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饥饿游戏前传,激活不了这个IP

钛度号
北美和中国都不太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

时隔八年,《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带观众重返“施惠国”。

在北美,《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以下简称《饥饿游戏5》)开画拿到逾4千万美元,相较前作出现五成以上的滑坡,也未能博得主流媒体的高分评价。

在中国大陆市场,《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也和许多人预想中的一样表现糟糕,虽然同步上映,但上映12天后,累计票房止步在5000万量级,单日票房位列第十。

北美与海外收益相加,这部“前传作品”首周在全球共拿到1亿美元左右票房,与漫威的《惊奇队长2》处在同一层级,让狮门重新激活系列的野心蒙上阴影。

首周成绩差强人意,全新故事反响平平

据The-Numbers统计,《饥饿游戏5》在零点场进账575万美元,与前一周的《惊奇队长2》相仿(660万美元)。从上上周五开始,《饥饿游戏5》铺开至北美3776家影院,首日以1905万美元登顶榜首,随后两天分别下滑23%和26%,首周末报收于4461万美元,单馆收益为1.18万美元,与《惊奇队长2》(4611万美元)难分伯仲。

这自然与系列的正传作品不可同日而语,其时前两部的开画成绩都超过1.5亿美元,即便因拆分成上下集后两部有所逊色,但仍双双突破1亿美元关口。考虑到与大结局的间隔已长达8年,原主创阵容也经历全面换血,前传的跳水并非完全出乎意料。在狮门影业内部,《饥饿游戏5》的成绩在今年排在次席,介于《疾速追杀4》(7382万美元)和《电锯惊魂10》(1831万美元)之间。

《饥饿游戏5》发生在正传剧情的64年前,以未来成为“施惠国”总统的科里奥兰纳斯·斯诺为焦点,讲述他指导来自第12区的“贡品”露西·格雷·贝尔德,并试图在第10届“饥饿游戏”中联手改写命运的故事。在新版中,两位主角分别由汤姆·布莱斯和瑞秋·齐格勒饰演,后者还将出现在迪士尼的真人版《白雪公主》中,但影片已被推迟一整年至2025年3月。

瑞秋·齐格勒饰演露西·格雷·贝尔德(图源:豆瓣)

从口碑来看,《饥饿游戏5》的烂番茄新鲜度为66%,与备受争议的《惊奇队长2》(61%)不相上下,但《饥饿游戏》前四部都在70%以上;影评人表示其“出色的演员阵容和激动人心的故事”值得让观众重返“施惠国”,但“结局仓促且有些令人沮丧”;同时《饥饿游戏5》的爆米花指数高达89%,反倒不低于所有正传的作品,足见系列粉丝对这部新片的肯定。《饥饿游戏5》在IMDb上则得到7.2分(3.4万个评价),在整个系列中位居中游。来到周一,《饥饿游戏5》环比下跌52%至逾526万美元,依旧稳守票房榜头名。

此外,梦工场动画《魔发精灵3》在3870家影院亮相,用时三天便突破3千万美元,紧随《饥饿游戏5》后名列亚军;《魔发精灵3》在烂番茄的两项指标分别为62%和91%,有望在感恩节长假吸引家庭客流。

历经16年等待才完成的《恐怖感恩劫》则成绩平平,以1031万美元勉强闯入三甲之列,不过其烂番茄新鲜度(82%)在新片中靠前,对喜好“刑房”类恐怖片的影迷颇具吸引力。而由塔伊加·维迪提执导的《下一球,胜利》则表现低迷,仅在2240家影院拿到250万美元,单馆收益在前10强中垫底;在被主流媒体投以42%的“烂番茄”后,这部足球喜剧的前景并不乐观。

《恐怖感恩劫》《下一球,胜利》(图源:豆瓣

在老片方面,开画便击穿底线的《惊奇队长2》次周重挫78%,比“灾难级”的《闪电侠》(72%)更为触目惊心,在公映10天后仅累计至6495万美元,恐成首部本土未能破亿的“漫威电影宇宙”作品。而亚历山大·佩恩新作《滞留者联盟》继续扩展至1478家影院,周末收益微降16%至逾269万美元,后续尚有可观的上升空间。

