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 PC端文章详情页顶部23-26

谁还记得这部“迪士尼百年献礼片”

钛度号
北美和海外成绩都算不上理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

“感恩节”上映迪士尼动画新作《星愿》,在北美未能开出红盘,仅仅延迟两天登陆的中国大陆市场,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这部“迪士尼百年献礼片”的存在。

在北美,《星愿》首周末只进账不到2千万美元,同时被主流媒体投以“烂番茄”待遇,与业界预期存在较大差距;截止上周,《星愿》全球票房尚不到5千万美元,即便后续还有多个海外大市待映,但最终收回2亿美元投资的难度颇大,凸显迪士尼制片业务面临的艰巨挑战。

开画低迷错失周冠,口碑分化后市难期

据The-Numbers统计,《星愿》在周二零点场进账230万美元,高于两年前同档期的《魔法满屋》(150万美元)。

从22日即周三开始,《星愿》铺开至北美3900家影院,首日票房曾以812万美元夺魁;但随后便迅速滑落至第三名,最终首周末报收于1970万美元,单馆收益为5050美元,逊于雷德利·斯科特执导的《拿破仑》(2064万美元),在同期新片中屈居次席. 

这一成绩落在《魔法满屋》(2721万美元)和去年的《奇异世界》(1215万美元)间,未能创近四年“感恩节”档期新高;而在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序列中,《星愿》同样位居倒数之列。实际上,在The-Numbers的模型中,《星愿》的预测值高达4870万美元,实际数字仅为40%左右。即便计入工作日的收益,《星愿》前五天也仅累计至3161万美元,依旧与业界的高期待相去甚远。

从口碑来看,《星愿》的烂番茄新鲜度仅为48%,影评人表示虽然多部迪士尼经典以彩蛋的形式出现,动画制作效果也非常精美,但“情怀并不能取代真正的故事讲述魔力”;而《星愿》的爆米花指数达到81%,显示影迷的宽容度较媒体更高。另外,《星愿》在IMDb上只得到5.9分(5.6千个评价),与《魔发精灵3》(6.0分)处在同一层级。

在新片表现承压之际,前周冠军《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微跌35%,以2904万美元完成两连霸,累计票房升至9860万美元,若加上周一收成则顺利破亿,成为狮门今年第二部达标的作品,排在春季的《疾速追杀4》(1.87亿美元)之后。由梦工场出品的《魔发精灵3》则新增23家影院,次周缩水约四成至1781万美元,公映10天后共拿到6476万美元,掘金势头颇为稳健。

即便一众影片蜂拥涌上大银幕,北美周末大盘只上涨微不足道的0.5%,并未因长假效应有显著增长;截至26日,月度院线产出提高至5.24亿美元,距离去年全月仍低了逾1亿美元,预计将录得双位数的同比跌幅。值得一提的是,在23号即“感恩节”当天,北美年度总票房正式突破80亿美元,时隔四年重新站上这一关口。

据Comscore统计,《星愿》共登陆28个国家和地区,北美之外共斩获1730万美元,全球首周则接近5千万美元。

具体来看,《星愿》在中国内地院线以353万美元亮相(截止12月5日票房仍未超过4000万人民币),开画成绩比《魔法满屋》的同期成绩(324万美元)略高,但后者推迟了一个半月才引进,且当时已在Disney+上线,《星愿》几乎同步,间接压低了其票房潜力。

由此观之,《星愿》的开局并未体现出明显优势,能否如《魔法满屋》般破千万尚待观察。此外,《星愿》在英国(307万美元)、墨西哥(203万美元)、西班牙(135万美元)等地也有所斩获。

《星愿》剧照(图源:豆瓣)

接下来《星愿》将随着假日档陆续进军更多市场,包括法国、摩洛哥、韩国、日本、秘鲁、澳大利亚等,未来尚有充足的上升空间。

不过《星愿》的制作成本高达2亿美元,高于《魔法满屋》(1.5亿美元)和《奇异世界》(1.35亿美元),在迪士尼动画工作室内仅次于《魔发奇缘》(2.6亿美元)。作为参照系,皮克斯动画《疯狂元素城》全球迫近5亿美元,相当于拍摄预算的逾2.4倍,对迪士尼而言仍是成功的投资;但在北美低开后,《星愿》可能大幅低于前者的水平,恐怕将在院线端录得不小亏损。

爆款寥寥“哑弹”频出,迪士尼制片全“重启”

