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鉴抄的乙游《米修斯之印》,能拯救中青宝吗?

钛度号
中青宝能做好主打恋爱陪伴的乙游吗?

文|眸娱

在乙女游戏持续火热的2024年,老牌游戏厂商中青宝也加入了这场混战。

主营红游、云游戏的中青宝即将推出末世恋爱陪伴手游《米修斯之印》,但没想到2月份才刚刚开启官网预约,就引发了抄袭争议,遭到大批乙游玩家的吐槽。

作为中青宝成立20余年来的第一款乙游,市场给予了《米修斯之印》很高的期待,但中青宝的乙游之路着实算不上顺利,从立项至今几经波折。

也让外界开始担忧,以红色文化为主要发展方向的中青宝,能做好主打恋爱陪伴的乙游吗?

不过更让市场好奇的是,作为中国红游第一品牌,中青宝为什么要半路出家做毫不相干的乙游呢?

米修斯之印的米是米哈游的米?

还未公开测试就引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米修斯之印》可以说是未上先火。

这场抄袭风波的开始,是米哈游《未定事件簿》的玩家意外发现,《米修斯之印》的ui有种《未定事件簿》的既视感,无论是页面布局还是美术风格都颇为相似,也因此被调侃“米修斯之印的米是米哈游的米?”

说实话,不同乙游的画风、玩法等各方面有些相似并不奇怪,同一类的游戏本身就存在后来者对前人的模仿借鉴,本质上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行为,很多乙游早期都被质疑过抄袭。

但问题在于,游戏玩家对原创非常敏感,新乙游的出现本身就会面临着玩家的审视,所以《米修斯之印》这场抄袭风波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乙游玩家加入了“鉴抄”队伍。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多款乙游的玩家质疑《米修斯之印》抄袭。

男主角之一元烛的立绘被质疑撞脸《世界之外》的男主顾时夜;

2024元旦角色明信片中男主角的衣服又被质疑与《光与夜之恋》相似;

甚至男主角的发型也被质疑抄袭《恋与制作人》......

一场乙游圈的“鉴抄大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虽然被“鉴抄”基本上是每款乙游都会经历了一个流程,也确实为《米修斯之印》带来了一些热度,但乙游是一个圈,玩家来来去去就是那些人,从一款游戏跳到另一款游戏,如果抄袭风波被坐实,最起码前期是非常“赶客”的,给中青宝本就不平坦的乙游之路再添一丝阴霾。

中青宝的乙游之路始于2020年,乙游行业如日中天之时,《米修斯之印》正式立项,定位是末世背景和恋爱AVG的结合,当时这款游戏还叫《代号:焦土》。

《代号:焦土》于2022年首次曝光PV并进行了内测,这一次测试可以说是差点毁了整个游戏,美术遭到了大面积的批评,画风更靠近中青宝最擅长的红游风味,跟乙游不沾边。

首次内测的失利导致后续游戏的优化工作量非常大,进行了世界观的重塑、剧情的重构、卡面的调整......直到2023年12月,《代号:焦土》正式改名为《米修斯之印》,中青宝的第一款乙游迎来了重生。经历了项目重构、游戏改名、开发团队人力不足等一系列问题,《米修斯之印》能否成为一款合格的乙游尚不清楚,但能够肯定的是,中青宝在乙游的开发上确实没有太多的经验和优势。

中青宝为什么要做乙游?

客观来说,虽然深耕游戏行业二十余年,但中青宝做乙游只能算是半路出家。

作为国内老牌游戏厂商,中青宝确实拥有深厚的研发实力,研发人员占到公司员工的70%以上,但红色游戏无论是美术、玩法、剧情甚至是受众等各方面都和乙女游戏完全不沾边,这也导致了《米修斯之印》开发的艰难。

中青宝做经典红色网游做的好好的,在2010年一举上市,成为首家在国内创业板上市的网游公司,为什么会突然涉足乙游赛道呢?