在《饥饿游戏5》等一众新片的助推下,北美周末大盘上涨32%至1.15亿美元,时隔三周重返亿元线以上。但由于《惊奇队长2》大幅低于预期,严重拖累全月票房的增长曲线,即便尚有《星愿》和《拿破仑》等片瞄准感恩节,月度总产出录得同比下跌已成定局。

狮门寄望开拓新篇,系列前景尚难判断

在11月前半程,多个成名系列都推出新作来争夺市场份额,从结果来看可谓失望多于惊喜。

作为史上最为成功的青少年小说改编电影系列之一,《饥饿游戏》前四部便席卷近3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并让主演詹妮弗·劳伦斯的星途扶摇直上,成为上个十年最为耀眼的新世代女演员。此番《饥饿游戏5》同样基于苏珊·科林斯的原著,并迎回第二至四部的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重执导筒,无疑被狮门影业寄予厚望,但首映数字与正传相比滑坡明显。

詹妮弗·劳伦斯在《饥饿游戏》第一、二部中

这一结果可能由多重原因引起。如前所述,《饥饿游戏5》公映时距离正传完结已过去8年,这对于维系粉丝的高关注度构成不小挑战;且演员工会直到本月9号才结束为期118天的罢工,已来不及让卡司参加更为充分的宣传行程,直接拉低了影片的开画潜力。

此外,《饥饿游戏5》的视角从凯妮丝·艾佛丁转到科里奥兰纳斯·斯诺,原本的目标群体也从年轻成年女性发生偏移,导致部分观众流失而其他组别却未能填补空缺。值得一提的是,《饥饿游戏5》的片长达到2小时38分钟,比《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还要多出12分钟,创下整个系列的长度纪录。

从小说本身而言,《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的销量也远低于原三部曲。据ScreenRant报道,第一部《饥饿游戏》共卖出约2800万本,《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则为1900万本,即便最低的《饥饿游戏3:嘲笑鸟》也达到1800万本。而自2020年5月上市以来,《饥饿游戏:鸣鸟与游蛇之歌》最初便售出50万本,截至目前则累计至350万本,显示读者的热情在近年有所消退。以上种种因素叠加,让《饥饿游戏5》的初期票房明显承压。

除本土略显挣扎外,《饥饿游戏5》在海外的表现也不温不火。据Comscore统计,《饥饿游戏5》共登陆88个国家和地区,北美之外共拿到5450万美元,全球首周合计接近1亿美元。具体来看,《饥饿游戏5》在英国以663万美元拔得国际市场头筹,内地院线则以460万美元暂列次席,澳大利亚(351万美元)、巴西(320万美元)、意大利(256万美元)和荷兰(167万美元)等地也突破百万线。《饥饿游戏5》还将在下旬进军意大利和立陶宛,并定于12月在最后一个大市日本登场。

当然,由于《饥饿游戏5》的拍摄预算仅为1亿美元,只比正传开篇《饥饿游戏》略高2千万美元,而少于后三部1.25亿至1.6亿美元的区间,相应地降低了狮门收回投资的难度。若《饥饿游戏5》最终能在假日档长线续航,达到前作平均值的四成即全球3亿美元左右,便有机会为续集开发打开大门。

另外,《魔发精灵3》也宣告这一系列时隔七年重返北美大银幕。由玩具改编的《魔发精灵》在2016年11月初亮相,以1.25亿美元的成本换回3.43亿美元的总收益;但《魔发精灵2》在2020年4月被强推公映,由于彼时绝大部分影院歇业以致本土近乎归零,只是在海外院线和线上租赁渠道有所斩获。

此番《魔发精灵3》首映即开出3千万美元的红盘,创下梦工场动画过去四年多以来的最佳成绩;再加上自10月中旬便在南美、欧洲等地抢跑,已推动全球票房突破1亿大关。即便《魔发精灵3》追上第一部的机率不大,但对比剧烈跳水的《饥饿游戏5》和《惊奇队长2》,仍不失为一个值得片方庆贺的结果。

本文系作者 毒眸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13
7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