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6&2.29

网红逐梦演艺圈,赚大钱还是闹笑话?

钛度号
彼此借势。

文 | 毒眸

11月28日,《一念关山》开播,与刘诗诗搭档的刘宇宁收获颇多讨论,但似乎越来越少人提及,作为摩登兄弟的主唱,刘宇宁最早凭借直播唱歌走红于网络。

网红走进娱乐圈,刘宇宁不是个例,时间久了被忘记“原始身份”,刘宇宁同样不是。

拿如今的偶像剧热门演员来说,白鹿、宋威龙、许凯、胡一天都曾是早期的颜值博主,综艺那边,李雪琴、papi酱这些内容达人,如今也都成为各个综艺的常驻嘉宾,抖音当家网红易梦玲,最近还试图在演技综艺中展现自己的“进圈”决心。

这种人员上的流动并不是单向的。伴随着影视行业寒冬,大批没戏拍、没综艺上的明星也开始试水直播带货,更有贾乃亮、朱梓骁这些曾经颇有分量的明星,俨然已是专业“直播带货主播”。

贾乃亮直播截图

网红与明星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个命题本身不是新鲜事儿。如果从商业角度看,这是两个行业间供给侧与需求侧不断变化导致的结果,网红需要娱乐圈为自己提升身价,娱乐圈也需要网红们的流量话题制造声势。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网红@疯狂小杨哥刚刚豪掷3000万邀请朴树、筷子兄弟、飞儿乐队、汪苏泷、张信哲等明星开办演唱会,并开设演艺相关公司,似乎真的要“逐梦演艺圈”。

“小杨臻选群星演唱会”

相比前一批踏进娱乐圈的前辈们,眼下这批走进娱乐圈的网红们明显走红速度更快,用户接受度也相对更高,甚至部分用户开始“催促”自己喜欢的网红进圈。 

曾经自上而下的成长通路在当下飞速崩塌,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圈子间的自然交融,“谁也不比谁高贵”的背后是传播媒介、大众心理以及网红自身的不断迭代与飞速变化。

网红进攻娱乐圈的二十年

网红“进攻”娱乐圈,一般有两条路,一靠颜值,二靠内容。

靠颜值是最普遍也是最早期网红进入娱乐圈的方式,因为传播媒介的变化,这一路径可分为三个代际。

最早期是二十一世纪初,纸质刊物大行其道的年代,时尚刊物捧出了第一批娱乐圈“网红”——杨幂、热依扎、张子萱都曾是瑞丽的当家模特。

当然,在这个时候,网红这个词甚至都还没普及。由于纸媒传播的局限性,此时大家的网红气息也并不重。

瑞丽杂志上的杨幂和热依扎

走过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伴随着豆瓣、微博等社交媒体崛起,新一批颜值网红开始迅速出现,并成为未来偶像剧的“中流砥柱”。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长腿老头宋威龙、武大校花黄灿灿以及豆瓣一姐南笙,这分别代表着三个不同平台及各自对应的造星方式。

和前辈们一样,宋威龙一开始也是平面模特,但当时的宋威龙的曝光平台已经不是传统纸媒,而是微博和快手。和网红@卧蚕阿姨组成的CP更是在微博上吸引大批粉丝。 

宋威龙和网红“卧蚕阿姨”的短片

当时和微博一起流行的,还有微电影和短片,一个很好的例子是猫的树——一位与网红明星相互成就的摄影师。

猫的树本名袁爽,读大学时就经常帮人拍摄婚庆视频清新、自然又略带伤感、梦幻的风格也被他带到了短片拍摄中,恰好这种风格与当时涌现的颜值网红十分搭调,在猫的树的短片中,白鹿、陈都灵、章若楠、胡一天、宋威龙等都以影像的方式留下了自己最青涩的模样。

