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AIGC赋予「灵魂」的虚拟人,正在抢围剿带货主播

想要让虚拟主播更进一步,核心还是要依靠处于上游的人工智能得到进化。如果能够改善虚拟主播的视觉观感、对话体验,就能够实现较高的议价能力,实现行业的正反馈而不是内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3年,随着ChatGPT的高热不退,生成式人工智能再次成为了全世界的焦点。

钛媒体2023T-EDGE全球创新大会·加州分会场上,谷歌无人车之父、Google X实验室创始人、Sage AI Labs首席执行官塞巴斯蒂安·特伦(Sebastian Thrun)就新一轮人工智能所引发的革命,首次发出全新的重磅预警。

特伦表示,未来三年内,医疗、法律、汽车、客服、教育这五大需要依靠人类智力的工作领域将会被颠覆,我们将看到AIGC在所有领域中都能与人类的智力工作者媲美,这意味着,所有的工作都将发生变化,没有一个工作将不受影响。在客服类行业中,虚拟主播和在线客服等细分职业已经逐步显现出影响。

如果说大模型、AIGC还处于尝鲜阶段,距离普通人的生活还太远的话,那虚拟人则早已通过网络购物,进入了人们的生活。无论是直播间里永远充满活力的主播,还是随时待命让用户无需等待的客服,虚拟人已经无处不在。

永不翻车的人设,不断内卷的行业

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直播市场规模达到3.5万亿元,其中直播电商行业渗透率为25.3%。在大模型、AR等技术推动下,虚拟人直播将迎来红利期。如今,越来越多的主播以虚拟的形象出现在直播间,有的形象逼真、颜值无可挑剔,有的则可爱迷人,让人难以恶语相向。

前电商直播间运营李强告诉钛媒体App,自家电商直播间最早使用的是真人主播,在选择了虚拟人主播之后,直播间立刻少了很多关于主播相貌身材的品头论足。

“虚拟主播理论上可以24小时不间断地直播,提高了直播时长,也减少了电商运营部门对真人主播培训的成本。如果选择的形象与顾客需求不符,甚至可以瞬间「开除」虚拟主播,不需要任何补偿。”

除了更高工作效率、较低的运营成本之外,虚拟主播还可以避免出现翻车事故。像是此前因为某位主播因为「哪里贵了」而被冲上热搜,引起众怒的情况,在没有感情的虚拟主播身上就不会发生。

1

讯飞智作推出的AI虚拟人定制服务

总的来说,针对数字人产业日益繁荣的现象,离不开以下三点核心原因:

首先,从技术层面来看,AIGC的出现解决了数字人“只会念稿、不能交互”等核心问题。生成算法提高了内容创作的效率和便捷性,降低了成本和门槛,丰富了内容创作的多样性和个性化,满足了用户的不同需求和喜好。自然语言处理大模型则有助于提升数字人的交互体验,使数字人从过去的“没有大脑没有灵魂”转变为一个更贴近人类的形象。

此外,建模渲染、AI生成动作捕捉等技术的不断进步,使得整个数字人的表现比普通的AI机器人更加接近自然人。这些技术对信息、知识的挖掘和梳理更充分,对语句的处理也更加贴近人类的日常交流表达习惯。

其次,以90后、00后为代表的“网络原住民”,对虚拟角色的接受程度逐渐深入,他们很容易对虚拟角色投入情感。

最后,国内数字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趋势下,企业降本增效的经营需求也对数字人产业的繁荣起到了助推作用。

另一方面,虚拟人在电商直播中的应用离不开先进的技术支持。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多家公司推出了专门针对电商直播的虚拟人解决方案,包括形象设计、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多个方面。这些技术的应用使得虚拟人在电商直播中的表现越来越成熟。

市场增速明显,制作成本持续走低

数据来源:IDC

数据来源:IDC

其实,在近两年间,元宇宙、虚拟现实、数字人、CHATGPT、AIGC等概念成为行业风口,巨头争相入局旨在占得先机。数字人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被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交互的入口。

根据最新的报告《中国AI数字人市场现状与机会分析,2022》预测,到2026年,我国AI数字人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02.4亿元。根据量子位在2022年8月发布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指出,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的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700亿元。其中,身份型虚拟数字人的市场规模约为1750亿元,而服务型虚拟数字人的总规模将超过950亿元。

