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PC端文章正文页面顶部通栏2.22&2.23

男团“种地”、女团“养猪”:内娱偶像真的不需要舞台了吗?

钛度号
下放女团养猪,华华子的这步棋真的走对了吗?从年初《种地吧》黑马突围带火“十个勤天”,到女团养猪,内娱偶像真的不需要舞台了吗?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糖炒山楂,编辑 | 把青

两年偶像无人问,一朝养猪天下知。虽然有点夸张,但“女团养猪”这件事,的确为杜华和NAME收割了不小的流量。

仅这几日,《人不怕出名猪不怕壮》便是微博热搜上的常客。18日,杜华在直播中宣布金子涵因身体原因将退出节目,#金子涵 断层第一退团#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累计阅读量破2亿。要知道,金子涵是这个小糊团中为数不多拥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目前她参与的《我们的歌5》正在热播。

20日,官微公布第一阶段投票结果,金子涵以30.8万票断层领先,投票最后一名李佳佳也将止步于此。一人退出一人淘汰,#杜华原来你淘汰玩真的#的话题再度登上热搜,阅读量超8000万。

再向前细数,节目开播时先导片就曾炸出了#杜华说不想再养NAME了#等话题,阅读量突破4.8亿;杜华也曾在节目上线后三天透露全网播放量突破1.5亿。相比女团养猪的荒谬性,更重要的显然是以极致话题撬动市场关注,NAME女团开始走入大众视野。

但下放女团养猪,华华子的这步棋真的走对了吗?从年初《种地吧》黑马突围带火“十个勤天”,到女团养猪,内娱偶像真的不需要舞台了吗?《创5》《亚洲超星团》海外版先后启动,内娱偶像的至暗时刻过去了吗?

女团养猪,并不是“性转版”《种地吧》

虽然听起来很像,但《人不怕出名猪不怕壮》显然不是性转版的《种地吧》。

相比少年们以190天去真切经历耕种、收割、养殖的过程,杜华明显更希望让女团去经历社会的“毒打”,激发她们“拼搏”的想法。毕竟节目一开始,杜华就犀利指出NAME女团的问题:“懒散、没有目的性、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甚至统计了每个人出道以来工作日和休息日的具体天数,“上一休一”的待遇真羡煞网友。

出发点不同,节目气质自然也不同:女团养猪引入了投票、淘汰机制,看似“种田流”实则还是选秀逻辑,是以也更加深谙话题效应。

在目前播出的13期节目中,少女们坐绿皮火车、铲猪屎割猪草、做煮饭洗猪草、以舞台代替份子钱吃村宴、包括在农村的旱厕如厕、在发霉的炕上睡觉等等,完全打破了少女偶像的舒适圈,也的确引发了观众的好奇心。少女们也很拼命,甚至有铲猪屎靠抢的等话题出现。

但是,以单个任务形式推进的农活,少女们乐天好奇的主观感受、包括vlog的呈现形式,都让节目更像是一场旅游体验秀、类似于“过家家”。更重要的是,养猪与偶像之间的“天堑”难以跨越,无论是女团成员还是观众,都无法将节目与“100天淘汰赛”的残酷初衷关联起来,最终只能是噱头大于实际。

在腾讯视频上,节目播放量从先导片的75万播放量、第三期的21万播放量,逐渐发展到如今的单期播放量不过万。

对于个体来讲,同样存在一个悖论:杜华希望大众能够看到她们性格等各个方面,但节目对人物的成长性和故事性的呈现同样差强人意。面对极致挑战,她们身上的标签始终是趋同的。至少到目前为止,在“金子涵退团”的话题下,大部分网友仍然表示“只认识她”,换言之节目带给女团成员的固粉和涨粉效果着实有限。

透过官微公布的阶段性投票成果同样能够窥见这一点。比如断层第一的金子涵也只收获了30.8万的投票,垫底的李佳佳则只有1万票,而每个账号每天有10票可投。——要知道,“十个勤天”为《种地吧》开设的个人抖音账号,后期粉丝量基本过百万,如蒋敦豪、李昊等粉丝更是突破了180万。

养猪、种地,之于偶像本来都是极具“冲击力”的存在,需要她们褪去光环真正沉浸式体验生活,挑战自我的上限。但《人不怕出名猪不怕壮》显然没有get到这点,在“变形计”、偶像、种田流中来回摇摆,最后也只剩下了“养猪女团”这一个记忆点。

种田流兴起,偶像不需要“舞台”了吗?

从《种地吧》到《人不怕出名猪不怕壮》,种田流似乎正在成为内娱偶像奔赴的新战场。但重重感慨中,声音最大的始终是关于舞台的探讨。偶像,真的不需要舞台了吗?

