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零食折扣店:速生速死,开店即走下坡路

钛度号
县城韭菜不好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五环外OUTSIDE,作者 | 杨泉、优优,编辑 | 车卯卯

打着低价实惠招牌的零食折扣店,是现如今县城的顶流。

王烁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四线城市,似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赵一鸣零食的主题迷宫。从家到单位短短2公里的路上,就有两家赵一鸣零食。

转过最后一个路口,王烁单位附近那个空了两个月的铺子开始叮叮当当动工。看招牌那熟悉的样式,估计是新的一家赵一鸣零食。

零食折扣店人来人往的光景,让手上有点余钱的王烁动了加盟的心思,靠开店打翻身仗的种子在他心里悄悄发芽。

不过,还没等王烁拨打加盟电话,离家最近的赵一鸣零食就挂上旺铺转租的牌子。满眼是财富自由的王烁清醒过来,庆幸没有一时冲动辞职。人人都说开零食折扣店很赚钱,但这个钱可不是人人都能赚。

速生速死的零食折扣店,还没迎来巅峰,就在县城露出走下坡路的苗头。

县城零食战,永远没有赢家

县城零食折扣店遍地开花,夫妻店成了最先受冲击的一批。

李鸿涛的夫妻店,准确来说是副食店,位于几栋老旧居民楼的中心地带,在这个三线城市有着快十年的历史。店面不大,但该有的都有。柴米油盐酱醋茶占了店里一半以上面积,剩下的门面位置,李鸿涛选择摆上零食和饮料柜,为小店吸引客流。

优越的地理位置,让李鸿涛店里的生意一向不错。因为是自己的店铺,李鸿涛夫妻也不需要担忧租金。

“楼下是店,楼上是家,那时候生活过的是真滋润。”李鸿涛坐在红色塑料凳上回忆着小店的光辉过去。

李鸿涛滋润生活的转折点,是一年前隔壁糖巢零食店开张那天。创立于厦门的糖巢,在全国已有1200多家门店,目前正风风火火向县城进军。

隔壁的糖巢零食店动工起,李鸿涛密切关注着它的装修进度。前天把招牌换上了,昨天陆陆续续把货架摆上,几个星期后,便敲锣打鼓宣告新店开张。

开业那天,李鸿涛是这家糖巢零食店的第一个顾客。单单就店面来说,糖巢零食店相当于两个李鸿涛的店。店里处处印着“糖巢”的装潢,明亮的灯光,把李鸿涛的小店映衬得无比寒酸。

 糖巢零食店的内部装潢,令李鸿涛自惭形秽(图源:李鸿涛)

初来乍到的糖巢,有着要把方圆几里的生意都收进口袋的雄心壮志。

李鸿涛从外到里环顾一周,最后在收银小妹那打探到,这家糖巢零食店是“斥巨资”打造的。在加盟、进货、店租、装修、人工这些杂七杂八的地方投了近55万。早些回本,是这家糖巢零食店现在的唯一目标。

起初,这家糖巢零食店风光无限。典型的表现就是,糖巢购物袋仿佛成了“县城街包”。

因为,经常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拎着一个或大或小的糖巢购物袋。原本来店里买零食的客户,都跑去了隔壁。李鸿涛看在眼里,愁在心里。

“万幸的是,糖巢只卖零食。”李鸿涛熟练地点燃一支烟说着往事。懂生意的老板不可能任由自己吊死在一棵树上。

李鸿涛,算得上是县城生意场的聪明人。隔壁糖巢如日中天,李鸿涛明白死守在店里迟早会完蛋,选择主动走出去找生意,做起了社区团购。如今,李鸿涛店里每天除了老顾客关于柴米油盐和烟酒的询问声,还有来自团购信息的微信提示音。

李鸿涛开始在社区做起了团购,店里生意不至于太惨淡(图源:李鸿涛)

