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六厂为什么是东北卢浮宫

钛度号
富贵如皇宫,见证东北兴衰往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哈药六厂工厂怎么像皇宫啊?”

由于奢华的巴洛克建筑装饰风格,哈药六厂的工厂被网友们称为“东北卢浮宫”。但近年来并不“富贵”的哈药六厂,如何能建得起这么豪华的工厂呢?

在“东北卢浮宫”建设的 2004 年,哈药六厂的母公司哈药集团产销量居全国医药企业第二,头孢类抗生素及其制剂为全国第一[1]。2010 年,最巅峰时期的哈药集团净利润最高达到了 11.3 亿元[2]。

这个数字还不够直白震撼的话,那十年前电视机屏幕上红色背景的哈药六厂出品,各大卫视循环播放的“新盖中盖高钙片”广告词,是不是能勾起两代人的共同记忆?

然而,祖上富过是真的,近来的落魄也是真的。2022 年净利润 4.6 亿,仅有 2010 年的 40.7%[3]。但这已是近六年来,交出的最好成绩单。

那哈药集团是如何富起来的?又是为何走向没落?

承包电视机,走进千万家

时间倒拨回“东北卢浮宫”建造的 2004 年,那时候的哈药正如日中天。

彼时的哈药,老业务和新业务齐头并进。不仅“盖中盖”、“葡萄糖三精”等非处方药火遍大街小巷,抗生素也稳定保持高市场占有率。

抗生素是哈药股份旗下哈药总厂的发家业务,抗感染药物也一直占据哈药集团的营收大头的地位。

大家熟知的青霉素粉针、严迪,都是占哈药主营业务收入和主营业务利润 10% 以上的产品[4]。2000 年初,由于抢到了抗生素市场从传统青霉素向头孢类转变的先机,哈药还一举拿下头孢类抗生素及其制剂为全国第一。

但作为国内首家上市药企、哈尔滨第一个上市企业,备受瞩目的哈药还需要更多业绩增长点。

按处方管理,药品可以分为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由于需要医嘱才可购买,处方药的销售主要依赖医院采购;而非处方药(OTC)的销售渠道则更自由,具有更大的操作空间。

于是,90 年代末期,哈药瞄准了一条新的增长路 —— 着眼销售终端,大打广告卖非处方药,也创造了医药行业著名的“哈药模式”。

当时哈药的广告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用“明星+全频道全时段播放”承包了千家万户的电视机。

不仅用上了巩俐、宋丹丹、那英以及刘嘉玲等全明星阵容代言人,还把盖中盖、胃必治、泻立停、护彤、朴雪等产品的广告广撒网到中央、地方卫视等各频道。无论是闲时还是黄金时段统统都要,狂轰滥炸,做到了时段全覆盖。

2000 年,哈药曾一举包下央视春晚八点、零点的两次报时广告,成为当年的春晚标王企业。可见手笔之大,力度之强。

当然,春晚卖货这一方式并非哈药首创。20 世纪 90 年代,上春晚是每一个品牌的梦。1994 年凭 3079 万成为春晚首届标王的孔府宴酒在 1995 年卖出了 9.18 亿[5]。哪怕如今,春晚赞助也是企业实力的象征。

销售上的大投入很快就反映在了哈药的业绩上。2000 年开始,哈药集团的收入、净利润双双进入高速成长期。2006 年哈药集团荣登工信部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榜首[6],同期上榜企业还有上海医药集团、吉林修正药业、同仁堂等。

2010 年“新医改”政策的实施,又为哈药的增长势头添了把火。“新医改”将人均医疗保险筹资额大幅提高,进一步带动了基层基础药品的消费。这一年哈药的净利润达到了 11.3 亿元[7]。

不过好景不长。到达顶峰之后的哈药马上就走上了下坡路。2011 年哈药的净利润腰斩至了 5.79 亿,下降了近 50%[8]。2013 年,哈药的总营收达到历史最高 180.9 亿,但净利润已经下滑到了 1.69 亿[9]。

而后几年哈药业绩起起落落,再未交出惊艳的答卷。

直到 2020 年,由于收购的全球知名保健品老牌健安喜 (GNC) 破产 ,哈药股份出现首次亏损,2020 年业绩亏掉超 10 亿[10]。这两年虽有所恢复,但再难与巅峰时刻相提并论。

“哈药模式”是为何失灵?哈药又为何从行业老大哥变成“吊车尾”?

