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孙正义以为看到下一个马云,结果却是160亿美元的噩梦

钛度号
孙正义在WeWork上投资了100亿美元,估值却损失了七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 作者 | 郑峻,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相信直觉相信梦想

2019年底,马云和孙正义在东京大学有一次公开对话。马云在场上称赞孙正义是“全球胆子最大的投资人”,孙桑笑着接话,“是啊,我胆子太大了,所以有时候会亏很多钱。”他的脸上看不出是开心还是苦笑自嘲。那一年,孙正义在WeWork上投资了100亿美元,估值却损失了七成。

但孙正义随后又补充说,“我还是会相信直觉。”直觉曾经给孙正义带来了史上最成功的投资回报。2000年初,孙正义向马云刚刚创办的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在后来的二十多年时间,这笔投资给软银集团带来了高达720亿美元的投资回报。孙正义多年之后回忆时表示,自己当时完全是靠直觉,相信马云描述的电子商务改变世界的梦想。

或许每次想到当初投资阿里,孙正义都会坚信自己的直觉。2014年9月阿里在美国上市的时候,我在纽交所现场的一个角落偶遇了孙正义。当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马云等阿里高管团队上,无人搭讪的孙正义悠哉地在场内闲逛。心情大好的他顺便还和我聊了会儿。我问他准备持有阿里股份多久?孙桑笑着说,“很久很久。”他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在投资阿里18年之后,孙正义在一个意气风发的美国创业者的身上,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马云的梦想和激情。他再次坚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这家公司会和当年的阿里巴巴一样,改变世界各地民众的工作方式。但这一次,孙桑却是彻底栽了,他投进去的160亿美元赔得几乎一分不剩。

有趣的是,过去十年时间,软银集团一直靠不断出售阿里持股套现,为孙正义的全球科技投资梦想筹集资金,为他一笔又一笔的投资付费,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损失兜底。软银在WeWork上损失的160亿美元同样来自出售阿里的持股。现在软银已经基本出清了阿里持股,下一次孙桑的巨额投资和损失,又该拿什么兜底?

470亿美元到申请破产

让孙正义亏掉160亿美元的噩梦项目就是WeWork。上周WeWork在新泽西州依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股票随即停牌。申请破产的时候,WeWork资产总计150.6亿美元,负债却高达186.6亿美元。过去三个月时间,WeWork一直在紧急融资,但最终依然无法避免申请破产的结局。

仅仅四年半时间,全球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就完成了470亿美元估值巅峰到申请破产的自由落体。这家曾经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在经历一系列疯狂跃进和丑闻内乱之后,如今只留下了一摊烂账和一地鸡毛。软银的160亿美元投资也化为乌有。

从创办到470亿美元估值巅峰,WeWork用了七年时间,但他们只花了四年半时间就走到了申请破产,如今的市值只剩下了4000万美元。WeWork的泡沫急剧膨胀和飞速坠落,都令人叹为观止,成为了美国共享经济领域又一个经典的泡沫教材。

WeWork的前身GreenDesk 2008年创办于美国纽约,2010年两位创始人重新创建公司,命名为WeWork并开始融资。2011年4月,WeWork第一个办公场所在曼哈顿SoHo区开张。当年10月,他们拿到了100万美元的第一笔种子融资。

WeWork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他们租赁写字楼,改造成共享办公空间,再以订阅和服务模式租给个人或者小企业用于办公。当时正是美国共享经济模式的崛起增长,共享出行、共享住宿、共享办公等诸多领域的创业公司不断涌现和迅猛增长。Uber、Airbnb等共享经济巨头都创办于这一时期。

急剧扩张估值飙升

共享办公模式的兴起有其时代背景和基础条件,顺应了远程办公和创业活动两大潮流。美国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为远程工作创造了条件,不少在家办公的民众需要像WeWork这样条件更好、更有效率的办公空间。

另一方面,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在2010年开始逐渐复苏,创业投资活动日益活跃,社交网络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造就了大批创业公司。他们在起步阶段更青睐于灵活的共享办公,WeWork的共享办公和创业服务受到了他们的热捧。

虽然WeWork并不是当时唯一的共享办公企业,但他们却成功融到了最多资金,保障了迅猛业务扩张,得到了诸多知名创业公司的认可,最终成为了这个赛道的最大明星。随着WeWork的共享办公空间在全球各地不断扩张,他们的估值更是令人难以置信急剧增长。

创办三年之后的2014年,WeWork估值突破了10亿美元,成为了共享办公领域的第一家独角兽。而仅仅一年之后的2015年,WeWork估值突破了100亿美元;2017年8月,突破210亿美元;到了2019年1月,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的巅峰,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尽管WeWork的财务管理和盈利状况一直很混乱,单是2018年就亏损了20亿美元,但投资者更看重他们的疯狂融资和急剧增长,看重共享办公的未来梦,相信这一模式会在未来颠覆全球办公形态。“最爱追梦的投资人”孙正义正是在2018年年底入局WeWork,开始了他们如今后悔莫及的噩梦之旅。WeWork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向孙正义描述了一个未来的美好梦想,让孙正义在恍惚中以为看到了又一个马云。

公司治理混乱无序

2019年1月,软银集团向WeWork投资50亿美元,并承诺投资总计160亿美元(实际投资超过100亿美元),成为了WeWork最大投资者,对WeWork的估值也达到了470亿美元。

2019年是WeWork的巅峰之年,也标志着他们开始急速坠落。这一年,WeWork开始申请上市,必须公布诸多财务数据,过去几年急剧扩张背后的诸多混乱问题也开始公布于众,其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面临着诸多质疑,带动着其估值开始急剧下滑。