有货源,有客源,李鸿涛的社区团购之路没走太多弯路。骑着三轮货车在街巷间送货时,李鸿涛看到沿街的店铺慢慢换了新门脸,零食有鸣们争先恐后扎进这个小县城,纷纷在最显眼的十字路楼沿街店铺、最昂贵的商圈开了店。

但是,从赢家到炮灰也就是一瞬间。

“在这开的最多零食折扣店是赵一鸣零食。商业城周围就有三家,密集程度都快赶上蜜雪冰城了”。李鸿涛发现,原来去糖巢的客人,又被新来的赵一鸣零食抢走。不到三个月,县城的“街包”,由糖巢的购物袋,换成了赵一鸣的塑料袋。

这个县城里,关于零食的战争从未停止过。现在只不过,是从昂贵的零食变成了折扣零食罢了。

两年前,商场里开了家良品铺子专卖店,李鸿涛去逛了两圈,最后空着手出来,“什么都好,就是买不起。”隔了一段时间再去看,原本良品铺子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家服装店。

李鸿涛也曾领略过街角那家2010休闲食品的辉煌。赵一鸣们主打的是大牌低价,而2010休闲食品则专攻蜜饯干果。

“那家2010休闲食品店面不大,成列摆放着很多的塑料小柜,里面都是话梅,软糖那些散称零食。跟网购不同,在那里三个话梅也能称,两颗糖果也能买。”

李鸿涛听2010休闲食品的老板说,刚开张那个月刚好是春节前,顾客络绎不绝。等后面新鲜感和年货季节过了,基本每天只有三四百的流水,到倒闭前夕,甚至都没回本,店里的散称零食全堆坏了。

不久之后李鸿涛再见2010休闲零食店的老板,老板已改行卖起了羽绒服。李鸿涛隔壁那家糖巢,似乎也好不到哪去,在三家赵一鸣零食的价格战围攻下,零食卖不出去,只能任其到期,还没赚钱就开始亏损。

李鸿涛看惯了在这片土地上实现财富自由的失败样本。当糖巢零食店双拳难敌四手,开始降价甩卖时,李鸿涛长舒一口气,“又是虚惊一场。”

零食不忙,店员很忙

零食很忙十月份买一送一的零食狂欢节活动,让在旗下加盟店做收银员的崔雯雯下定了辞职的决心。

十月份,零食很忙买一送一的零食狂欢节活动(图源:崔雯雯)

 

直播间买一送一的券,是需要到线下去核销的。但崔雯雯的老板只是轻飘飘说了句,“这次活动我们店不参与,你跟过来的顾客说下”。所以每来一个顾客,崔雯雯都要解释一遍,活动第三天,她的嗓子就哑了。

零食很忙,崔雯雯忙上加忙。

五个月前,崔雯雯看见离家不远的零食很忙张贴出了招聘启事。刚刚告别商场服装区销售员的崔雯雯,拨打了留在招聘启事上的电话。面试顺利通过,崔雯雯应聘的是店里的收银员,工资三千出头,月休两天,不包吃住。

崔雯雯天真地以为自己只用负责收银的活。但入职五个月以来,崔雯雯就是真正的廉价劳动力。理货,搬货,收银,卫生打扫,她和她同事三个人包揽全部。一职多活的崔雯雯很努力,但三千出头的工资一分没涨。

老板的要求简单明了,不闲聊,多干事,最好一刻也别闲着。显然,老板想把发出去的每一分工资都用到极致。

老板每天背着手在店里转来转去,让崔雯雯感到压力山大。入职第一周,崔雯雯按要求把店里散装零食的编码记在脑子里。一间店超过1000个SKU,要一周记数,对崔雯雯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没办法,一切得向钱看。

零食很忙的店面要求是“千店一面”,门店形象、物料、服务、陈列等细节纳入到门店每月评分考核。在这个总部的考核体系下,零食很忙需要的似乎是永远不会累的螺丝钉。

从早上站到傍晚,一旦老板看到店里的零食有一点点空缺,崔雯雯和同事就得马上去仓库拿货。比市场价便宜很多的饮料,不仅仅是店里的畅销冠军,更是崔雯雯锻炼肱二头肌的健身好物。

