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向余承东示好,“AEB之争”背后的焦虑解了吗?

钛度号
华为又赢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独角兽观察,作者 | 兽妹

相逢一笑泯恩仇。

造车界从不缺话题,这一次是围绕“AEB技术”展开的。隔空对战的双方是,何小鹏和余承东。前者为小鹏汽车创始人,后者为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因其狂放不羁、敢言能言,人送外号“余大嘴”。

这是一场由“AEB之争”引发的风波,不仅两人隔空对战,也引来一众车圈大佬纷纷围观,甚至后来上升到双方所在企业下场“交锋”,第三方机构更是以AEB对静态假车识别测试的现场视频,将风波推向了高潮。

最后,以何小鹏的一句“感谢老余”收尾,暂时为这场风波画上了休止符。

“AEB技术”并非新技术,其应用甚至可追溯到60多年前。这个漫长周期里,该技术被大量应用于传统燃油车上。而且,两者各自掌舵的造车事业,均在去年遭遇生死危机,今年十月迎来逆风翻盘。

如今缘何两者就“AEB技术”展开交锋,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和逻辑?

风波始末

“感谢老余的建议和大度,有时候误会后更容易成为好朋友。”11月9日,何小鹏在文博上再发文称。这被外界视为两人“和解”的信号。

同一天晚间,余承东站台自家发布会时,也再次回应称,AEB只是个小Case,a piece of cake(小菜一碟)。“最近的测试,是我们没释放很多功能,如果释放了,我们会更强”,余承东说。 

这场隔空对战,源自何小鹏11月1日接受专访时的一段话,其中何小鹏说,“友商讲了 AEB,我认为99%是假的,它就是造假……”

何小鹏所说“99%是假的”的友商到底是谁,引发外界联想。 

十月份凭借新M7逆风翻盘的问界,将AEB作为其宣传亮点之一。余承东彼时有点喜极而泣,甚至发朋友圈称“创造奇迹了”“起死回生”。 

正当人们猜测之际,不愧为“余大嘴”的余承东,果然出战了。两天后,11月3日晚间,余承东在朋友圈中转发《OTA重磅升级,不依赖高精地图,智驾全国都能开》的文章链接,并配文称:“连AEB是什么,居然有车企的一把手还根本没有搞懂。” 

在该朋友圈下的评论区,余承东接着怼:“一些人根本就没有搞懂AEB是何物!跟有人说智能驾驶就是扯淡、忽悠,几乎如出一辙!”“对行业技术进展与未来发展,缺乏基本认知!”“有的车企,整天忙着做智能驾驶,AEB主动安全测试结果非常差,一问才知道他们连AEB基本功能居然都没有做,这让我十分吃惊!要么让手下忽悠了,要么是对汽车行业的发展缺乏最基本的认知!” 

第二天,原本就善于“怼人”的一众造车新势力大佬,纷纷加入围观并讨论,一时间,“AEB之争”变得火热。腾势销售事业部总经理赵长江、华为另一合作伙伴阿维塔CEO谭本宏、哪吒汽车CEO张勇等,都就“AEB”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有的还顺便为自家产品打了个广告、“带了个货”。 

“车圈微博之王”李想也就此表态了:“不和华为吵架,实在吵不过呀。” 

当天晚上,何小鹏再迎战于朋友圈,他称:“我最近评价了一个行业乱象,结果行业没急,非行业的倒急了,不知道他急什么。” 

战火未熄,很快蔓延至各自官方下场“交锋”。 

11月6日,小鹏汽车官方发布第一期“AEB学习笔记”,其宣称,“AEB 测试≠营销炒作”。 

同一天,AITO问界汽车官方微信号发布了一篇《不打无谓嘴仗,打赢安全硬仗!》的推文,文中提及,问界的AEB“自有分寸”,拒绝“无效刹车”。 

紧接着,11月7日,小鹏汽车官方并不罢休,再次发文称:“我们吵不过?那就直接上成绩单吧,”并表示,小鹏自研AEB在正规测试中接近满分,P7车型成为同时获得Euro NCAP与C-NCAP认证的双五星车型。 