猫的树镜头下的白鹿、章若楠、陈都灵

当然,除了对青春时光的纪念外,和猫的树合作的更重要意义在于,敲开影视圈的大门。2016年5月,猫的树签约欢娱影视,正式转型进军电视剧领域,曾经的短片主演白鹿、宋威龙等也就此展开了与欢娱影视的缘分,从此闯进影视圈。

相比于宋威龙、白鹿等,顶着校花头衔的网红们似乎路就没这么好走。

彼时校花评选风靡一时,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更接近于一场“民间造星”活动,网友们充当了星探的角色,其中武大校花黄灿灿风头最盛。

“武大校花”带来的巨大关注让当年的黄灿灿可以直接上《奔跑吧兄弟》,出演《泡沫之夏》的尹夏沫,但这种热度并未持续。此后几年,黄灿灿出演的作品几乎叫不出名字。

黄灿灿(左)在《泡沫之夏》中饰演尹夏沫(图源:豆瓣)

影视路更难走的,是以南笙为代表的豆瓣网红。相比于微博,豆瓣更为私密,圈子更小,豆瓣网红走红更多靠的也是写真。

这就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豆瓣网红相对更难出圈,二是即便出圈也更容易收到群嘲。

比如以一组民国麻花辫走红的南笙,即便走红之后火速被李少红的荣信达签约,但从写真来到影像,还是难免此后的多部剧集都被网友嘲讽为“照骗”。

同时,“豆瓣三大女神”之一的张辛苑在投递《王的盛宴》虞姬一角的过程中,也被导演陆川甩了句,“照片跟自己长得完全不一样,这有意思吗?”

来到当下,虽然颜值网红依旧是娱乐圈造星的一种方式,但随着网络社区内容表现形式的变化,靠自己创造内容,也逐渐成为了网红出圈的又一条路径。

随着短视频平台全面崛起,越来越多的红人开始凭借自己的独特魅力走红,从文娱行业角度出发,这些网红也为影视剧之外的市场提供了人才来源。

最具代表性的当属2019年凭借隔空喊话爆红的李雪琴。在短视频平台迅速积累百万粉丝后,李雪琴先是成为综艺常客,转年就上了《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此后陆续录制《欢乐喜剧人第七季》《五十公里桃花坞》以及与毛不易共同担任主嘉宾的《毛雪汪》。

李雪琴在《五十公里桃花坞》《毛雪汪》中

综艺往上就是影视剧,李雪琴的进圈之路相当顺畅。电视剧《故乡,别来无恙》、电影《逍遥游》中李雪琴也都担任重要角色。

《故乡,别来无恙》中的李雪琴

除此之外,papi酱、锤娜丽莎、辣目洋子、老四等早期的视频达人也都频频亮相于各大综艺、影视剧中,虽然不是重要角色,但都以自己的方式,从小屏幕跃至大银屏。

闯入娱乐圈的背后

网红为什么要进娱乐圈?

从网红变成明星,不仅意味着赚钱渠道更多,同时更重要的是,这种身份的转换也同时意味着市场的打开与突破。

这常见于头部大网红,比如易梦玲。作为抖音“颜值赛道”的当家博主,易梦玲在抖音、小红书上吸引千万粉丝,2021年签约摘星阁,在摘星阁的短暂时间里,易梦玲保持着此前的节奏,包括与时尚大牌合作等等,但不到一年,易梦玲便“出走单干”。

公开信息显示,易梦玲于2022年5月30日注册上海琳琳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广告设计、礼仪服务、代理代办等。

出走后的易梦玲开始与优酷紧密合作,在今年连登两档优酷综艺,分别是恋综《怦然心动20岁》第三季以及演员搭档研习进阶真人秀《一拍即合的我们》。

易梦玲参加《怦然心动20岁》第三季

MCN传统的运营逻辑以及盆满钵满的商业收益不再能吸引部分头部博主,进军演艺圈也许是对新事业的开疆破土,但这之中也面临着诸多问题。

易梦玲的心思,网友们心知肚明但却并不买帐。在《一拍即合的我们》中,易梦玲挑战《金粉世家》中刘亦菲扮演的的白秀珠、《粉红女郎》中陈好饰演的万人迷等角色,扮相、演技都被网友吐槽,评论最多的是,“隔行如隔山,我祝她成功吧。” 