不过,最让崔雯雯抓狂的是,顾客们总是无视货柜整齐的摆放,伸手从最里面掏出日期更新的商品,把整块区域搞乱后满意走向收银台。

看着最终被搞得乱七八糟的货架,崔雯雯像理货机器,时不时就得把东倒西歪的饮料和零食扶正,忙得像一个陀螺。她把心中钱少事多的工作避雷榜的冠军,颁给了零食很忙。

这座小城,有太多零食很忙。一样的装修,一样的标价,统一着装的店员,一样忙得晕头转向。

工作两三千,在折扣零食店里卖命当NPC(图源:小红书)

 

比起巧舌如簧的员工,能像驴一样工作的员工才是县城折扣零食店老板们首选。崔雯雯老板曾在面试的时候向崔雯雯说“像饮料零食那些选品基本都由总部统一管理定价,让顾客自己选就行,入职之后也不用每天跟在顾客后面推销。”

崔雯雯入职零食很忙的这段时间,确实不用像在商场服装区那样每天跟在顾客后面推销,甚至上一整天班都不用说几句话。但有时,崔雯雯也会在收银台偷偷听顾客间的闲聊,听到最多的是,“这家零食很忙品类好少,下次我们去车站附近那家吧。”

崔雯雯坦白,“我老板那家零食很忙是附近四家零食很忙里地段最差的,客流量比不过别家,零食品类也少。”

崔雯雯老板在创业初期选择直接加盟零食很忙这个头部品牌,避开了小品牌夹缝生存的坑。但从开张到现在,他的店除了年纪比零食很忙那些新的加盟店稍大一些,在其他方面上没有丝毫优势。

买一送一零食狂欢节的热闹,没有走进崔雯雯老板的零食很忙。面对抢到券前来核销的顾客,崔雯雯只能不停地鞠躬道歉,告诉他们白跑一趟的事实。来问核销的顾客多了后崔雯雯老板干脆在店门口贴了张“核销请去别的门店”的说明。

说明一贴出去,顾客基本都绕道去了不远处的另一家零食很忙,店里开始渐渐冷清。但店里的冷清对崔雯雯来说却是来之不易的清闲,“起码那几天不用像驴一样搬货补货。”

就三千出头的工资,实在不值得把自己累个半死。崔雯雯盘算着干满六个月,就回归老本行,跳槽到十字路口的那家服装店做销售,“反正零食很忙的NPC,谁爱当谁当,我跑走一步。”

县城零食折扣店,收割10后韭菜

最盼着学校旁那家零食有鸣倒闭的,不是周围的小卖部,而是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家长。

半年前,刘宁女儿的小学附近多了一家叫零食有鸣的零食折扣店。刘宁人生中第一次逛零食有鸣,是被女儿生生拽进去的。

店里“零食有鸣牌,便宜有好货”广告词循环播放,刘宁看着女儿一走进店里,就好像是打开了兴奋开关,熟练地拿起门口放着的购物篮,在整齐划一的零食柜间钻来钻去。

第一次来的刘宁,觉得零食有鸣这种零食折扣店还挺新奇的——大牌零食比楼下超市便宜,零食品类也比良品铺子那类专卖店多得多。看着女儿手里越来越满的购物篮,刘宁也顺手拿了些低价大牌零食。

结完账,刘宁还在感叹,“一大袋才30多,还挺便宜,而且塑料袋也不要钱。”女儿的小手,已经撕开棒棒糖的外包装,麻溜地把糖塞进了嘴里。不经常来接女儿的刘宁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时的刘宁还不知道,零食有鸣会成为她近半年来的育儿噩梦。

短暂的休假结束后,刘宁又得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之中。负责接送女儿上下学的重任,重新落到了孩子爷爷奶奶的肩上。琳琅满目的零食有鸣,加上爷爷奶奶的溺爱,刘宁女儿过上了朴实无华的快乐生活。