事实上,这和中青宝所处的市场环境的变化离不开关系。

2010年之后,刚刚上市的中青宝就迎来了游戏行业的变革期,一方面高投资大制作的超级大作扎堆上线,游戏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另一方面移动游戏逐渐崛起,2014年上半年的《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手游已经取代网页游戏成为第二大游戏市场。

而以红色网游为业务支柱的中青宝也迎来了转型的阵痛期。2014年左右,中青宝开始尝试转型,不再依赖单一的网络游戏业务,而是大力发展云服务业务和数字孪生业务。但尽管中青宝企图构造多轮驱动模式,对公司的业绩却并没有太多的正向影响,尤其是数字孪生业务至今仍未盈利,2015年至2021年中青宝的营收出现整体下滑。

而在近年营收下滑的趋势之下,中青宝的游戏业务持续表现不佳,营收主要依赖于云服务业务,中青宝2023年中期报告显示,H1期间云服务业务营收达到7370.32万元,占到公司总营收的57%。

但问题在于,2023年H1期间网络游戏业务的营收虽然只有4989.6万元,同比减少了27.27%,低于云服务业务,但毛利率达到73.54%,相比之下游戏业务的盈利空间其实要更大

目前来说游戏业务始终是中青宝的核心业务,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中青宝要如何在夯实红游品牌定位的基础上,丰富游戏产品线,助力公司进一步打开多元化的市场局面,来阻止游戏业务持续下滑的趋势。

转型的艰难让中青宝不得不寻求新的“救命稻草”,无论是2021年蹭上元宇宙热点,打造元宇宙游戏,还是2024年的乙游《米修斯之印》,本质上都是中青宝的自救。

米修斯之印能拯救中青宝吗?

《米修斯之印》能成为拯救中青宝的“稻草”吗?其实很难。

在乙游之前,中青宝尝试过更火热的元宇宙游戏,2021年元宇宙概念火爆全球之际,中青宝宣布将研发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

消息一出,在还没有产品的情况下,中青宝股价一路猛涨,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元宇宙概念股,2021年年末,中青宝的市值近百亿,一度让市场以为中青宝“起死回生”了。

但事实上,《酿酒大师》的研发并不顺利,呈现出来的产品也没能让市场满意,中青宝给这款元宇宙游戏的定位是“数字化+酒文化”,玩法是线上开酒厂酿酒,线下去实体店提酒,本质上更像是一款模拟经营游戏,和元宇宙没什么关系。

打着元宇宙旗号的《酿酒大师》确实在短期内带动了中青宝股价的暴涨,但概念远大于产品,最终也不了了之了。

相比于元宇宙游戏,乙游更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来拯救中青宝。

一方面,在游戏赛道细分之下,乙游只能算是一个小品类,虽然网络声量比较大,但主要是女性玩家多造成的,乙游的受众规模、营收本质上是比不过全年龄向游戏的。

另一方面,乙游赛道已经趋于饱和,近几年倒下的小制作乙游数不胜数,大厂都在为乙游寻找新的发展方向,比如叠纸推出的3D乙游。

但《米修斯之印》依旧是传统的乙游模式,末世恋爱陪伴的设定在《时空中的绘旅人》《恋与制作人》等多款乙游中出现过,目前来看并没有很新鲜的东西能够吸引乙游玩家。

目前,《米修斯之印》的官网预约刚过五万,数据表现着实不乐观,毕竟《恋与深空》公测前的预约人数超过千万。

不过,急着给《米修斯之印》判“死刑”倒也不止于,市场的反馈难以预测,还是要等到公测之后才能下定论。

截止到发稿,《米修斯之印》官方已经发文回应了抄袭一事,公开声明绝不容许在游戏制作过程中出现抄袭、或使用AI技术生成商业化产出等行为,最起码态度摆出来了,公关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挽回了一些游戏玩家的好感。

面对竞争激烈的乙游市场,《米修斯之印》能否成功站稳脚跟尚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仅靠一款乙游来拯救中青宝是非常难的。

本文系作者 眸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