除了头部网红拼命挤进娱乐圈,娱乐圈也在拼命吸纳网红,很难说谁在蹭谁热度。最明显的是综艺,尤其是带有选秀性质的综艺,比如《创造营》系列、《中国新说唱》等。

初期的选秀节目网红几乎凤毛麟角,2020年开始,选秀综艺开始频频向网红抛来橄榄枝。这边千万粉丝的初代网红@林小宅登上《青春有你2》,那边“洛丽塔一姐”谢安然、抖音网红@刘梦、@爆胎草莓粥(张馨月)、@锅盖wer(吴灏翀)走进《创造营2020》。

林小宅参加《青春有你2》 谢安然参加《创造营2020》

对打还没结束。转年,凭借黑色眼线走红的艾克里里参加《青春有你3》,“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的抖音网红韩美娟就登上《创造营2021》。

艾克里里参加《青春有你3》韩佩泉(韩美娟)参加《创造营2021》

这一方面显示着综艺希望通过网红吸引更多受众,比如谢安然背后的二次元群体。另一方面,百万千万粉丝的网红走上选秀节目,也难免不让人觉得,娱乐圈也在借网红圈的势,增加节目曝光度。

最极致的体现是2018年《中国新说唱》节目的,以一句“一给我哩giaogiao”走红的网红giao哥,即便意料之中地很快就被淘汰,但giao哥的参与,还是在大众层面引起广泛讨论与关注,2020年,giao哥卷土重来,甚至还出现了“giao哥药水哥对打”这样的噱头。

“giao哥”参加《中国新说唱》

网红群体不断的自我迭代与概念泛化,也导致大众对于网红的认知逐渐改变。

相比于三年前的网红进军演艺圈的大潮,最近一段时间,伴随着新平台的不断崛起,网红越来越多,制造网红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以前可能还需要拍一本写真集、上次杂志封面,或者拍个短片。现在似乎一个梗、一句话就能在社交媒体上疯狂传播,短时间内制造巨大流量,而演艺圈则负责将流量延长,以及将网红的个人形象加深或转化。

这种生产速度与群体规模也让观众不再像早期一样,对着网红发问“你是谁”?对于走进综艺影视剧的网红们,只要业务能力过关,观众都很宽容。

受众侧,现在甚至还出现呼吁网红进娱乐圈的风潮。

在抖音上众多的模仿博主或一人分饰多角的博主,比如@李蠕蠕、@大瑶remix、@是大瑞啊,以及最近涌现的“大学生演戏博主”@停夏.、@灵霖七等视频评论下方,都出现大批“不进娱乐圈太可惜了”的评论。

博主@李蠕蠕、@大瑶remix的抖音作品页

尤其在博主@停夏.翻拍《宁安如梦》的视频中,开口一句“臣,刑部给事中张遮拜见太后。”的台词,直接让观众在评论区留下“张遮这个台词,内娱汗流浃背了吧。”获得四十余万点赞,主演王星越看过视频后也评价,“她的声音很好听,台词也很厉害。”

网友风向转变的背后,实际上是文娱行业供需关系变化的一种体现。早期演艺圈的通行证被掌握在专业院校手中,北电、中戏、上戏等专业院校为演艺圈输送大批人才,就连杨幂当年也只拍了一年瑞丽,就马不停蹄地考进北电,学习拍戏。

在当时“网红”二字多少带着些野路子的气质,观众对于网红的嘲讽多少也带有对娱乐圈鄙视链的默认,以及一丝“上位者”看待“下位者”的态度。 

再到后来宋威龙、白鹿这些真正借力网络杀进娱乐圈的网红们,其走红逻辑其实和早期的星探大差不差,本质还是通过“选美”为行业侧增加供给,只不过网友充当了星探的角色。

白鹿《宁安如梦》 宋威龙《以家人之名》

再到当下,网红圈与娱乐圈的早已没那么界限分明,甚至网友“倒逼”网红进娱乐圈,这一方面显示着红人经济的迅速发展,另一方面也从侧面显示着,看起来热闹非凡的娱乐圈,观众们喜欢的演员也许并没那么多。

