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1000亿独角兽宣布卖身

钛度号
独角兽开始大甩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 | 周佳丽,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泡沫散去。

不久前,Wish母公司ContextLogic Inc.正式官宣,将Wish出售给亚洲电商集团Qoo10。这曾是全球创投圈中的现象级项目——平台中超九成卖家来自于中国,目标美国城市以外中下层消费者,被称为是美版“拼多多”。

Wish曾备受VC追捧,8轮融资16亿美元,身后站着不少知名风投机构。2020年IPO时,Wish估值140亿美元,但上市首日破发。之后三年,这只明星独角兽过得仍然艰难,缺乏造血能力,业绩持续亏损,市值更是一泻千里,如今只好选择卖身。

令人唏嘘的是,此次交易金额仅约1.73亿美元,较巅峰时期140亿美元缩水99%,堪称“白菜价”。

下行周期里,经历种种惨痛教训过后,一二级市场渐渐对明星独角兽祛魅。Wish估值神话的破灭,无疑又敲响了一记警钟。

明星独角兽10亿卖身,曾估值1000亿

故事的开篇总是很励志。

2010年诞生于美国旧金山,Wish最初是一个用于收集和管理商品的工具,2013年才开始转型为购物APP,专注于提供低价折扣商品。创始人是两名想要通过创业实现梦想的大学好友——Piotr Szulczewski和张晟,其中张晟是在广州长大的潮汕人。

出生在普通家庭,Szulczewski非常了解低收入劳工阶层的生活状态。Szulczewski 曾引用美联储的数据称,“(当年)41%美国家庭的流动资金达不到400美元。”他认为,Wish可以为这些消费者提供他们想要但买不起的商品,从而打造一个巨大的市场。

但美国商品的成本很高,Wish很难拿到便宜货源。后来,张晟听从一位华人朋友的建议:将中国的低价商品卖到美国。就这样,Wish开始大批量接触中国商家并与他们完成了签约。MarketplacePluse数据曾统计,Wish中94%卖家来自于中国,广东卖家占27%。

如此一来,商品流通过程的中间商及相应的加价便被消除了。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开始猛攻下沉市场,主打极致的低价和性价比,发动大批卖家提供白牌产品,折扣率超过市场同类的85%。根据wish平台官方数据统计,产品均价不高于10美元。

火力全开,Wish在亚马逊、ebay等电商巨头的激烈竞争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在转为电商平台不到一年的时间里,Wish平台的交易额就超过1亿美元,一度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购物APP。

2020年疫情期间,美国失业潮来袭,人们开始降低消费水平,廉价电商更受消费者欢迎,Wish的全球下载量曾超越亚马逊,跃居榜首,公司营收也迎来了大幅增长。

Wish凶猛的融资纪录也留给外界深刻印象,成立10年一共融资16亿美元(超110亿人民币),身后云集海内外众多知名风投机构,公司估值也随之飙涨,曾一度在两年内翻了近十倍。后来Wish曾考虑以300亿美元估值上市,在此之前,公司还拒绝了亚马逊10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

没想到几年过后,那个头顶光环的明星独角兽却主动选择卖身——

2024年2月12日,Wish母公司ContextLogic Inc. 表示,其董事会已一致批准协议,以约1.73亿美元(人民币10亿元)现金向Qoo10(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子商务集团)出售几乎全部经营资产和负债,主要包括Wish电商平台。购买价格相当于每股约6.50美元,比2024年2月9日的收盘价溢价约44%。

该交易预计将于2024年第二季度完成,之后Wish将正式成为Qoo10业务系列的一部分。与此同时,Wish仍将保留其上市地位,并保留Wish品牌和平台,交易完成后,所有商家预计将顺利过渡。

相比巅峰时期百亿级美元的估值,1.73亿美元现金的交易价格,着实令人吃惊。

曾融资110亿,为何陨落?