盛极而衰,大象难转身

哈药走向下坡的第一年是 2011 年。那年也是“东北卢浮宫”第一次在公众视野里走红。

不过当时的红是“黑红”。成就是把双刃剑,引来欢呼的同时,也会迎来更严厉的公众监督。而富丽堂皇的“东北卢浮宫”就是最先引起争议的。

2011 年,哈药六厂将奢华办公楼发布在了官方网站,掀起了一阵关于国企奢靡作风的讨论。嗅到热点的媒体接连而来,大起底式的负面报道将哈药置入了舆论漩涡。

其中不乏官方媒体下场实锤。2011 年 12 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官网发布一篇名为“不仅制毒还炫富,哈药六厂成国企典范”[11]的文章,直指哈药六厂生产的“纯中纯”弱碱性饮用水存在安全问题。2011 年 7 月,新华网发布“哈药违规药品广告盘点:6年被曝十余次”[12],直言“这样一家年产值数十亿元的大型企业如此'劣迹斑斑'让人情何以堪”。

与此同时,当时的媒介环境也在巨变中。CTR 媒介智讯数据显示,2012 年前三季度,传统媒体的广告刊例花费同比增长 4.4%,低于 2008~2011 年的同期水平;而互联网广告刊例花费同比增长达到 52%[13]。

随着互联网渗透率提高,互联网新媒体快速发展,电视广告影响力也大不如前。不仅如此,2011 年的《广告法(修订送审稿)》中,把参与广告代言、证明、推荐的“广告其他参与者”,包括名人、明星等公众人物也列为了需要规制的广告主体,加大了对广告代言的监管力度[14]。

舆论风波、媒介转变、监管趋严三管齐下,哈药再难凭借广告来赢得民众好感。

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从舆论漩涡里走出来,哈药又迎来了限抗令和医改调价。

2011 年 3 月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调低了 162 个药品最高零售价[15]。此次降价主要涉及的药品是用于治疗感染和心血管疾病的抗生素和循环系统类药品,这些正是哈药的主要产品。

同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布,结束了抗生素市场的高速增长。由于滥用抗生素现象层出不穷,2012 年 8 月,“史上最严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对以抗生素为主要业务的药企都产生了震荡。

2012 年哈药净利润降至 5 亿元,只有 2010 年的 44%。而以抗生素为主要业务的鲁抗医药,直接由 2011 年盈利 1500 万元转为亏损 1.34 亿元[16]。

抗生素行业领头羊、品牌广告带动 OTC 药品,本是哈药集团向前跑的“两条腿”。而市场、行业的巨变,让哈药被缚住了腿脚,风光不再。

投机栽跟头,无奈出租“皇宫”补亏空

逐渐式微的哈药虽然没有了巅峰时期的业绩,但主营业务仍旧可以维持在盈利状态。直到 2020 年交出首张亏损成绩单,哈药不得不开始“吃老本”,将闲置资产变现。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再度走红的“东北卢浮宫”。

那哈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真正让哈药跌入谷底的,是由于安逸太久而忽略了发展药企核心竞争力 —— 研发。

2018 年,医改实施带量采购,对药企进行了重新洗牌[17]。受到最大影响的是以仿制药为主力的药企。带量采购政策通过以量换价,降低仿制药的虚高价格。并且在选择药品时,会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在招投标、医保支付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优化仿制药的竞争格局。

也就是说,仿制药企业将由销售竞争为主,转为成本竞争为主。中标企业可以用量换利润,中不到标的企业将失去市场份额。截至 2020 年底,集采药品平均降幅 54%[18]。

而要拿到高利润,只能凭借稀缺竞争力,也就是创新药。但在研发上,哈药并不舍得像做广告那样大手笔的投入。

医药研发本就是砸钱的,不仅投入高周期也长。药企佼佼者罗氏 2022 年的研发费用是 176.75 亿美元,营收占比 25.3%;坐拥疫苗帝国的默沙东 2022 年研发支出 135.5 亿,营收占比 22.9%。而平均一款创新药从立项、研发到最终上市的周期是 8-10 年[19]。

吝啬投入的最直接结果就是没有拿得出手的“药品”。

2014 年以前,哈药股份每年的销售费用都有二、三十个亿。与之对应的是极少的研发投入,2014 年研发费用仅有2.51亿元,约为销售费用的10%[20]。2022 年哈药交出了近 6 年最好的业绩,但年研发投入也才 1.16 亿元,不到销售费用的十分之一[3]。

