPhi X只卖80万。”

拉FF 91垫背,让80万显得便宜,但高合依然是“最贵新势力”。高合汽车的定位是国内豪华智能纯电天花板,售价锚定在68万-80万价格区间,丁磊将造车的事业提升到“使命感”的高度,并将售价作为“领军企业”的注解。

2021年9月初,在成都国际车展上,丁磊宣布高合HiPhi X 4座车型将开始量产交付。他表示,高合HiPhi X的科技豪华感重新定义了中国豪华电动“天花板”,创造了中国品牌在汽车产品和技术上的新高度。在丁磊看来,这意味着80万以上的豪华阵营第一次正式有了中国品牌的身影,打破了半个世纪以来国外豪华品牌的垄断。

正如他在坐进Model X之前就因座舱设计不太专业而轻视特斯拉,在传统车企多年的经历让丁磊更了解如何实现高端化定位——拉满的硬件配置辅以豪车级售价,至于如今新势力企业寸土必争的三电、智能座舱与辅助驾驶技术,还不足以作为溢价的来源。

而在硬件配置方面,高合整合起一众供应商。高合曾在一篇名为《一图读懂HiPhi Y合作伙伴》的推文中列举了30家国内外供应商,从三电系统、车机交互,到音响和座舱体验,高合汽车的核心技术大部分依托于供应商。

高合在文末写道,“我们创造作品,而不只是生产商品”。

然而,HiPhi Y的动力电池是宁德时代提供的115kWh三元锂电池和比亚迪旗下弗迪电池提供的76.6kWh刀片电池,电机是由联合汽车电子提供的高性能双电机,电池管理系统是高合与博世联合开发的,自动泊车系统由德赛西威提供,车内摄像头视觉算法由商汤科技旗下的商汤绝影提供,语音交互是由科大讯飞提供。

高合的创造力停留在FF 91式的未来感设计与吸睛的开门方式上。

(展翼门是用户最深的记忆点,高合也因此被称为“门厂”)

采取成熟供应链的解决方案是传统车企的惯用打法,也是从图纸到量产交付的捷径。但在智能汽车时代,幸存下来的造车新势力普遍采用自研的方式,拿下最后一张入场券的小米汽车也将自研写进了每一个生产环节,从而实现软硬件的无缝融合及快速更新换代。对于定位高端的高合而言,自研能力的缺失最终导致了内卷时代的竞争乏力。

一方面,定位于豪华纯电路线,虽然单价高,但销量偏低,影响整体营收规模,难以形成持续的研发投入,高合曾以智能化和科技化作为卖点,比如智能灯光交互、沉浸式座舱以及L3级别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这些已经是新造车势力30万-40万价格带的产品标配。

另一方面,创业公司打豪华牌,只能从“堆料”层面下功夫,但也因此而受制于供应链,被瓜分利润。传统豪车的溢价很大程度上来自长年累月的经营,保时捷、法拉利、玛莎拉蒂等豪车品牌也都背靠大众、菲亚特等集团,这些大集团旗下都有走量车型,尽管相互独立,但可以在供应链等方面相互扶持。

丁磊曾表示,高合就处在主流市场,高端市场也是主流,销量不是衡量是否主流的唯一标准。因此他并没有立一个销量的Flag,他认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急不来。

但是,豪华车型通常是有车群体的第N辆车,而不是工薪阶层的第一辆车,但后者才是造车新势力的最大受众。正如产品价格的高低割裂一般,高合的愿景与市场的反应之间也隔着一道天堑。

公开数据显示,高合汽车在2021年总销量为4237辆,2022年总销量为4349辆。高合最近一次官方公布月交付量是在2023年11月,但只公布HiPhi Y 10月交付了1606台。此后,官方再未公布过交付成绩。

(图源:高合汽车官方微博)

HiPhi Y是高合在2023年7月发布的新款车型,起售价下探至33.9万元,此前两款车型不同版本的售价大部分都在60万元以上。(HiPhi X改版后售价区间为57万—80万元;HiPhi Z于2022年8月上市,售价区间为61万-63万元。)

从60万元直接降至30万元,显然是要冲击更广阔的消费市场。但较高的售价将高合隔绝在主流市场之外,长期维持在低点的销量也削弱了高合的存在感。

因此,当高合在市场策略方面做出了调整,但月销千余辆的30万级车型很难在短期内完成提振销量的目标。高合宣布停产时,理想、问界的同价位车型已经实现月销过万辆,并完成了中等收入群体的市场教育。

高端的定位,给高合带来的是放不下的身段。

03 融资续命?

