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向剧集步入“似火流年”

钛度号
拆解《似火流年》的吸粉逻辑。

文 | 镜象娱乐,丨顾贞观

从开播后多日位于猫眼全网剧集热度总榜前十,以及微博7.6的开分评分来看,《似火流年》在出圈度和好评度上均有着不错表现。客观来说与爆款仍有差距,但作为男性向剧集中较为稀缺的青春年代剧,在类型创新下取得这一成绩已是非常理想。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似火流年》男性荷尔蒙浓厚,但剧集用户画像中女性观众占比更高,这释放的无疑是积极信号,从《琅琊榜》《庆余年》到《狂飙》《似火流年》,高质量男性向剧集再次向市场证明类型受众大盘是不受性别元素限制的。

拆解《似火流年》的吸粉逻辑,我们也能从中读懂男性向剧集是如何一步步打开女性观众市场的。

半部“古惑仔”

《似火流年》中,主角团成员性格截然不同,就如张鹏在与华子的散伙饭中道出五人之间的粘合剂是徐卫彪一般,彪子的重情重义将五人凝聚在了一起。从阴差阳错下帮助帮派势力忠二爷独子忠余楠脱险开始,他们被卷入城南的一系列斗争中,命运也随之发生改变。可以说,故事前半段讲述的便是少年们的江湖故事。

五人中,除了华子都可以称作“问题少年”,成绩差劲的彪子、习惯小偷小摸的张鹏、为了赚钱去打黑拳的汪磊、帮派作风明显的忠余楠,聚集在一起成就了一段热血却也凛冽的青春往事。八十年代的宏观时代背景、原生家庭问题、少年青春期对江湖的向往、身上的野蛮生长之力,共同注定了故事前期喜悲同在的底色。或许,即便没有忠余楠,命运也会变幻模样走上既定轨道。

当浓浓的复古画风与谭咏麟的歌声一起出现时,观众从《似火流年》身上看到了《古惑仔》《上海滩》《热血高校》等诸多经典作品的影子,但忠余楠死亡、徐卫彪入狱后,《似火流年》身上的熟悉感便消失了。说到底,它讲述的只是半部古惑仔的故事,叙事重心既非帮派叙事、道上故事,也非无秩序江湖,而是“半部《狂飙》”。

之所以称之为“半部《狂飙》”,在于《狂飙》中高启强一条道走到了黑,而《似火流年》中坠落与救赎同在。命运紧急刹车后,只有华子行驶在正轨之上,如愿考上了警校,剩余人中彪子失去自由、汪磊开始逃亡生活、张鹏远走他乡,他们开始为年少时的行差踏错买单,在内核上,《似火流年》更像是站在“古惑仔叙事”反面的一部警示录。

人生第二阶段,彪子创办了自己的物业公司,却依然时不时与灰色地带擦边,这也让他与华子之间的裂隙不断扩大,从最新剧情进展来看,汪磊的逃犯身份、张鹏的涉毒等都为身份立场转变后主角团的相处埋下了隐患。命运的齿轮仍在转动,故事的尾声或许也是沉重的,但这种打破警匪片和年代片旧有叙事框架,探讨时代与宿命的男性向内容,确实令人眼前一亮。

此外,剧集尺度的大胆也是一大吸睛点。和《狂飙》一样,《似火流年》也打破了非黑即白式的传统叙事框架,这从主角团中底色最为复杂的存在汪磊就可见一斑,他的父亲起家于失序的年代,父亲信奉暴力的行事风格在汪磊身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烙印,但同时,即便已经走到无法反抗命运,只能随波逐流的境地,他仍善念犹存。

当然,《似火流年》并不是一部完美之作,诸多细节设定还是存在争议,如贺尔清重回城南后的一系列强取豪夺行为,几乎成了主角团青春时期命运失控的直接导火索,虽然这位反派的塑造非常立体,既有阴狠毒辣的一面,也有面对兄弟与女儿时的残存人性,但仅凭一个“狠”字便制霸城南,令一众帮派老炮束手无策,逻辑上多少有些牵强。

但整体来看,《似火流年》仍是一部瑕不掩瑜的作品,剧集对宏观时代背景下微观细节的把控也称得上用心,比如故事中交待的在案件侦破手段较为落后的八十年代,东北成为了逃犯们的聚集之地,这在《父辈的荣耀》中同样有所涉及。此外,七八十年代中俄边境倒爷的泛滥,以及云南边境走私问题等都在剧中有所呈现,这些时代注脚与角色的命运勾连在一起,构成了无限接近真实的时空回望感。