这导致哈药自 2003 年以来,几乎再没有推出任何有影响力的新品。2014-2021 年间哈药股份没有创新药研制产出,没有新的专利药品产生。而在仿制药领域,哈药股份也只有寥寥几款产品通过了一致性评价,难以“以量换价”。

这进而导致哈药业绩一落再落。2019 年哈药集团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净利润跌至 0.56 亿元。销售额占比第一的抗感染产品营业收入下降 19.14%,销售额第三的心脑血管产品营业收入下降 27.9%[21]。对于下降原因,年报中都直指限抗政策、取消门诊输液、产品中标价格持续走低等因素。

意识到问题所在的哈药集团,也不是没有想过给自己解困。一直以来,敢想敢干都是东北人和东北企业的特质,哈药集团也不例外,经营危机之下,这个曾经风头十足的老牌国企,也加入了国企深化改革的大军。

2017 年,为了解困,哈药启动了二次混改。中信资本成为哈药的实际控股人[22]。但研发非一日之功。要想迅速拿到成绩,最快的还是找到一个现成能盈利的业务。

于是,2018、2019 年哈药收购了美国老牌保健品公司健安喜(GNC)。

本想捡漏的哈药,没曾想拿到了个烫手山芋。本来业绩就在崩盘边缘的健安喜(GNC),遭遇全球疫情疯狂闭店,2020 年宣布破产,导致哈药当年亏损超10亿[23]。

如今的哈药只能靠刮骨疗伤来找回业绩。

2021 年,哈药业绩回正,实现净利润 3.71 亿元[24],但其中包含处置闲置资产获得征收补偿款 2.11 亿元。如今,“东北卢浮宫”的租赁权也被挂在了阿里资产平台拍卖。

面向公众免费开放的药厂原址,让来哈尔滨旅游的南方朋友不仅可以看到漫天的雪景,也能借哈药的一角,亲眼目睹东北这位共和国“老大哥”曾经的辉煌。

参考资料:

  • [1]黑龙江日报. (2005). 产业基础加资源优势 哈尔滨形成四大产业集群.
  • [2]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0).2010年年度报告.
  • [3]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2).2022年年度报告.
  • [4]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999).1999年年度报告摘要.
  • [5]上游新闻. (2020). 从钟表自行车到互联网大厂春晚背后的顶级流量大战.
  • [6]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07).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资料.
  • [7]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0).2010年年度报告摘要.
  • [8]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1).2011年年度报告摘要.
  • [9]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3).2013年年度报告摘要.
  • [10]李超然.人民日报(2021). 哈药去年亏损1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下滑,投资的健安喜破产.
  • [11]中广网. (2011). 不仅制毒还炫富,哈药六厂成国企“典范”.
  • [12]新华网. (2011). 哈药违规药品广告盘点:6年被曝十余次.
  • [13]中广网. (2013). 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传统媒体广告市场回顾.
  • [14]中国经济网. (2011). 监管名人代言广告是法治化的必然结果.
  • [15]中国广播网. (2011). 发改委决定从3月28日起调低162种药品价格.
  • [16]山东鲁抗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2) 2012 年年度报告.
  • [17]环球网.(2018).2018年药品改革惠民生:连出“组合拳” 降价动真格.
  • [18]光明日报. (2021, 01 30). 国家“团购”药品平均降价54%.
  • [19]21世纪经济报道. (2022, 11 23). 砍生产基地、研发管线,创新药企“减重过冬”能否精准突围?
  • [20]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2014年年度报告摘要.
  • [21]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2019年年度报告摘要.
  • [22]环球网财经.(2018).潜伏十余年 中信梦断哈药?
  • [23]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0).2020年年度报告.
  • [24]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1).2021年年度报告.
本文系作者 网易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这地方其实是一个博物馆

    回复 2月14日 · via pc
  • 不是传说说要改成巨型洗浴中心吗

    回复 2月14日 · via h5
  • 哈药六厂不仅是一座工业遗产,更是一座文化遗产

    回复 2月13日 · via h5
  • 哈药六厂:你们都给哈尔滨称作东方小巴黎了,我有个“卢浮宫”也不奇怪吧?

    回复 2月13日 · via android
  • 这么一看,卢浮宫也一般啊

    回复 2月11日 · via h5
79
5
4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