“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A、B、C、D数轮的融资。”

丁磊曾在创业早期如此解释企业与资本的关系,这在各家车企创始人为造车划定200亿、300亿门槛的言论中显得特立独行,也让高合的启动资金显得更为神秘。

2017年,丁磊与东海岸(上海)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江苏悦达集团等共同成立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2019年,悦达集团、东风悦达起亚、华人运通三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书》,东风悦达起亚和华人运通签订《汽车产能合作协议》等系列协议,同时解决了生产资质与产能的问题。

始建于2004年的东风悦达起亚一工厂位于江苏盐城,是起亚汽车2002年进军中国后设立的首家工厂,年产能14万辆。随着韩系车型的销量呈现颓势,产能过剩的起亚寻求产能减负,华人运通在盐城市政府的牵线搭桥下顺利接盘。

此外,根据华人运通官网描述,华人运通(江苏)技术公司便是在江苏悦达集团有限公司、盐城市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支持下成立的。

从PPT到量产是造车新势力的第一个门槛,顺利拿下工厂的高合可谓一步一个台阶。在2019年6月宣布收购起亚工厂后,高合仅用了100天左右的时间就下线了第一台试产车;同年9月公布量产定型车,2020年9月公布量产车,2021年5月开启交付。

(图源:高合汽车官方微博)

而在高合HiPhiX首批试生产车下线后,江苏悦达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王连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华人运通项目早日投产达效,将开启盐城汽车产业“双核驱动”战略的大幕,必然会为盐城产业强市目标实现再立新功。

这样一家自带高度的造车新势力,吸引了另一座城市的目光。

2021年9月30日,青岛市长赵豪志在市级机关办公楼会见了丁磊。在此10天前,青岛日报刊文《强力推进重点产业和“四新”经济项目建设》,提到重点推动华人运通高合汽车等项目签约落地,为此次会面预热。

2022年1月7日,华人运通与青岛签署合作协议,项目包括华人运通将在青岛设立中国总部,并成立高合汽车销售服务总公司,打造面向全球的世界级研发技术中心等。高合汽车因此成为了《青岛“十四五”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规划》中“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高端化发展”目标的组成部分。

(图源:高合汽车官方微博)

2022年11月,据青岛晚报报道,2022年前三季度,莱西市新开工投资过亿元项目154个,其中投资过50亿元项目3个,这里面就包括华人运通总部基地项目。

另据网易清流工作室报道,其独家获取的一份可转债投资协议显示,扬州国益恒远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国益恒远”)与华人运通山东公司约定,在满足不同条件后,扬州国益恒应在约定日期向华人运通山东公司支付投资资金。

根据清流工作室独家获取的电子回单及收据显示,华人运通山东公司在2021年12月24日收到了来自扬州国益恒远的第一笔5亿元投资款,之后又分别在2022年2月21日、2022年6月17日至29日和2023年3月31日至5月16日分别收到共20亿元的投资款。这也意味着,高合汽车满足了可转债协议中包括莱西工厂竣工交付在内的所有目标,并合计获得了扬州国益恒远25亿元投资款。

创始人的政商背景和供应商资源,配合智能汽车、智捷交通和智慧城市“三智战略”,让高合成为“一城一车”的理想标的。

接连获得的政府向投资为高合的起步奠定了基础,但也让高合错过了资本市场密集押注造车新势力的活跃时代,品牌溢价所带来的资本吸引力已经被消磨殆尽。

在一个向上发展、研发驱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造车新势力永远缺钱,要么自我造血,要么寻求融资。在高合宣布停工停产6个月后,一笔及时到位的资金是盘活企业的最大希望。

2022年初,曾有媒体报道称,高合考虑最早于2022年在香港上市,但得到了高合方面的否认。此后,高合也并未官宣过IPO相关的计划。

2023年6月,据报道,中阿合作论坛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双方在首日会议便签署了总价值超过100亿元的多项投资协议。其中,沙特投资部与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21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人民币400亿元)的协议,双方将成立从事汽车研发、制造与销售的合资企业。

然而,华人运通并未在官方渠道公布过这笔融资的相关信息,也未公布与此相关的投产计划。

作为对比,蔚来汽车在2023年底获得中东资本CYVN的投资,但CYVN本来就是蔚来的股东,新一轮融资也是股份认购。

更加类似的是天际汽车。2022年,天际汽车曾与沙特阿拉伯Sumou集团签订协议,但双方合作的方式是在沙特阿拉伯本地成立新能源汽车研发与生产基地,随着天际汽车的停工停产,这笔合作也没有了下文。

因此,即便400亿元的融资协议属实,但必定带有附加条件,或许是在海外合资建厂,或许是在国内的销量要求,总之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04 结语

从拜腾到爱驰,再到威马与高合,出身传统车企的造车新势力接连受挫,汽车电动化与智能化的赛道上,互联网出身的创业者占据着越来越高的比重。

究其根源,传统车企的成功经验已经无法在日新月异的造车领域复制粘贴,传统汽车行业所角逐的生产、采购、销售环节,已经被造车新势力的智能化所取代,难以形成设计、生产、规模、体系的正向循环。

行业变局的迅速与猛烈,让诸多深耕多年的从业者猝不及防。高合汽车能否走出深潭,延续国产高端电动的高度,像2020年9月那样,向世界发声?

本文系作者 观潮新消费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