时代洪流与个人命运的交错,在忠余楠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他会成为主角团第一个死去之人,几乎是注定的。忠余楠最想获得的是父亲忠二爷的认同,他的出身、他所处的环境、所接受的教育,让他成为了一个纯粹的“道上之人”,对江湖是非善恶从未有过自我认知外的清醒审视,这早早便为他的悲剧命运埋下了伏笔。

男性叙事的性别兼容

反直觉的是,从艺恩给出的用户画像来看,《似火流年》的观众性别占比中更高的反而是女性用户,比例达到59.77%,但细思其实也不难理解。一者,《似火流年》身上的警匪剧、年代剧、青春往事、友谊、类古惑仔叙事等标签,长久以来受众群体都是非常泛化的,这注定了《似火流年》在性别下沉上会拥有很大优势。

此外,和《似火流年》将笔触均匀地分配给了主角团和一众配角一般,近几年诸多出圈的男性向剧集走得也是群像叙事模式,高度关注群像人物的立体化塑造,而非单一的站在男主视角打造爽文故事,这也为剧集在性别上的无差别下沉提供了基础条件。从网上的探讨来看,《似火流年》前半段的反派角色贺尔清,就拥有较高的关注度。

可以说,只要叙事视角足够多元、内核足够普世化,那性别标签便不是男性向剧集出圈的限制所在。过去几年,男性向剧集市场的多部爆款如《琅琊榜》《庆余年》《长安十二时辰》《风起陇西》《全职高手》《狂飙》等,都拥有足够庞大的女性受众底盘。南都娱乐和阅文集团联合发布的《2023IP风向标》报告显示:《狂飙》的男女用户比例为58∶42,没有很悬殊。

二者,如果说男性观众在男性向剧集中更多捕捉到的是“青春热血”和“兄弟情”,那女性观众在意的便是更符合自身情感诉求的价值表达。《似火流年》微博话题下,有一则点赞量较高的视频为徐卫彪与汪磊的双强CP向剪辑,评论区不乏“狠狠磕到了”、“什么都磕只会让我营养均衡”等评论,这也道出了部分女性观众和男性观众的观剧视角偏差。

满足女性用户磕CP需求的男性向剧集不仅是《似火流年》,《狂飙》播出时一众CP向二创视频便是剧集热度不断走高的推手之一,包括但不限于高启强与高启盛、高启强与安欣等人的拉郎配。不管剧集是有意还是无形之中顺应了磕CP这一时代主流,《狂飙》《似火流年》等都已给出清晰的启示:只要角色张力足够,给予女性观众磕CP的空间,便是一大加分项。

当然,女性观众的情感满足不仅局限于磕CP。《漫长的季节》播出时,角色傅卫军强势出圈,在女性观众群体中得到了极高的关注度,也顺势带火了演员蒋奇明。可以说,傅卫军这一角色设定相当高明,他不仅激发了女性观众的同情心,也以自身对沈墨的忠诚和守护,满足了女性观众对理想爱情的向往。

目前来看,《似火流年》中得到更多女性观众关注的角色是汪磊,他和傅卫军身上有不少共同点,如孤独的气质、悲惨的命运、刚硬的性格等,只不是相比傅卫军,汪磊的塑造并未过多涉及感情线,这也让他很难复刻傅卫军式的爆火。不过,两位角色身上所体现的共性,其实已经为男性向剧集创作打开女性市场提供了参考模板。

不管是《狂飙》中男性用户比例微高于女性用户,还是《似火流年》中女性观众反超男性观众,都证明了经过多年受众群体培养后,男性向剧集的市场活力已经被彻底打开。从此次《似火流年》中文牧野担任总监制兼艺术总监、剧集制作标准向电影看齐、全剧老戏骨云集等,都可以看出视频平台对男性向剧集的信心也在持续提升。

随着视频平台对男性向剧集的持续加码,这一赛道的内容类型也在愈发多元化,《似火流年》的市场表现便离不开它题材的独特性。回首来看,男性向剧集从前几年男频IP占据主流,到如今《狂飙》《漫长的季节》此类现实题材脱颖而出,再到青春年代剧《似火流年》出圈,一路的蜕变和发展速度远超外界想象。

2024年,男性向剧集仍将继续进击,既有和《庆余年》同处男频赛道的IP改编作品《大奉打更人》《夜的命名术》,也有《我是刑警》《棋士》等现实题材,此外,2025年男性群体较为热衷的历史大剧也将强势回归,如《风禾尽起张居正》《大唐赋》等。可以说,如今男性向剧集正在迎来属于自己的“似火流年”。

本文系作者 镜像娱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快报

更多
39
21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