如果零食有鸣有打卡机制,刘宁觉得女儿一定是学校旁边那家的vvvvvip。

女儿成了零食有鸣的忠实粉丝,作为妈妈的刘宁却一点笑不出来。两代人教育理念的差异,让家里的零食就没断过,让家里的火药味也没断过。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女儿,愈发蹬鼻子上脸。本应该是饭后的零嘴小吃成了每晚的正餐,按时吃饭都成了家里的大问题。

刘宁家里存放垃圾袋的抽屉里,现在都还全是零食有鸣的塑料袋。托女儿的福,刘宁参透了零食有鸣的商业秘密。

散装零食区,就是县城零食折扣店割韭菜的一大陷阱。

喇叭里喊着“零食有鸣牌,便宜有好货”的零食有鸣,除了那些大牌折扣零食,剩下的占走零食有鸣80%地盘的散装零食压根就不便宜。但,小孩子可不管什么零食刺客,只会把够得着的都拿了个遍。

刘宁女儿买回家的零食刺客们(图源:刘宁)

 

下班回来,刘宁认真看了看女儿这个小进货员最新采购的发票,20g的咪咪虾条比正常超市里的还贵1毛,巴掌大的开心果卖到了5.49元一袋的高价。显而易见,女儿每天朴实无华的快乐生活,一点一滴搜刮着家中二老的退休金。

被“低价零食”割韭菜并不是个别现象(图源:小红书)

放学后在零食有鸣采购完再回家,已经成了刘宁女儿每天的固定打卡活动。为了防止这个家彻底被零食有鸣淹没,刘宁决定在女儿面前先唱唱白脸。

“只能买三样,多的放回去。”这次刘宁没有惯着女儿。哭闹过后,女儿只能蹲在地上把多出来的零食一件件放回原位。在这期间,刘宁环顾四周,店里算得上喜庆的音乐还在继续循环播放,灯光打在每一个被孩子拖进来的家长身上,映出了满脸的无奈。

同时,刘宁看到昨天刚被家长拒绝的小孩,今天就和同学结伴拿着纸币在收银台结账,赶在他们家长到来前火速解决手里的辣条。刘宁心里五味杂陈,看来这场零食有鸣的抵制战还要打很久。

县城零食折扣店,让家长们成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韭菜。现在的刘宁每每路过那家的零食有鸣时,依旧会在心中默念,“赶紧倒闭吧,至少别开在这!”

结语

县城有自己的“股市”。

当一二线城市在炒股软件观红看绿时,县城人拿出了真金白银砸向了实体店。股市AI热,县城零食热。

一边,是各大零食品牌们跑马圈地,以人流量高的区域为半径野蛮生长,都想抢先一步占领下沉市场,做趁早吃螃蟹的品牌。另一边,看着人来人往零食店,县城生意人似乎看到了新的财富密码,成功勾起了县城的生意人想着为未来搏一把的野心。

理想很丰满,结果很一致,买入即套牢。

县城零食折扣店遍地开花,开了又倒,倒了再开。总部赚得盆满钵满的笑容,似乎还没来到过县城加盟商和顾客的脸上。

*本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 五环外OUTSID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在县城市场中,零食折扣店的生命周期相对较短,难以持久经营

    回复 2023.10.31 · via iphone
  • 低价策略,导致整个市场的利润空间被压缩,很难长久发展

    回复 2023.10.31 · via android
  • 等补贴烧完了再看看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最后一句股市,太现实了,合法的诈骗市场啊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线下实体店还能开吗?前几天门口幼儿园隔壁的上好佳店已经关门了。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资本割韭菜的手段而已!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又是割韭菜的,看几家能撑下去[狗]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实体经济最后就是全完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房租贵+人没钱了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 小县城开零食折扣店会是一个注定亏本的买卖吗?

    回复 2023.10.29 · via netease
更多评论

快报

更多
65
27
45

扫描下载App