这是一个造星权力逐层下放的过程,现在观众握在手里的不仅是遥控器,甚至还有选择谁出现在屏幕上的权利。

结语

令人玩味的是,即便有“逐梦演艺圈”的易梦玲,但现在大部分的网红并不想进娱乐圈,甚至进了娱乐圈的网红也过的并不如人意,但娱乐圈却需要网红。

早期闯进娱乐圈的黄灿灿、南笙经历了长时间的尝试与沉寂,现在统一的发展道路就是主演一些网剧网大以及在大剧中做配角,比如黄灿灿出演《斗罗大陆》中胡列娜、南笙出演《楚乔传》中的大魏淑仪兰儿等。

黄灿灿出演《斗罗大陆》胡列娜 南笙出演《楚乔传》大魏淑仪兰儿 

不管是赚钱还是出名,娱乐圈对网红们来说,似乎都没有以前那么有吸引力。

如果是为了赚钱,现在网红可以直播带货,背后也有专业MCN机构,当网红赚的比明星还多。据业内人士称,易梦玲一条视频广告报价在七位数左右,这是娱乐圈三线明星一部综艺的价格。

另一侧,受行业寒冬影响,娱乐圈大批明星已然进攻网红圈,贾乃亮、朱梓骁、马可这些曾经颇具声量的演员明星,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专业带货主播。

马可、朱梓骁直播带货

直播带货与短视频平台的快速崛起,也许是网红与明星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的原因之一。但背后最根本的,是伴随着社交媒体发展,用户表达自我的权利不断提高,这种权利让曾经可以捧出明星的观众也可以捧出网红,甚至来到当下可以呼唤自己喜欢的网红进圈,这或许也是一种自由的体现。

“谁也没比谁高贵”,从语言学上来说,或许真的会有“明星”和“网红”这种词汇区隔消失的一天。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2024-02-25 23:01

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会见新西兰贸易部长麦克莱

2024-02-25 23:01

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出席世贸组织第十二届“中国项目”圆桌会高层论坛开幕式并致辞

2024-02-25 22:17

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会见世贸组织总干事伊维拉

2024-02-25 21:34

荣耀在MWC2024发布首款AI笔记本

2024-02-25 21:23

广州南沙沥心沙大桥受损跨梁今日开拆,便桥预计7-10日建成

2024-02-25 21:20

世乒赛十一连冠,国乒男队战胜法国队夺得釜山世乒赛男团冠军

2024-02-25 21:15

下周(2月26日-3月3日)市场大事预告

2024-02-25 20:53

比亚迪仰望U9正式上市,上市价格为168万元

2024-02-25 20:40

30万吨级“海上油气巨无霸”从烟台开赴巴西

2024-02-25 20:25

2月25日新闻联播速览22条

2024-02-25 19:58

高盛公司将途虎养车股份有限公司评级上调至买进,目标价31港元

2024-02-25 19:57

多位投资大佬调仓大曝光:夏俊杰、丘栋荣加仓新经典

2024-02-25 19:47

中央气象台2月25日18时发布低温蓝色预警

2024-02-25 19:41

富创精密:2023年归母净利润1.58亿元,同比减35.58%

2024-02-25 18:52

迪士尼与信实将合并双方在印度的媒体业务

2024-02-25 18:51

应莹:上证指数将在此位继续反弹

2024-02-25 18:15

北京地区15所部属高校将向雄安新区疏解

2024-02-25 18:05

《达荷美》获第7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2024-02-25 18:01

下周17倍大牛股将解禁超80亿元

2024-02-25 18:00

爱旭股份:投资99.78亿元建设济南一期年产10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

16
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