在过去的几年里,国内虚拟数字人相关企业的数量增长迅速。2020年,新增的虚拟数字人相关企业数量为36080家,而到了2021年,这一数据达到了66293家,同比增长80%。据《2023年数字人产业发展白皮书》的分析结果显示,到2022年,国内与数字人相关的企业数量已经超过了24万家,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突破40万家。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当前大部分的投资都集中在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等制作上。数据表明,2020年,虚拟人相关企业的融资事件共有1713起,总融资金额达到2301亿元;仅仅过了一年,这一领域的投资事件就增长至了2843起,融资金额也达到了2540亿元。

随着虚拟人产业已经初步成熟,简单可以分为上游的软硬件支撑的基础设施,包括芯片算力和算法,中游的生产运营和下游的不同应用场景。上游代表性企业有渲染类的unity、动作捕捉类的英特尔、算力领域的英伟达,产业链中游主要有腾讯、华为、商汤,下游则是服务天猫、京东、抖音的海量应用公司。

针对客户的不同需求,虚拟人在电商直播中的个性化定制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通过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虚拟人可以根据每个消费者的喜好进行个性化定制,提供更加精准的商品推荐和购物体验。

1

蓝色光标《元宇宙营销工作手册》中给出的虚拟人成本表

据蓝色光标《元宇宙营销工作手册》中给出的虚拟人成本表显示,目前由大公司制作的虚拟人设计制作成本约在几十万元的级别,根据具体要求有所不同。但随着AI技术的发展,进入虚拟人行业的门槛也在不断降低,据网络公开消息,如果是非定制的通用模型,目前虚拟人的成本,已经可以达到百元级别一个月使用权的水平。

一位虚拟人公司的销售人员刘磊告诉钛媒体App,用户只需要在前期设计好自身的虚拟主播形象,随后只需要调用电脑摄像头就能完成动作捕捉,随后在该公司的客户端上就能完成同步直播操作,支持绝大多数电商、直播平台。价格方面,对于只使用「公模」进行小幅度修改的用户,他们公司虚拟主播的价格约在几千元左右。

他表示:“行业正在变得越来越卷,各家都在打价格战。对于小企业客户自然不能要高价。目前下游企业普遍没有技术壁垒,核心比的还是客户资源和服务。”

不完美的现状,需要看AI的脸色

从虚拟人主播这项产品来看,其实也并非一个完美的选择。

受制于现有人工智能的水平,虚拟主播的表现力还有着僵化死板的特点,对于预算充足的企业往往只会在深夜流量较少时使用;对于一些客户的提问,虚拟主播的智能化程度也往往不高,能够提供一些简单的查询服务,但距离ChatGPT那种连续式、结合上下文能力的对话,目前还很难达到。

而且从目前来看,电商主播很大程度需要作为展示模特的身份进行出镜,像是口红一哥李佳琦就是以亲自试用口红而成名出圈,虚拟主播从远离上就无法达到实际演示的效果。

因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虚拟主播是一项看上去很美的行业。今年年初随着ChatGPT的爆火,一时间成为了风口,但如果后续人工智能不能够达到一个让人满意的发展速度,那么虚拟主播的前程也并不明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各直播平台对于虚拟主播的态度也不尽相同,虽然最终都是卖货,抖音快手一类内容平台对于虚拟主播的宽容度较低,淘宝京东一类电商平台则有较高的宽容度。

前电商直播间运营李强对钛媒体App表示,淘宝京东本质上是货架型电商,相对而言内容、流量比较稀缺,虚拟人直播尽管效果不好,但总比没有流量入口好;而抖音本身不缺流量,直播本身又占据一个比较重要的入口位置,自然不能够敷衍了事。

钛媒体App认为,想要让虚拟主播更进一步,核心还是要依靠处于上游的人工智能得到进化。如果能够改善虚拟主播的视觉观感、对话体验,就能够实现较高的议价能力,实现行业的正反馈而不是内卷。至于平台方面,相信到时候随着体验的提升,抖音等平台对于虚拟主播的态度也会有所改观。

行业普遍认为,虚拟人能够提供标准化的客户服务,有助于提升容户满意度,加强用户的品牌认知,提升用户品牌粘性,实现够买、售后、复购的良性循环。(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吴泓磊 编辑/钟毅,文中李强、刘磊均为化名)

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52
1
22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