这一天晚间,第三方机构懂车帝开启了AEB对静态假车的识别测试,小鹏AEB在众车型当中表现相当“拉垮”。 

此次测试车型有7款,包括腾势N7、极氪X、小鹏G6、小鹏G9、问界M5 EV、特斯拉Model 3、阿维塔11。 

测试结果直接“打脸”小鹏汽车。在黑夜环境AEB对静态假车和静态两轮电动车两次测试中,小鹏G6两次40km全失败,而问界M5 EV从30km/h到80km/h全部一次性成功刹停。

第三方机构的测试,无疑让何小鹏有点坐不住了。11月8日,何小鹏又在微博上发千字长文进行回应,他认为“一些民间测试视频”,“方法不够科学严谨”,有些表现很好的车型“属于取巧”…… 

但仅过了一天,何小鹏就画风大转,开启“和解”模式,其在微博发文称,“早上与余承东就技术路线进行探讨,我相信这种技术的争鸣,最后定能让用户受益。”并且“感谢老余的建议和大度”。 

一场风波就此画上休止符。 

缘何是“AEB之争”

AEB全称Autonomous Emergency Braking,即“自动紧急制动”。通俗的说法就是,帮助驾驶员紧急刹车的安全配置。假如车辆遇到突发危险,或与前车及行人距离小于安全距离时,其主动进行刹车。

在余承东11月9日的回应中,其被称之为,“AEB只是个小Case,a piece of cake(小菜一碟)。”缘何两位车圈大佬就“小菜一碟”展开论战? 

7月,网上广为流传的是,一份某垂直媒体关于AEB的测试报告里,问界产品的AEB功能表现,几乎碾压其他车企。两个月后,新款问界M7发布,当时余承东站台时称,AEB最高刹停时速提升至90km/h,可减少90%因注意力不集中和路况复杂造成的交通事故。 

10月6日,余承东发朋友圈称:“9月12日新M7发布至今,首销已超过5万台大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余承东提及的刹停时速90km/h,何小鹏并不认可,他认为,目前(汽车)行业里谈AEB,主要是纵向AEB,它在触发时,大部分情况下的速度是在60km/h以内。如果速度过高,一旦误刹车,对用户来说将会是巨大的惊吓。 

AEB在美国、日本等国早已被纳入评估体系,但在中国,相关标准和方法还有待完善。 

当下,业内AEB测试基本是采用C-NCAP的标准。C-NCAP对AEB测试时速有明确且严格的要求:在车辆追尾自动紧急制动、行人自动紧急制动、二轮车自动紧急制动三项AEB测试中,测试车辆最高时速均在60km/h以内。 

虽然AEB已应用在传统燃油车多年,但进入电车时代,用户也有了更高的期许。用户期望车辆不仅能识别前方车辆,还能识别行人、小型物体、异形障碍物、动物等等。因此,如今,AEB技术的好坏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智能驾驶的优劣。

乘联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年中,乘用车配置AEB功能占比为49.5%,其中新能源车配置该功能占比到55.8%。而对于乘用车价格在16万元以上的车型来说,配置AEB功能的普及率已经高达67%。 

何小鹏和余承东的此次论战,恐怕早有“草蛇灰线”之伏笔。 

2021年下半年,小鹏汽车已决定自研不依赖高精地图的辅助驾驶算法,当时还在小鹏汽车的吴新宙,带领团队开发出了XNGP,这是小鹏继XPILOT后推出的第二代智能辅助驾驶系统。 

后来吴新宙面对《晚点》采访时,被问到“余承东称华为自动辅助驾驶为最强地表”,其对此颇不以为然,称“在中国,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在第一名这个位置。” 

一直以来,小鹏汽车的核心卖点就是智能驾驶,而华为的HUAWEI ADS 2.0高阶智能驾驶系统,也是其力推的对象。对于不依赖高精地图的城市智能辅助驾驶系统,两者都极具斗志,华为预计到12月将覆盖全国范围,而小鹏汽车保守一点,今年底实现覆盖50个城市。 