回过头来看,泡沫从上市就开始破碎。

2020年12月,Wish成功在纳斯达克IPO上市,以24美元发行价计算,Wish当时的估值约在140亿美元(约1000亿元人民币)。意外的是,市场并没有给予Wish热烈的响应,上市当天便遭遇破发,收跌16.4%。

上市即巅峰。之后的三年,Wish股价一路下挫,为了紧急避险,公司甚至曾于2023年4月进行1对30反向股票分拆,避免股价跌破1美元而退市,但依然止不住暴跌形势,市值持续崩溃,相比IPO当天已蒸发超过99%。

期间,Wish的业务也陷入困境。当进驻Wish的卖家越来越多,品控变得难以保障,一些通过刷单和卖假冒伪劣产品赚钱的卖家,极大影响了Wish平台的用户体验,售后服务等同于摆设。于是Wish开始推行罚款制度,一旦出现任何差评,商家就会被罚款。

这种“以罚代管”的整顿方式,不仅没有杜绝商户的违规行为,反而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一大批商家集体出逃。就这样,Wish渐渐跌出了出口跨境电商四大主流平台之列。

不过,Wish陨落最根本的因还是自身没有造血能力。

2017年以来,Wish持续处于亏损状态,用户、营收和净利润等多方面数据表现均呈现下滑趋势。财报数据显示,Wish在2023年第三季度的月活买家数只剩1100万,该季度收入为60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2%,净亏损为8000万美元。

这已是Wish连续第七年亏损,而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自由现金流已经呈现为负8600万美元。

窟窿难填,雪上加霜的是创始人出走了。2021年11月,Wish创始人Piotr Szulczewski宣布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次年8月又从公司董事会辞职,之后的一个月内,他曾在不同场合接连八次出售了Wish的股票。

换帅之外,Wish上市后经历了多次高级管理层的更换,甚至在一年之内换了两次CEO,让人瞠目结舌。

风雨飘摇中,Wish也曾试图自救。先是收缩市场,此前Wish业务已延伸至全球100多个市场,2022年又从近80个国家(或地区)市场中退出。此外,Wish还通过退租、精简人员来降低成本,进行了多轮大规模裁员:

  • 2022年2月,Wish启动了一项重组计划,其中包括将公司员工人数减少约15%(约190个职位)、退出各种设施租赁、减少和调整供应商支出;
  • 去年三季度,Wish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披露了新裁员计划,将裁掉全球范围内34%的员工,共计255名。

但一切似乎为时已晚,加上SHEIN、Temu的围攻,Wish终究还是告别了属于它的那个高光时代。

2024,独角兽开始大甩卖

“我们都应该做好听到更多失败消息的准备。”海外一位知名投资人提醒道。

尽管2020年和2021年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创下历史新高,但许多公司的增长未能跟上其高估值。经历过去两年的周期调整,独角兽企业正面临着残酷的现实——融资变得越来越难。

Crunchbase 数据分析显示,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的融资在2023年大幅下降,降至2021年市场高峰时的25%左右,就连Tiger Global、Coatue 、软银、a16z、红杉等全球最活跃的VC都放慢脚步,在独角兽公司上的投资急剧收缩。

于是在2022年和2023年的经济放缓中,我们看到一批独角兽呈现估值直线下降甚至倒闭,那些被认为处于独角兽角逐链条顶端的公司也是如此。

研究机构PitchBook报告也显示,全球有超过400家独角兽公司,自2021年以来没有筹集到新一轮资金,占独角兽初创企业的三分之一,包括昔日明星独角兽WeWork申请破产保护,还有美国最大互联网货运平台之一Convoy,估值曾高达38亿美元,却因融资失败而关闭运营等等。

为此投资人感叹,1/3独角兽已死,只是秘不发丧。

纵观这些独角兽企业败局,无一例外都有着共同点:融资过快,估值过高,盈利遥遥无期,又摆脱不了持续烧钱的窘境。

如此一幕幕,足以敲响警钟。想起上海科创集团董事长傅红岩曾在第二十三届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上提醒:“半年一轮,一轮涨一倍,这种估值游戏最终可能造成自己被反噬,企业无法获得下一轮融资,资金链断裂。”

融来的钱不经花,赚来的钱才经得起花。许多曾经前途光明的科技公司资金枯竭,投资人变得更为谨慎,他们更愿意看到企业将估值转化为更有意义的现金流。

此情此景,着急等待退出的VC/PE们开始积极筛查投资组合中哪些有实力的公司还值得帮一把,并敦促其它公司加快出售卖身。

于是我们看到,一级市场上出现了以前难以想象的一幕:寻求兼并收购,成为创业公司一个新的出路。

2024,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本文系作者 投资界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Wish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多次转型,试图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回复 2月23日 · via iphone
  • 独角兽就是这样了,吹的时候上天,掉下来摔的稀巴烂

    回复 2月22日 · via h5
  • 亚洲电商集团Qoo10以约1.73亿美元收购Wish,显示了亚洲电商的崛起和实力

    回复 2月22日 · via android
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