此番《星愿》首映成绩不及预期,未能扭转迪士尼动画工作室的颓势。自2019年《冰雪奇缘2》横扫大银幕后,除前年3月以“院网同步”模式发行的《寻龙传说》外,近三年的迪士尼动画都登陆“感恩节”档期,但其中只有《魔法满屋》的发挥尚属正常,全球票房以2.31亿美元收官。

《冰雪奇缘2》《寻龙传说》《魔法满屋》(图源:豆瓣)

去年,《奇异世界》则遭遇剧烈崩盘,最终总收益止步于6958万美元,仅相当于净制作费的一半强。目前看来《星愿》的前景同样堪忧,宜以2亿美元作为先期目标。 

这不过是迪士尼电影业务面临逆风的一个缩影。就在月初,《惊奇队长2》刚刷新漫威影业的最低纪录,正式打破“漫威电影宇宙”的不败金身。在北美无望破亿的情况下,《惊奇队长2》预计将落在2亿至2.5亿美元间,注定低于2.748亿美元的投拍额,而这将创下另一项尴尬的影史“第一”。

《惊奇队长2》剧照(图源:豆瓣)

在The-Numbers的单片预算排行中,共有50部耗费2.1亿美元或以上打造的影片,此前49部的全球票房都至少超过其成本,包括被视为“史诗级”灾难的《异星战场》。在一众榜上有名的“哑弹”中,《惊奇队长2》将成为首部连此低标都达不到的影片。面对如此彻底的失利,“漫威电影宇宙”被迫按下暂停键也成为必然。

至于另一个旗舰厂牌,卢卡斯影业的危机同样不容小觑。作为迪士尼的第八部3亿巨片,《夺宝奇兵5:命运转盘》在暑期档中段登场后迅速熄火,曾被独立制作《自由之声》多次压制,以3.82亿美元的全球收益作估算,其亏空当与《惊奇队长2》不相上下。

《夺宝奇兵5:命运转盘》《自由之声》(图源:豆瓣)

另外,在《侠盗中队》年底公映的计划被取消后,卢卡斯影业已有四年未能推出“星球大战”电影,而这一空窗期可能将延续至2026年。在这个背景下,TheWrap报道戴夫·菲洛尼已被提拔为卢卡斯影业的首席创意官,以利用其监制《曼达洛人》、《波巴·费特之书》和《阿索卡》等的经验,协助总裁凯瑟琳·肯尼迪和开发部门主管嘉莉·贝克一道创作“星战”影剧。

在迪士尼的真人电影方面,虽然《小美人鱼》不到6亿美元的成绩难言理想,但其院线端分成应可勉强覆盖投资,而《幽灵鬼屋》则成为又一部陷入巨亏的昂贵项目。纵观迪士尼的制片业务,推出《疯狂元素城》的皮克斯是唯一未失手的厂牌;不过这是在去年《光年正传》“沉底”后的初步反弹,要彻底洗刷连续三部作品被直送Disney+的负面效应,皮克斯还需更多爆款来强化和大银幕的绑定关系。 

今年以来,迪士尼旗下的各大厂牌相继遭遇危机,凸显这家百年老店面临的艰巨挑战。早在10月底,迪士尼便开始陆续调整未来新片的开画日期,由皮克斯出品的《地球特派员》从明年3月推迟至2025年6月,真人版《白雪公主》则延后一年到2025年3月;本月初又将《美国队长4:美丽新世界》和《雷霆小队》都调至2025年,并把《死侍3》和《狮子王:木法沙》分别改档到7月和12月。

若这一安排维持不变,迪士尼在2024上半年只有《头脑特工队2》一部作品待映,全年已定档的电影也仅有四部,将成为2020年以来最少的年份。

《头脑特工队2》(图源:豆瓣)

即便在年度好莱坞片商排行榜上,迪士尼仍以逾14亿美元排在环球影业之后,预计将连续第三年排在亚军位置;但在2019年,迪士尼还以37.4亿美元遥遥领先其他制片厂,而自2021年后其市场份额却在持续缩水。迪士尼内部显然对这一成绩非常不满,于是提前稀释发行密度以赢得调整空间。

换句话说,迪士尼的整个制片业务正在经历部门层级的“重启”,试图止住愈演愈烈的下行趋势。在《星愿》之后,迪士尼将有超过半年不会推出任何作品,这一“壮士断腕”之举的成效还需再作检验。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这片的美术可以说是极其失败,难以想象是业界标杆迪士尼做出来的东西

    回复 2023.12.07 · via pc
  • 一坨苟史,浪费我巨款,真是后悔给这种东西贡献票房

    回复 2023.12.07 · via android
2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