一个客观现实是,选秀类节目被叫停,秀人们的确失去了最快捷走向市场的舞台。就像很多人认识NAME中的金子涵,便是通过《青春有你2》;《种地吧》的蒋敦豪、卓沅也曾出现在“创”“青你”的舞台上。

市场当然有其他的舞台。比如金子涵如今登上《我们的歌5》,也再度拓展了国民度,尤其是和腾格尔合作的《乌梅子酱》,更是大大提升了关注度。但是这样的舞台,同样只会给到“最头部”、有一定观众基础的秀人,且名额十分有限。

相比国民音综,打歌类节目显然更契合“小糊糊”们的体质,但也面临着更严肃的现实:节目往往困于影响力关注度有限,所能带给秀人的加持同样是有限的。比如即使有“再就业男团”的加持,《朝阳打歌中心》也同样未能催生大量出圈舞台。

更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舞台都会转化为观众缘。有媒体统计了NAME自组合出道以来的舞台、专辑、单曲等,尤其是第一年可以说占尽了资源优势,奈何效果不佳。

比起依靠舞台博一份市场关注,真人秀似乎见效更快。最典型的,《种地吧》成功反哺少年偶像,“十个勤天”在社交平台上快速圈粉,新团综《你好种地少年》也已经播出。即使是“小打小闹”的《人不怕出名猪不怕壮》,也成功让许多人记住养猪女团NAME的名字,而这是她们在舞台上努力了两年也未能做到的。

甚至于放宽眼界,还会发现偶像的终点越来越多停留在了影视剧上。毕竟当下虞书欣、王菊等人,都已经在影视剧领域站稳了脚跟。偶像转型演员赛道,更是这几年最常见的议题。

市场环境如此,但偶像真的就不需要舞台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一方面,观众对优质舞台的渴求从未下滑。最典型的,在0713时隔15年的翻红里,大众感慨的不仅是他们的老友记,更有他们永远在线的音乐实力、以及对音乐毫不掩饰的喜爱。即使今年《披荆斩棘3》备受争议,但也凭借着《他不爱我》《动物世界》等一批优质舞台吸引了忠实粉丝。

另一方面,市场同样在摩拳擦掌准备新的舞台。今年腾讯视频就推出了新综艺《舞台2023》。无论是观众还是市场,都在期待着新的舞台,对于偶像来讲磨练实力、沉淀优质舞台,才是长久之道。

君不见,精明如华华子,在团综重组NAME之后,为她们所规划的路线也是重走女团之路:海外专辑、跨年舞台等;为投票前两名成员规划的则是与顶级音乐制作人合作。

选秀海外版“启动潮”,内娱偶像的至暗时刻过去了?

不只是种地、养猪,最近关于偶像市场的关注度,还有选秀节目《CHUANG ASIA》(简称“创5”)《亚洲超星团》的消息释出。

7月,腾讯视频海外版WeTV宣布将携手王嘉尔的公司白米范打造《创5》。网络消息显示,除了王嘉尔,之前的“火箭少女101”Sunnee、李紫婷,“硬糖少女303”Nene也都将参与节目录制。路透消息中之前曾出现在“创”“青你”等节目中的多名内娱艺人也将再战选秀舞台。

日前综艺《亚洲超星团》正式官宣定档11月25日,节目将在TVB和优酷国际版播出。这档节目曾在2020年官宣,但后因疫情、政策管控等原因被迫终止,直到今年5月才再度“启动”,并向亚洲地区招募实习生。据了解节目最终将选择7人成团。目前节目公布的导师有Rain、苏志威、程潇、朱政廷、农夫。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档节目虽然走向了海外,但是内娱含量颇高。最典型的,据媒体报道,《亚洲超星团》中乐华就输送了12位选手,导师中的程潇、朱政廷亦出自乐华;《创5》中丝芭也输送了5位选手。天浩盛世、大象音乐等亦有艺人参与。

除此之外,路透照片中还有不少内娱“星二代”的参与。比如欧阳娜娜的妹妹欧阳娣娣、苏见信的女儿小丸子等。而这些都将转化为对内娱秀粉的吸引力。

不过此时乐观还为时尚早。毕竟这几年海外版选秀从未缺席,比如《Girls Planet 999》中三分之一选手都是中国人,乐华章昊更是凭借“男版999”成为韩国秀综历史上第一个C位出道的中国选手,但节目在国内的影响力仍然有限,而一旦节目结束国内观众对成团后的活动同样缺乏追踪的热情。

诸多的现实问题摆在眼前,101选秀能否在海外“重启成功”,答案不久后即将揭晓。而无论是养猪种地、还是舞台重启,偶像们的“至暗时刻”或许正在过去,机会逐渐增多,重要的是如何去做选择和抓住机会。

本文系作者 娱乐独角兽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9
5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