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字节的游戏停止跳动

钛度号
不断试错的字节跳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财经,作者 | 孙鹏越,编辑 | 大风

全网疯传好几天的“字节跳动放弃游戏业务”的传闻,最终靴子落地。

11月27日,字节跳动官方消息称,朝夕光年确定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这个在2016年成立的游戏部门,最终还是落下了帷幕。根据36氪报道,朝夕光年的补偿方案以N+1、年终奖、股权折算的方式进行,总体上按照行业一线标准对裁撤员工进行补偿。

虽然入局时间颇长、投资力度不小,但字节跳动依然暴露出缺少游戏基因的天然缺陷。

缺少游戏基因的字节

如果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对某种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那一定是由创始人本人的气质决定的。就像俗语说得那样:“天生就适合干这一行。”

但从不玩游戏的张一鸣,似乎缺少了一些游戏上的直觉。

在2020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飞书公司内部群上发长文,斥责员工在上班时间非常专注地闲聊游戏,并质疑一大早到现在这个群里聊天的同学或部门是今天工作很闲吗,这很常见吗?

来源:网络

聊天记录曝光后,吃瓜网友纷纷表示张一鸣作为互联网人,作风过于老派,尤其是对游戏从业者来说,热衷讨论游戏、尝试各种玩法,这似乎是一种职业本能。

就像你无法想象出一位,不爱看电影的导演。

尤其是字节跳动将《原神》视为挑战者,却对讨论《原神》游戏性的员工大加斥责,可见字节跳动内部并不是一个富有游戏精神的温床。

朝夕光年的诞生,也并非是创始人对游戏业务的关注或偏好,而是基于对流量变现的考虑。拥有大量流量的字节跳动,用户画像与游戏群体高度一致,有机会将抖音流量优势通过游戏成为变现的重要途径。

于是乎,在2016年年初,字节跳动就开始正式进军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一款名为“卡牌大师”的游戏,集合了卡牌和战斗元素的游戏。但因为市场竞争激烈、游戏的策划和运营不够出色等原因,卡牌大师最终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功。

朝夕光年

直到2018年,字节跳动的游戏部分才开始正式作为核心业务登场。

先是在2月,休闲爆款游戏《消灭病毒》成为首款流水破亿的产品;8月,“头号玩家 2018今日头条年度游戏盛典”召开,字节跳动发布首个游戏行业白皮书;10月,字节跳动旗下的游戏研发与发行业务品牌“朝夕光年”正式成立。

原本计划在游戏领域高歌猛进的朝夕光年,结果在2021年遇到了游戏行业长达8个多月的“版号寒冬”,硬生生踩下急刹车,朝夕光年再无爆款游戏出现,业绩一潭死水。

大裁员的朝夕光年

在今年7月,《晶核》的上线曾给朝夕光年续了半年的命。

《晶核》作为动作RPG游戏,是当下最流行的朋克题材的箱庭式手游。上线仅用了五天时间,就登上了畅销榜前五。据GameLook数据统计:《晶核》上线两周内,全平台流水达到4~5亿,预估单日流水超过3000万元。

虽然火了,但玩家对于《晶核》游戏并不满意,认为其“又肝又氪”,同时软件占用内存过于庞大,导致手机发热发烫。于是仅仅过了一个月,《晶核》就从热销榜前五,迅速滑落至11位。

只靠一款《晶核》游戏,显然是续不了朝夕光年的命,于是,裁员就成了常态。

在2021年,字节跳动宣布调整组织架构,实行业务线BU化(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朝夕光年作为六大核心业务之一,仅过了一年,在2022年6月,朝夕光年就开始了一波大裁员。

上海工作室直接解散,已上线的代表作《花亦山心之月》仅保留40多人,合并到发行部门继续运营;北京绿洲工作室和杭州江南工作室都有项目裁撤,部分人员转岗至PICO、沐瞳和深圳的一个自研游戏项目。

当时外界对朝夕光年这一波大裁员,称呼为“部门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组织调整和项目裁撤”。然而一年半之后,朝夕光年直接快要没了。

第一财经报道,朝夕光年调整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而得出。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朝夕光年被公司内部嫌弃已经是常态,甚至有字节跳动内部人员称:“抖音把流量倒给朝夕光年,不如倒给外部游戏更赚钱。”

当内部都开始对于朝夕光年“嫌弃”之时,放弃游戏业务也是情有可原的。

字节跳动放弃的赛道们

字节跳动一直有“App工厂”的称谓,从2014年9月到2022年1月,字节跳动一共进行了204次对外投资,涉及18个细分领域。

在字节跳动庞大的商业王国中,买买买不一定是主流,“被迫瘦身”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在知识付费赛道,张一鸣在2017年将“头条问答”升级为“悟空问答”,并独立上线App。然后一掷千金,用两个月时间,在知乎挖来了超300名大V。

挖来知乎300名大V仅仅过了一年,悟空问答就陷入了用户数量层面上的完败,成为被张一鸣果断抛弃的弃子。据界面新闻报道,2018年7月,今日头条旗下产品悟空问答被并入到微头条,悟空问答团队100多人已转岗。

悟空问答

在线教育赛道,字节跳动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曾是六大核心业务之一,但随着众所周知的“双减政策”,大力教育名下四大App平台“GOGOKID”“你拍一”“清北小班”和“汤圆英语”已发布停运公告,瓜瓜龙、清北网校开始或裁员或转岗到新的业务线中。

在内容社区赛道,2018年,字节跳动全资收购了“新草App”,为了早期丰富内容增加流量,字节跳动大规模从小红书挖角KOL,并提供一定的流量倾斜。但新草App长时间处于孵化、测试阶段,在应用商店也无法下载,最终在2019年8月关停。

在社交媒体赛道,2019年,字节跳动连续推出两款社交App,主打语音视频社交的多闪App和主打兴趣社交的飞聊App,但都被市场一一放弃。

跟随元宇宙热潮推出的元宇宙社交产品“派对岛”,也随着元宇宙的熄火而关停。

同样因为元宇宙熄火而叫停的业务,还有PICO。

在2021年9月,字节跳动花费90亿元收购PICO,也曾被列为六大核心业务之一,不到三年时间,字节跳动为其投入数百亿元。

但在今年开始了多次裁员,先是在2月,PICO优化15%左右人员,大概有300人左右受到影响,主要涉及北京地区的市场和运营岗位;又在11月,PICO再次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涉及员工300余名,整体占比约23%。

从知识付费、在线教育、内容社区、社交媒体、PICO,到现在的游戏业务,字节跳动放弃了很多业务。目前重点布局的赛道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围绕内容和短视频等核心业务(今日头条+抖音);二是在核心之外,围绕AIGC和人工智能的领域。

从高举高打到急剧收缩,字节跳动还在等待下一个“抖音式”的成功。

锌财经

1131篇资讯

粉丝

本文系作者 锌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字节刚开始做游戏的时候,业内共识就是字节做不好游戏

    回复 2023.12.02 · via h5
  • 所以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做游戏啊

    回复 2023.12.02 · via pc
  • 更适合字节气质的,应该是抖音广告里面的弱智小游戏

    回复 2023.12.01 · via android
  • 对游戏行业没什么影响,照样叫不醒那些认为流量就是一切的人

    回复 2023.12.01 · via h5
  • 再次验证了一个常识:流量平台做不好游戏

    回复 2023.11.30 · via iphone
33
5
1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