在申请上市文件中,WeWork公布的未来租赁合约支出金额高达470亿美元,但未来的租赁合约营收却只有40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WeWork无法顺利出租共享办公空间,他们就将面临着难以置信的巨额亏损。

更令投资人无法忍受的是,联合创始人兼CEO纽曼利用WeWork中饱私囊的诸多操作。他不仅设立了诸多外壳公司与WeWork进行交易获取高额利润,让自己妻子在WeWork旗下运营各种副业项目,用公司购置私人飞机供自己挥霍,WeWork甚至要向他支付授权费才能使用公司名。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9月WeWork估值已经缩水到了100亿美元,甚至低于WeWork的总融资额度(120亿美元),他们不得不宣布推迟上市计划。软银的巨额投资还不到一年时间,就缩水了超过八成。但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继续投资推动WeWork完成上市。

在持续投资50亿美元的同时,软银开始推动WeWork进行重组,联合创始人兼CEO纽曼被董事会出局,软银得到了WeWork超过八成的股份,公司估值继续下滑到80亿美元。软银入主之后对WeWork进行裁员重组,试图理清混乱的业务重新进行上市,等待未来市值增长的投资回报。

自由落体难逃破产

接下来则是全球疫情,各地纷纷居家隔离,商业办公空间长期关闭,共享办公模式彻底停摆。对于软银来说,这就像是从一个噩梦掉进了另一个更深的噩梦。在疫情开始之后的2020年3月,WeWork的模式继续下滑到29亿美元,直接回到了2014年的水平。

不过,随着疫情的逐渐退却,WeWork业务也在逐渐恢复。2021年10月,WeWork通过收购特殊目的投资工具,终于完成了借壳上市,上市之后的估值达到了90亿美元,让软银看到了未来部分止损解套的希望。

去年年底,WeWork在全球39个国家运营着779个办公场所,实现营收32亿美元。然而,WeWork的基本面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始终面临着此前无序扩张带来的巨额债务和经营现金缺口带来的沉重压力。堆积如山的支出和债务终有压垮的一天。

为了遏制四十年高点的通货膨胀,去年美联储持续加息,将美国利率提升到20年高点,这也加重了WeWork继续融资的负担。上一个财季,WeWork要把高达80%的营收用于支付房租和利息。虽然营收在持续增长,但却始终处在巨额亏损的状态。去年下半年,WeWork净亏损11.6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净亏损近7亿美元。

进入2023年之后,WeWork就一直处在破产的阴影之下。今年4月,因为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WeWork被纽交所退市,市值缩水到了3.6亿美元。今年8月,WeWork宣布已经无法继续运营,可能申请破产保护,更是让投资者纷纷抛售这家公司,WeWork的市值继续萎缩到了4000万美元的谷底。

在坚持了三个月之后,WeWork最终还是摆脱不了破产的境地。在申请破产保护之后,WeWork将得以重组业务,申请重新拟定和解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租约。

最大赢家继续创业

在投资WeWork五年之后,软银几乎每个季度都要冲销这笔噩梦般的投资。软银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其第二财务季度亏损62亿美元,连续第四个季度亏损。虽然愿景一期基金因为出售Arm股份而盈利3亿美元,但投资了WeWork的愿景二期资金却亏损21亿美元。

虽然Arm上市带来了高达46.5亿美元的资本盈余,但WeWork申请破产却让软银又一次大笔冲销资产,又双叒叕拖累了当季财报。软银CFO后藤芳光表示,继续为WeWork提供资本支持,导致上个季度负债增加了575亿日元(约合3.8亿美元)。

在财报公布之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WeWork破产再次成为了最大话题。软银CFO后藤芳光(Yoshimitsu Goto)直言不讳地表示,WeWork申请破产是一个巨大的耻辱,软银必须从中吸取教训,避免未来投资再次犯错。

而当初拍板这笔投资的孙正义没有出席分析师电话会议,以避免一次又一次被分析师拷打的尴尬场面。由于一笔又一笔巨额投资损失,面临着媒体与投资人持续施压的孙正义甚至自嘲自己就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

讽刺的是,在WeWork陷入破产之际,其联合创始人纽曼却在他价值4400万美元的迈阿密豪宅享受人生,他的个人财富超过10亿美元,远远超过WeWork的市值。他和住在附近的前总统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是交往密切的好友,他们都是美国犹太人。

当年为了让纽曼彻底出局,软银当时给他提供了高达17亿美元的分手费,包括买断他所持的WeWork股份,并向他提供每年高达4600万美元的咨询费用。这意味着纽曼与WeWork彻底隔离,保全了他的个人财富。在这场WeWork的泡沫破灭中,纽曼才是最后的大赢家。

尽管早就财富自由,但纽曼并不打算提前退休。他正忙着下一个创业项目,这次还是在他习惯地产领域。去年拿到了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之后,纽曼再次打造出一个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还在雄心勃勃地宣布要改变世界。

孙正义不禁打了个寒战。

本文系作者 新浪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就是一房地产租赁公司,披着高科技的外衣,或者使劲往高科技上面靠

    回复 2023.11.17 · via h5
  • 正所谓凭运气赚的钱,一定要凭实力输掉

    回复 2023.11.17 · via h5
  • 投资领域没有永远的胜者,也没有永远的输家

    回复 2023.11.16 · via iphone
  • 孙正义的投资风格显然是敢于冒险的

    回复 2023.11.15 · via android

科股 · 一级市场更多投融资数据

日投融资总额(亿元)

IPO
  • 沪市主板
  • 深市主板
  • 科创板
  • 创业板
  • 北交所
更多
4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