今年10月,小鹏汽车“1024科技日”上,大屏幕上一句话也不忘内涵“友商”称:“嘴强王者可能影响舆论,真搞技术才能创造未来”。 

两者的竞争,注定会走上台面。这一次的论战,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洗牌期的焦虑症

2023年,对于众多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是一个“生死年”。有的车企正在滑向覆灭的深渊,比如爱驰、威马、恒大和天际等等,都在遭遇着一场生死时速。

小鹏汽车和问界在十月份迎来逆风翻盘。小鹏汽车凭借爆款车型G6,在10月份月销量突破2万辆,同比增幅高达292%。问界则凭借新M7,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斩获超5万台定单。 

现在,两者看起来都在风光的上升期,但在几个月前,两者却都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难兄难弟”。应了余承东10月6日微博上那句话:“起死回生,真不容易!” 

2021年底发布的上一代G9,是小鹏汽车的“滑铁卢之战”,并将其拉入至暗时刻。 

2022年,受G9拖累等因素,小鹏汽车成为“蔚小理三剑客”当中的掉队者。不仅净亏损从上年的不到50亿元扩大至91亿元,其毛利率仅在10%上下浮动,成为“三剑客”中毛利率最差的公司,销量也与目标相差甚远。 

与此同时,公司组织架构开启了大调整。今年9月“再战G9”发布会上,何小鹏披露称,“在去年小鹏上市公司的财报中,有12名高管,在今天还剩下来的高管,只有两位。” 

何小鹏称,“在过去的一年里,从组织、产品、技术、营销,我们的团队进行了彻底变革,旨在通过产品技术架构和组织管理能力的双重变革,让2024款小鹏G9重夺失地。” 

如今,小鹏汽车凭借G6逆风翻盘,但并不意味着长远无忧,行业竞争越来越卷,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小鹏汽车今年销量目标为20万辆,前十个月仅完成10.1万辆,接下来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难以实现目标50%的追平。 

华为初入汽车领域时,曾打出“华为不造车,只利用ICT技术,帮车企造好车”的口号。其汽车业务主要有三种模式,分别为零部件模式、HI模式和智选模式,经过几年摸索,智选模式逐渐成为其主攻方向。问界M7则是这种模式下的第一款车型。 

正如余承东感叹的一样,问界此前也遭遇了生死危机。 

问界M7上市后,有价无市,销量很低迷。今年初,月销量还在1200多台,到6月份仅仅400多台。与此同时,M7拖累整个问界品牌销量萎缩,出现万台以下的月销量。 

华为智选模式的收入,一部分是技术授权以及零部件,另一部分则是销售提成。这意味着,问界M7的低迷对华为汽车业务未来发展前景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问界新M7的大爆发,对于华为汽车业务来说,重要性便不言而喻了。因此,也不难理解,当何小鹏称友商“AEB99%是假的”时,哪怕未提及友商名字,余承东也要出来论战了。 

这场“AEB技术”论战风波,不仅科普了大众,还赚足了流量和关注。 

当然,于行业而言,这样的隔空论战并不是坏事,企业越卷才更有动力去创新、突破,从而带动国内新能源车的整体水平,到国际上才能扛能打,更有竞争力。

如今,行业“马太效应”持续凸显,新能源车进入“以量补价”的残酷价格战阶段,造车新势力的生存压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大了。 

一个个友商纷纷倒下的光景下,小鹏汽车和问界,包括其他的新能源车新老势力,注定无法避免地陷入洗牌期的焦虑症里。能够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最有技术含量,能给用户提供极致体验的车企。 

本文系作者 独角兽观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前几天股价大幅下跌,今天稳住了

    回复 2023.11.12 · via h5
  • 作为企业创始人居然会在毫无证据之下就说人家华为AEB99%是假的,而且还是那么自信的表态。这是我至今都难以理解

    回复 2023.11.11 · via h5
  • 挺好,投降输一半 ,小鸟踢铁板踢不过,知道止损了

    回复 2023.11.11 · via iphone
  • 小鸟车主表示淡定,只希望它能活下去等到我下辆换华为

    回复 2023.11.11 · via android
  • 很好奇即将入局的小米汽车这个因素对这个决定起了什么影响

    回复 2023.11.10 · via pc
15
5
9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